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时连续独行承德

invinciblefj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一次不成功的梦想         本来就是想出去转转,顶多是找一处有水的地方、再游会泳就不错了。没成想这一上路,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整个一意马心猿,朝三暮四。最后就下决心去承德了,以前的一切梦想全部泡汤。可我穿着的是利于游泳的半身骑行服啊,没计划住外边,自然没带梳洗用具,也没带骑行远道的装备呀,瞧这事闹的。    骑行承德,的确是我的一个梦想,几年前就骑行过承德一次,但那次去走的是铁道边的老公路,爬山多,加上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3254-1-1.html


一次不成功的梦想

   

    本来就是想出去转转,顶多是找一处有水的地方、再游会泳就不错了。没成想这一上路,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整个一意马心猿,朝三暮四。最后就下决心去承德了,以前的一切梦想全部泡汤。可我穿着的是利于游泳的半身骑行服啊,没计划住外边,自然没带梳洗用具,也没带骑行远道的装备呀,瞧这事闹的。

   骑行承德,的确是我的一个梦想,几年前就骑行过承德一次,但那次去走的是铁道边的老公路,爬山多,加上爆胎,还没带备胎和气筒,那时还没有那种概念那,所以到承德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去饭馆吃饭,人家误以为是要饭的给轰出来了。更可气的是,因为是外胎有毛病,光补不行,所以回来的时候在太师屯又瘪了,再补到下午刚过顺义又爆了,气得我在路边打了一的回的家,您说,我还想去吗?对呀,可一直是未能成行,就说今年的前些日子想去了,还约好了一伴,不成想,我的腿又意外受伤了,瞎菜了不是?好容易腿有点劲了,但要说好利索那还差着十万八千里那,可您要等彻底好了,那还不等到猴年马月去呀。

   想好了去承德了,就突然遇到有人问我了,刚上京密路还没到怀柔,就遇上两骑车的。原来是去怀柔的骑友,丰台的,聊上后人家说您没有照明设备呀,还真是的,人家车把上的物件就很不错,就像个小单筒望眼镜。聊了一会,敢想人家和我同岁,也是插过队的,在儒林村,就是通州有名的作家刘绍棠他们家那村,我能不认识吗?我就听过刘大作家的课,毕业证上还有他老人家的签名那。

   告别了骑友,我是遇到路口就照指路的牌子,就连我的日志的名字也都想好了:就叫爱路也疯狂系列,专门写去塘沽,野三坡一天走不回来的地方,怎么走哪,黑白天走呀,能走不到吗,是不是疯了,还真是的,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早先几年前在东方红的帖子上就有过记录,连夜骑行600公里,就包括连夜骑行承德。还有今年初八通网上有人放言要两天骑行承德,就是在承德住一晚上,我关注了这个帖子,但他却没有下文了,不知道这位到底是怎么着了。

   骑行承德,主要是挑战自己,早先申奥时候,我们就曾经挑战过自我,还加上挑战极限,玩了一趟山海关,不过那次有后援车,今天我是连照明设备都没有,现在心气挺高,等到了晚上,到了承德,想法指不定就怎么着了那,是不?我一路想,一路的二思,要是在山里什么也看不见时怎么办那?受了伤不说,就是这怕鬼,自己吓唬自己的事我就摆不平,我敢吗?连夜跑回通州,谁信那。

    不过,要是住在外头也挺没意思的,首先是睡不着觉,我是一挪地方就睡不着,再加上找廉价房及或者干脆说找便宜床板,你那样条件的地方也不会好得了哪去,一夜就折饼吧,天亮肯定就睡不着了。要是加上室友里又打呼噜的,臭胳肢窝的,你还睡得好?睡不着是肯定的,在外头,也就是晚上的11点到3点半之间这段时间难熬,要是赶上月亮天,再加上怕鬼不困,那骑起来还有什么问题吗?再说了,这两天不是总睡觉来着,不就是为了攒足了精神吗?我一般只要是两天不早上活动,第三天那肯定是跑一长的,或者是玩一累点的,这都是规律了。再说了,这熬夜不就是一次吗,一晚上就这么难吗?架不住天亮再睡呗。

    就这么在心里嘀咕着,一路来到了承德,走的是武烈河的北岸,已经改叫武烈路了,熟悉的城市,早先在这里出差曾经早上5点就上到了棒槌,三点多就跑步了呀,那边的山周边都跑到了,环山庄也跑过,可以说这里我都很熟悉,和我老伴也来过,也是爬进山庄的。只是近几年没来了,如今变化很大。我在河里洗了手脸,就找照相的地方,一奔外八庙就发现相机报警了,没电了还叫你照。

