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1807-1-1.html


沧海桑田的变化2013-9-9 13:21

周六骑车去延庆暖马路,去时回程都经过昌平和沙河。我69年共走就在沙河,当年沙河是个遥远的地方,我们曾经在学生时代去中越公社劳动,就是在沙河下的火车,一下车,车站站台太小,我们从站外下车,需要从车厢跳下,我们一伙中学生,个个都跳下来,钝的脚生疼。下车后看到地下跑的猪和狗,路面不平整,垃圾随地,我们幼小的心灵没有经验,还以为是来到了旧社会,应为电影里旧社会就是,猪和狗乱跑,一辆鬼子的挎斗摩托飞驰而过,卷起一溜尘土黄烟。后来工作了,单位派车去接我们新工作的学生,去的是大轿车,车里很干净,一路的平整舒适的旅行,到了沙河朝宗桥,一下公路,车身就像摇煤球,我们在车里就像热锅里的元宵打转摇晃,路两边的酸枣刺打得车身发出刺耳的声音。这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可是已经过去44年了。参军体检是在昌平县城,那是哪有什么像样的街道,就是一条街,两座楼,好像一个是医院,一个是邮局啥的,记不住了,我们体检乘坐45路汽车到昌平下车,再往前坐就长陵了。记得有个数字,从德胜门到沙河45公里还是里记不清了,到昌平65里地。当时坐车到昌平人不多,车很少,二十分钟到半小时一辆,赶不上车就等一个小时,等车的时候,公路上空空荡荡,风沙不小,很是寂寞。没想到到现在,四十多年后的现在,我参加了风云的活动,已经几次从昌平和沙河经过,昌平沙河这当初遥远的地方成了我们的途径地,而且当时荒凉的马路,如今已经是今非昔比了,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已经是经常拥堵,沙河已经是我们骑车最困难通过的路段了,朝宗桥还是那座朝宗桥,它承载了世世代代的多少风云人物,我记得尼克松第一次来中国到长城参观,我们下夜班清扫积雪呢,就在朝宗桥,昌平的一条街已经成为了繁华的都市,我通过西关都怕走错路,不仅地方今非昔比,我个人的变化也是不小,从一个青年变成了老头,骑车倒是从从不敢想骑车到沙河,当时只有家住在小汤山等没有公交和班车的地方的人才骑车到沙河上班呢,现在骑车去延庆去怀柔,路过昌平和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