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车,上尉需要给上校让座吗?

赵宏雷 收藏 5 1475
导读:坐火车,上尉有座位,上校没座位。来自不同单位,素不相识的上尉需要给上校让座吗? 西安到潼关的火车上,上尉坐的四平八稳,上校走来走去在找座位。上尉主动起身让座,只是这上尉反应迟钝,上校“走来”时没让座,“走去”时才起身让座。于是,上校一巴掌打在上尉脸上。 “刚才我过来时你看见了没有?”上校怒曰“你刚才为什么不让?” “刚才你是从我背后过来的,等到我看见你时你已经走过去了,我以为你在找人,及现在看你又挤回来了,所以我特别问一问。” 上尉竟胆敢狡辩,于是又“啪”的一巴掌打过来。上尉赶紧让座,自

坐火车,上尉需要给上校让座吗?

辛集·赵宏雷

坐火车,上尉有座位,上校没座位。来自不同单位,素不相识的上尉需要给上校让座吗?

西安到潼关的火车上,上尉坐的四平八稳,上校走来走去在找座位。上尉主动起身让座,只是这上尉反应迟钝,上校“走来”时没让座,“走去”时才起身让座。于是,上校一巴掌打在上尉脸上。

“刚才我过来时你看见了没有?”上校怒曰“你刚才为什么不让?”

“刚才你是从我背后过来的,等到我看见你时你已经走过去了,我以为你在找人,及现在看你又挤回来了,所以我特别问一问。”

上尉竟胆敢狡辩,于是又“啪”的一巴掌打过来。上尉赶紧让座,自己躲进厕所坐马桶上。

后来列车长来查票,这才知道上校根本就没买票,上校痛痛快快的补了票。于是列车长也好心的提醒上校一下:那个上尉名字叫做蒋纬国。

上校飞身而起,跪在厕所门口“上尉饶命啊,本上校家里还有老娘啊……”

同样是在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潼关到西安的火车上,这次是卧铺车,上尉住下铺,进来了一个少将,少将还算比上校讲道理,不屑于跟上尉动手,直截了当俩字“上去。”上尉二话不敢说,赶紧让座。自我心理安慰“火车上的臭虫都在下铺,小小蒋我就喜欢睡上铺。”

接着少将看到了小小蒋的配枪,小小的上尉居然比少将的配枪还要好。

问曰“你这把手枪哪里来的?”

小小蒋实话实说“我老人家送给我的。”

少将反应迟钝了点,也不想想能送出这种好枪的老爷子得是什么人物,就直截了当要求换枪。不但换了小小蒋的好铺位,还换了小小蒋的好手枪。

第二天一早,胡宗南将军的副官,中国共产党党员熊向晖前来接站。少将反应实在迟钝,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副官亲自迎驾的上尉得是什么背景的上尉。直到将近中午的时候,少将才想明白,跪在蒋纬国门前……

以上内容参见《蒋纬国口述自传》,下面是我的看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民革命军进步了,越来越像国家的国防军了。

第一,军衔打破派系界限

三十年代初,蒋公在德国顾问的帮助下推动全国军队开始整编时,全国正规军约两百万。中央军五十万,东北军四十万,西北军四十万,桂系军二十万,晋绥军二十万,川、滇、黔、湘、马步芳等地方杂牌合计三十万。动不动来个中原大战、李济深反蒋、陈济棠起兵。到了四十年代初,少将敢欺负陌生的上尉,上校敢打素不相识的小小蒋。因为有了统一的青天白日帽徽,有了统一的军衔。尽管依旧是派系林立,中央军内部陈诚土木系、胡宗南系、汤恩伯系渐渐开始界限明朗,但上校就是可以理直气壮的指挥素不相识的上尉,初步有点国防军的样子。

第二,军队有基本的群众纪律

上校对素不相识的上尉敢抬手就打,但就是这位上校先是在在火车上走来走去,走个来回也没能找着座位,上校军衔啊,随便揪起一个小商小贩抢个座位行不行?列车长敢来查上校的票,敢要求上校补票,上校也能规规矩矩的补票。国民革命军的群众纪律也不错,虽不敢攀比敌军的三大纪律八大注意,相比过去的军阀,也是在不断的进步提高,向着国防军的标准发展。

第三,国军军官很低调

上校、少将出门行路不带随员,自己一个人挤火车。这个自觉的轻车简从不扰民的低调作法用今天的观点评价当然是好官了。可那是在1942年,潼关到西安一线,看看地图,隔黄河就是日军占领区,距离不远,潼关就是与日军对峙的第一线了。抗日前线,可不是轻车简从做低调的时候。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解放军的警卫员都配到了连一级,连长指导员都带警卫员。抗战时期,国军上校、少将不带警卫,太大意了点儿吧?莫非是相安日久,国军与日军相安无事的日子太久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纬中国之纬国从军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辛集·赵宏雷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