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强击机

星穹 收藏 8 5282
导读:强-5强击机 是中国研制的单座双发动机超音速轻型强击机。用于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亦可执行空战任务 。日前,双座型强-5亮相,随着歼教6(逐步)退出空军现役序列,强击机部队训练飞机不足的状况开始突出,强5双座教练型飞机应急改装出现,现役强5双座教练型飞机均由部队现役单座飞机改装而成。 强-5是中国60年代发展的超音速强击机,自服役以来一直是中国空军 的主力对地攻击机。该型机最初服役之时,性能曾是国内同时期战机中与世界水平最为接近的一款。进入新世纪后,这一服役已有40年的“老将”在经

强-5强击机中国强击机

是中国研制的单座双发动机超音速轻型强击机。用于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亦可执行空战任务 。日前,双座型强-5亮相,随着歼教6(逐步)退出空军现役序列,强击机部队训练飞机不足的状况开始突出,强5双座教练型飞机应急改装出现,现役强5双座教练型飞机均由部队现役单座飞机改装而成。

强-5是中国60年代发展的超音速强击机,自服役以来一直是中国空军

的主力对地攻击机。该型机最初服役之时,性能曾是国内同时期战机中与世界水平最为接近的一款。进入新世纪后,这一服役已有40年的“老将”在经过航电系统和机载武器等升级后,仍担负着对地支援的重任。

其主要任务是近距空中支援和对地攻击,也可进行对空自卫作战。

该机已于2012年10月25日停产。结束了其四十四年的生产历史。中国强击机

强-5是由中国南昌飞机制造公司于20世纪60年代研制的轻型超音速攻击机,主要用于低空、超低空对地面或水面战术、战役纵深目标和有生力量进行攻击,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它至今仍是唯一由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成功的喷气式攻击机。其性能在长达40余年的生产、服役经历中不断得到改进提高。再加上各国飞行员对其产生的好感和信赖,至今仍是中国和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前线航空兵的主力机种,并且经过性能提升后将继续服役至本世纪初。

强-5攻击机是在歼-6/米格-19战斗机的基础上,引进西方攻击机的设计风格而研制出的角色转换型装备。它一改早期苏联喷气机的机首进气为两侧进气,并重新进行机身结构融合,加装防弹装甲和防弹玻璃以及轰炸射击瞄准具,同时采用歼-6的发动机和尾翼设计。单从外表来看,强-5类似于取歼-6的发动机和全新设计的前机身结合而成的。

从70年代开始,强-5开始作为中国人民空军的对地打击主力而大量进入强击航空兵服役。强-5定型后,南昌 攻击机:强-5强击机

飞机制造厂又根据部队的不同使用情况和外销的需要,发展出多种的攻击机,形成强-5家族,主要改型包括强-5甲型、强-5乙型、强-51型、强-5II型、强-5III型及强-5IV型等。

强-5机身为全金属半硬壳式,后机身装两台与歼-6相同的涡喷-6涡轮喷气发动机,带有加力,单台静推力最大状态25.5千牛(2600千克),加力推力31.87千牛(3250千克)。机翼是后掠式中单翼,前缘后掠角55°,上翼面有较大的翼刀。水平尾翼和垂直尾翼后掠角分别为55°和57°,平尾为斜轴全动式。机体结构以铝合金和高强度合金钢为主要材料。起落架为可收放前三点式,前轮和主轮都装有盘式刹车和刹车压力自动调节装置。上述部分基本照搬米格-19。

刚研制成功的强-5原型采用了两门30mm机炮,安装在机头两侧,空速管在右主翼外端。由于这种机炮布局在发炮时,炮口硝烟容易被进气口吸入导致发动机停车,后改为在两翼根处安装两门23mm机炮。因此最终定型时候,强-5左右翼各一门23毫米机炮,有6个外挂点,每个机翼下2个,机腹下2个,可挂导弹、火箭、炸弹等。机腹位于内部武器舱舱门两侧的两个外接点可各携带一枚重250千克炸弹。位于主起落架舱外侧的两个外接点通常携带57毫米或90毫米火箭弹吊舱。

2性能参数乘员:1人 强-5三视图

翼展9.7米

机长16.73米,

机高4.51米

机翼面积 27.95平方米

主轮距 4.4米 前轮距 4.10米 最大起飞重量 11300千克

正常起飞重量 9130千克

最大载弹量 1500千克

推重比(起飞) 0.71

翼载荷(起飞) 3.26千牛/米2(332千克/平方米) 强-5全系列识别(点击查看)

最大平飞速度 (高度5000米)1240千米/小时,(高度11000)M1.12

巡航速度 (高度11000米)807千米/小时

巡航速度:每小时800公里

作战半径400~600千米

实用升限 16500米

最大航程:1200公里;

续航时间:2.30小时;

