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年的恨。七七事变(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起点)我们再回首

cebai01 收藏 0 213
导读:时光荏苒77年的岁月就已经过去了!倭奴以为他们已经远离了战争(真可笑)!对于中国人来说那炮声就在昨日!屈辱与恨谁能忘! 粗略统计中国军民伤亡在3000万以上!3000万以上亡魂还没安息!中国是一个亲族,家族世的社会。就是说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亲人也不为过。当时中国人口四亿左右也就是说每家都有亲人死在日本人的刀下! 再回首,又称,发生于1937年7月7日,为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起点[1],也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区战事的起始。事源大日本帝国中国驻屯军一部在中华民国北平附近的宛平县进行军事演习

时光荏苒77年的岁月就已经过去了!倭奴以为他们已经远离了战争(真可笑)!对于中国人来说那炮声就在昨日!屈辱与恨谁能忘!

粗略统计中国军民伤亡在3000万以上!3000万以上亡魂还没安息!中国是一个亲族,家族世的社会。就是说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亲人也不为过。当时中国人口四亿左右也就是说每家都有亲人死在日本人的刀下!

再回首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发生于1937年7月7日,为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起点[1],也象征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区战事的起始。事源大日本帝国中国驻屯军一部在中华民国北平附近的宛平县进行军事演习,夜间日本军队以有已方士兵失踪为借口(部份日籍平民称中方发射实弹至驻华日军阵地之内),是故要求进入宛平县城调查。遭到中华民国拒绝后,日本军队于7月8日凌晨向宛平县城和卢沟桥发动进攻,中华民国国军抵抗。

时间表[编辑]

7月7日 日本中国驻屯军在未通知中国北平当局的情况下,在国民革命军驻地附近。下午,第3营第8连又到芦沟桥北面回龙庙至大瓦窑一带演习。[4]22时40分,在日军演习方向响起枪声。[4]少顷,几名日军来到宛平城下,说丢失一名士兵,要求进城搜查,被中国守军拒绝。[4]日本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电冀察当局,要进入北平西南之宛平县。国军为防止事态扩大,派出河北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员会专员林耕宇、冀察绥靖公署交通处副处长周永业三人,与日方代表缨井、日军补给官寺平、秘书齐藤三人前往调查。日军于晚上八点左右开始炮击卢沟桥。

7月8日 凌晨2时,日驻屯军第3营主力占领宛平城外唯一制高点沙岗(日称一文字山)。[4]5时30分左右,日军联队长牟田口廉也率步、炮兵400多人,开始发动攻击。共产党发表抗日通电,要求蒋介石尽快履行西安事变时的承诺。下午,日军向城内中国守军猛攻。国军第29军37师109旅219团(团长吉星文)奋起还击。日军为争取时间调整部署,与中国方面谈判,双方达成临时停战协议。[4]

7月9日 晨6时许,日军又向宛平城炮击。[4]双方达成协议退至永定河两岸,国军开始退兵,但日军却按兵不动。是日晨,蒋介石电令第二十六路总指挥孙连仲派2个师向保定或石家庄集中;令庞炳勋第四十军及高桂滋所部也向石家庄地区集中,并命宋哲元由乐陵速回保定指挥。[7]

7月10日 日本撕毁9日的协定,重提三点协定,要求29军道歉,日军四次挑起战事,又四次进行谈判。蒋向全国各行营、绥靖公署及各省市发秘密动员令,要求“全国各地方、各部队仍应确实准备,勿稍疏懈,以防万一”。[7]日军陆军部决定从关东军中抽调2个混成旅,驻朝鲜军中抽调1 个师,从日本本土调航空兵团及3个步兵师赶赴华北。[7]

7月11日 双方签订秦德纯松井协定。然而日本近卫内阁批准增援华北方案,扩大战事。[8]

7月12日 独立混成第11旅团,从古北口出发。日本新任中国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到达天津。[7]

