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扣越渔船越南根本不管 令中方被动徒耗钱粮

sz渔者 收藏 1 443
导读:驻三沙某坦克连进行高射机枪实弹射击   [环球军事报道]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一晃已建市两年。2012年6月21日,海南省三沙市获准成立,市政府驻在西沙的永兴岛。同年7月24日,三沙市正式挂牌成立,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海域。两年来,这座中国最年轻且人口最少、陆地面积只有约10平方公里但管辖海域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城市,因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战略意义,正经历着为人瞩目的发展路径。6月底7月初,《环球时报》记者再次随“琼沙3号”补给船登陆永兴岛,探访三沙市。尽管南海最近几个月并不平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扣越渔船越南根本不管 令中方被动徒耗钱粮

驻三沙某坦克连进行高射机枪实弹射击

[环球军事报道]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一晃已建市两年。2012年6月21日,海南省三沙市获准成立,市政府驻在西沙的永兴岛。同年7月24日,三沙市正式挂牌成立,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海域。两年来,这座中国最年轻且人口最少、陆地面积只有约10平方公里但管辖海域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城市,因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战略意义,正经历着为人瞩目的发展路径。6月底7月初,《环球时报》记者再次随“琼沙3号”补给船登陆永兴岛,探访三沙市。尽管南海最近几个月并不平静,但岛上军民都充满信心,生产生活井然有序。

“琼沙3号”改为每周一班

据三沙市人民政府网资料,截至2013年12月,三沙市常住人口1443人,流动人口2000余人。军人、渔民、三沙政府和各类事业单位驻岛工作人员以及民工,成为岛上的四类主要人群。三沙市的普通民众及非紧急公务的官兵,上下岛仍乘坐往返于海南文昌清澜港与永兴岛之间的“琼沙3号”补给船。专司海南到永兴岛人员交通和物资补给运输任务的“琼沙3号”一票难求,最终拿到的船票上印有持票人姓名、身份证号码、岛上单位等信息。《环球时报》记者上下永兴岛的舱位都为001号舱,为二甲板八人舱室。船上有些人并没有舱位,晚间便坐在餐厅打盹。

“琼沙3号”船长黄心芳今年已经61岁,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三沙建市以前,“琼沙3号”的船期约一个月左右一班,最多一个月两班。而如今,“琼沙3号”保持一个星期一班。“尽管船多了,但是建市后,上下永兴岛的人也多了。船票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更难申请了!”渔民符策海说道。作为永兴岛渔民,符策海和其他渔民需要向永兴岛居委会提出船票申请,再由居委会上报相关部门审批。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目前,只有中国大陆公民才能登陆永兴岛。

“琼沙3号”上堆积着大量物资,有家禽、蔬菜、瓜果、桶装饮用淡水,以及各类建筑材料、电瓶车等。黄心芳说:“目前岛上有海水淡化设施,也有地下水开采,但饮用水仍然需要岛外供给。”他还告诉记者,预计今年底,正在建造中的万吨级“三沙1号”补给船将投入使用。届时,“琼沙3号”不会立即“退休”,而是与“三沙1号”对开,更大程度上为上下永兴岛的军民提供便利。“琼沙3号”船约航行15小时抵达永兴岛西渔码头。船未正式靠岸,岛上各单位的迎接人员与车辆已在码头等待。

在建项目让永兴岛像个大工地

永兴岛作为三沙市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此间变化更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当“琼沙3号”快抵达三沙市时,能看到永兴岛附近海域有一些较为大型的施工船。正在施工的西渔码头上,白底红字的巨幅标语十分醒目,上面写着“军民融合发展,共建美丽三沙”。作为一个刚满两周岁的城市,建设中的三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工地。

《环球时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经过填海造陆,原来2.13平方公里的永兴岛实际面积已达到2.6平方公里。现有机场跑道,即是填海造陆的成果。“琼沙3号”停泊的西渔码头,此前并不存在,也是通过填海等手段建立起来的。负责西渔码头生活给水管、消防管电力安装的一名建设者告诉记者,自建市以来,目前岛上大约有20个项目在建,包括填海扩建机场,军用和民用码头施工等。记者沿着西渔码头向西南方向海岸一路行走,见到岸边停靠着大小不一、功能不同的施工船,船上装有起重机等设备。岸边有堆成小山状的碎石和沙子,各种钢筋、铁管延伸到海里,机器的轰鸣声盖过了海水拍打海岸的声音。

目前岛上公路设施比较完善,已建成北京路、海南路、宣德路、永兴路、永乐路5条主要道路,部分路段仍在扩建中。北京路1号是三沙市委、市政府等机关所在地。在这条主路上,包括工商银行在内的多个建筑正在进行门面扩建或整修,一名施工工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按要求各门面将统一建成海南骑楼的式样。北京路另有一段已经在2013年底建成一条小型商业街,被当地人戏称为“三沙的王府井”。在那里,人们可以购买各种商品,还可以享受美容美发等服务。

在三沙市公安边防支队不远处,有一片泥沙空地。今年6月,三沙市第一所学校在这片空地开始动工。据了解,学校建成后,将开设小学一到六年级的课程,此外,还会接纳幼儿园小班、中班、大班的孩子。目前三沙驻岛军民的适龄儿童多在海南或者户籍地求学。对此,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的一名陈姓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夫妻平时都在三沙工作,两个小孩则在海口读书,以前是放暑假才接过来。像我们这种情况的人这里还有很多,建学校实在是个好事情,孩子今后可以留在身边照顾了。”

