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藤老树昏鸦

天启五年

我叫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是我的三个师父。他们是江湖上令所有企鹅闻风丧胆的三个绝顶杀手。

黑道人物,残忍无情,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三位曾经是乐斗五圣中的炎、月、寒,另外两位是影、雪。这五圣曾效力于正义门门主君中圣手下,起初五圣为行正义之事而加入正义门,召集武林豪杰,一起消灭邪神王守真。当邪神被大家合力消灭之后。五圣才真正知道自己被君中圣利用了,消灭了真正的正义,成就了真正的邪神君中圣。而正义门名为正义,却行奸邪之事。80级的五圣在与90级的君中圣大战之中,五圣合力杀了君中圣,却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影、雪二圣死在君中圣的掌下。从此炎、月、寒三圣便改名换姓,性情大变,也就是现在的枯藤、老树、昏鸦,三鹅成为了残忍的杀手,誓要杀尽天下贼人!

从我记事起,我就只有这三个亲人了。关于我的身世,我的师父也不知道,只知道我是个弃鹅,师父发现我时,我的身旁只有一把三尺长、两寸阔的古剑,上书“龙鸣”二字,再无他物。因为当是秋天,我又是一个身世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之人,加之一把龙鸣剑,师父便为我起名“龙秋思”。

从小,我就被调理成一个沉默寡言、性格内敛的孩子。准确说是杀手。从我懂事起,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就是练功,师父们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师父们精通各类武功,而我学习的最好的便是“剑客之灵”,是昏鸦师父所授。

八岁起,我的生活又有了新的意义——杀鹅。我没必要知道这是为什。因为从小我就看过太多厮杀、拼打的血腥场面,我早就习惯了。也因为,只有杀死师父们指定的企鹅,我才能活下去——“否则,你会死得很惨”每次,昏鸦她都会这么冷冷得说道。

我杀死的每只企鹅,无论是30级的乐斗大侠,还是50级的黄金乐斗士,都是一剑穿喉,完美的一剑。而最后,我会在剑锋上放一朵白菊。我将剑抽出来,那白菊,就留在喉上的洞里,借着人血热烈地开放,白菊成为了血菊,向江湖表示:鹅,是我秋思杀的!因此,我在江湖上有了一个称号——“血魔”。

一天,师父们将我叫到身边。老树捻着他那长长的胡须说道:“思儿,这是你的最后一关,过了它,你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杀手。”枯藤也道:“找一个鹅吧!一个你最亲密的鹅,然后杀了他。”

我缓缓抽出腰中因饱饮鲜血而闪着寒光的龙鸣剑:“我最亲密的,有三个!”

然后,我看到三张惊怖的面孔。

“杀手无情!师父,你们输定了!”

夕阳如血,残阳半边。

我静立在三具尸体前,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冰冷、残酷、绝美。我取出三朵开得正旺的白菊,放在他们身上,转身,离去。

从此,我开始了作为杀手的日子,我的等级也从最初的1级成为了85级……

小桥流水人家

江南,乐斗村。

我立在江南水边,举杯饮酒,望着流水,感叹江南的冷艳。在江南美景柔弱的外表下,却是暗藏杀机,就像轻歌缦舞的舞姬一样,不知何时她会突然掷出一把剧毒的飞刀,让你防不胜防。

杀手也是鹅,也是要吃饭。从小到大,我学会的本领,只有杀鹅能养活我自己。

江边竹亭,一支飞镖飞来,我伸手接住。

一张一千两银票,一张地图,一张画像,几行字:

“江南南江八百里,松林郊外有座桥。有女小乔居桥边,三千黄金换魂游。”

“小乔”我心中默念这个名字。

小乔,即乔玉梅,80级,七年前她还是个江湖小有名气的女侠,曾只身一鹅,杀了金陵首恶马大元,她也因此亡命天涯。之后却杳无音迅,我只当她死了。没想到,她还活着,只是隐居了。杀手杀人,不问原因,只问何人、何时、何地。既然拿人钱财,那就与人消灾。

夜深人静,我按地图的指示来到松林城郊有座桥前,寻到小乔家。她正和丈夫、孩子在院中纳凉,我的出现无疑给她和她的家人带来极大震撼。小乔不愧是一代女侠,当即明白了我的来意,因为她已认出了我手中这把龙鸣剑。小乔将丈夫和孩子锁进房中,然后对我说:“我去取剑。”

我微微一笑:“我可以等。”

然后小乔在站在我面前时,一身戎装,一柄长剑,一把匕首。她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