7月13日 关东军独立混成第一旅团从公主岭出发。蒋介石电令宋哲元,谓“中央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以保持我国家之人格”。表明对日军挑衅退让底线。同时采取紧急措施,编组第一线战斗部队100个师,预备部队80个师,后备兵员100万人。

7月16日 日本中国驻屯军对平津完成包围。[7]中国方面,拟定预备作战命令,任冯治安为总指挥官,决定第一三二师一部守北平城,其余所部协同第三十七师进攻丰台、通县之敌。[8]

7月17日 蒋介石在庐山谈话会上宣布守土抗战的决心。宋哲元到天津与日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谈判停战。独立混成第一旅团到达指定地区。朝鲜军第20师由从朝鲜龙山出发。

7月18日 朝鲜军第20师团到达预定地区。宋哲元与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香月清司谈判。[8]蒋致宋哲元、秦德纯巧电:“倭寇不重信义,一切条约皆不足为凭。上海“一•二八”之战,本于开战之前已签和解条约,乃于签字后八小时仍向我沪军进攻。此为实际之经验,特供参考,勿受其欺。”香月清司指挥部设到丰台。[7]此时,入关日军已超过10万。[7]

7月19日 宋哲元两手空空回到北平。日军独立步兵第11旅团主力抵到达高丽营,其一部经山海关到天津。[8]以18日日军侦察机遭射击为借口,22时发表声明要求日军得自由行动,撤去37师,并取缔排日运动。23时,第二十九军张自忠、张允荣签订就地停战协议。[8]

7月20日 虽日本中国驻屯军所属部队集结于密云、高丽营、天津和北平附近地区,宋哲元以19日秘密协定下令第三十七师向西苑集结。第二十九军令第一三二师在永定河以南集结,另该师独立第二十七旅进入北平担任城防。一切准备就绪,日军便轰炸廊坊,炮击长辛店,大举进攻宛平城,平津危急。[7]致使中国军队遭受损伤,吉星文亦负伤。

7月21日 第三十七师集结完毕。

7月22日 第三十七师开始撤退。

7月23日 蒋致宋哲元漾电:“至此事件真正结束,自应以彼方退阳(七)日所增援部队为重要关键,务特别留意”。

7月25日 日军在天津塘沽港卸下大批军用品,用40辆车日夜不停向丰台运送,此时,华北日军共集结10万多人。随即,日军20师团77联队11中队侵入廊坊(38师113旅226团驻地)。

7月26日 廊坊沦陷,守军退至通州,下午,日军向第二十九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第二十九军撤出。19时,日军第一大队乘车经广安门向北平城内开进,受到守军阻击。

7月27日 发现和平无望的宋哲元,拒绝日军一切要求,急令第二十九军各部集结平津一带,派人星夜赴保定,催促孙连仲北上支援,日军参谋总长下达武力占领平津的命令。日军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的第二十九军驻军袭击。守军分别退至南苑及北苑。

7月28日 8时,日军在军司令香月清司指挥下向北平地区第29军发动总攻。主攻为第20师团,在飞机、炮兵支援下,对驻守南苑的第二十九军特务旅、第三十八师第一一四旅、骑兵第九师等部发起攻击。南苑守军在日军攻击之下,指挥失灵,各自为战。位于丰台的日军驻屯旅团主力,前进到大红门地区,切断南苑到城内的道路,阻击向城内撤退的第二十九军,战至13时,南苑陷落,第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殉国,此时,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一部向丰台日军发动攻击,被日军增援部队击退。后,日军独立混成旅攻占清河镇。该地守军冀北保安部队第2旅退守黄寺。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占领沙河。下午,宋哲元委派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长、冀察绥靖公署主任兼北平市市长,于当日晚离北平赴保定。第三十七师奉令向保定撤退。

7月29日 8时,独立混成第11旅团攻击北苑和黄寺。黄寺守军冀北保安部队战至18时撤退。北苑守军独立第39旅退至古城。战后又回到北苑。北京城内独立27旅改编为保安队维持治安。驻防天津的29军38师部队,凌晨主动向日军进攻,攻占天津总站日军驻地,并向驻海光寺日军司令部和东局子飞机场攻击。开始时较为顺利,后在日军飞机大炮反击之下,15时开始撤退,天津失守。

