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5192-1-1.html


    一位自行车杂志编辑在Dempsey挑战赛上了解了自行车运动中最好的那一面


    汤姆·丹尼尔森正在为我拍照片。这非常不容易,因为我们是边骑车爬山边拍照,他把整个身子转过来对着我,同时还用双手摸索着他的手机。我正试图为照相摆出一副最好的面部表情,或至少掩饰一下我的痛苦。

你不是一个人在骑行

Patrick Dempsey的母亲是一名卵巢癌的幸存者,这也鼓舞了Patrick Dempsey发起了登普西(Dempsey)癌症希望与治疗中心



    我的痛苦并不来源于爬坡的艰苦,而是因为一路上一直下着冰冷刺骨的雨。我们仅仅刚开始在这项50英里的Dempsey挑战赛中骑了20分钟,这次明星云集的慈善骑行是为了给位于缅因州中部的登普西(Dempsey)癌症希望和治疗中心筹集善款。

   

    我们在这里遇见了电视剧《实习医生格蕾》里的明星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还与Alison Tetrick, Ally Stacher, Ted King, 和Danielson四处游逛。此时的新英格兰州落叶纷飞,风景绝美。我常常陶醉地忘乎所以。作为一名自行车手,我比一小部分人快但比一大部分人都慢。在爬坡的时候,我通常都是充当扫尾的角色,下坡的时候我也非常谨慎。虽然我大部分的时候都感觉良好,但是要我在这样的大队伍中骑行却是让我压力很大。


    "哦,等等,我的手机冻住了。" 丹尼尔森说完后就草草的将自己的手机藏在自己的运动衫口袋里,接着飞快地骑车离开了我俩这个小团体。当时我想我应该找一个队伍一起骑行。如果他们保持一个慈善骑行常有的慢速节奏,那么我还是能跟上大队伍的。但是事实证明我的预想是错误的。于是,我自动脱离队伍独自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