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马]流水帐记周六白羊沟观赛兼镇大东之行

邢七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近两周周末总是赶上出差,一直没有参加活动,觉得脸都有些变圆了哈。     看见活动版有成长版主组织的白羊沟观赛助威大军,目的地只到沟口,岂不 赛兼绕圈。     约9点50赶到比赛起点,好家伙,那场面是相当热闹啊,那真是锣鼓喧天、 位置,正对着主席台。     正举机拍照,镜头中突然晃进豪客那厮,鬼脸坏笑,占据了整个显示屏,惊 土、黄土等知名不知名的近十名车手参加。     十时整,比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1814-1-1.html


近两周周末总是赶上出差,一直没有参加活动,觉得脸都有些变圆了哈。

    看见活动版有成长版主组织的白羊沟观赛助威大军,目的地只到沟口,岂不

是又浪费了我好不容易空下来的大好周末,犹豫再三终于没有报名,决定自行观

赛兼绕圈。

    约9点50赶到比赛起点,好家伙,那场面是相当热闹啊,那真是锣鼓喧天、

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各路人马聚集白羊沟口,风云单车占据了有利

位置,正对着主席台。

    正举机拍照,镜头中突然晃进豪客那厮,鬼脸坏笑,占据了整个显示屏,惊

得我没敢按快门。原来豪大也亲临现场助威,据说风云也有包括蓝云、白云、黑

土、黄土等知名不知名的近十名车手参加。

    十时整,比赛正式启动,为赶到终点拍冲刺镜头,必须笨鸟先飞,征得豪大

同意并合影留证后出发,但此时道路已封锁,只得慌不择路抄左道寻旁门上去。

    看起来主办方还是有实力的,整条道路都交通管制,比习总还要NB!除了工

作车辆和摩托实施比赛保障外,一路上只有参赛单车,连我这种打酱油浑水摸鱼

混进来的也极少,诺宽的道路只有单向行进的单车,我骑车这么长时间从来也没

有享受过这等尊荣哈,暗自庆幸混进革命队伍里来了。

    白羊沟也来过多次,印象中除跟风丢丢组织的那次只上到水库多一点就折返

外,其余几次都是放坡下来的,感觉有两处很陡,一处是禾子涧下面不远处,另

一处就是连续之字坡了,当时放坡过程中的感觉是:这种地方要上来可能是非推

不可的。

    说话间到得之字坡下,正待发力,头顶一声巨吼:“老何加油!”那声音,

不亚于当阳长坂坡的张老三,此一时不知涧中的溪水有没有倒流,反正我是吓了

一跳,差点从小折上翻下来。惊恐中一抬头,原来是风云的独版和饼子,正占据

有利地形拍摄。有专业镜头对着,咱可不能怂,脚下发力,居然连过三关,不知

不觉就上顶了,喘着粗气喊道:“还有吗?有种的再来几个之字弯!”呵呵。

    一路之上,感觉很爽,沿途加油声不绝于耳,相当令人鼓舞,于是各种超啊

。不过不是我超别人,都是别人超我哈。不对!好像我也超过两次,一次是有人

腿抽筋,一次是有人超我之后喝水小憩被我反超。

    地上的标志很明显,每公里都有。那个禾子涧2KM左右的大坡也拼了老命撸

上来了,到得终点,咱也来个冲刺,可惜没有人给我计时,白瞎了我辛辛苦苦一

路连车也没下水也没有顾上喝一口,一路上的好景色也没仔细琢磨。自己略估一

下时间,应该在一小时多点。后来听说,公路最快的是36分钟(共计15KM上坡路),

足快我一倍,真的是禽兽啊。还好我还算离人类要近一些,不像他们那么返祖。

    在终点,随手拍了不少公母禽兽冲刺的镜头,场面相当令人喷血。不过也有

人在刚过终点就倒下的,因为冲刺过猛腿抽筋,蓝云大师就是其中一个,需要帮

忙扶车才能下来。

    天阴雾浓,小风一吹,禾子涧还是有些凉的。比赛快结束了,我还急着赶路,

计划是去河北怀来的镇边城、横岭后折返,再反爬高崖口回城。与蓝云大师等

告别时,大师执意要给我一大瓶水,“西出阳关无故人”啊,补给点少,水要带

足,另外还强调不少安全事宜,令人感动啊。

    一路缓下坡直到大村再缓上坡到达镇边城,在镇边城遇到三个老外,什么都

拍,包括老掉牙的民房,相比之下,我们却不注意保护古建,好好的镇边城,城

墙几乎完全破损。三人中有一个洋妞,主动问我会否英语,我说“A little”,

她很高兴地和我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听说我是从北京骑着小折到此,啧啧称赞,

虽说单车比赛我无名,但在这里总算是为国争光了吧,嘿嘿。

    村南有一棵老树,有2000岁了,后又看到比之更苍桑的老树(枯的及再发新

芽的),就不知高寿了。

    辞别镇边城,离横岭还有5公里,山中雾气很大,小折的把横上都凝结出水

来,联想到天气预报说有雨,果断放弃前行,原路回到大村找地儿用餐。都是自

带的,说起来还比较丰盛:八宝粥、老婆饼、卤蛋、豆腐干、牛肉、酸奶、黄瓜

、苹果等,如果不是风云有纪律,一定来罐啤酒,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有吃有喝,

也算苦中作乐了。

    解决完肚子之后发现雾气渐薄,浓云中偶尔还出现几缕阳光,方知又被气象

局坑了爹!向何处去,这是个问题。按原计划反爬高崖口回城要先往回返至马刨

泉,且下山后还要骑行阳坊北的那段脏路,果断放弃,趁天气好改走距离更远的

高大东路线回城。

    实践证明,反爬大村强度比正爬要小得多,趁着被洋人称赞的余勇,一口气

就登顶,这次总算搞清楚了,大村的高点不在跃进村、也不在山神庙,而在过了

山神庙,离25KM路碑几步远的一处小平台上(此处比跃进村高出100多米),之

后一路放坡,山里阵阵槐花香还是非常令人陶醉的。

    永定河边的109国道多处风景怡人,但周六车多,感觉有些不爽,过安家庄

后反爬东方红,隧道口遇几个去斋堂返回的小车友。隧道黑而无灯,不带手电还

是蛮恐怖的。

    流水帐就记这么多了,后面一路无话在妙峰山牌楼前作短暂的停留后经军温

路骑回家,全程156KM。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