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历的一起车祸

小陶桃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那时还没有交强险和后来的交规,保险公司还只是个故事。 后来听天津接待单位的人说,骑车人五十多岁,是天津电话局的职工,脾被撞碎,当天就完全摘除了,他们说,没有脾的人最多也就只能再活五年。警方认定骑车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后来,天津警方派人带着骑车人的家属到保加利亚驻华使馆要求保方给予骑车人一定的生活帮助,保方满足了天津警方的要求。听说是保方的商务参赞自己掏了800美元现金。当时中国人的工资每个月四五十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41375-1-1.html


看到在雨中骑行的人们,就会想起二十多年前亲历的一场车祸。


那是一个夏天,我陪同保加利亚驻华使馆的一位商务官员维尔科夫去天津办事儿,他刚来中国时间不是很久,刚买了一辆丰田轿车,就开车出发了。那时交通通讯都无法同现在相比。大北窑的国贸桥刚建成不久,京津唐高速公路和手机都还是科技幻想,维科开车走的是现在的103国道。到天津的时候正值上班高峰时间,天正下着靡靡细雨,当时的路不宽,由于人多车多又下雨,维科开车并不快,路过一辆在车站停着的公共汽车的时候,突然公共汽车的头部冲出来一个骑车人,他穿着厚厚的帆布雨衣,雨衣的帽子完全裹住了他的头部,维科措手不及,只听彭的一声巨响,自行车被撞了出去,骑车人砸在了前风挡玻璃上,又滚了出去,落在了车前。我正坐在副驾驶位置,破碎的玻璃珠弄了我满身满脸。下车看到骑车人已经躺地不起,地上已经有他流出的鲜血,骑车人说不出话来,只能呻吟。当时没有手机,只能请求旁边的人帮助拦车,拦了好几辆都不停,强驶过去,最后我疯了一样拦住一辆130卡车,请求司机帮我把骑车人赶紧送去医院。还好,这个司机答应了,一群男子上来帮我把骑车人连举带拽地扔进了卡车后槽,司机把我们送去了附近的医院,维科留在原地等交警。医院说他们设施不能满足救治,只做了基本处置,同时打电话叫来了急救车,将我们送去了另外一所医院,医院很快把骑车人送进了手术室。在医院,我给天津的接待单位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请他们派车来医院接我,并请他们联系交通队看维科那里情况如何。


在卡车上和急救车上,我一直紧紧抱着那人,安慰着他,他很高大,也很重,我只能搂着那个脑袋,他的自行车是带前保护叉的二八大抗,那车那人在当时都是很结实的!


接待单位的人带我去交通队找维科的时候,我看维科完全傻了,往日的绅士君子满脸的惶恐不安狼狈不堪。交通队有会英语的人,他们已经了解了全部情况,也做完了路况和案情分析,警方为了做车况检查扣留了维科的车,警方对我做了问询之后,就让我们先离开了。


那时还没有交强险和后来的交规,保险公司还只是个故事。

后来听天津接待单位的人说,骑车人五十多岁,是天津电话局的职工,脾被撞碎,当天就完全摘除了,他们说,没有脾的人最多也就只能再活五年。警方认定骑车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后来,天津警方派人带着骑车人的家属到保加利亚驻华使馆要求保方给予骑车人一定的生活帮助,保方满足了天津警方的要求。听说是保方的商务参赞自己掏了800美元现金。当时中国人的工资每个月四五十元。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维科早就离任回国了。不知那位被撞的老师傅是否还在世,反正他没找过我,但那800美元虽然当时听着不少,但肯定早就用完了。


从这件事儿,我更看清了:

1,骑车人撞不过汽车;

2,谁也打不过中国,因为咱们有那么多人不怕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