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7长峪城吃猪蹄儿的那点儿事儿

yujianshe11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有时候 越怕什么 就越来什么 .......................................................华丽的分割线...................................................... 我想 我几乎是在第一时间 看到了单车sky的活动贴 在新帖栏最上边的位置 点击无法打开 一直点击 直到从新帖栏中消失 也没能打开 再次看到的时候 贴子已提亮 回复者众 说实话 景点儿介绍一掠而过 被猪蹄儿的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2550-1-1.html


有时候

越怕什么

就越来什么

.......................................................华丽的分割线......................................................

我想

我几乎是在第一时间

看到了单车sky的活动贴

在新帖栏最上边的位置

点击无法打开

一直点击

直到从新帖栏中消失

也没能打开


再次看到的时候

贴子已提亮

回复者众

说实话

景点儿介绍一掠而过

被猪蹄儿的照片吸引

果断报名

后来又拉拢了一骑友儿

小蓝云——新石头


周五下午

在网上查询周六的天气

白天 阴

夜间 小雨


因为有过冒雨夜骑的经历

那滋味真是苦不堪言

实在是怕了

只把猪蹄儿做浮云

回帖取消了报名


周六早晨六点半

起来办大事儿

手机看了眼天气预报

小雨变成阴天了

气温10度左右

心中一喜

大完

收拾工具

准备食品和水

温度的原因

下身穿纯棉针织运动裤

内嵌骑行短裤

上身着速干内衣、防风骑行服

外套棉布马夹

定时炸弹计时开始

数小时后启动


七点多出门儿

滋润着上呼吸道

空气中充满着PM2.5的味道

呼吸

为净化帝都空气质量做点儿贡献


八点来钟儿到达小营桥

找一早点铺儿

车支门口

在第一桌用餐

期间有人踅摸我车

令我很是不安


桥东北角

与四骑友儿等候大队

一队队的骑友儿从身边掠过

其中看到了爬山达人大姐和大姐夫


少顷

单车sky率队到达

近距离观察sky

身高八尺

目若……(戴着骑行镜看不清)