起飞离地速度330千米/小时

起飞滑跑距离700-750米

着陆滑跑距离 1060米

限制过载 +8.0g

最大高度:16500米;

有利高度:5000米;

最大速度:每小时1210公里;

活动半径:480公里;

巡航速度807公里/时,实用升限16500米,起飞速度300公里/时(无外挂),330公里/时(最大外挂),起飞滑跑距离700-750米(无外挂),1250米(最大外挂),着陆速度278

武器装备:机载武器有2门23毫米航空机关炮,弹舱内可带2枚500千克常规航空炸弹,机身和机翼下可载挂空地导弹、航空炸弹、航空火箭弹和副油箱等。

3发展历程

中国强击机

中国空军组建之初,由于沿海岛屿还未解放,因此空军将对地支援能力放在重要的位置上面,组建了强击航空兵,配备了从前苏联引进的伊尔-10强击机,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解放军在攻占一江山岛等两栖作战中,对苏制伊尔-10强击机的近距对地支援能力深有感触,为此正式向科研部门下达了超音速近距支援强击机的任务。

考虑到当时作战飞机的喷气化,空军认为有必要装备喷气式强击机,但当时前苏联更加重视能够远程突防的歼击轰炸机,取消了强击航空兵,取而代之的是歼击轰炸航空兵,因此新型喷气式强击机只能由中国自 陆孝彭总设计师与强五合影

行研制。于是58年8月强-5飞机正式在南昌飞机制造公司上马,。

66年强-5在北京向中央领导做了终审性质的表演,当时解 放军实际工作的最高领导叶剑英元帅拍板装备强-5。68年11月强-5正式投产。中苏交恶也是强-5历经磨难仍能成才的一大原因。当时苏联大量陈兵于中苏边境,我军更加迫切需要对付强大的苏联坦克集群的手段,强-5自然成了不可少的棋子。

强-5虽然可进行对空自卫作战,但考虑到该机主要执行对地攻击任务,因此需要飞行员有较好的下视视野,所以其在中国作战飞机中首次采用了尖削机头,飞机员下视角超过13度,同时为提高飞机的低空突防能力,其采用了蜂腰机身,不过由于中国技术基础薄弱,该机的机翼及尾翼参考了前苏联制米格-19的<P></P>大后掠机翼和尾翼,虽然这种设计确保了强-5具备较好的高速性能,但也衍生了飞机投弹后重心变化较大的缺点,飞行员操纵飞机较为困难。1979年后进行批量生产,陆续交付部队使用,在强-5 飞机原型的基础上不断改进,陆续推出了强-5Ⅰ型、强-5ⅠA型和强-5Ⅲ型。总的来说,在60年代强-5既便和苏联、美国当时最先进的超音速攻击机相比也不逊色多少。<P></P>4设计特点强-5由当时大量装备的歼-6战斗机为基础,重新进行机体设计。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歼-6(米格-19)仍然是较为先进的一种战斗机,低空性能尤为出色,由它改进一种超音速强击机,应该说起点还是比较高的。在改造设计中,为了提供良好的对地观察条件,原来的机头进气设计被改成了两侧进气,这在当时也是很先进的。同时加装了座舱装甲。因此强-5实际上是全新的机身加上米格-19的机翼、尾段组成的。陆孝彭还采用了新颖的面积率设计,即“蜂腰” 外形,另外在气动、操纵等系统上也采用了不少改进举措。飞行员向下视角达到13.5度,有利于对地攻击,但向后视野较差。强-5还设置了机内弹舱,能够在机身内部携带炸弹,从而降低飞行阻力,具备舱内带弹条件下超音速飞行的能力。但由于超音速飞行耗油量很大,因此这一做法的实战意义相对有限。<P></P>当然,实际中的修改不可避免地使强-5的多项性能比歼-6下降。强-5的空重增加了约1360千克,无外接重量增加了约2130千克,加上气动外形阻力增加,使其最大平飞速度比米格-19降低了M0.23。由于增设了内部武器舱以及机载设备重新安置,内部油箱容量减少,所以作战半径随之减小。尽管外部大型副油箱可弥补机内载油量的减少,但其基本载油量还是减少了,最多只有2275升。在机翼的4个外接点当中,外侧的一对可接容量为760升的副油箱。另外,强-5的起飞和着陆速度与距离有所增大,而爬升速度和升限有所减小。

强-5机身为全金属半硬壳式,后机身装两台与歼-6相同的涡喷-6涡轮喷气发动机,带有加力,单台静推力最大状态25.5千牛(2600千克),加力推力31.87千牛(3250千克)。机翼是后掠式中单翼,前缘后掠 强五

角55°,上翼面有较大的翼刀。水平尾翼和垂直尾翼后掠角分别为55°和57°,平尾为斜轴全动式。机体结构以铝合金和高强度合金钢为主要材料。起落架为可收放前三点式,前轮和主轮都装有盘式刹车和刹车压力自动调节装置。上述部分基本照搬米格-19。

