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旗官的黑色幽默

狐狼001 收藏 0 281
导读:皇权时代,一个人做官无非两种情形,一是走正途,即通过科举考试取得入仕资格,一个是通过捐钱或朝廷的破格选拔获得任用。清政府对汉人多采用“走正途制”,对满人多采用破格选拔制,因此出现了许多啼笑皆非的事情。 刚毅做刑部尚书时,每当监狱报来狱囚瘐毙者,他一律将“瘐”改作“瘦”。做兵部尚书时,四川总督奏报追剿藩夷的奏折中,有“追奔逐北”之语,刚毅认为这是“追奔逐比”之误,意谓追比藩夷掠夺之物也。 在八旗官员里,刚毅的名声不算太坏,虽然他当兵部尚书时,做过怂恿义和团攻打外国使馆的傻事,但他在山西、江苏等


皇权时代,一个人做官无非两种情形,一是走正途,即通过科举考试取得入仕资格,一个是通过捐钱或朝廷的破格选拔获得任用。清政府对汉人多采用“走正途制”,对满人多采用破格选拔制,因此出现了许多啼笑皆非的事情。

刚毅做刑部尚书时,每当监狱报来狱囚瘐毙者,他一律将“瘐”改作“瘦”。做兵部尚书时,四川总督奏报追剿藩夷的奏折中,有“追奔逐北”之语,刚毅认为这是“追奔逐比”之误,意谓追比藩夷掠夺之物也。

在八旗官员里,刚毅的名声不算太坏,虽然他当兵部尚书时,做过怂恿义和团攻打外国使馆的傻事,但他在山西、江苏等地做巡抚时,也有过在黄河河套屯田并设官管理,疏浚上海蕴藻河、吴淞江之类的德政,受到老百姓的好评。其文化素质在满族官员里也不是最低的,算个半文盲吧!

另一些满族官员闹的笑话更让人捧腹。清朝旧例,各部院满员即使目不识丁,亦可保送做御史。御史是干什么的呢?一是纠察,即弹劾腐败官员;二是进谏,即向皇帝提些合理化建议。一些满族御史完全不能执笔,一旦需要上书言事,就需要别人捉刀。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有一天早朝,大臣王懿荣在午门外与人聊到军事,大叹一口气说:“事情太危急了!非起用檀道济做大将不能扭转时局。”檀道济是南朝宋之将领,跟随刘裕父子出生入死,屡立奇功,后被封为“征南大将军”。王懿荣是用此人比喻曾协助左宗棠收复新疆乌鲁木齐等地并平定南疆阿古柏骚乱的董福祥。一满御史在旁边听到了,立即问王懿荣檀道济三字如何写,王懿荣将这三字写给了他。第二天,该御史向朝廷上奏请求起用檀道济。过几天,又有某御史上奏说:“日本东北有两大国,一叫缅甸,一叫交趾,领土大于日本数倍,日本畏之如虎。请派一个能说会道的大臣前往这两个国家,与之订约,共同向日本发起进攻,此事一定成功。”上奏言战事,却将历史人物当成今人;希望联合别的国家抗日,却连人家的位置与基本情况都没摸准,这些满族大臣真够上世界幽默大典了。据说光绪帝看到这两份奏折后大发雷霆,准备降旨斥革,恰好恭亲王奕訢在旁,劝光绪帝不要降旨,说这样会让满大臣益发被天下所轻,光绪帝才作罢。

满族是个马背上的民族,尚武不尚文,对于孩子,八旗人会不遗余力地教其学骑射,却很少要求其学文化。原因在简单:学好了骑射可以当兵、做将军、成为部落首领,而文化好,顶多也就是做个教书先生、文书什么的。孩子天性是贪玩的,既然大人对他们没有多少文化上的要求,他们自己当然也不将文化当回事。

一些满族大臣胸无点墨也与清代统治者狭隘的“主子”意识相关。清代以少数民族的身份入主中原,对汉人始终充满警惕。满人与蒙古人有了军功,可以封侯封王,但汉人有了军功,“生不封王,死不封侯”,曾国藩打败了太平天国,让清政府的所谓“龙廷”不可以坐下去,按封建道德的标准,说功勋盖世绝非过誉,可是以慈禧为总头子的清政权也不过封他“一等毅勇侯”,连公爵都没给。清代汉人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满人不到百分之三,但在各部大员中,就要分出汉尚书、满尚书、汉侍郎、满侍郎,比例对等,大学士也是汉满各六个,目的是让满人牢牢掌握控制权。满人做官如此容易,又深得最高主子信任,自然也就没有读书、做学问的内在动力,施政、上书言事闹笑话不足为怪。只是,这样的人多了,清政权玩完也是迟早的事。

哲人说: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其实,有时狭隘也是狭隘者的墓志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