两年来,三沙市的各项基础设施有了极大的改善,崭新的市人民医院已经建成,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手机信号已覆盖永兴岛、琛航岛等岛屿及其附近海域。鉴于岛内后勤补给,特别是住宿仍是棘手问题,三沙市政府及相关事业单位目前在岛内多采取轮值制度,即在岛上留有少量工作人员值班,大部分员工仍在海口等地工作。除部队招待所外,岛上仅有一座西沙宾馆可以提供临时居住,许多岛上工作人员多居住在工作的大楼内,即一楼办公,二楼三楼作为宿舍。为解决岛上人口的住宿问题,岛上有多幢居民住宅楼正在施工中。在渔民村附近,也有正在盖的楼房。岛上渔民多居住在部队遗留的平房或自己搭建的各种小木棚内,居住条件比较简陋。

在永兴岛上,最常见的交通工具是能乘坐多人的电瓶车。一名海军军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岛上供油比较紧张,主要供给部队,一般政府机构通勤、百姓出行多使用电瓶车。岛上供电网络已初步形成,包括柴油发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黎大宁是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西沙海洋科学综合实验站常务秘书,这名2011年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是应聘来到永兴岛的,他告诉记者:“当时岛上供电还相当不稳定,时常发生断电,空调没法使用,而如今,电力供应已非常稳定。”黎大宁说:“三沙建市以前,岛上很多工作人员吃完饭就散步,现在,大家吃完饭便接着干活,精气神都起来了!一来因为工期赶,岛上人手有限,大家的责任都很大;二来也是因为大家觉得有盼头了!毕竟以前没人知道这里,现在大家都知道三沙,觉得是一个机会,都想展示一下自己,参与到三沙的建设里来。”

三沙民兵帮海监船驱赶越南非法渔民

行走在永兴岛上,很容易便能发现“军事重地”的牌子,提示人们“未经批准严禁进入”或“严禁拍摄、摄像和测绘”。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驻岛部队会定期进行实弹演习。南航雷达站一名士官说,南海上空有多条重要国际航线,每天有数百架次的飞机飞过,近年来,只要天气晴好,美国侦察机必定出动,在南海公海海域上空巡逻,为此,他们要进行不间断的监测,做各种分辨。一名驻岛已有9年的士官很有信心地说:“三沙建市,意味着中国政府加强了在南海的战略部署,所以我们战备更为严格,肩上的责任也更重。不同于寻常兵种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对于雷达兵而言,随时随地都在战斗。”

地理位置上,三沙市东面是菲律宾,西面是越南,南接印度尼西亚、文莱等国。今年5月以来,越南船只多次冲击位于我国西沙海域的“981”钻井平台,越南渔船也时常进入中国海域进行违法捕捞。对此,岛上军民都感到非常愤慨。作为2009年以前驻岛的渔民,符诗永同永兴岛上另158名渔民成了永兴岛居委会的成员。符诗永同时也是岛上的民兵,有多件部队作训服。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今年6月,他和其他民兵共同乘坐海监的冲锋舟驱赶进入中国海域的越南渔船。“过去,中国政府会把非法侵入我们领海的越南渔船直接抓到永兴岛上进行关押。最近,在多数情况下,改为驱赶为主。”另有渔民透露:“我觉得有时进入中国领海的并非越南渔民,其中有人穿着皮鞋,却打扮成渔民样子,渔民怎么会穿着皮鞋捕鱼呢?”

谈起成立两年的三沙市,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世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三沙建市更大程度上是起象征和法理意义,宣示我们在南海的主权,但希望靠此一劳永逸地解决南海争端带来的各种挑战是不现实的。三沙市政府的功能和权限,还是以发展西沙群岛地区经济和海洋保护为主,主权维护更多是中央层面的决策。针对越南渔船频繁侵入中国海域进行骚扰,吴世存表示,部分侵入渔船有一定的越南政府背景。此前,中国政府将对方船只和人员带回扣押,但越南政府并不派人前来担保也不支付罚金,反致中方被动,耗费人力、物力和财力,如今以驱赶为主,也是一种更为低耗、更为合理的选择。

李前三是来自琼海市潭门镇的渔民,他告诉记者,刚来到永兴岛时,满地都是杂草,现在岛上已是另一番面貌,“祖国建设哪里,哪里就要富裕起来”。作为生活在海疆一线的渔民,李前三及岛上其他渔民都非常关注南海局势,也很有信心。李前三说:“三沙建市两年来,这片土地有了更高关注度,我们的鱼也有了更好的销路。偶尔还会有国内游客支付不菲的酬劳,租我们的渔船去周边小岛潜水、观光。我们的日子在一步步好起来。”

渔民们说,三沙市政府支持渔民常驻三沙。有渔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政府今年已发通知,给每位驻岛渔民相应补贴,每人每天35元钱。也有的说会涨到70元钱,但需要驻岛6个月以上才能发,每年12月统一结算。尽管发展南海是大势所趋,但也有渔民担心,过多的工业建设会破坏西沙的渔业资源。吴世存表示,岛上建设并不会影响远洋渔业捕捞。他建议,三沙可做好规划,未来发展可适当开发旅游业,但“西沙生态非常脆弱,不顾现实地一味投资可能会造成海洋生态环境被破坏”。三沙建市后,西沙群岛部分海域已正式开放旅游。多位经营西沙旅游的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向中国公民开放西沙旅游,也是中国政府宣示主权的一个方式。”▲

[环球时报赴三沙市特派记者 王者风]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