强-5主要机载设备有无线电罗盘,无线电高度表,信标接收机,射击轰炸瞄准具等。弹射座椅与米格-19相同,属于低速型,可在250、850千米 /小时的速度范围内保证实全弹射。应急时飞行员可操纵座椅左右扶手下装的应急弹射手柄。机上液压系统工作压力为205.9×105帕(210千克/厘米 2)。冷气系统分为主系统和应急系统,工作压力为107.87~127.49×105帕(110~130千克/厘米2)。空调系统由发动机压气机引气,对密封座舱增压调温。座舱风挡玻璃采用酒精防冰液防冰。灭火系统包括二氧化碳灭火瓶和火警信号装置。

5系列型号强-5基本型

即原型。强-5基本型经试飞后,正式装备部队,表现良好。强-5机内携带1000千克武器载荷而不带外挂时,能勉强作超音速飞行。为了获得所需要的作战半径,该机必须携带副油箱,但这样又使在抛掉副油箱前只能作亚音速飞行。此外强-5在执行任务时,其飞行剖面通常是低-低-低或高-低-低-高,低空飞行的速度极限值规定为M0.9 强-5原型机

8。随着强-5后续型号的出现,该机目前已全部退役。刚研制成功的强-5原型采用了两门30mm机炮,安装在机头两侧,空速管在右主翼外端。由于这种机炮布局在发炮时,炮口硝烟容易被进气口吸入导致发动机停车,后改为在两翼根处安装两门23mm机炮。因此最终定型时候,强-5左右翼各一门23毫米机炮,有6个外挂点,每个机翼下2个,机腹下2个,可挂导弹、火箭、炸弹等。机腹位于内部武器舱舱门两侧的两个外接点可各携带一枚重250千克炸弹。位于主起落架舱外侧的两个外接点通常携带57毫米或90毫米火箭弹吊舱。新近生产的强-5每侧机翼下增设了一个PL-2(苏联K-13A“环礁”导弹的改型)红外近距空空导弹挂点,用于自卫。

强-5甲

强-5甲是战术核武器投掷专用机型,实际上是中国氢弹试验的投掷机型,机身下部弹舱去掉舱门,形成一个大的凹陷,用以半埋式外挂体积较大的氢弹——也说明中国当时的核武器体积还是比较大的。甲型机身内增加燃油2155升,机外增加1560升,增大了航程;加装124厂的以燃气螺栓为核心的弹射式弹架;采用5714厂的上仰甩投瞄准具;加装核弹检测与控制系统、电动锁死弹钩装置。氢弹采用了高精度的弹伞延时器。甲型也为我军提供了一种战术核攻击的手段,在对抗坦克集群时有较大实际意义。1971年12月30日,该型26号机首次试验甩投氢弹。不料周总理之前询问的“如果投不下去”的问题应验了,该甲型机被迫带弹着陆。之后证明是一个关键螺丝旋多了一些。1972年1月7日,甲型机成功完成氢弹试验。

强-5乙是为海军研制的鱼雷攻击机,以鱼雷为主要武器,70年试飞,带副油箱时最大航程是2120千米。机头改为下倾5度的钝头圆锥,座椅升高,这样飞行员向下的视野很好。机头改进的另一目的是加装火控雷达,采用的317雷达具有具有地形跟踪和回避能力。乙型并未装备我军,主要原因是当时水面舰艇防空火力已大大加强,在这种前提下鱼雷攻击机的生存力不足以满足作战需求。且因为机载设备配套问题未能跟进解决,使得乙型的发展潜力不 强-5乙

足。乙型曾经试验过挂YJ-8K(鹰击-8K)空舰导弹,78年8月此方案通过审定。78年到80年,YJ-8的模型弹、自控弹均已试射成功。但强-5乙还没有定型,于是YJ-8的试射改为以24型快艇为平台进行,最后YJ-8发展成了舰舰导弹。后来“飞豹”要携带YJ-8,603所就将一架轰-5改装成“鹰式武器试验机”,试验了“飞豹”的导弹火控系统和YJ-8K导弹的结合操作,YJ-8这时才真正实现了空对舰功能。强-5乙型直到最近才解密,目前在中国航空博物馆公开展出,但由于这架飞机与资料图片内的强-5鱼雷机不太相似,也有可能是后来改造的型号。

强-5I由于强-5航程较短等问题较为突出,1977年4月加大航程的改型机的方案开始实施。方案包括7项重大改进项目,如将炸弹舱改为油箱舱,加大主油箱,并增设一个软油箱;改用加力推力为36.8千牛的涡喷-6甲Ⅲ型发动机等,命名为强-5I。

