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羊城晚报公开订查报导失实

lexie2017 收藏 0 62
导读:7月4日金羊网载羊城晚报“叹烈士公墓埋没菜市场”一文,揭露广州中国驻印军新一军印缅阵亡烈士公墓被毁六、七十年至今未得恢复的悲惨景像,道出了我们这些志愿者的心声,我们是赞同的,但文中有多处报导严重失实,略举如下: 1.“广州市政协委员卢洁峰”:你们向广州市政协核实过吗?据我们了解,卢只是广州市一个市民。据卢自已在网上介绍,她起初在市建设日报当编辑,未到退休年龄被单位提前辞退,后来到市民防杂志当编辑,不几年又被单位通知解聘,为此她还曾上告民防杂志,说违反合同法,未到期即解聘,应赔偿工资,以后

请羊城晚报公开订查报导失实

关爱老兵志愿者

7月4日金羊网载羊城晚报“叹烈士公墓埋没菜市场”一文,揭露广州中国驻印军新一军印缅阵亡烈士公墓被毁六、七十年至今未得恢复的悲惨景像,道出了我们这些志愿者的心声,我们是赞同的,但文中有多处报导严重失实,略举如下:


1.“广州市政协委员卢洁峰”:你们向广州市政协核实过吗?据我们了解,卢只是广州市一个市民。据卢自已在网上介绍,她起初在市建设日报当编辑,未到退休年龄被单位提前辞退,后来到市民防杂志当编辑,不几年又被单位通知解聘,为此她还曾上告民防杂志,说违反合同法,未到期即解聘,应赔偿工资,以后结果不知怎样,两次工作皆被单位提前解职,是何原因未说。目前她应当只是一个家庭妇女年近60的老太,何时当上了市政协委员的?请示知。

2“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纪功亭”:

广州公墓在战争和文革过程两次被毁,以后市区扩建,铁路、公路、高架路,街道纵横穿越,早已变成繁华市区,公墓早不存在,只剩几座残毁的建筑物。1980年以来台湾新一军老兵以潘德辉参谋为道多次来北京、广州,多方联络,并组团到广州扫墓,广州市政府终于1993年将公墓定为市革命历史文物保护单位,何时升级成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请示知。


3.“过去21年来,卢洁峰曾多次对此公墓保护提交提案”:

据我们所知,卢洁峰2004年通过广州某君联系上了西安新一军老兵蒋大宗,自称“新一军之女”热爱新一军,要研究新一军墓,经蒋老向老兵们介绍,受到大家的欢迎,把她视为“新一军之友”,给好提供了大量有关新一军和公墓的资料。

2006年4月清明,两岸老兵组团到广州扫墓,她主动参加了接待和扫墓全过程,这以后她才知道“公墓恢复”是怎么一回事,距今不过8年,另扫墓当时,台办介绍迁建规划她都在场,以后两岸老兵答复台办同意迁建的文物都抄她一份,她也是一直同意迁建的,一直到2012年初夏才突然来一个180度大转变,站了出来发狂地连篇累牍在网上发表议论,和省、市写信上访,歪曲、诬蔑“迁建”是“拆毁”、“毁灭”公墓,要求“保护”那几件残毁的建筑物,站在市政府、政协、民革、老兵们的反面为迁建工作制造麻烦,阻碍政府,对迁建工作的顺利开展,这种恶劣行径早已为有良知的人们所不齿,她开始狂呼“保护”几件残毁构造物的事情至今也只有两年多,请问你们所说“21年来”应是1993年起她就对“保护公墓”有了“提案”。那些“提案”是甚么?请示知。

4.“政协委员为此奔走21载,至今保护方案仍难产”:

在前述定为市文物保护单位之后,两岸老兵和政协等继续呼吁抓紧恢复公墓,由于原地原样恢复事实上已经无法实现,经市规划局全面调研后终于提出将残毁构造物纪功亭、大门、纪念碑三件按国家文物法规定迁建到长洲岛,在那里重辟墓地,恢复墓园的迁建方案,当时老兵们有不同意见,后经回去后组织家里更多老兵讨论,终于认为迁建是恢复公墓实际可行的唯一途径,于是台湾团于七月间正式覆:台同意迁建方案,大陆团也相继表示同意,市政协、民革等民主党派、团体也都一致同意.

此后,大家历年来多次向广州提 出抓紧落实迁建工程。2009年3月常务付市长苏泽群在政协会上答覆质询时称:“政府不吝花钱,一定要把公墓迁建工作作好。”但以后仍未见行动。

2013年10月,广州市文广新局举行的老兵座谈会上,与会的政协、民革领导曾告老兵,自1993年起市政协每年都有提案,迄今已21次,市民革自2006年起迄今也17次,都是力促公墓迁建,早日完成。

现在你们在报导中却说“保护方案仍难产”,把市政协多年来所提 “迁建方案”偷换成“保护方案”,是一个重大的失实。


须知,广州公墓早已订为历史文物保护单位,还须谁去连年费心呼吁“保护”吗?

历史文物保护单位的内容是“广州公墓”整体,而不仅是其中几件残毁建筑物,贵报记者先生们在现场应该看到,把那几件残毁建筑物“保护”得再好,能算是公墓吗?

你们报导文章末尾提到当地一个服装商人陈女士说:“要找烈士墓的话还是去烈士陵园或者黄花岗吧!”这正代表了广大市民的心声,市政协、民革和两岸老兵多年来呼吁的一直是“迁建”到长洲岛,建成一个能供后人祭奠、瞻仰的庄严、肃穆的陵园。

2013年10月广州座谈会上来自台湾、大陆、香港、北美的多位老兵之间有不同意见,也只是恢复方案之争,而非“迁建”与“保护”之案之争,会上只有一个老兵提出“原地、原样恢复”的意见(众认为那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想)其余老兵完全同意,切实可行的迁建方案,所谓“保护方案”只是某位别有用心者的喊叫。

5.“......保护方案始终没定下来......我(卢)建议先建好纪功亭和墓门碑坊......上个月,我去看的时候纪功亭是建起来了,但还未盖瓦......”

2013年10月,大概是迎接座谈会海内外老兵到来,文广新局事先已将纪念碑、纪功亭的周遭环境作了整修,纪功亭内也新设了一个文物标座,亭柱也作了灰浆表饰,但盖瓦残缺,老兵们瞻仰之后即曾提出意见,家住公墓附近的梁振奋老兵经常去公墓察看,今年初夏,看见纪功亭又在整修,曾托人询关文物新局联系人柳汉娜先生,蒙告:文物何护是文广新局的重要职责,纪功亭去年作了些初步维修,尚欠完善,今年尽力所能及再继续作些顶蓬加固,補换盖瓦等工作,这只是例行业务”,现在贵报的报导又把这件事归功到这个家庭妇女、冒充市政协委员的卢老太身上,是她提了建议、文广新局才开始维修的,她有这个能耐吗?您们向文广新局了解过么?请告。


另还有一些具体错误,如“找回来1.7万烈士遗骸”“2006年.....计划......迁至琶洲岛”等等,就不一一列举了。

贵报是广东省级报纸,在国内各地也颇有声誉,不料竟刊出这样连篇累牍、虚假错误的报导,深感惊异。希请贵报就前述五点疑问,核实后的答复,在贵报和金羊网刊出以歉广大志愿者和广州新一军印缅抗日烈士公墓关心者的困惑,以宏扬贵报的优良传统和美好声誉,消除不良影响,为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