7月30日 驻通县伪冀混成第1旅团进占长辛店西面高地。

7月31日 独立三十九旅被解除武装。驻屯旅团占领大灰厂附近地区。改编为保安队的独立第二十七旅突围到察哈尔回归第一四三师序列。此时平津完全沦陷。

倭奴失踪士兵志村菊次郎与卢沟桥事变 1937年7月7日晚,由于拉肚子而离队。蓄谋以久的日军借口士兵失踪向中方提出交涉,并提出要进宛平城内搜查,遭到拒绝,遂发生争执。日军军官清水节郎及伊木清直公然炮轰宛平城,并向国民政府守军第29军进攻,卢沟桥事变爆发。20分钟后,志村菊次郎归队。日军为掩盖真相,称这是“生理需要”,后将志村菊次郎退出现役,遣送回国。1944年10月,再度入役的志村菊次郎在缅甸被新编第一军孙立人部打死!侵略者终逃不过一死!

英雄部队:

29军原属西北军,当年冯玉祥创建西北军的时候,因为部队扩充快,枪支弹药不足,就为部队士兵配发了大刀。西北军用的大刀,都是长柄、宽刃、刀尖倾斜的传统中国刀,十分利于劈杀。冯玉祥还聘请了一批武术高手,设计了一套适合对付敌人刺刀的刀术,让部队勤加练习。结果,当初为了应急用的大刀,反而成了西北军的重要武器之一。现在喜峰口形势危急,29军的大刀队自然也就被寄予厚望。

29军派109旅旅长赵登禹指挥这场奇袭。考虑到赵登禹部在此前的战斗中损失较大,只有王长海团编制较完整,于是将38师董升堂团也交由他指挥。王长海和董升堂接到命令后,立刻在各自的团里挑出500名擅长刀术和近身肉搏的士兵组成大刀队,只带大刀和手榴弹,其余士兵进行火力掩护。 3月12日,董升堂团首先来到了位于长城外小喜峰口的三家子村和前仗子村附近。当天晚上,皓月当空,正是夜战的良机。这里有一支日军的骑兵部队在宿营,满街都是马,日军正在酣睡之中。大刀队迅速解决了日军哨兵,挥舞着大刀,冲入日军营房。先扔了一阵手榴弹,紧接着趁日军混乱之机用大刀劈杀,日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很多人稀里糊涂地就做了刀下之鬼。大刀队又趁乱放火,日军其他部队见到火光,纷纷赶来增援。然而在夜间,日军的飞机大炮都发挥不了作用。尽管日军士兵也都是从入伍就接受刺杀训练,但在西北军英勇的大刀队面前,却占不到任何便宜。在董升堂团与大批日军酣战之时,王长海团也赶到了狼洞子及白台子敌人的炮兵阵地。大刀队再显神威,一举夺取了敌人的阵地,砍杀了百余名正在睡觉的日军炮兵,并缴获了大量的火炮和弹药。两支部队的袭击,让日军十分吃惊,他们迅速调集大批部队进行反扑,在人数上处于劣势的大刀队并不畏惧,依然与日军继续肉搏。随后,大刀队烧毁了日军的辎重粮草,炸毁了缴获的火炮和装甲车,在后续部队的掩护下撤出了战场,喜峰口战斗大获全胜。日军自侵占东北以后,所遇抵抗轻微,夜间都是脱衣而睡,警备松懈,嚣张狂妄至极。经此次打击之后,人人都和衣持抢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连日本报刊都不得不承认喜峰口之战是“皇军的奇耻大辱”。这次战斗开创了大刀队夜袭日军的先例,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为之高涨!1937年作曲家麦新在创作抗日歌曲时,首先想到了这场战斗。于是一首鼓舞全国人民士气的经典歌曲一首《大刀进行曲》就此诞生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无极刀法 29军有多种刀法,“无极刀”刀法属李尧臣独创。李尧臣1931年一上任,就结合29军将士所使用的大刀本身特点,结合中国传统的六合刀法,创编了一套29军独有的“无极刀”刀法。这种刀法强化了一种理念:刀本是刀,可劈;刀亦为剑,可刺。再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后,李尧臣认为应该在29军中抽调骨干,专门组成大刀队,由其直接传授“无极刀”刀法,再由他们传给全军官兵。这种想法得到了佟麟阁的极大肯定,最终实施。数月后,大刀队就开始将练熟的“无极刀”刀法传给全体官兵。 29军使用的“无极刀”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它的长短与宝剑相仿,长约1米;刀面不像传统的砍刀那么宽,而是比剑柄略宽;传统的刀是一面开刃,无极刀刀头却是两面开刃,接近刀把的地方才是一面开刃;为了方便士兵使用时容易用力,无极刀的刀把长8寸至一尺,可以两只手同时握刀,砍向对方。 “无极刀”刀法在于:出刀刀身下垂刀口朝自己,一刀撩起来,刀背磕开步枪,同时刀锋向前画弧,正好砍对手脖子。因为劈、砍是一个动作,对手来不及回防就中招了。 29军大刀队让日军头痛不已,为此,他们见招拆招,给每个士兵装备一个铁围脖。就在丰台一役中,中国军队惊奇地发现,所有的日军全部戴上了铁围脖。不过,厚重的铁围脖大大削弱了鬼子的战斗灵活性,伤亡更加惨重。