可是,我知道她回不来了。已为人妻,为人母的她,七年没碰过兵器。而且,不光杀手要无情,侠女有情也会害了自己。我自信杀她很轻松。

还剑入鞘,放下一朵白菊。

就在我拭去剑上的血准备离去之时,小乔的丈夫破门而出,手拿一把菜刀向我砍来。我轻挥手掌,掌风只打掉他手中的菜刀。我本不想杀他,因为他不是我的目标。

“无能的男人!”我淡漠地看着他伤痛欲绝的样子。

上一刻,他还在痛哭流涕;下一刻,却倒在小乔的身边。

一直跟在我身后监视我完成任务的雇主的手下催促道:“还有个孩子呢!你不杀头,将来他长大会杀了你的!”

听闻此言,我挥剑砍下他的一只耳朵,“我这一生,最恨左右我的人。在你之前,有三个,都死了。你确信,你比枯藤他们厉害么?”

我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本想收他当徒弟,却又怕重蹈师父们的覆辙。于是,我悄然离去。

古道西风瘦马

天净沙,我这次的目标。天净沙,本名柳真卿,87级,只比我高了两级。我在这古道上等了他三天了。

我坐在着古道旁的沙丘上,西风吹起的沙粒从耳边飞过,犹如鬼神的哭泣,让这片荒凉的土地更加凄惨、悠怨……

零碎的马蹄声,伴着悠远的铃声——他来了,天净沙!一柄长剑,一匹瘦马,一袭白衣,一盏斗笠。

我挥剑拦住他的去路。

风飞尘扬之中,我的剑已寻着他的喉咙刺去,但却无法刺下。

但见,茫茫沙漠,一红一白两线剑网,扑来博去,混成一片,使天地都为之颤动。

风尘落定,我们的剑都指着对方的喉咙。

第一次,我失手了。我将手中的龙鸣剑重重摔在地上,转身黯然离去。

我的脑海中,不停地浮现着天净杀的一招一式。杀手无情,一旦有情,必死无疑!

我拣起地上的龙鸣剑向天净沙刺去,天净沙似乎知道我会这样做,并没有躲闪。因此我一剑刺入他的心脏,他竟然以自己的生命成全我这后生小辈。也许,他知道自己已是古稀之年,已厌倦了一生的厮杀,只想以死获得解脱。

天净沙就这样完美的死在了我的剑下。

夕阳西下

伴随着江湖人的雇佣,我的等级升到了100级,我被江湖人称作“斗魔血神”。而我也老了,想找个地方退隐山林了,但江湖是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

断肠人在天涯

20多年以后,我又来到松林城来完成我新接的任务。此时的我已年过花甲,但雄风依旧不减当年。

身后的那只企鹅已经跟了我好久,我起身道:“现身吧,不必再躲了。”

一只小鹅闪进我的视线。我从他脸上找到了小乔的踪迹。

“我的母亲叫乔玉梅。”

果然!

其实,小鹅只有50级,他的战斗力不及我一半。但杀手活得过半百的,除了死去的三位师父就只有我了;且,我想到了天净沙,那位杀身以成仁的老前辈。

这一次我动了情,我点了他的穴道,不管他愿不愿意,我将我一甲子的功力都传授于他。我的龙鸣剑也给了他,因为我想死在自己的剑下。

临死前这个小鹅告诉我他复姓独孤,单名一个云字。更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是剑圣独孤求败的后人。

我也告诉了他一个秘密,当年买凶杀害他母亲的是当今朝廷。因为在我砍下那个手下的耳朵时,他虽身穿夜行衣,但我看见了他腰间东厂锦衣卫的令牌。至于朝廷之所以要杀害独孤云的母亲,我想南京首恶马大元虽是恶霸,却是朝廷财政的主要来源之一。杀了他,就等于得罪了朝廷。

说完这些话,我并不打算独孤云能原凉我。只是说出来,我死也能安心。

就在我静静等待死亡时候,没想到。听完这些话后,独孤云竟然落泪,“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拜我为师。

看着此情此景,我仰天长叹“唉,没想到已过半百的我竟还可以收到徒弟。罢也,这个徒弟我收了。为师知足了,为师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永远无法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徒儿,如果有朝一日,希望你能查清我的身世,到我的坟前告诉我。”

看着独孤云轻轻地点头答应,我欣慰的笑了。

“可是师父的命不能留,我今生杀孽太重,现在该是我偿还的时候了,徒儿,珍重……”

说罢,我拿过龙鸣剑,剑光一闪,血雾一片。

我倒在血菊飞旋的花瓣中,永远地睡去了……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