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秦殇(看贴有感)

突击小兵 收藏 38 17109
导读:[/b]


[b]秦军去哪了

[/b]

近来看了很多这方面的贴子,本人才疏学浅,本不想画蛇添足,但又实在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糊乱涂鸦,怡笑大方了。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我就倒一倒我知道的那几点菜油吧。

我总是顽固的认为,消失,没落之于秦军,乃至于秦人都是不合适的。莫若换个思路:六合一统后,秦军的军魂去哪了,秦人的雄心去哪了。

真实的秦军

秦军号称百万,但真正的秦军从无百万之阵容。这种说法莫不如说是秦军的实力,或者说的时髦一点,叫战略动员能力。

秦立国时,偏居西北一隅,区区小国,虽为一方诸侯,但身份并不显赫。甚至是诸侯列国多少还有些瞧不起。在西北那块地方与世居在此的其他彪悍的民族打交道,抢地盘,秦地同样也是民风彪悍,且比其余列国多了一份天然的危机感。秦就是一只被惊吓的,充满了疑惑的,且有着好斗天性的,有强烈的危机感的孤狼。此时的这只孤狼还有些自卑。

秦的第一次地位提升在西周末的动乱,因护驾保国之功,秦得到了褒奖,地位有提升。在春秋五霸那个年代,秦也是可以和东方列强一较高下的。与楚与晋的争霸并不落多少下风。

此时尚无商秧。但秦军显然并不是渣。

晋国的巨变,拉开了战国的序幕。东周王室的形同虚设与无能暴露无疑,从此诸侯间的争霸再也不需要这张虎皮,征伐不再需要冠冕堂皇的借口,一切都变得赤裸裸,天下迎来大争之势。

秦孝公的横空出世,标志着属于秦的时代的到来。在经历了最后一次迁都后,秦真正意义上开始了东扩的步伐。励精图志的孝公遇到了商秧,一切充满偶然又是必然。从此拉开了改革的序幕。商秧学的什么法,我不知道,才疏学浅,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但好像并不是法家之法这么简单。变法中有很多细节,商秧在城门口立的那几根木头是细节中的细节。如果说此举是为了昭示赏罚分明,显然有些肤浅了。窃以为,国家立于信,政令以通达,恐怕才是那几根木头的真正意义。商秧的既定国策是耕战。粮食生产被提到了最高的战略位置,军功爵制也呼之欲出。当然耕战并不是耕田跟打仗,说富国强兵恐怕更合适一点。当然也不仅仅于此,开明的政治治度,严明的法治,开放包容的社会风气都是重点。

变法后的秦脱胎换骨走向富强。不过将秦真正意义上带入第一强国的,并不是孝公与商秧。而是孝公的继任者秦惠公,也就是那个车裂了商秧的秦惠文王赢驷。惠文王时,秦国多事之秋,是他带领着秦几次度过灭国之危,下巴蜀,灭义渠,开疆拓土。秦军也是从那时起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虎狼之师。

秦军善战,军功爵制无疑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我仍然顽固的认为秦军的战斗意志不单仅此而已。主要还是秦军中那种团结氛围中的荣誉感,危机感,使命感,自豪感。与子同袍,岂曰无衣。这是秦军之魂。当然有这些并不足以保证战无不胜,打仗还要靠高效的领导机制,卓越的指挥人才,强大的后勤保障能力。还有国家的外交能力和卓越的情报间谍网络。这些秦都做到了,所以我一直顽固的认为秦军打的是综合实力。秦赵,秦楚之战都能说明问题,单纯意义上的强悍军队远远不能称为强大。

在合纵连横的几经周旋中,度过了几次生死存亡关头后的秦,在一点一点呑并着土地。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几代秦人的不懈努力,秦一统天下自然也顺理成章。

我一直认为,秦赵长平的对决有决定性的意义。那是战国末期最后两支精锐的对决,最终秦国的胜出也是综合实力的胜利。而战争背后的外交舞台似乎也更热闹或者说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在长达三年的秦赵对峙期,其余五国的观望,犹疑,举旗不定,乃至相互拆台,让他们丧失了最后的机会。虽然此后的秦军也有败迹,但已无关大局。随着秦楚倾国一战的落下帷幕,六合一统已经板上钉钉。

天下一统后,始皇励精图志,秦军下岭南逐匈奴,皂旗飞扬天下,一时军容鼎盛,秦军的士气也达到顶峰。此时有个插曲,就是分封说,秦公族及个别将领提出分封,被始皇驳斥,将士公族略有寒心,但我认为这对秦军士气有一点影响,但并不是有决定性。

秦军遭遇到的真正的打击,恐怕还是始皇突然离世后,军中的一系列剧变,迷茫,犹豫,怀疑猜忌!失去了精神领袖,没有了引领。秦军丢失了军魂与信念。这一切来的那么快又那么突然。

暴政亡国?