事迹:

朱团第一营的官兵们举着大刀冲入敌阵后,果然如入无人之境。

大刀显然比日军手中的长枪利索得多,只见朱团第一营的官兵们个个甩开双臂,舞动大刀,对阵时用刀背用力一甩,挡开迎面的鬼子兵劈面刺来的刺刀,就在鬼子兵踉跄着步履、稍一睖睁、虎口发麻的一刹那,中国官兵反向顺手一刀,挥动刀刃,砍向鬼子的脑袋或是脖颈,立马三刻,鬼子便身首分离,脑袋被切开或是滚西瓜似的顺着东孤岭的山坡,打着旋儿滚了下去。有的战士更是利索,连砍也懒得砍,上阵一交手,用刀挡开鬼子的刺刀,然后反手将刀刃在鬼子的脖颈处顺势一拖,鬼子立马气绝倒地,只剩下半个脖颈连着身首。使过刀的人都知道,刀最怕拖,再钝的刀只要一拖,马上变得锋利起来,这种法子省劲而利索,无论拼多久的刺刀也不觉得累。

伊东第一○一师团的鬼子兵们,还是第一次见过这种阵势,尽管他们是特设师团,但他们都曾经是征战多年的老兵,战斗力并不比甲种师团弱多少,拼刺刀更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但他们却从没见过这种打法,他们感觉很不适应。此时此刻,他们觉得自己手中那杆曾经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三八大盖”,在这支挥舞着大刀的中国军队面前,简直就像是烧火棍,不仅笨拙而且毫无作用。他们拼刺刀,是按《士兵操典》上练的,练的是刺刀对刺刀的拼法,却从未练过刺刀对大刀的拼法。

自从来到中国的土地上,有多少中国军人和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惨死在他们的刺刀之下,他们在中国的土地上欠下多少血债!现在,梁华盛“忠勇师”的官兵们,让他们欠下的血债连本带利一并偿还!

