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大帝果敢对乌动武:省我中华五千年血性刚柔


西方插手乌克兰内乱,引发乌克兰政权更迭,乌克兰政局动荡触及俄罗斯利益,俄总统普京不顾美国和欧盟的警告悍然出兵乌克兰。普京的果敢,引起了许多中国网友的敬慕,也有感我中华柔弱的自卑。

民族的血性就像战刀,过柔则易折,易弯;过刚则易豁,易断。只有刚柔相济才是好刀。一个民族只有刚柔相济,才能长久立于世界强国之林而不亡。我们的柔弱仅仅在是中华文明历史长河中短暂的浑浊。没有刚柔相济,中华文明岂能传承伍千年。

不要悲观吗,普京大帝的刚毅我中华民族又不是没有过。两千多年前的我们的汉武大帝就喊出“犯我国威者,其远必伐!”的口号,最远打今天的西亚一些国家。强悍的东北亚草原匈奴游牧民族企图南下夺取汉地,最终被挤出东亚。匈奴一路向西势如破竹进入欧洲,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最后让强大欧洲的罗马帝国灰飞烟灭。被打的望风而逃的可能还有俄罗斯人的祖先吧。为什么如此强悍的匈奴,却败在大汉的手下呢?那是因为,两刚相遇,一强一弱,强者胜;两刚相遇,强弱相当,柔者胜。大汉初年,却实国力衰落,国家以柔为主,对内重建秩序,发展农耕,对外甚至给匈奴靠送女人和财物维持和平。汉武帝亲政后发现,国家富有了,然而柔的过渡还是面临亡国之祸的。他从小就立志,学习匈奴人的刚,经常模仿匈奴人打仗。亲政后,更注重学习对手的的刚,骑兵是匈奴的古代装甲部队,汉武帝就号召人民养马。他还请匈奴降将,介绍养战马妙决。很快,建立起自己的一支骑兵快速反应部队,和匈奴抗衡。战马有了,他又学习匈奴兵器的打造,从西亚引进稀土,增强兵器的强度。大汉有了刚毅的一面,和匈奴打起了持久战,双方虽互有胜负,但汉对匈奴取了攻势,战场基本上推进到北方草原,在匈奴腹地。两把战刀在东亚大草原反复相撞,都严重受损,国困民乏。大汉由于有柔性的一面,汉武帝发现过刚之后,晚年发布罪已诏,遗嘱子孙调整国策,增加柔的一面,重新达到刚柔的平衡。对匈奴由原来的攻势转为守势,能战中维和。缺少柔性的匈奴受不了,遭到气候变化自然灾害打击无法南下。只好一部分归附大汉,一部再起征尘向西而去。

中华民族学习其它民族刚毅并非是从汉代开始的,在汉前秦霸西戎,就学习了戎人的尚武和强悍,有学者怀疑,秦人根本不是华夏族,而是戎人,这尚存争议,但至少秦人融入了戎人血统。秦人最后统一了中国,缺少柔性,很快亡国。与此同时,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也学习了它族的刚毅,赵与秦西北响应,阻挡了游牧民族利用中国战国之乱进入中原腹地。

中华民族为什么要学习其它民族的刚毅?因为民族血脉里的刚柔主要是由生存环境造成的。中华文明,顾名思义,以中原文明的柔为本。由于中原的气候适宜,远古中原农耕先民没有生存压力,也就没有对外侵略扩张性,老守田园,对外缺乏刚毅,趋于保守。但对内却建立了良好的秩序文明,大家都遵守秩序对发展生产有力。远古中原先民们并没有学习其它部落的刚毅,结果没能阻挡来自西北贫瘠高原和来自南方蛮荒之地的黄炎部落逐鹿中原。结果是三大部落在中原融合,中原先民融入炎黄尚武精神,炎黄吸收了中原秩序文明,建立古老的方国,形成了刚柔相济的中华文明。入主中原的统治者在中原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下享乐久了,刚性的一面渐渐淡化,当外族再来入侵时,处于劣势。要么统治者,善于学习,自我补充刚毅,阻挡异族入侵;要么被迫退出历史舞台,中华民族重新注入新鲜的尚武血液,新入主中原的民族再继承原有中华民族的柔性,刚柔重新达到平衡。中国早期殷商取代大夏,西周取代殷商属于此类。后来的大唐有鲜卑血统统一中国,大元蒙古人统一中国,大清女真人统一中国也都属于此类。不可一世的蒙元,就是输在刚烈有余,而柔性不足上了。明朝的建立,赢在学习蒙古人的刚毅上了,明朝得以立国二百多年,大清存在近三百年,也是中华民族刚柔重新达到平衡的结果。宋朝柔的有余,经济繁荣,文化先进,但拒绝接受尚武刚毅,结果受制于游牧民族,最后北南两宋都亡于游牧民族,教训惨痛。