鼻直口阔

大耳垂轮

不是如来佛祖是谁


之前看过很多的作业

都说流村附近的路很烂

搓板儿、碎石、水泥块儿

路边煤场众多空气极差

针对此情况

在QQ群里咨询了一资深骑友儿

此君思维活跃

语言跳跃性极大

还时不时的发一些

大湿屁股坐马路牙子上留下的臀印

不过在我敏锐的洞察力和超高的分析能力之下

最终总算弄清了流村向东、阳坊向北是烂路之重

查询地图

若从水屯桥向西上水南路

再转至李流路

可避开烂路


出发前与sky商量路线

此路线sky走过后一半儿

可以一探究竟

于是出发

第一目标位——水屯桥


一路以25~30的速度行进

偶遇了很多的骑友儿

其中有一哥们儿很是欢乐

介哥们儿不知是什么时候闯进我们队伍中的

骑一折叠

身体以脊柱为中心左右摇摆

柔韧性极佳

小折也跟着他左右摆动

行车轨迹成S型

我紧蹬两步

与石头并肩

相互讨论

最终认定这朋友估计是来自舞蹈学院


水屯桥休整

一骑友儿加入

十二人的队伍集结成功

向西上水南路

路况不错

车少且有专用自行车道

至温南路右转北行

不到两公里向西上李流路

开始缓上

九公里后到达北禾路

至此成功绕过流村烂路

比原路线多行三公里


沿北禾路进山

雾气渐浓

听对面来的骑友儿说前面下雨了

唉,不该来的还是来了

大家觉得还是骑到那儿再说

过了白羊沟景区

迎面一个大坡儿

笔直陡峭

一鼓作气爬上去

据说是一个大坝

可是什么也看不见

人到齐后

sky让大家把灯都打开

编队缓爬


雾气更浓

缓爬很是磨人

队伍越拉越长

逐渐被第一集团落下

能见度不足十米

被浓雾包围着独自骑行

想起了一部游戏

后来还改编成了电影——寂静岭


眼镜朦胧一片

索性摘下

头盔不停的滴水

裤腿已湿贴在腿上

因为一直在爬坡儿

也不觉得很冷


过了陡峭的胳膊肘弯儿

与第一集团汇合

拿出香蕉与大家分而食之

一旦停下来

寒冷马上就逼近了

后悔穿的太少

还是上路吧

那样还能好些

这猪蹄儿吃的很是不易啊


到禾子涧村

和当地的一个老兄打听了路线

七公里缓下向北再七公里到达老岳农家院儿

东方红方向的飞儿和两位阿拉伯的骑友(ID是阿拉伯数字)

已等候多时了

队伍扩充至十五人

一桌儿坐不下

于是按69式分坐两桌


猪蹄儿软烂脱骨

好吃但并无过人之处

倒是炖兔肉、炖柴鸡很有嚼头儿

茶过三巡菜过五味

畅聊开始了

从大师到禽兽

从速干衣到大学的某专业

相谈甚欢

气氛是热烈的

脚下依然冰冷


为了赶在天黑前出山

不能过多逗留

村中石碑处拍照留念

拉起裤管

露出小腿

人造毛随风飘动


撒欢儿至路口

开始七公里的缓爬

我和李炜并肩骑行

动听的歌声从车载音响传出

是电影《那一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主题曲

情不自禁的跟着哼唱

也回忆起了

那些年一起追我的女孩们

她们此刻在做什么呢……


雾气似乎淡了

小雨纷纷而下

穿一条尽湿冰凉裤子放坡儿

甚是寒冷

定时炸弹此时引爆了

冷得不行了

就停下来休息

使劲儿搓膝盖


行至胳膊肘弯处

大家争相拍照

早以无心留影

只盼快些出山


山路还是干净

只甩些水

出得山来

就都是泥了

我的小白啊


归心似箭

大家骑得都不慢

逐渐追上几人

快到水屯桥的时候

看到李炜坐在路边儿

胎扎了

正好休息一下

放水

吃点儿东西

骑车的那点儿热乎劲儿

很快就被寒冷代替

和他们说我准备到水屯桥找车回去了

后面的朋友也都到了

一起骑到水屯桥


路边停着几辆个体出租

问了问价儿

总共不到四十公里的路

要贰佰

最低一百六

再问一家儿

一百五

正和司机软磨硬泡着

过来一老哥问去哪儿

我说了地名

老哥说出了小区对面宾馆的名字

“您怎么那么熟悉啊?”

“我在那边住了五年。”

赶忙握住老哥的双手

“老哥,咱可是老乡啊!”  

“那就一百四吧。”

我心说敢情老乡就值十块钱啊……


在车上和老哥聊天儿

老哥在二十五年前

在北京托人花三百买了辆凤凰二八车

发票丢了火车不给运

只能自己骑回河北赤峰的家

到家后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家里哥儿四个

老父亲去世了

老母亲哥哥姐姐轮流照顾着

儿子在四惠上班儿

一月挣四千多

儿媳妇而在昌平上班

自己平时拉拉活儿

帮着孩子洗洗衣服做做饭

过的有滋有味儿的


进了小区

付了车资

谢过老哥

推车上楼


挂面两把儿

可乐姜汤半锅

总算暖和过来了


先洗我

后洗车……



另:

周日

早上给母亲电话

坐公交回家会晚一些

下得楼来

阳光在雪的映衬下格外的明媚

平时冷清的小区

热闹起来

孩儿他爸们都在忙着清理车上的积雪

孩儿他妈和孩儿在一边嬉戏

一路和邻居们打着招呼

出小区门就看见公交刚刚出站

停着等灯

紧走两步到车前


轻轻的

我挥挥手

车门轻轻的开了

我轻声道谢

一扫昨日的阴霾……







20120317长峪城吃猪蹄儿的那点儿事儿 该贴已经同步到 眀天的微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