“忠勇师”越战越勇,他们一个个挥动着大刀,在敌阵中砍瓜切菜一般,刀落处,脑浆横流,鲜血喷溅;刀刃上,白是白,黑是黑。一股浓烈呛人的血腥气在东孤岭上弥漫,东孤岭上的草木土石皆被日军的鲜血染红。

所有这一切,都被指挥所内的伊东师团长看到了,他的脸色时而铁青,时而乌紫,双手就像是害了鸡爪疯般,那管双筒望远镜颤颤抖抖的,怎么也扶不周正。望着漫山遍野倒在东孤岭上的帝国士兵土黄色的尸体,伊东心如刀绞,他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耻辱。此时双方撕绞成一团,日军的飞机、大炮也失去了作用,伊东无可奈何又无计可施,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士兵一片片惨死在中国守军的刀下……

午后的阳光,照着鬼子们飞溅的鲜血和“忠勇师”手里血肉模糊的大刀,幻化成一道道绚丽的光晕。一时间,东孤岭上地动山摇,风云变色……

东孤岭久攻不下,伊东只得下令撤退。

东孤岭上梁华盛第一九○师的新战术和英勇善战,伊东第一○一师团算是领教过了,只要一想起东孤岭,他们便胆寒生畏、毛骨悚然,他们知道东孤岭难缠,从此再也不敢染指东孤岭一步了……

偏偏就在这时,冈村宁次从九江的第十一军指挥所打来电话:

“伊东君,东孤岭攻下了吗?”

冈村宁次单刀直入,从他那略带沙哑的声音里,伊东听出了这位新上任的军指挥官内心的焦灼和不安。

哪壶不开提哪壶!

伊东一时语塞,片刻之后,他字斟句酌地回答冈村:

“东孤岭还未攻下,不过请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努力……”

“三天了!三天!数十架飞机、成千上万颗炮弹、芥子毒气和一个师团的兵力,竟攻不下一座山岭,是富士山还是喜马拉雅山?”

冈村宁次咄咄逼人,怒不可遏:

“你的脑袋是夜壶吗,怎的就不会想事!东孤岭久攻不下,你就不会另想办法?别一口咬住个卵子,用鸡腿也换不下!”

“是,将军!我一定想方设法打通隘口街的通道!”

伊东被骂得狗血淋头,但从冈村宁次的话里,又似有所悟。

24日晚,伊东在冈村宁次的威逼下,不得不临时改变战术,他连夜用猛烈炮火佯攻东孤岭正面阵地的同时,主力则迂回绕至西孤岭侧背,兵分数路围攻西孤岭。

防守西孤岭的陈团顿时腹背受敌,在此万分危急之时,梁华盛见状,便命令团长陈士章放弃西孤岭,向南突围,于是西孤岭便告失守。

伊东第一○六师团占领西孤岭之后,便利用西孤岭的有利地形,用重炮轰击东孤岭主峰,同时又出动飞机轮番轰炸,并施放毒气弹,自8月25日至27日,一连三天,日军的飞机、大炮天天不间歇地轰炸扫射。

坚守在东孤岭上的朱团隐蔽在壕沟里,一动不动。

28日拂晓,敌人终于迫不及待地发起了进攻,而且这次进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凶猛,一上场就是主力战,重炮轰炸之后,敌人以战车为前驱,步兵则猫着腰跟在战车后,漫山遍野地冲上来。

敌人的铁甲战车在中国守军阵地上左右开弓,纵横轰击,中国守军没有反战车的重武器,被压在阵地前抬不起头来。第一营七连排长吴志宏忍无可忍,命令全排把手榴弹集束起来,亲率十几名战士,各挟一束,滚入敌战车阵,自行引爆。随着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日军战车被炸毁了三辆。

凶悍的日军被“忠勇师”视死如归的气概所震慑,被迫退下阵去。

此次战斗,日军死伤惨重,第一○一联队之第一中队、机关枪第二中队、第一四九联队之第一中队,全部伤亡殆尽……

关于大刀编辑

大刀队·大刀日本军刀钢质好,硬度高,韧口薄,杀徒手之人好用,忌讳刃口相格;中国大刀厚重,须腰部有力,重在反手刀,在战场上砍人亦砍刀!

结束语:喜欢战争的没脑子 忘记战争的没良心!我们虽说成天说着打仗的事情那是不得以而为之!太多太多的威胁纯在!喜欢军事的大多数人。都了解战争,知道战争的残酷!所以更痛恨战争!但是国仇难忘,威胁还在!新老敌人,还没消亡!我们只有握紧枪!

犯我中华者,早晚必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