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中国崛起第一战-打越南

平静_之心 收藏 5 1007
导读:[/size] 除非两国高层知所进退,不能排除双方爆发武裝冲突的可能性。南中国海博弈与其说聚焦于前阶段沸沸扬扬的中菲争端,不如说聚焦于中、越这两个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争端。 [/size] 其他在南中国海周边的东盟国家,如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文莱等,仅宣称拥有本国周边的岛礁和海域的主权而已。基于此,越南在领土纠纷上志不在小。正因为如此,在南中国海争端中,越南没有对中国做出妥协的余地。 [/size] [/size] 如今越南在南中国海每年采油近

中国数月前开始加强在南沙群岛方向的活动。中方往若干浅滩和暗礁运载沙石,填海扩地,以便构建雷达警戒设施和其他建筑物。继中国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于5月开赴南中国海钻井勘探,遭到越南强力抵制以后,中国还向南中国海移送南海9号、4号、2号和5号这四个钻井平台,进行钻探作业,表明在争议水域加速探测油气资源的决心。


在这段期间,越南在南中国海争议水域的立场也有所变化。6月1日,越共政治局将反华暴力事件定性为以民族主义为借口发生的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暴力行为。3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公开表态:“我对这个决定有保留。”越共中央监察委员会5日提出,将对阮晋勇进行专项廉政检查。这是越共内部斗争白热化的迹象。


鉴于南中国海争端的激化,随后越南的立场变得更为强硬了。近日,阮晋勇指示越南各级政府准备应付因中越关系紧张而带来的“恶劣的经济状况”;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在官方报刊上呼吁“必须尽早改变(在经济上)依赖中国的现状”;据称,原本亲华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7月1日对选民重申了对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并称“很多人问我如果发生战争怎么办。我们应该为所有的可能做好准备”。这一动向显示河内高层迅速摒弃分歧,对如何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对付中国达成了共识,也显示自1974年中越西沙海战以来,河内首次在战争问题上对中国做出的强硬姿态。

自中越争端激化以来,中国有进无退,在争议水域持续实施了优势力量的集结。这一行动令河内高层省悟,1994年越南以武力胁迫的手段迫使中国停止在南中国海万安滩的石油钻探作业并撤退回国的现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面對中国不惜一战的强势作为,河内不得已而求其次,只能祭起民族主义的大旗,返回“抗击外国入侵”的老路,反正河内对这一套路是驾轻就熟的。这样,对内足以凝聚民族向心力;对外软硬兼施,争取外援,可以确保在南中国海的既得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就中越南中国海争端而言,国际形势也出现不利于中国的变化。除了美、日等西方国家异乎寻常地为越南站台以外,俄罗斯刚在克里米亚問題上求助于中国,这次却以明确无误的行动站在越南一边。东盟(亚细安)诸国中,其他国家的立场固不待言,柬埔寨在南中国海争端中往往持有中立却偏向中国的立场,这次有迹象显示柬埔寨转向支持越南的立场。近日,柬埔寨国防部人事局副局长乔萨帕中将指责中方侵犯越南领海,表示愿意与越南政府一起对抗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霸道行为”。


揆度中越在南中国海爭端的走向,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与中国同日本、菲律宾的领土爭端相比,中越的南中国海爭端后来居上,正处于高度爆炸性的状态。除非两国高层知所进退,不能排除双方爆发武裝冲突的可能性。南中国海博弈与其说聚焦于前阶段沸沸扬扬的中菲争端,不如说聚焦于中、越这两个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争端。


其一,迄今仅中国和越南宣称拥有西沙、南沙两大群岛的完整的主权。其他在南中国海周边的东盟国家,如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文莱等,仅宣称拥有本国周边的岛礁和海域的主权而已。基于此,越南在领土纠纷上志不在小。正因为如此,在南中国海争端中,越南没有对中国做出妥协的余地。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其二,越南通过与俄罗斯和西方石油公司的合作,倾力在南中国海开采油气资源。如今越南在南中国海每年采油近1800万吨,还有巨量的天然气,加上石油产品的开发利用,占越南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的近两成。近年越南经济快速发展,向俄罗斯、法国大举购买新锐武器装备,均获益于南中国海油气收入。暴利所系,焉能不争?


其三,过去三四十年以来,越南通过与外国合作采油,已经在南中国海结成了一个坚实的“经济共同体”。举凡世界强国,如俄罗斯、美国、欧洲、日本、澳大利亚,甚至印度、韩国、新加坡等,均与越南在事实上成为该共同体的成员国,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在和平时期,这层利害关系体现在经济层面,而在风云骤紧的关键时刻,则必然在政治甚至军事层面上有所体现。越南在南中国海的既得利益,犹如城狐社鼠,令他国有投鼠忌器之感。这也是越南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


其四,美国正在加大贯彻亚太再平衡政策的力度。值此国际大气候有所变异之际,越南恃为护符,趁势行动起来。这也就是过去四十年以来,越南没有对中国掌控西沙群岛的既成事实提出挑战,今年却“与时俱进”,居然正面提出挑战的缘故。


其五,至今越南在南中国海占领了29个岛礁,并攫取了周边海域的控制权,成为占领南中国海岛礁最多的国家。其中6块大礁盘在海水涨潮时被海水覆没,退潮时再次露出海面,河内高层连这样的礁盘也不放弃,派军人驻守,可见其在确保国家安全利益时企图心之强烈。哪怕今后中国仅要求其让出部份利益,也不啻与虎谋皮,其可得乎?


其六,多年前河内已经倾注全力加强其所占岛礁的防务,并且着手组建南沙舰队,从俄罗斯、法国进口大批专用于南中国海作战使用的海空战所需的武器装备。顾名思义,组建南沙舰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在南中国海同中国决一雌雄时所用。即如从俄罗斯进口的6艘基洛级潜艇,为了尽快形成战斗力,越南在俄罗斯建造潜艇的同时,洽商由印度培训全体艇员。一旦潜艇运到,艇员上船,即可形成战斗力。这是针对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之高以及中国海军反潜能力薄弱所作的决定。由此可见,河内筹谋战略规划时预见性之精准。

其七,越南是一党执政的国家。国家在战时动员能力很强。一旦风云骤紧,立即宣称“全党、全国、全军”团结起来应付危机,在某一点着力时,其力度之大及作用时间之持久,均不容小觑。


综上所述,若说南中国海战略博弈将聚焦于中越争端,不是过甚之词。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