大清也没有有效学习更远西方列强的强国之本,没有及早主动维新变法,结果被西方打败,最后被民国取代。必须牢记的是,弹丸岛国倭寇,明治维新后,利用我中华刚柔皆弱的时代,欺凌和侵略我中华百年。这一百年,除了最后抗战结成同盟,美俄两大帝国主义对中国都没做过多少好事,给予我们的多数是瓜分。今后这两个家伙仍需要警惕。

我们的新中国第一二代领导人,在与日寇进行了十四年(东北抗联共党领导)浴血奋战中,学习到了刚毅,血液里是有尚武精神的。第一代领导人,敢于和美国在朝鲜较量,敢于与美国打代理人战争。敢于打对印反击战,也敢于和苏联打边境冲突战。还有收复了被南越侵占的西沙岛屿。第二代领导人也不含糊果敢地教训苏联撑腰挑战中国的越南,陆上打了对越反击战,海上打了八八海战,收复部分南沙岛礁。“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深地爱着我的祖国”。欺我侨民者,侵我国土者必伐,老子管你什么共党不共党国家。

网友们不要太偏激了,过于刚烈对中华民族不利。俄罗斯民族确实有刚烈传统,白红两代沙皇开创的横跨欧亚空前帝国苏联,不是也在与美国争霸的穷兵黩武中轰然解体了吗?俄罗斯帝国,也未必长久统一。只有刚柔相济才是长久国策。实际上第一代领导人,在教训两个超级大国,告诉他们中华民族有刚毅的战争意志之后,也开始转柔了。不然在台海冲突中,也不可能只打蒋舰,不打美舰。也不会与苏联展开一轮轮的边境谈判。我们告诉他们中华民族的最后底线就够了,帝国主义怕了,我们同样需要休养生息,算总帐不是时机。他们后来的表现是,柔中带刚,不希望战争,但时刻作好了战争准备。

刚柔相济第二代领导人更出色,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比第一代领导人更柔,但在维护国家主权民族利益方面,超越了意识形态的桎酷,比第一代领导人也更明确。小平先生,从来都没说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不要准备打仗了”。教训挑战者,他已经给后人做出了示范。

中越八八海战之后无战事,中国人已经沐浴了二十六年的和平阳光。中国人忍受了多少屈辱?国人最关心的无非是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菲越两国侵占中国南海岛礁问题和美国轰炸中国南联盟使馆问题。这五个问题有四个是与美国的霸权有关,面对霸权,我们只能先忍着,与美国叫板的实力不够,只能韬光养晦。没关系,盛极必衰,我们等待美国霸权的衰落,就等过一百年,那些地方同样法理上是中国的,我们一样要收回的。我们没有再教训越猴子是个问题,他侵占着我们的南沙岛礁,还要对他实行怀柔政策。没人护着,不打他就不错了,北部湾划界还要让步给他,宋攘公之仁让国人困惑。是不是暴露了中国人过于柔的缺点了?因此本人曾发帖,呼吁为维护国家主权立法,像《反分裂国家法》一样,依法约束儒弱文官。

可喜可贺,以习总为首的新一代领导人对外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的强硬立场,又让我们看到了中华血性刚毅的回归。中华民族的血性刚柔任重道远,一方面我们要继续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解决好国内矛盾,增强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壮大民族实力。另一方面又要处理好与美国的新型大国关系,不卑不亢,尺寸不好拿捏。同时面对日、菲依仗美国保护的挑衅也要给予必要的回击,打狗不看主人,也实属不易。如何防止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如何防止越南成为东方的以色列都考验着中国领导层的战略智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