“一辈子只要有了当兵的历史,就无怨无悔……”还听到一种说法:“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我很欣赏和赞同这些歌词和语言中的观点。因此,我一直为我有一个军人的父亲,我也曾经是一名军人、有一段当兵的历史而感到荣幸和自豪!

父亲在我的记忆里总是穿着一身绿军装,一双圆头的老式布鞋,说话和气,面带微笑,始终保持着一个职业军人的良好品德和习惯。

在我11岁那年父亲因工作操劳过度而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对他的许多事情我们都是从母亲嘴里得知的。

我的父亲出生在淮河边,从小给人家放牛放羊,受尽了苦累。因为当时家里的孩子多,家庭条件又不好,48年十六岁的父亲就参军了,他跟随部队参加了淮海战役,又跟随部队解放成都,解放西藏。

我家历来都是男孩多,女孩少,我一出生就被父亲视为掌上明珠,他走到那里就把我带到那里,家里三个小孩子,父亲只抱着我照过四张照片,哥哥和弟弟从来都没有过。在我只有两岁时,母亲在西藏军驻成都办事处八一分校当校医,为了不影响母亲要求进步(那时母亲正在争取加入中国共产党),父亲就一个人带着我住在衣冠届西藏军区驻川办事处,白天他上班时就把我放在川办托儿所,晚上下班再接我回家。那时正赶上六十年代我国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物质供应十分紧张,农村许多地方因为没有粮食吃饿死了许多人,部队在最困难时把战马都杀了。为了保证我的营养能跟上,父亲喂了一只巴白鸡,鸡虽然个头不大,但下鸡还是个能手,基本上每天都能下一个小鸡蛋,为此父亲每天就用这个鸡蛋换着法的给我做吃的。今天蒸鸡蛋,明天鸡蛋下面条,后天鸡蛋炒饭,就这样使我这个宝贝女儿从小长的白白胖胖。中午我们都在托儿所休息,有时父亲工作不忙常常会稍稍的来到托儿所看我,值班生活教师为此常与父亲开玩笑“首长又不放心你家宝贝了,是不是又来检查我们的工作。”整理这时父亲总是和气的笑笑说:“我来看看我家小妞睡的怎么样?打被子没有”。

由于父亲在部队是搞保卫工作的,其工作性质就决定了他有任务时常出差,为了让我有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也为了让母亲更加安心的工作,我被送到了大邑县唐场西藏军区保育院,在那里的小孩全部是父母都在西藏工作的军人子女,一般都是在父母一年半探亲时才能见上一面,才能与亲人团聚。相比之下我要算是幸运了,因为我的父母在成都我们可以一个月回家几天与亲人团聚,过年过节也可以回来。母亲告诉我:小的时候我是最不愿意去保育院的,每次送我都会大哭一场,要不就是小手紧紧拉着车坐位不下车。特加有一次,父母送我到班上离开后,我在生活老师不注意时自己一个人跑了出来找送小孩的班车,要跟着回成都,结果车子没有找着还在外面走丢了,找不着回来的路,这可把生活老师急坏了,发动了许多老师到处找我,最后在一家小玩具店找着两眼泪茫茫的我,回去被罚站两小时,从此以后我可再也不敢乱跑了。

文化大革命开始,父亲被派到东郊国营七十五厂支左,几千人的工厂人多事也多,为了抓好生产父亲常常工作到深夜,而且生活又非常的苦,我记得每周六父亲回来在星期天回去的时候母亲都要做一些烂肉绍子用一个铁饭盒装上让父亲带去。因为在解放西藏的路上父亲曾经得过肝病,累不得,要保。就这样父亲为了与工人打成一片常把母亲带去的肉绍子拿出来与大家一起吃,后来由于生活太苦派去的四个军代表有三个都以身体不好回来了,只有父亲一个人咬牙坚持到最后,值此他的肝硬化复发住进医院。

小的时候,父亲总是亲昵的叫我“小妞”,每每听到父亲亲昵的声音,从心里都感到无限的温暖……35年过去了,如今,多想再听到您叫我一声“小妞”……。

父亲,我现在依然记得您对我们的教诲:要做个诚实的孩子,要善待身边的人,要有感恩之心,更要懂得报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没想到吧,就是您宝贝的“小妞”在高中毕业后,也穿上了军装,来到了您曾经战斗生活的地方——西藏,考上了军事院校,成为了一名少校女军官。而今您的小儿子都是部队大校指挥官了,更没有想到的是您的孙子也接过了您手中的枪,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我们今天已长大,血管里流淌着您的血脉,骨子里传承着您作为一名军人的优良作风!父亲,您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