强-5I的研制要求动力更大,加速性要好,攻击时又要有最小的稳定推力,以利于飞机减速瞄准和射击。涡喷-6甲Ⅲ型发动机提高了推力,并增设了零级防喘系统,可以满足上述要求。航空发动机设计人员将沙丘驻涡稳定性理论和火焰稳定器设计原理,应用于涡喷-6甲Ⅲ型发动机的加力燃烧室火焰稳定器,使该发动机在可能达到的贫、高油范围内,具有加力接通可靠、燃烧稳定的特点,排除了对飞行有致命危害的震荡燃烧。改进后发动机加力增加2%,耗油率降低了1.5%,性能有所提高。

强-5I型飞机在研制过程中,成功地进行了风洞、静力、抛坐舱盖、电网络、电磁兼容性和前起落架摆震等试验。试飞结果表明,该机航程和作战半径增大,着陆滑跑距离缩短130米,最大平飞速度、最大上升率、实用升限均有所提高。强-5I后来还采用了全复合材料双梁式薄壁结构垂直安定面。该翼面的蒙皮、长桁条、梁、肋皆由碳纤维/646环氧树脂复合材料制成。这使强-5I型的垂直安定面直接减重19.5公斤,零件数量减少29.5%,紧固件数量减少 45%,取得显著的减重效果,提高了维护效率。此项设计、工艺技术已推广应用于歼-7M型。

强-5lA 是进入80年代后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装备的主要机型,主要是对强-5I型机载电子设备进行改进的型号.换装了新型射轰-l甲光学瞄准具,提高了对目标的射击精度,同时还增加了护尾告警器和干扰投放器,整体性能较强-5l型又有一定提高。

强-5Ⅱ是在强-5I的基础上又做了4项重大改进而成的。4项改进是:采用压力加油系统;安装护尾告警器;换装射击轰炸瞄准具;增加外挂武器和安装电动投弹器等,作战性能又有提高。70年代后期,强-5的生产转变为生产强-5Ⅱ型,产量逐步减少。但得到了北朝鲜数量较大的定货。西方称强-5Ⅱ为A-5B。Ⅱ型同样去掉了内部武器舱,代之以一个固定油箱。

附加的固定油箱容量使强-5Ⅱ的总内部载油量增加到3720升,这一附加油箱分布在三个前机身油箱和两个后机身油箱之间。机身上附加了一对外接点,其载重量与原有的两个外接点相同。这对外接点加上在强-5前型上已增设的用于接自卫用导弹的机翼外侧外接点,使强-5Ⅱ的总外接点达到10个。只要将机体重心移动保持在平均空气动力弦的31.5%到38%的许用范围内,便可增加多种外接装载方案。尽管标准的外载武器仍然是4枚250千克炸弹,但最大外部载量可达2000千克。在这种情况下,最大机翼载荷从无外接时的341千克/平方米增加到429千克/平方米,而功率载荷从14950千克/千牛增加到 18830千克/千牛。

强-5的主要武器为中国自行研制的250/500/1000-3系列低阻爆破炸弹。该系列还可由歼-6、歼-7、歼-8等携带。该系列炸弹弹体细长,弹道性能好,气动布局阻力小,适合装备在高速作战飞机上。简要性能参数如下:250-3型:全长2.1米,弹体直径0.28米,弹重217千克,装91千克TNT500-3型:全长2.87米,弹体直径0.371米,弹重469千克,装220千克TNT1000-3型:全长3.5米,弹体直径0.5米,弹重980千克,装431千克TNT此外在250/500/1000-3系列的基础上,发展了250/500/1000-4系列减速炸弹,超低空水平轰炸性能提高,已装备强-5使用。

强-5M 是国内与意大利合作的改型,以Ⅱ型为基础换装了西方导航攻击电子设备。1986年7月,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与意大利飞机公司签订协议,意大利飞机公司航空电子系统和设备部将承担一项为期30个月的研制计划,任务是为强-5M(A-5M)加装西方的新型电子设备。强-5M装备的新型电子系统,基本上是意大利与巴西合作研制的AMX攻击机的电子系统,这将显著提高该机的近距空中支援和战场遮断作战能力。

强-5M后因空军飞机编号方法改变,改称强-5D。解放军曾计划用强-5M来更新现用的强-5,但主要用于出口。电子设备的改进以两台中央数字计算机和一条双余度数据总线为核心,加装现代化导航、攻击系统。新的感测装置和设备包括头盔显示器、惯性导航系统、平视显示器、大气数据计算机、三自由度陀螺仪组、测距雷达、RW-30雷达警戒接收机、姿态指示器、水平位置指示器、静变流器和模态接制器,还有把新硬件与保留下来的8项原有设备连接起来的接口装置。并对冷却、电源、燃油、电子战、照明等系统做了改进。为了容纳新型设备和增设外接点,除了对飞机头部作不大的设计修改外,对外翼也作了适当的结构修改。中方的雍正球任总设计师,设计工作于1987年6月完成,总更改量为28.8%。强-5M计划使用功率加大的涡喷-6AⅢ发动机,单台静推力29.42千牛,加力36.78千牛。该型发动机与以前各型强-5所装备的发动机不同之处是,它采用了可调进口叶片定子、重新设计了第一级压气机和利用改进的材料彻底修改了热段。该发动机还采用了颁的加力燃烧室稳定器,能保证加力燃烧室稳定燃烧的工作范围更大、并佼能量损失减少。该型发动机单台最大推力提高刹2450千克,而最大加力推力提高到3750千克,不过耗油率相对有所增加。

