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3新人的亦庄-紫荆关-十渡-亦庄的旅行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3493-1-1.html


上次跟人团车,他们推荐我风云单车,在这里发篇五一出行的游记,希望在这里认识更多的朋友,一起骑行!

一零五一行记(一)--西陵怀古

D1(2010年5月1号):亦庄-良乡-张坊-易县-西陵(150Km)



原本清明放假的时候就想去清西陵走一遭,后因师兄结婚请吃饭去了一趟天津,临时取消行程。此次五一正好重拾计划,也免去了上次清明放假本因祭祖的时期而去拜访××皇帝的不妥当,同时也试试我的新驴在野外奔跑的情况。×车协有一队人马也是去西陵的,只是相隔两城,我在他们出行的计划的帖子上回帖欲与其同行,未得领队应允。让我自己另起炉灶另一队人马吧,考虑到没有做过领队的经验,不敢贸然担担此重任。这样下来,又继续了我一个人的寂寞之旅。



跟以往每一次临行前的晚上一样,30号的晚上照例睡得很浅,1号早晨六点就醒了。既然睡不着,那就准备洗漱早点出发。一路无话,南城以南是无什么风景可言的,好在出发得比较早,路上车辆相对较少,往西走黄亦路到大兴黄村的某个小巷吃早餐,有史以来吃的最难吃的小笼包,恰逢旁边坐着两男两女,满口“××”与“××”,拙劣的艳妆,不雅的举止,让我不禁联想起某些日本爱情动作片里长得超级有特点的满身红斑画着浓妆也掩盖不去的演员,我总怀疑他们是不是哪个发廊里的员工刚刚下班。好不容易吃完早餐跑到了路上,心情舒畅不少。沿着黄良路骑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房山新城,一路上继续没有风景,不过房山的大学城盖得倒还挺漂亮的,很新很干净,一眼就看了老总母校的新校区,没兴趣逛,继续赶路。经107国道再往西沿着攻略上的韩林河的社会主义新农村里的路走,由于一路上修路和施工,没看到网上说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的胜景,倒是一路上好多大理石石刻的小工厂,假得不能再假的假山石刻,体型比例严重失调的伟人雕塑,很难想象我们全国各地的跑,就是为了与全国各地的这种石刻留下到此一游的合影并乐此不疲。中午一点多,到达北京与河北的交界处张坊,一看码表九十八公里,出个界还要跑这么远,刚开始还以为码表有问题比实际的里程大,后来跟国道上的路桩对照,完成吻合,看来实际确实有这么多,北京城区往外扩张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过了张坊就进入了河北涞水县,路边始有山,路上始有上坡下坡。攻略说这一段属于丘陵,跟老家的地形有点像,红色的土,起伏的小山,不过山比家乡的高,山间的平地也比家乡的要平要广。十公里左右后,遇上从保定河北农大过来十多人的队伍,队伍的每一个人都跟我一一挥手致意,第一次遇上,有点新鲜。以前没戴头盔没人理我,现在头盔一戴互相挥手致意,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都同是道上的人了。头盔想来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吧,这让我联想到胸罩。从科学安全的角度讲,两者都很有作用很有必要。事实上两者的形式作用更大于实际意义,胸罩是女人的象征,不管她胸大胸小,她都长大了开始是女人了;头盔是骑士的象征,不管你是菜鸟还是牛人,戴上头盔起码看起来你有区别于其他骑自行车的人了。但是真要走型了,你怎么戴胸罩都没用,譬如说以前卧谈会上的班上某热点走型女生,况且以前古代女人从来没穿,好像也很少听说遇上这个问题;同样真要撞上什么了,你戴十个头盔照样没用。不过话说回来,有总比没有好。



在到达易县之前四十公里的风景基本还不错,虽遇到过一次两只狼狗追赶,但依然阻挡不住我爬上小突破,留下到此一游的照片。到了易县,上112国道,路上的尘土愈加施虐,此情此景,很难想象天津的朋友可是一路都是沿着112到易县的啊。易县到西陵的路上,差不多都是京牌号回城的车,把整个国道堵得水泄不通,连我的自行车都过不去。雍正皇帝若是地下有知,一定甚感欣慰。这么多年过去了,来看他的还都是京城的子民啊。


下午六点半左右,我的小驴终于到了西陵了。码表显示145公里。“清西陵位于河北省易县永宁山下。是清朝四个皇帝陵、三个皇后陵以及一些王公、公主、妃子园寝的陵墓群。西陵的陵园建筑达5万多平方米,共有殿宇千余间,石建筑和石雕百余座,是我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品种最齐全的清代皇家陵墓群之一,是中国两千年来陵寝建筑艺术最杰出的代表。”晚到了半个小时,没赶上日落。等我抵达光绪皇帝的崇陵时,太阳刚刚落下,傍晚的的崇陵格外宁静,景区的门早关了,游人也都散得差不多了,小贩们也纷纷撤摊。只有很多的燕子开始在陵墓的上空盘旋,越聚越多。我推着小驴,独自在崇陵门前的牌坊边,神道上徘徊,自拍下一张张到此一游的照片,感受着这位历史杯具皇帝,身前没能叱咤风云,被人毒死后陵墓还被袁世凯偷工减料,到后来墓又被人所盗,尸首被盗墓贼拖出棺材,光绪以一半身子搭在棺材上一半身子倚在地上的痛苦姿势,一趟就是五十余年,悲哉!光绪的地宫是西陵中唯一开放的,不过据说参观地宫并不吉利,所以我也不打算买任何一个陵墓的门票。据称掘慈禧坟墓毁其尸首的某军阀后来就是暴毙的。想起这些恐怖的事情,在这快看不清人影的暮色下,面前又是这么众多的坟墓,害怕得不行。于是赶紧往西一公里左右的西下地村找了个农家院住了下来。吃饭喝酒看满天的星星,一宿无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