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百变曹操

一鹤北飞 收藏 20 100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百变曹操

曹操狠,都知道,没点铁点手腕,也不会去挟天子了呢。汉末是非窝,循其儒家之理而行,是以诛杀孔融。杀孔融,曹操没少动心思,以不孝之名,孝字,儒家一核心,曹操使坏,陈寿不敢以志,汉家开天,以孝治天下,绑定了整个国家,至今犹是。不孝者,于民间,不是人,即失去国家之中这一基本定义。我们看后世王朝,多以承继之,唯孝是荷,整个民族被压得透不过一丝气来,既便在汉,儒家理论不完善,多少人既认定其害。自汉兴儒,礼部尚书位高权重。这是治人心的最高机关,处治尤严,凡不遵孝道者,即失去存身价值。孝字简单,六画,做起来也难,孝以顺为先,是错误的也要坚持,于民间,大行其道,多少人被打上不孝之名,即堕落十八层地狱呢。这点道理,自无过曹操。曹操在有了一点权势之后,做诗,“不闻过庭语”,直指父母之失。 曹操在世人眼光看来,当世有“飞鹰走狗”抨击,即不循常理,如世家公子模样,更何况其出身在大宦官家庭,袁绍为庶子,即以陈琳讨曹檄,惯以“阉竖之后”来定义从小玩到大的好伙伴,可谓珠心之语,也代表时人一种时尚,宦官在社会,毫无尊严可讲。然而曹操有本事,不拘一格,怎么对怎么办,这是他成功的一条根本原因。

在洛阳,为官伊始,即严惩了当红大太监蹇硕的叔父,理由是违犯朝令宵禁也。夜里不准肆行于道路,特造五色棒,大棒以杀之,说白了,恶狠狠,给我往死里打。律有明令,杖责多少,明律条令在左,然曹操不以为然,这个人受刑不过,打死了。死了即死了,蹇硕亦不敢动它,只能千方百计,把他调走了之。

调于顿丘为令,明升暗降,过去还是现在,都不愿离开朝廷。在顿丘一方如何呢?多年过去,犹称,“吾昔为顿丘令,年二十三,思此时所行,无悔于今。今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欤!” 可以看出,透着得意。曹操是一个能人啊,才干优略,是一个“治世之能臣”。当世有一风气,一些儒者好对人评头论足,汝南许劭还以“月旦评”的组织形式,定于每月初一对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发表一番评价,趋之者也若鹜。曹操不能免俗,为改变其公子哥形象,屡至许劭处有所请托,但为一词之评。许劭本人对曹操印象很差,不予接见,将其拒之门外。然而什么事也难不住曹操,他使强,不知用何蛮力,制服了许,许不得已用下断语道,“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什么意思?就是说你这个家伙,在清平之世,好乱乐祸的贼子罢了,若逢乱世,没准也可成为一个人物的。史称曹操闻语,大为高兴,他所要的效果正是这样,人生在世,做一个不愠不火的人,有什么意思!可是他即将面临的社会局面,就是天下大乱,于是得以跨时空而得立,扬名立万于世。

曹操的影响,可见之于今世,大家平常所语,“说曹操曹操到”,也不知是不是夸他,总之曹操能无处不在,没有谁在当时能逃到曹操的一双睿智的眼睛。

曹操长什么样?不知,反正史载它不白,眼睛不大,个头不高,以致于曹操自己对自己的长相也失去信心,有一次接见匈奴来使的时候,让崔琰扮演自己,而自己成为一个侍者,立于琰侧。接见下来,匈奴使者好眼光,一眼便认定侍者的不俗,是以交口有赞。这个事被曹操听到耳朵里,认为于国不利,于是遣武士以杀之。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人不可貌相”了吧?

百变曹操

气度于曹操,实在是不凡的,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曹操的诗做得大气,多篇慷慨悲凉,深为后世所赞之。总之是个有才的,年轻那阵,有救世的气象和抱负。所以,他的“让县自明本志令”多少话儿亦非虚。

曹操的志向,在其成功以后,多多少少还是实现了的,以其法学思想治世,兼以儒家之学,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兵家。如今论曹操,公认的评论是,政治家,少少那么一点气度,而于军事方面,有种才能叫做会打仗,观之汉末乱世,无人能及之。诸葛亮以称,“意思安闲,仿佛孙吴”,是评不低,举世皆能知之,那是相当认可的,刘备不可能与曹操争锋。然而曹操政治并非那么糟,其用人最具特色。三国是大争之世,说到底是人才竞争,史称“谋士如林,虎士如雨”,曹操是不怎么缺人的,因其挟天子地位,成为最成功的。然而曹操杀起人来,犹称铁腕,从来不眨眼睛,如杀华佗,还是少了一点容人的气度。正像孙刘,都以自己的尺度来衡人,而曹操在其三人中,政治才略最杰出。

曹操有大才,成就非凡,一世纵横,就坏在了赤壁,一时不冷静,颐指气使,观之于时,确实条件不允许。输了还不服气,嘴巴子硬,称其“烧船自退”,然而这场战役的损失,实在是不能低估的。当其晚年,收复张鲁之汉中,不少劝,刘备新得蜀,当伐之,挟汉中平定之威,一鼓而荡之,时称蜀中一时三惊,然而曹操却很得静,没有得陇望蜀,是朝中局势使然,也可以说是极大地吸取了赤壁之役失利的教训。

天下之事自有分定,当它事后再代吴,犹叹,生子当如孙仲谋,孙刘都是英雄。虽然煮酒青梅之事可疑,但不得不说,刘备这人也不简单。晚年的曹操,如何做为政治遗嘱,叮嘱天下之事,一字未说,他不行,他更知道自己的儿子更不行。也许儿孙自有儿孙福,这点子道理,曹操至为明白。事实是,做为其政治代言人的子孙们,本事更不济。好色的曹孟德,能活到六十六,而曹丕和曹睿都死得年轻。曹操有智慧控制自己的欲望,而他的子孙,比它差之太远。

后世之论曹操,远不能如当世那么客观,征西凉,曹操见凉州军队,争相挤破头似地在阵前争睹自己风采,于是勒马上前,笑着说,只不过比人多一点聪明罢了。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世人皆知曹操不简单,是个响当当的公认的人物儿。观之以战之袁本初,兵少粮少,却能以劣胜优,史家交口而赞,“最具巧思”。

曹操这人,于后世论来论去,简直就是一个万花筒,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有绽放其玫丽色彩的一面。如其安排后事,居然想到分香卖履这样的细节上,有人是以恶之,如女人一样喋喋。有点女儿情,如何不丈夫了呢?这人才活得实在,“务于实,不可敌”,也许这就是曹操。

近二千年过去,他依然是一个存在,活在人们的口口相授中,这样的人,简单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始终鲍国安···其他几个版本要么王霸之气过剩,要么奸佞之色过强,唯有鲍国安不仅合并了王霸气质和奸佞性格,还把曹操文人的浪漫主义本色给诠释出来。

所以始终鲍国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