强-5M于1986年8月开始改装工作,1988年8月飞机总装完成,8月30日第一架样机首飞成功。强-5M型飞机保持了强-5型飞机优良的低空性能,而且有效地提高了飞机的导航精度和攻击突防能力。其导航精度可达0.80海里/小时,瞄准误差不大于3毫弧度。1988年9月,强-5M型飞机模型在英国范堡罗航空博览会上展出,当时国外报刊称强-5M型飞机为90年代世界重要的强击机机种之一。

强-5M外挂点增加至12个,据称其武器外接方案多于22种。机身的4个外接点可备携带一枚250千克的炸弹,如中国的250-3,美国的Mk82或“蛇眼”,法国的“迪朗达尔”或类似型号的炸弹;最内侧的机翼外接点(7、8号位置),可携带内装8枚57毫米或68毫米、或者9枚90毫米的火箭弹吊舱;紧靠主机轮胎外侧的外接点(5、6号),可携带500千克或250千克炸弹,或272千克的BL-755集束炸弹l机翼中段外侧外接点(3、 4号),可携带火箭吊舱、250千克炸弹或760升副油箱;最外侧的机翼外接点(1、2号),适于携带250千克炸弹、PL-5或PL-7红外自导引导弹,或400升副油箱。

虽然强-5M的空重要增加140千克而达到6634千克,而且无外接起飞重量也会相应地增加,但最大起飞重量将仍为12000千克。预计该机在无外挂状态,在高度11000米时,最大平飞速度将从M1.12增大到M1.2,即从1190千米/小时增大到1210千米/小时;在海平面高度将从M0.987增大到M1.0,即从1210千米/小时增大到1225千米/小时。其他方面,强-5M的性能实际上与强-5C相同。在携带2000千克外接载荷、保留10%余油、飞低-低-低任务剖面时,其典型作战半径为300千米;飞高-低-低。高任务剖面时为400千米。据中、意联合研制组说,新航空电于系统购灵活性和模块性,以及涡喷-6与涡喷-6A发动机的互换性,已为将早期的强-5改装为一种经济实用的新型飞机创造了条件。

强-5K是对外合作的强-5Ⅱ改进型。是在强-5Ⅱ的基础上加装法国汤姆逊公司及其它一些航电设备故型,主要包括大视场平面显示器、第二代机载激光测距仪、惯性/导航攻击系统、电视摄像机、无线电 强-5K

高度表、全向雷达告警系统、中央计算机、大气数据计算机等。K型在强-5Ⅱ基础上加装了法国汤姆逊公司和萨吉姆公司的LISS91惯性导航系统,VE110平视显示器及TMV630激光测距机。该机1991年试飞成功。

强-5C 是针对巴基斯坦的出口型飞机,也称强-5Ⅲ。1983年1月,强-5C型飞机通过技术鉴定。同年3月,第一批Ⅲ型出口巴空军。1983年2月,巴空军接受了其首批订货42架强-5C的第一架。首批12架强-5出口,成为中国外销的第一种自行设计的战斗飞机。这些飞机组编了巴空军第16中队,取代了第7中队的B-57战术轰炸 、机,并重新装备第26中队,之后有更多的强-5交给巴方。C型在I型的基础上,根据巴基斯坦提出的具体要求进行了改进。改装的内容主要有:加大航程;增加外挂架,以挂载巴国的导弹、炸弹和集束炸弹;将组合挂梁改为整体铸造;换装较先进的超高频电台、敌我识别器等32项设备,座舱布置有所修改。但其改进还是很有限的,其出厂单价低于500万美元。<P></P>强-5D 20世纪90年代初的海湾战争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高技术局部战争,根据海湾战争的经验和中国空军未来面对的高技术战争特点。90年代初期空军提出了对强-5进行重大改进的要求,即要求强-5具备在现代高技术条件下执行昼夜精确对地打击的能力。改进的重点包括加装用于夜间攻击及飞行用的前视红外搜索跟踪吊舱,激光指示器低空导航吊舱以及为飞行员配备夜视系统;加装电了战吊舱及反辐射导弹,提高现代电子对抗能力和战场生存能力;配备光电瞄准吊舱、飞行员夜视镜等;具备投放精确制导武器的能力,加装激光制导炸弹;具各更强的电子对抗能力,添加主动电子干扰吊舱和反辐射导弹;换装新一代显示,导航及数据处理系统,提高战场感知能力和自主作战能力,不过,由于90年代初中国在相关设备、武器的研制方面仍处在试验室阶段.距离实际应用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加之当时的外部环境也不能保证通过引进国外技术来实现强-5的改进要求,以致这种改型到90年代中期也没能完全实现。但考虑到强-5在一段时间内仍将是中国主要的空中战术打击力量,于是在降低标准后,一种被称为强-5D的改型在90年代中期由南昌飞机公司完成研制。