   最后转到了山庄的后面山庄会馆,我站住了车,拿出了我最后的食物和饮品,加上我新买的甜瓜,这里的小贩不地道,我三个瓜要了我十四块钱,是不是有点趁人之危呀。就在路边拆迁的废墟处大吃大喝起来,那时夕阳西下,可谓断肠人在天涯了,伴着我的还有遗弃的狗狗的哀嚎。实际上我的单位在承德有招待所,上次我就是住在那里,就是我们出差住的地方,不错的地方那。望着眼前的建筑瓦砾,想起早上的万丈豪情,现在真的就有些犹豫了,毕竟激情已过,人困马乏,回车站路去招待所可就是一挪屁股的事呀。

    最后狠了狠心,走!,一定要对得起出来时的那分激情,于是弯过车把,奔隧道,向闹市区而去。就在进市区之后,我竟然迷了路,记得曾经从康熙大帝的塑像边上过去的,怎么又回来了,于是打听路,竟然是又从武烈路转回来了,想着魁星山那边有点迷,怎么就真迷住了,天太黑了的缘故。最后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走出了困境。这里晚上可真热闹啊,那跳舞的好几百人一起跳壮观哪,剩下的也是和我们这里的一样就是喝啤酒的了,也是人山人海的,老爷们真没劲。

    我出了城,天真黑呀,我怕再走错了,加着十二分的小心。最担心的是那边的隧道,没灯不说,还有路一边在施工,真不好过呀。我得等有同方向的车,还得注意对头车的影响,到了隧道后没想到还真挺顺,我刚到后边就来了一辆车,给我照亮,还好占道的那边,不是全占着,时不时就有空档,我可以抽工夫就在挡里躲避,一会就出了隧道,谢天谢地。天色也可人,有下玄月亮照着大地,视线宽阔,只是路两边黑呼呼的,白天的情景怎么也认不出来了。

     实际上难就难在我没带照明设备上了,路上的大车有时一串一串的,没有时一片漆黑,那可就惨了,后来月亮突然就没了,天阴了,路看不清不说,竟是破路坑坑洼洼的,吓得我就不敢走了,要是摔着了,或者车子出了毛病,那可麻烦大了...于是推着车走,有大车来时我能借光时再骑上,没车的时候就只有等着盼着的份了。这里好多的村子都没有街灯路灯,讨厌的狗们听到我来就会狂吠,甚至跑出来追着咬。大概是十一点多了吧,我有些泄气了,但要找个地方休息,谈何容易,有灯光的房子一般就是村子,那狗你惹不起,没灯的地方我又不敢呆,一次在山地上,等着大车,他们都是重载,超载,所以上坡是很慢,比我骑的还慢,我就随着他们走,在山上,有车过时我心里踏实,一静下来,我心里发虚,不敢东张西望,生怕看见什么出来。

   在山上是发现树丛中有蓝光闪烁,我其实知道是物理现象,但因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犯含糊,特别刚才遇到的,大夜里冒出的这个走夜道的,一定是上午我见过的乞丐,那踢了他啦的声音,虽然不大,反而给我吓得,汗毛都炸起来了。最后我赶紧瞪起车,找了半天,最后找到一处独院的单位,在大院灯光的照耀下,我放到了车,在路边的树丛中躺了下来,但只限于在路边,别的地方咱也不敢想,大车隆隆驶过,我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耳边就总有人低语的感觉,虽然身上不冷,汗水也没落,包里的唯一的一件雨衣,也让我派上了用场,只待了有一个来小时吧,好像过了一年,无奈我只能站了起来,还得走,有车时就骑,没车照亮就推着,一直到看见到为止,我终于走出了黑暗,迎来了黎明。

    待天大亮时,我到了北京界古北口镇,124公里标处中午吃饭的地方,最后在太师屯吃的早餐,快到密云大桥时感到头沉,于是在路边的树荫凉下,倒地躺了一会,恢复了一下体力,就又出发了。最后,我咬紧牙关,克服着手掌疼痛肿胀的折磨,顶着骄阳烈日,终于在下午一点进了家门。

    一路上,看到不少的人打量着我,就是我进楼前搬车时,也见到异样的目光,我以为人家肯定羡慕我,羡慕我们骑行人,我回敬的自然是欣慰与自豪,并乐此不疲,后来在洗澡时,我一照镜子才明白,人家为什么关注我了,原来我就像刚从非洲回来一样,脸上挂着一层黑油,闪着光,眼睛红红的,布满血丝,更重要的是,吃甜瓜时,竟然把少许的瓜子,也留在了脸上,哈哈...

    就这样,我的疯狂骑行至此结束,大家不要效仿哦,不过,要是有照明设备就另当别论了。骑行,使人疯狂,骑行使人容光,骑行在路上,让我们更加爱路,爱生活,爱,让我疯狂,我爱骑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