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骑行之旅 放下执着才是真正的自由

清风123456789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一想到又可以有发呆和聚众喝酒的机会了,我早早就欣然答应了这次的青海湖骑行之旅,是的,我答应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可以骑行。     要说在这次之前,我还有两次长途骑行的经历。第一次是在海南岛,第二次也是青海湖。说实话,在第二次之后,我就断了在骑行的念头,甚至还卖掉了我的山地车。 同行骑友     第一次在海南岛,就像很多带着要么解压要么思考人生等目的出门的文艺青年们一样,我除了扛着50斤的行李,也带着一张"豆瓣脸"和一堆的瓶颈问题上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5391-1-1.html


一想到又可以有发呆和聚众喝酒的机会了,我早早就欣然答应了这次的青海湖骑行之旅,是的,我答应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可以骑行。


    要说在这次之前,我还有两次长途骑行的经历。第一次是在海南岛,第二次也是青海湖。说实话,在第二次之后,我就断了在骑行的念头,甚至还卖掉了我的山地车。

青海湖骑行之旅 放下执着才是真正的自由

同行骑友

    第一次在海南岛,就像很多带着要么解压要么思考人生等目的出门的文艺青年们一样,我除了扛着50斤的行李,也带着一张"豆瓣脸"和一堆的瓶颈问题上路了。


    首先,我体会到了这种漫游方式的痛苦——体力不支。不过我又迅速发现,原来在体力不支的情况下,我还还可以继续活着并且突破身体极限踩完当天的路程。


    第二,我学会了享受孤独。曾经有长达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而且还途径几个现代村落,有修得漂漂亮亮的乡间小路,有绿植丰满的村宅,还有默默停靠在院落的轿车……但是就一个人都没有!我看着阳光拉长两边的椰影,夕阳由嫩黄转为橘黄再到昏黄,再到一片漆黑,我仍然没有走出那条无人路。我饥肠辘辘,精疲力尽,害怕到极致,居然生生把这片诡异看出美感来了。我听着自己轮胎压路的声音,寻找道路反射的月光,跟孤独握手言和。

青海湖骑行之旅 放下执着才是真正的自由

骑友

    第三,我终于在每天的骑行后,有了完整的阅读时间。我看完了带去的奥修的书。在上面写写画画了很多批注。回来时,我只知道总有些东西不可逆转地改变了。


    第四,我欣喜地发现,那么爱干净的自己原来在高温下两天不洗澡,于海边的帐篷中蜗居一宿,身上汗液还沾着沙子,也完全可以忍受。更何况,在凌晨微凉的空气中,我可以坐在沙滩上看着海蓝色的渐变,迎着太阳普照,那是我迄今为止看过的最美最多情的海。那是属于我的海。

青海湖骑行之旅 放下执着才是真正的自由

骑行路途漫漫

    第五,很重要的,骑行中你总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一个是骑行高手"三亚阿叔",有着不属于六十多年龄的完美身材和俊朗外貌。他来自东北,却选择在三亚度过余生。他热心肠地领我们在三亚到处骑玩,但交谈中问起他除了骑行以往的经历,甚至家人,都避而不谈。现在每每看到与他的合影,我都会想象三亚阿叔年轻时的各种风光无限,或者颓败凄凉的故事,他是一个未知的传奇。另一个就是教我滑浪的台湾教练,我们叫他大师兄。大师兄有一头半长的头发,背上有一个长着蝴蝶翅膀女孩的巨大纹身,满口槟榔不停,据说以前是跟着赖声川一起玩话剧的,还风光过一阵。他在海南居然也呆了八年,没有正职,时不时做下滑浪教练,顺便当个导游赚个生活费。我问他为何放弃以前的所有,选择这么单调的生活,租房住,做导游还要问别人借车,图什么?他说,我就是喜欢这种生活,还可以角陌生人滑浪,多好呀!——我发现原来这样活也是一种快乐……


    相比在海南的那次,其实第二次骑行的青海湖之旅没有那么吃力,也许是因为有一辆好车?记得第一天刚上路五分钟就在白塔前"扑街"了,可是后面的旅程一帆风顺美不可言,经历了下雨大风暴晒冰雹甚至还见识了青海湖面上可遇不可求的龙吸水,体验了更长时间的不洗澡(其实连脸都没得洗),在湖边的藏包里跟嚎叫了一晚的藏狗共眠,在茶卡盐湖知道了什么叫人间仙境。结识了当地一个骑行俱乐部的老板,这是个真性情的人,喝多了还掏出他的一盒宝贝情书,拿出其中的一封指着对我说:念!


    经历了第一次骑行的各种新鲜感的刺激,第二次我更多的是体味风景、人情、太阳、风雨,找回自己和环境的关系,对于一个长期昼夜颠倒,坐在空调房闭门思考人生的我来说,有机会重新打开自己的感官,比什么都重要吧。我的行李比上一次少了一半,我知道了上路就应该轻装,知道了什么叫做早睡早起,一日三餐,知道睡眠和饱暖都可以带来能量,上路,出汗,这么简单居然就能获得快乐。美好生活的本来面目比你想象中更容易获得,我开始思考,平时挣扎的,追求的,是否都是些多余的东西?


    旅行,总是越慢越好。因为时间拉得越长,可能性就越多,你根本不知道这些经历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启示


    我深刻的记得,从西海镇回西宁的路上,我坐在车上,看着窗外发呆,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我只能说,开窍了。我也说不清楚是哪儿开窍了,总之,就是一种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没有什么可以困扰我的那种感觉,能做一个排毒疗程差不多吧?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单纯的身体机械式运动,可以引发心灵的质变。


    当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形式不在困扰我,我可以走很长的路,或者马拉松式的跑步,或者坐在湖边纯粹的发呆。任何跟大地接触的方式,都是通向自己的道路。骑不骑车,已经不重要了。


    到第三次"两个青海"的集体骑行,我更多的是把它当成一个享受。骑行的速度不重要,有没有骑完全程不重要,是否落到最后一个不重要,骑可以,不骑也可以。跟自己较劲的年代已经过去了,我不是"不去会死"的那种车友,我更乐于跟自己的队友喝酒聊天,听大家一起咀嚼西瓜的快乐声音,还跟大伙一起啃羊腿大唱"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欣赏大伙喝嗨了抢麦朗读的诗歌:"当孤独有了体积,它的另一个词就是广阔"享受把生活的垃圾拾起,把心灵的垃圾留下。享受自己的心跳跟大地合拍的节奏,享受这一切,比较重要。


    "我想,在骑行中再累也能坚持是因为,骑与不骑,选择都在你,那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路。"我在骑行后,在微博中如是写到。


    放下执着,才是真正的自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