强-5E

强-5E 激光制导炸弹投放平台。该机外挂点减少到7个。但重要的是靠近翼尖的2个挂架上,可挂2枚国产LS-500J激光制导炸弹。强-5E的航电设备和机载武器可以说是该型机变化最大的地方.它在强-5D的基础上加装,新一代机载计算机、惯性导航/GPS综合导航系统、新一代主/被动电子战系统、武器外挂管理系统以及用于目标搜索、跟踪和照射的前视红外吊舱。机载武器也改用国内新研制的500千克激光制导炸弹.这种制导炸弹在性能上相当于国外大量使用的“宝石路”系列激光制导炸弹,但在外形结构上却与俄罗斯的KAB-500L激光制导炸弹相似,其战斗部装药量达到350千克.可以穿透厚1.5米的制筋混凝土或深10米的中密度土层,命中精度小超过2米。由于强-5本身载弹量小,所以LS-500J较轻,有效射程仅12千米。对于该弹的其他性能尤其是CEP,目前尚不得而知。据洪都航空工业集团内部人士称,强-5E已携带 LS-500J进行了大量试验,结果较理想。在机体结构上,精确打击型强-5也有了一些变化,首先进步加大了机腹部的油箱体积,机腹部出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外凸部分。从外观上看这个新油箱至少可以装下1000干克以上的燃油。由于机腹下增加了这个新型油箱,原来布置的4个武器外挂架被取消,所以其外挂武器的能力有所下降。同时,由于其机翼下布置的6个挂架中只有位于中间原挂载760升副油箱的挂架可以满足挂载500千克激光制导炸弹的要求.因此一次只能挂载2枚500千克激光制导炸弹。而机翼外侧挂架也不再用于挂载空空导弹,而是在加强结构强度后改为挂载400升副油箱。这样,精确打击型的武器外挂架数量虽然明显少于以前的各型强-5,但在同样携带l吨弹药的条件下.其作战能力及攻击效果有了极大提高.同时机内载油量增加了20%以上,其航程利作战半径也相应提高了15%,特别是在执行500千米以内的战术空中打击任务时显得游刃有余。新型精确打击型(攻击型,照射型)强-5在21世纪初期完成研制工作.经过试飞鉴定.其各项性能指标均已达到或超过设计要求.2004年后开始了小批量生产。

强-5F携带激光目标指示吊舱的平台,2000年首次露面。该机一般与强-5E协同作战,目前尚未见到该机携带任何武器。按网上未确定的信息,长约2米的激光目标指示吊舱由成都研制,半埋入于机腹。该吊舱可为携带激光制导武器的空中平台指示攻击目标。1个该吊舱可同时指挥4个平台。在试验中,4架强-5E在1架强-5F的指挥下,1分钟内投下8枚LS-500J激光制导炸弹,8个目标被同时摧毁。强-5F所携带的前视红外吊舱在性能上与美国在海湾陆争中大量使用的“蓝盾”吊舱基本相当,可以昼夜对地、对海实施搜索、跟踪和锁定。激光照射器既可为激光制导炸弹提供照射服务,又可为普通空地武器的使用提供支持,并具有辅助导航等功能。其电视、前视红外探涮器对地面目标的搜索距离根据气象条件不同分别为8~15千米不等,激光照射距离在5~10干米。

强-5J

中国空军长期以来都使用歼教-6喷气式教练机来训练强-5的飞行员,由于这种教练机的使用时间已长达30多年。机体寿命已到限,同时随着一大批新型作战飞机的服役,歼教-6的性能也不再能满足新型作战飞机的飞行员的训练工作,囡此在进入2l世纪后,数量庞大的歼教-6机群开始大量退役,由歼教7和新代的练一8来担负新型机飞行员的训练工作。但是强-5的性能与歼教-6较为类似,而从强-5在中国空海军中的服役时间及 强-5J

在役数量看,该型机仍将会使用一段时间.这就使歼教-6大量退役后如何保证强-5飞行员的训练问题凸显出来.而在强-5的基础上发展双座型教练机无疑是最便捷、最省时、效果也最理想的办法。在此背景下.中国开始研制双座教练型强-5。2005年2月,被称为强-5J的双座型首飞成功,它在强-5单座机基础上增加了一个座舱,舱内的仪表布局与强-单座基本一致,但机内燃油明显减少,载弹量和航程都较单座型有所减少,可以执行强5的所有飞行及攻击作战训练。

