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2780-1-1.html


岁末,又是总结的时刻。这年我经历了很多事,很多变化,但在这里要说的当然是骑车的事了。其实我的故事也没啥特别的,相信很多骑友也有类似的经历。但于我来说,却是很特别的。因为以前我没有特别的爱好,我没有运动的习惯,我对什么事都不会特别热衷。但,骑行改变了这一切。写下这段文字,一来是自己回忆、总结一番,二来也算给大家讲个故事解闷,有聊无聊并不重要。


2012年春节过后回到北京,节后工作很闲,每天厮混在一起的同事春节前去美国读书了,我一下子变得非常无聊,连续几天都无所事事,格外闲散、郁闷,找点事做吧。看见同事走前留给我的捷安特speedx,好,就它了,拾掇拾掇,以后骑车上班。哎,拾掇这车不是一般的辛苦,因为它太破了,实在太破了,我几乎给整辆车都上满了润滑油才凑合骑出去。即便这样,最终我还是25块钱卖给收破烂的了。


拾掇了一整天, 2月18日周六晚骑着出去吃饭。感觉还不错,多年以后我又骑车了,瞬间觉得年轻了好几岁。第二天周日又没事儿,骑车出去走走吧。同事说附近有个鹰山公园,有真人CS,就去那儿看看吧。距离住处十几公里,那时觉得可真够远的。那时候我根本没有装备的概念,羽绒服牛仔裤就出发了,戴了一副手套,因为太冷;戴了一副墨镜,因为觉得很酷;戴了一个MP3,因为担心路上无聊。哪儿会想到头盔,觉得那纯粹是装逼用的(对不起各位了,我现在也装逼,每次都装)。头巾、骑行服也想不到,码表更是听都没听说过。莲石路往西出了五环就不认识路了、鹰山公园关门了、万龙滑雪场都快没雪了、莲石湖公园一片荒凉还结着冰,骑一会儿就累,稍微有个坡就得休息,总之很没意思。但有意思的是骑车的感觉,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算是自由、释放吗?有一点。


再接下来的一个周末去戒台寺,我的天那,那个坡我总共骑了不到1公里,剩下的全是在推。我算是累趴下了,真趴下了,就在戒台寺的停车场。(太陡了!那时候我觉得除了专业运动员,北京没几个人能骑上这么陡的坡。谁知不久我就知道这连小学毕业都算不上,惭愧。)不过我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放坡的快感,那是我辛苦推车的回报。我付出、我收获、我舒服,工作和日常生活实在没给我这种感觉。


当天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买车。戒台寺放坡的时候链条掉了,裤腿被绞进去,速度快了刹车不够使、前后轮仿佛随时会飞出去,再快点车有可能会散架,总之各种问题,看来不换车是不行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我疯狂的上网了解一切跟骑行有关的知识:公路车与山地车、骑行服、码表、变速原理、修车工具、北京的骑行路线、骑行姿势、速度、骑行论坛….又一周后的3月3日,我在魏公村美利达入手一辆勇士650。说来可笑,那之前我都没听说过美利达这个名字,那时候我以为北京只有和平西桥和魏公村两个自行车店,那时候我以为北京把骑车当爱好的不过百十来人……


自此,我便开始了我的骑行生涯。最初的几件事印象深刻,第一件,搞定了让我纠结的戒台寺,那叫一个欣慰;第二件,骑行谭王路。那是三月中的一个周末,去完韭园后临时决定去趟潭王路,不知道多长,不知道多陡,只知道有这么一条路。下午四点多,上下左右前后都看不见一个人,只有一望无际的上坡,我差点绝望。第三件,也是潭王路这次,在韭园第一次见到了骑行大部队,那时候还不知道风云,只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骑车;第四件,去青龙湖回来的路上,对面两个骑友朝我挥手致意,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中国人不习惯和陌生人打招呼,其实这很不好,这也让我觉得骑车很好。打那之后,遇见骑友我一般都会主动打招呼。


4月初一口气骑上了东方红,我觉得自己算是入门了。用朋友的话说,我从菜青虫升级为菜鸟了;光顾了几个论坛后终于挑了一个注册,对,就是风云;月中第一次参加风云活动,大兴看梨花;月末第一次出京去保定,147公里;

5月初搞定上次让我绝望的潭王路;月底完成禅妙阳;体重减了将近20斤;

6月份开始走京北,四海、永宁、解字石;百里画廊一线,第一次坐S2,第一次破200;

7月第一次连续两日骑行;第一次夜骑;

8月去天津,当日往返,破300,迄今我最值得炫耀的壮举;完成东大高;

9月去了香山,搞定这条最近的热门路线;勋章基本收齐;

10月国庆节第一次连续多日骑行;

至此,东南西北都出过北京,除了密云和平谷,我踏遍了北京每一个区县;突破5000公里;明显感觉勇士650不够用了,出手,等着明年开春入手挑战者;

11月近郊骑行两次;

12月初去了一趟戒台寺,太冷,开始冬眠;


我不是装备控,只有最初级的最必备的装备;对车的感受也没那么细致,到现在看论坛里的高手说什么什么套件时我依然一知半解;锁鞋这种专业装备更是没想过;万八千甚至更贵的车没骑过,也没打算去买;我不指望自己有多么精湛的骑行技术或高超的骑行水平,也没打算赋予骑车多么深远的意义;我只是想出去骑车,爬上那个坡,看个风景,出一身汗,换一个心情舒畅。


虎头蛇尾的写完这段文字,回想起2012的几个时刻,第一次骑上戒台寺,那是我骑的第一个坡,牛仔裤都湿透了;4月初爬东方红,只穿一件t恤,尽管觉得肺都要炸了,但还是咬牙没下车;6月22号傍晚,已经累的骑不动的我从雁栖湖一口气骑回三元桥,几乎虚脱;8月11号天津往返,在大雨中骑了7个小时,晚上十点半我在国贸桥下仰天长叹:我回来啦…….


2012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她。而现在,我盼着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