很多人说,秦亡亡于暴政。我对此实在不感苟同。秦法严苛是不错,但实在没有伤及民力这么严重。大泽乡起义的诱因是因为服劳役的壮丁误了工期,要面对军法的处置,左右一死不如奋起一搏。后来的刘邦同样如此,不同的是他放了壮丁藏入山中。这从侧面反映秦时服劳役等同兵役,且为轮换制,当然服役期限长短也很重要,但显然并不是有去无回,劳役苦重与军役生死相比其实相差不大。但和平时期的这种大量征发,百姓有怨言其实不奇怪。误军期当斩只能说明严苛,与暴政相比有些牵强。且从张良等六国贵族搞的恐怖袭击来看,其人也是资金充裕。,韩信潦倒时,老妪尚有饭食相资等等,天下并未到揭不开锅的时候。

真正撩拨人心的,恐怕是那句著名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苟富贵可忘生死。草莽群雄并起,六国贵族趁势而动,而阉人横行,指鹿为马,人皆自危的二世的中央政府显然只有疲于应付的本事了。秦末的乱事,严苛的秦法只能被说成是诱因之一。此时的这些反政府军中甚至于还有了曾经秦军的影子。项梁的部将,钟离昧与季布都有秦军的色彩或者说嫌疑。

内耗不止又疲于应付的秦军,四处灭火,然而火势已成燎原之势。这时的秦军显然也不是渣,灭陈涉吴广,杀项梁,章邯脱颖而出,章邯之所以被推上前台,一来是因为其冒了尖,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当时的赵高并不信任有蒙恬军团等背景的将领,秦军内耗不断。

军力疑云

应付乱局,秦有多少兵力可用,一直众说纷纭,争议极大。实际上在秦末的乱世中,秦军己经是悉数登场了。当时秦时兵制仍为征召,维持庞大的常备军显然不符合实际。守备,监督大型工程,戍边。秦军兵力使用巩怕已到上限。所谓的岭南军回调说,我实在不敢苟同。征百越的那支秦军到底有多少,也一直颇有争议。我始终顽固的认为战斗兵员仅有数万。那种五十万或三十万的说法,窃以为要算上征发的民夫,而这些人中大多数并非三秦子弟,忠诚度有多高实在要打个问号。而这数万人马要巩固地盘,维持治安,且要守备五关。后来刘邦轻易下肴关取咸阳,也从侧面反映出秦军守备力量已相当薄弱。岭南秦军能力保不乱已算竭尽所能,回调一说有些牵强了。战事胶着后,所发的七十万刑徒(数字可能有点冒)中,苏角的名号,说明所谓的消失的蒙恬军团显然在其中。秦军可谓精锐尽出,最后的精锐,一只已经没有了军魂的精锐。

巨鹿悲歌

章邯渴望决战,项羽也渴望。终于在巨鹿,决定命运的战斗打响。沉闷的战鼓声是秦军最后的绝唱。巨鹿之战,我也始终顽固的认为英布等等反戈一击的重要性远大于破釜沉舟。王离战死,秦军败了,章邯降了。但秦军的精锐并未丧失殆尽,章邯的投降恐怕也是经过反复的权衡,所谓赵高杀妻之恨让其愤而降楚,我宁愿相信章邯此举是无奈的想留住秦军最后的精锐。但项羽不给他机会,不给秦军最后的机会。(这里八一下,我也始终不相信什么项羽妇仁之仁,不能说项羽不杀刘邦就是妇人之仁,鸿门宴上的项王一方面有根本就没将刘邦放在眼里的自信,另一方面可能还有想在以后的对决中彻底羞辱刘邦的自负与狠毒)项羽决意杀降,当然卖了秦军卖了章邯的还有那个姓公孙的东西。二十万秦军如同待宰的羔羊,悲凉、愤怒、迷茫、恐惧!这是秦军最后的宿命!与子同袍,岂曰无衣。这是秦军的悲歌,大秦的悲歌。

《约法三章》的重要意义

刘邦入了咸阳,秦亡了。面对疑惑恐惧的三秦百姓,《约法三章》彻底磨灭了秦人的雄心,秦军魂已没,秦人心已死。但章耶似乎还有最后的雄心,忍辱回到关中的章邯,似乎仍然有东山再起的决决。可惜的是,不久后的陈仓,最后的秦军消亡了,天下已经不是秦人的舞台。

也许吧,始皇离开的时候就带走了大秦,也许蒙恬离开的时候就已带走了大秦的军魂。

留下的只有秦殇,或许秦并没有亡,今天的我们仍然流着秦人的血……

与子同袍,岂曰无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中国历史上最有血性的最有尚武精神的是秦王朝。

赵高联合李斯篡改圣旨的那一刻开始,秦朝就已经亡了。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