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阳孝子祭父把真越野车摆坟前当祭品


这是一个典型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亲情故事。父亲患癌匆匆离世,在外工作的山阳男子开着私家车将父亲的遗体拉回老家安葬,并将这辆车停放在坟前祭奠。

或许是真车祭奠太过“扎眼”,惹来村民议论纷纷,本想年底把车挪走的孝子,只能考虑是否尽快将车挪走了。

近日,华商报记者接到读者电话爆料,说山阳县牛耳川镇关下村出现一件稀罕事:该村一老人去世后,其子在父亲坟前摆放了一辆汽车,用真车祭奠。真有这事?7月1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赶到关下村,向村民们打听。但奇怪的是,很多村民对此事讳莫如深,纷纷摇头,称,没有这回事。

不过,继续向前走,不到300米,在一条柏油路边、小溪对面的田地里,华商报记者发现了一辆看上去还颇为气派的Jeep越野车。这辆车的前后车牌都已经卸掉,有人用硬纸板做了两个个性“车牌”贴在车上。前车牌是“冥666666”,后边的5个“6”是黑色的,比较清晰;最前边的“冥6”用红笔写就,已经非常模糊。后车牌是“冥888888”同样,“冥”字和第一个“8”是红色的,非常显眼。

可能由于雨水的冲刷,“冥”牌汽车看上去很干净。不过,车不是特别新,车身还有一两处细小的刮痕。

就在这辆Jeep越野车上方大约20米处的山坡上,一座墓冢赫然入目。真车祭奠有村民觉得“扎眼”

见有人拍照,几个村民聚集到了桥头上。一位66岁的齐姓老人说,那辆汽车是他侄子去年停放在这里的,祭奠他得病骤然离世的父亲。

齐老先生称,侄子齐××是他二哥的独子,生于1973年,有6个姐姐。目前在陕西某医药企业驻石家庄的办事处工作。为了孝敬父亲,几年前,侄子就把父亲接到了石家庄。这几年,他们很少回山阳,只是偶尔清明节的时候,会回来给亲人上坟。

去年,齐××72岁的父亲患了肺癌,从检查出患病到去世只有21天。

父亲去世后,齐××和妻子就用自己的越野车把父亲的遗体运回了老家。办完丧事后,他卸下了原来的车牌,用硬纸板给前后各做了一个“冥车牌”,挂在了越野车上,并把车停在父亲坟边。后来,因为停车的地方不是他家的地,他就把车往山下边挪了几十米,目前停放的地方,是其亲戚家的地。

对于这种祭奠行为,村民们有什么看法呢?齐××三叔说:看法不太好,大家觉得有些扎眼了。有些村民说,有着闲钱还不如在停车的地方修建一座祠堂,再把车停到祠堂里,那样会更好看。

也有村民说,孝心可以理解,人家毕竟花的是自己的钱。不过,这种表达方式实在有些出格了。

山阳县一位公务员觉得,这种祭奠方式可不敢提倡,要是人人效仿,岂不是要产生大量的废钢烂铁?农村出去的大学生再苦也得给家人争脸由于联系不到齐××本人,其亲戚委托他的一位同村好友李先生,从商州赶到山阳县向华商报记者说明情况。

李先生比齐××小一岁,上学时比齐低一个年级。两人家庭情况相似,从小就是好朋友。李先生说:齐××是个苦命的人,4岁就没了妈,那时他父亲才36岁,害怕找个后妈会对娃不好,便再未续弦。

齐××读大学时,为了凑学费曾经受尽难为。他在校期间打过零工、摆过地摊。父亲也戒了烟,省下每一分钱,供他上学。

毕业后,齐××应聘到深圳一家药企,其间也曾经自己出来创业,但最后还是到了陕西某医药企业设在石家庄的办事处。

李先生说,早些年,齐××在外边混得非常艰难,最近几年才挣了点钱,年收入大概有三四十万元。但今年的情况又有点够呛,老同学在电话里告诉他:今年任务完不成,弄不好要白干。 李先生说:“我特别能理解他,家里供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让你考了大学,进了城,回家时不能蓬头垢面的吧?再苦再累也得说在外边干得好着呢。前些年,我们没车没钱,回家时也要借个车开回去。这样做,既是保全自己的面子,也是给家里人争脸。其实,到底混得怎么样,只有自己知道。” 多年前,村里修路,由于上边的拨款不足,村干部找到了李先生和齐××,希望他们这两个早期考出去的大学生能给村子里出点力。两人商量之后,各捐了1万元。

“那个时候,我们的钱都很紧张。但老家需要帮忙,咬紧牙关你也得出点力。”李先生说。儿子开车从石家庄拉父亲遗体回山阳让齐××感到难受的是,他的经济条件刚刚变好,父亲就去世了。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在武汉出差的他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说父亲去检查身体,情况很不好,可能是肺癌。他马上请假赶回了石家庄,并带父亲到肿瘤医院进一步检查,确诊是肺癌!

当时,无论是医生还是齐××自己,都觉得父亲应该还能熬半年。他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父亲,只是带父亲去中医院调理。但在家里待了两个星期,父亲却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病床上,父亲说,自己好长时间没回山阳老家了,想回去,但齐××明白,父亲当时的身体条件不允许长途跋涉。他只能忍着悲痛劝父亲再等一等,把身体调理得好一点了,再回家。但没过几天,人就走了,这让家里人很难接受,尤其是儿子。

父亲去世后,齐和妻子把父亲的遗体放到自家的Jeep越野车上,盖上一床被子,运回了山阳老家。 李先生记不清遗体运回来的具体日期了,印象中,当时天已经很冷,夜里祭祀的人在院子里烧火取暖。

他说,这个老同学个性非常硬,但办丧事那几天,整个人几乎崩溃了,说起老父亲就止不住掉眼泪。没尽够孝心父亲就走了儿子感觉过意不去父亲下葬后,齐××的心情一直无法平复,总觉得父亲走得太突然了,没能尽到孝心,没有花够治疗的钱。“ 现在治病怎么还不得花个十万八万?如果钱花出去也就罢了,但没花钱,他反而觉得心里很难受。”李先生这样分析,也正是这样的心态,促使他做出真车祭奠父亲的决定。

祭品车正是那辆拉父亲遗体回家的Jeep越野车,买了有七八年了。那是齐××的第一辆车,虽然看上去挺威风、挺气派的,但因为是二手车,买的时候也就花了十六七万元。

之所以这样做,李先生解释,还有风俗的因素,“我们这儿有个风俗,死人用过的东西,都要烧掉。但车不能烧啊,那就在老人坟前放一段时间祭奠一下吧。”其实,齐××并没有想过把车一直放在那里,最多也就是一年多就会把车弄走。或者卖掉,或者报废。

今年清明节,齐××曾回山阳给父母上坟,曾经试着发动成了祭奠品的越野车,但没发动起来,可能是电瓶没电了。

旁观者的议论,媒体的采访,让亲戚和朋友都觉得齐××真车祭奠亡父的举动值得商榷,“虽然花的是自己的钱,用的是自己的车,但这不见得是个光彩的事。”李先生说:齐××本来想年底就把车挪走,但现在看来,得赶快弄出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