6未来发展强-5投产后生产了上千架,除装备中国的空/海军外,还曾出口到朝鲜、巴基斯坦,也算国家军工的光荣。但在国外军用航空技术飞速发展的情况下,强-5很快落伍了。而几次与英国、意大利等国合作改进的计划先后受挫,使强-5“先天不足、后天失调”。

因此在当前看来,强-5存在着众多缺点:最致命的缺点是导航及火力控制电子设备过于落后,使得对地攻击效果非常不理想,而夜间及恶劣气象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几乎可以用“不值一提”来形容。举个例子来说,国内航空刊物在公开报道强-5M时曾引用飞行员原话,强-5原型使用普通炸弹低空水平轰炸一座普通桥梁时,需要四个架次进行攻击,而且还只能令桥梁受部分损伤;装西方导航攻击电子装置后的M型,用同样的炸弹和攻击方式,只需一架次就足以摧毁桥梁的一至两个桥孔,也就是说桥已经根本不能通过了。这说明了国内型号的强-5攻击精确度很有限,很大程度上依赖飞行员的观感和经验。

由于我军对地支援的新贵歼轰-7、苏-30造价都较高,生产速度也不太快,一时也不可能全部淘汰装备数量很大的强-5。且中国周边潜在敌对势力的防空能力也参差不齐,强-5仍有发挥空间。对强-5仍应予以适当改进,办法之一就是改装新型电子设备,换装少量精确制导武器,这样代价小见效快,是较妥善的处理手段。中国强击机

强-6

1974年初,西沙海战爆发。战斗中,我海军以2艘猎潜艇和2艘扫雷艇对抗南越海军的3艘驱逐舰和1艘护卫舰,以小抗大以弱击强,并取得了沉伤敌4艘舰艇、并俘虏49名敌军的战果。 西沙海战虽然以我军的全胜告终,但暴露出海军在作战中无法得到有效的空中支援的问题也不容忽视。由于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现有装备性能上的限制,我海军在作战中无法得到有效的空中支援。如果在战斗中遭遇敌军的全面空中打击,后果将不堪设想。在当时我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装备的各型战机中:歼-5、歼-6、歼-7等缺乏对地攻击能力;作为攻击机的强-5的航程又过短,载弹量也过少,无法适应瞬息万变的高强度现代作战;而作为轰炸机的轰-5和轰-6速度太慢,且缺乏足够的自卫能力,无法满足水面舰艇编队的火力支援需要。于是,深感缺乏一种先进的支援战机中国空军

中国强击机

前苏联米格-23“鞭挞者”战斗机在六七十年代里,在强-6的研发之前,我国用一批武器装备从埃及换了一批米格-23MC,并对其可变后掠翼机构进行了研究。随后部分科研人员建议在吸取米格-23MC和从越南战争中获得的美制F-111的基础上,发展我国的下一代歼击轰炸机。中国唯一具有强击机制造经验的南昌飞机制造厂,在强-5总设计师陆孝彭的坚持下,决定在米格-23MC的基础上,发展一种单发单座超音速强击机作为强-5和歼-6的共同后续机,并命名为强-6。在此期间,陆孝彭不辞辛劳,多次走访空海军司令部和基层强击机部队,制订了“强-6战术技术要求”,并于1979年2月根据三机部的要求,提出了强-6总体设计方案。从南飞提出的设计指标上看该机的性能十分理想,再加上还采用了国际时髦的可变后掠翼方案,而且已经大体成型了。该机所选用的WS-6发动机(该发动机及其多种改型也是我国70年代末期酝酿的一系列新机型的主要动力)也于1980年10月达到了性能设计指标,所以三机部最终决定采用南昌飞机制造厂的强-6方案。强-6是在米格-23MC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当然同样采用了悬臂式上单翼结构的可变后掠翼的布局,这种结构阻力小,稳定性好,适合于飞机的高速突防,并为对地攻击武器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发射平台。虽然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始,中国就已经展开了对可变后掠翼技术的研究,并从获得的F-111和米格-23上得到了直接的学习机会,但在强-6研发之前,我国的可变后掠翼技术还一直没有达到真正装机实用的水平。为了克服这一拦路虎1980年,在陆孝彭的主持下,我国开展了一项大型部级科研课题――――变后掠翼技术的预研任务。经过八年多的努力,这一研究课题在设计技术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这一成果成功地解决了可变后掠翼技术的气动布局(转轴位置、翼型、动态响应等)、机翼结构优化(转轴街头、三维应力计算,多约束优化技术等)、驱动机构及飞机控制系统一系列难题,为强-6的研制奠定了基础,填补了国内空白。采用可变后掠翼技术的飞机的一个共同的缺点是机动性不好。由于空军当时提出新型机要具有一定的对空作战能力,于是该机改为采用机腹进气,以适应飞机大仰角飞行时的进气量问题。从外形上看,强-6仿佛就是结合F-16和米格-23特点的“混血儿”。它的采用上单变后翼布局的主翼,还有垂尾和平尾类似于米格-23,进气方式则采用了与F-16类似的机腹进气方式。在强-6的研制过程中,充分体现出了中国航空工业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强烈愿望――除了采用可变后掠翼技术之外,另一种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兴起的新技术――战机电传操纵系统也我国航空工业科研人员的攻关对象。我国科研人员首先向模拟式三余度电传操纵系统发起了冲击。以从国外获得的相关技术为基础,我国科研人员采用反向编译的方式,凭着惊人的毅力,解读了国外该项技术的设计语言,并以此为基础开发出了我国第一代战机电传操纵系统。该系统的优点是结构简单、体积小、重量轻、易于安装、改善了飞机操纵品质、提高了操纵系统的可靠性并减轻了飞行员的工作负担。

