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1894年甲午一战,清政府的战败,使得日本极度鄙夷中国,不可一世地开始酝酿更大的侵华野心,甲午战争,是日本垂涎中国之始。以邓世昌为代表的甲午阵亡将士永载史册,笔者在这个特殊的年份,带着相机重新踏上北洋水师的提督署所在地山东威海,用“双重曝光”的方式,以图片蒙太奇的手段,构建一种魔幻的现实,这是历史对现在的投影,带我们回到120年前的历史里……图为北洋水师“致远号”官兵合影,中排左四双手交叉者是管带邓世昌,右侧穿英国军服者是洋员琅威理。“致远号”是北洋舰队的主力战舰,是李鸿章从德国订购,黄海海战中全舰覆没,舰上官兵殉国。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图为山东威海刘公岛甲午战争纪念馆的雕塑,笔者以为雕塑是殉国的邓世昌,但当地人称这只是千千万万甲午战争阵亡将士凝聚成的一个具象代表。中国人铭记甲午海战,往往记住的代表人物就是邓世昌。邓世昌生前任北洋水师两大主力舰之一的致远号巡洋舰管带(舰长)。按北洋水师相关资料记载,邓世昌的武官阶级是总兵。在清代,武官的副都统和总兵为正二品大员(相当于中将),故邓世昌的官衔是非常高的。他的月薪是官俸1584两,船俸2376两,合计3960两。按购买力估算,光绪年间一两银子在今天的购买力约合人民币100—150元。故邓的月薪折合人民币40—60万元,待遇是相当高的。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图为刘公岛,日本士兵占领北洋水师最高指挥机构——北洋海军提督署。新旧照片至今仍能高度重合。李鸿章一手缔造的北洋水师,当时的装备水准在亚洲名列前茅,无奈先进的武器嫁接在腐朽的政府上,最终也未能挽救晚清的颓势。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北洋水师的主力舰定远、镇远二舰,服役时更是当时远东最大型的军舰。1895年2月4日,日军鱼雷艇偷袭威海卫,以鱼雷击中定远左舷。清军将定远移至浅滩搁浅,当作炮台使用。2月9日,陆上之日军占领威海卫附近的清军炮台,以岸炮击伤定远。10日,管带刘步蟾下令炸毁定远号以免资敌。定远号沉没后刘步蟾亦自杀。老照片为明治28年(1895年,编者注)2月21日,日本人拍摄,上书“威海卫刘公岛南滩,我水雷艇破坏,敌之巨舰定远号”。后来,威海市按历史资料1:1复制了该舰,重现当年第一铁舰的风貌。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当年日本人拍摄的刘公岛市街,以及港湾里停靠着的日本联合舰队。1894年2月17日,北洋水师另一艘“镇远”舰被日军掳去,编入日本舰队,成为日本海军第一艘铁甲战列舰,参加过在神户举行的海军大校阅,服役日本海军17年。1912年4月6日被拆解出售,“镇远”舰指挥舱中的陈设炮、大清海疆图等文物交付日海军部纪念馆保存,令人发指的是“镇远”舰所遗铁锚、锚链被日本政府陈列于东京上野公园,以此羞辱中国人。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抗战胜利后日海军部精品陈设均被美军缴获,其中“镇远”舰指挥舱陈设炮、大清海疆图及日本海军部甲午海战图片文本等重要文物现收藏于美国亚洲文化学院历史博物馆,其余受尽屈辱的“镇远”舰遗物于一九四七年,国民政府锺汉波将军以联络官身份赴日,用“二战”期间被日军掳去的中国海关缉私船“飞星”、“隆顺”接运“镇远”舰受尽屈辱的遗物回国,一雪甲午之耻。图为刘公岛,日本士兵与被俘的北洋水师官兵。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北洋水师在当时不仅是晚清军队中的骄子,舰上官兵的待遇也是无可比拟的。以致远舰为例,致远舰上待遇最低的是夫役,月俸6两,折合人民币600—900元。一等水手月俸10两,折合人民币1000—1500元。图为明治28年(1895年,编者注)2月16日,北洋水师被日军俘虏登陆的照片。威海卫之战是保卫北洋水师根据地的防御战,也是北洋水师的最后一战。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海军史研究会会长、海军史专家陈悦表示,经过对史料的研究,关于北洋水师纪律松散、技术不专业、战斗意志不强等诸多故事,实际都是谣传。传说1891年北洋海军访问日本时,被日本军官东乡平八郎看到“定远”舰主炮炮管上晒着衣裤,而且炮膛里一摸一手灰。以至于得出结论,北洋水师纪律涣散,不堪一击。图为甲午战争纪念馆里的巨幅油画,重现了当年战斗的惨烈。今日威海,已经成为美丽干净之城。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经过考证,北洋海军主炮晾晒衣物的说法最早出自一位原日本海军将官小笠原长生笔下。在其撰写的文学性人物传记《圣将东乡平八郎全传》中,称东乡曾说某次北洋海军访日时,自己看到“平远”舰上晾晒衣物,殊不整洁,从而预感北洋海军没有战斗力云云。但北洋海军历次访问日本的活动均有很完整的史料可以查证,经过比对,北洋海军各次访日活动中,“平远”舰都从未参加过,倒是甲午战败、“平远”被俘编入日本海军后,曾有一张流传颇广的日本水兵在已经是日本军舰的“平远”上晾晒衣物的照片。”图为现代的威海港与甲午战争纪念馆里的巨幅油画的图片蒙太奇。停泊在港内的邮轮英文名直译为“和平”,而“和平”来的异常之艰难。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图为明治28年2月24日(1895年,编者注),威海卫港,已遭破坏的“克虏伯”大炮。今日刘公岛最高处,旗顶山炮台,保存有当年的三门大炮。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图为1895年2月21日,刘公岛上的长城一样的要塞和炮台。今日刘公岛,到处郁郁葱葱,树木环绕。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图为来自于日本的历史照片,图说这样写道:“明治28年2月9日(1895年,编者注)上午10点25分,此时天气晦蒙,威海卫港,‘靖远’号沉没。”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陈悦求证发现,主炮晾衣故事的源头就是一则假故事后,因这则故事而在中国衍生变形出的“济远”主炮晾衣说、“定远”主炮晾衣说、东乡平八郎从“定远”主炮炮管里一摸一手灰等说法,皆因没有史料依据而证实为以讹传讹。尤其是后一种说法格外荒唐,因为“定远”舰主炮炮管距离甲板高度超过3米,东乡平八郎的身高不到1米6,怎样才能抬手便从“定远”主炮的炮膛里摸到灰?图为摄于明治28年(1895年,编者注)2月21日的老照片,显示威海卫港内沉没的“威远”号。

假如,与邓世昌擦肩而过

图为今日之刘公岛,隐没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从甲午战争到抗日战争,是每位中华儿女都无法忘却的记忆。前一阶段,“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后一阶段,“中兴日月,再开宏造”。两次战争结果判若云泥,更加警示国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今天,我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位,综合国力大幅提升,但“痛饮黄龙君莫醉,须知东海尚藏鲸”,值此甲午战争爆发两甲子之际,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我们更应同心同德,励精图治,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正能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