在具体的性能指标上,该机最大武器载荷4500千克,作战半径900千米。除了强大的对地攻击能力外,其空战性能优于米格-23。强-6作为一种对地攻击兼有对空作战能力的多用途战机,其航电设备比它的前辈强-5有了革命性的进步。强-6的机载电子设备基本上选用的都是我国仿制和改进自米格-23BN上的相关设备,主要包括有:改进自“高空云雀”、具有多种对地攻击模式的新型雷达、激光测距仪、瞄-6型瞄准具、雷达告警系统以及通信电台、无线电高度表、无线电罗盘、近距导航和着陆系统等。其中,具备对地功能的新型雷达和先进的瞄准具,使强-6能够充分发挥其准确对地打击的强大火力。模拟计算结果表明,装备该火控系统后,强-6发射空对地火箭弹的有效命中精度比强-5提高了3倍,同时能制导新型空地导弹对目标实现防区外精确打击。但是,该系统和仿制的其他苏联电子设备一样,大多采用电子管和晶体管混合元件,导致设备体积、重量大,相比同期的西方产品显得落后。不过,如果能成功装机,也能够实现功能设计的预期目标。我国科研人员在设计过程中,通过仿制、改进苏制航电设备,锻炼了系统综合能力。总体上讲,强-6的技术水平已经超过了国际通用的二代喷气战机如米格-21、米格-23,F-4等,但和F-15等三代战机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将强-6定位为一种具备了部分第三代战机特征的第二代喷气战斗轰炸机,是比较适宜的。在强-6研制过程中,设计人员遇到了重重困难。首先是结构超重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和苏联米格-23战斗机相比,我国在其基础上研制的变后掠翼机构要超重12%,不仅减小了战机的载油量和载弹量,还严重影响了其作战半径。其次,虽然我们已经基本摸透了可变后掠翼的结构,但对于它的控制系统我们则很难解决。即使在我国成功开发出了国产第一代电传操纵系统以后,这一问题依然未能得到圆满的解决。一方面我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另一方面也无法从技术所有国直接获得,所以只能自己一步一步试验,飞机研制计划也因此而一拖再拖。致使研制时间大幅滞后,继续研制还要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资金。另外,计划采用的WS-6发动机迟迟无法定型生产也导致了强-6计划的夭折。

和这个时期我国开发的其他许多重点型号——如歼-9,运-10等一样。强-6最终也没有逃过中途夭折的命运。导致强-6计划夭折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如发动机的可靠性迟迟不过关、可变后掠翼技术、采用的复合材料的攻关时间过长等等最主要的,还是军方装备需要的改变,到了80年代中后期,军方认为可变后掠翼布局并不是将来作战飞机的主流。而强-6经此一击,也就注定了最终下马的命运。另外,在强-6研制期间,其假想敌的武器装备情况也发生了变化。20世纪80年代中期,苏军已经开始装备S-300PMU和9M38“山毛榉”等新一代地空导弹系统。当时卫星图片显示,苏联已将其部署在我国边境附近。强-6尚未出世,便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更为主要的是,与强-6同时期开始研制的歼轰-7“飞豹”战斗轰炸机的进度已经走在了强-6的前面。与强-6相比,“飞豹”气动布局和机体结构更为简洁、机身内部空间更大、载弹量更多、作战半径更远。到八十年代末期,随着“飞豹”成功完成首次试飞,强-6研制计划实际上已经宣告下马。虽然强-6最终仅存在于图纸和人们的想象里,但其部分技术后来用于“飞豹”和歼-8改进型号上,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新生了

随着时代与科技的发展,强击机这种空战性能弱,载弹量小,用途单一,只能近距对地遂行火力支援打击的机型所能发展的空间早已被现代化的多用途歼击机以及歼击轰炸机所代替,而且作战半径也差不多早已被陆军所覆盖,如中国的卫士-2D多管火箭炮射程可达400千米,能从中国大陆沿海打到台湾岛上任何地方。

中国强击机

因此,强击机在历史的舞台中落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