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后蒋介石和毛泽东的反应(转帖)


1937年7月7日晚,北平西南卢沟桥。日本军队借口军事演习中一位士兵下落不明,向驻扎宛平城的国民党29军进行交涉。正在双方交涉之时,次日凌晨5时,日本军队突然进攻29军阵地。象征着全面抗战开始的“七七事变”就此爆发。

顺便说说,在恢复高考制度以后,我国全国高考日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从7月7日到7月9日三天。我天真地以为,这是举国纪念七七事变,而且一纪念就是三天。当然不是啦。

七七事变发生后,蒋介石与毛泽东的反应又是如何?

先来看蒋介石。29军的军长是宋哲元。宋哲元不但是29军军长,还担任平津卫戍司令、冀察绥靖主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河北省政府主席等重要职位。宋哲元在受到日军攻击后,第一时间以特级军报向军政部长何应钦进行了报告。北平市长秦德纯也给正在庐山牯岭别墅避暑办公的蒋介石拍了电报。蒋介石当即回电宋哲元,“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并须全体动员,以备事态扩大”。

当天,蒋介石在日记中记载:“彼将乘我准备未完时,逼我屈服乎?抑将与宋哲元之为难乎?迫使华北独立乎?”这似乎说明,当时的蒋介石,并没有意识到七七事变的严重性。他猜测,日军“实无与我开战之利也”,因此,“我之决心应战,此其时乎?”日军已经从东三省一路打到北平了,他还在犹豫是否“应战“。

毛泽东这边如何呢?当时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虽然被困于陕北一带,但毛泽东的消息相当灵通。7月8日,七七事变的消息就被电传到延安。当毛泽东机要秘书将这封电报送给毛泽东看时,毛泽东正在看书。看过电报,毛泽东把它又交给叶子龙,说:“让他们都看看。好么,天下大乱,将来乱出一个新中国!”

抛开任何政治倾向不论,就蒋介石和毛泽东对待同一事件——七七事变——的不同反应,可以看出,毛泽东对重大事件的判断力要高于蒋介石。仅凭一封电报,毛泽东就判断出七七事变对中国当前和一段时期政局的影响,以至于“乱出一个新中国”。后面发生的事实证明,他的判断都一一应验。

不同的反应,确定了不同的应对之策。8日下午6时30分,国民党外交部向日本使馆提出抗议,并保留一切合法要求。日本使馆强硬地拒绝了外交部提出日军停止军事行动的要求。但饶是如此,国民政府仍然希冀像“九一八”事变一样,通过协商谈判解决问题,因此,一种与日本方面保持联系。双方也一度达成了口头停战协议——只不过,7月10日,日军炮轰轰宛平城,使得战火重燃。

面对日本人的尔虞我诈,国民政府除了“抗议”、“谴责”之外,似乎没有别的招数。7月12日,外交部长王宠惠再次会晤日本大使馆参赞日高信六郎,提出和平解决方案。该方案被日高信六郎一口回绝。

此后,在日本大规模向华北增兵的严峻形势下,蒋介石居然严令停止抵抗,放手让王宠惠与日本人谈判。王宠惠与日本人接触甚多,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对日益恶化的形势非常清楚。7月15日,他在行政院会议上建议国民政府尽快与日本正式断绝外交关系。王宠惠的建议得到国民政府的重视,于7月17日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此事。可蒋介石在会上表示,“在和平根本绝望之前一秒种,我们还是希望和平的。希望用和平的外交方式,求得卢事的解决。”因此,会议决定,不宣布与日本断绝外交关系。

在此后相当长的抗战中,蒋介石一直心存幻想,采取一面守城一面媾和的策略。事实上,哪怕在抗日的隆隆枪炮声中,蒋介石派出的特使,不间断地在香港与日本进行接触、谈判,一直至日本投降也未终断。

与蒋介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的抗日愿望空前强烈。7月8日,毛泽东与朱德、彭德怀、贺龙、林彪、刘伯承、徐向前发表了《红军将领为日寇进攻华北致蒋委员长电》,要求实行全国总动员,保卫平津,保卫华北,收复失地。同日,毛泽东与朱德等又致电国民党军北平第29军军长宋哲元,天津第38师师长张自忠,张家口第143师师长刘汝明,保定第37师师长冯治安,表示“红军战士,义愤填膺,准备随时调动,追随贵军,与日寇决一死战!”

还是在这一天,中共中央发出《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呼吁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略。

毛泽东一贯强调抗日统一战线。为了抗击共同的敌人,他要求红军搞好周边友军的关系——哪怕他们是奉命前来围剿和封锁红军的。7月13日,毛泽东致电叶剑英,指示他积极同中央军17路军及冯钦哉等接洽协商对日坚决抗战之总方针及办法。当日,国民党军队高桂滋师和李仙洲师开赴抗日前线,毛泽东和朱德联名致电,向他们表示致敬。次日,毛泽东还特别致电中共神府特委,希望他们不要“侵占”高桂滋师和李仙洲师所遗留的防地。

7月14日,毛泽东与朱德等致电叶剑英,要其转告蒋介石:红军主力准备随时出动抗日,同意担任平绥线国防,同时指出,红军特长于运动战,防守非其所长,可与防守之友军配合作战,并愿意一部深入敌后方,打其后方。

在中共方面的一再催促下,加上“八一三”后淞沪战场形势吃紧,各战场均需大量兵力投入,于是,国共两党在以往谈判的基础上达成协议。1937年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3个师,每师15000人。8月25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改编命令,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等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以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为副总指挥。

9月中旬,八路军第115师主力进至五台、繁峙、灵丘等晋东北地区和冀西阜平地区;第120师主力于9月下旬进至宁武、神澉等晋西北地区。总部和第120师358旅也于是月末进入五台。9月30日,八路军第129师整装完毕,由韩城、芝川渡过黄河,向山西抗日前线进发。

“七七事变”到底谁开了第一枪?

7月7日是“七七事变”77周年纪念日。媒体先前透露,党和国家领导人将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隆重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七十七周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将现场直播纪念仪式,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络电视台也将同步直播。

多年来,中日双方都在指责对方开了第一枪,从而引发了震惊世界的卢沟桥事变?教科书大多是这样论述的:1937年七月七日,卢沟桥日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擅自在中驻军附近举行军演,并诡称有一名日军失踪(后来证实这名日军因为闹肚子去方便了,并且后来归队),要求进入中国北平西南的宛平搜查,中国守军拒绝,日军恼羞成怒竟向中国军队发动攻击,中国驻军宋哲元部29军37师219团反击,卢沟桥事变正式爆发。


到底是谁开了第一枪?一直以来,包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内的所有机构都没有能力去证实。很多人认为卢沟桥上谁开第一枪不重要,不是国军,就是日军。如果真是这么简单,那么探讨卢沟桥上谁开了第一枪,确实没有太大意义。但是,实际情况不是这么简单。否则,为什么那么多学者,中国的,日本的,俄国的,都在研究卢沟桥事变第一枪的来源?为什么那些学者们拿77事变当成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

卢沟桥“七七事变”,谁开了第一枪至今有4种说法。一是苏联间谍所为,所谓“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满蒙……”根本就是苏联人编造的谎言,目的是激化中日双方矛盾……当时,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后,有两种可能,一为“北进”,即攻打苏联,二为“南进”,即向南侵略中国。根据日本与德国的秘密协定,日军北进侵略苏联的可能性比较大。苏联人担心什么,希望什么?苏联人派出很多间谍前往中国,在各种场合制造事端,试图激化中日矛盾。在卢沟桥,苏联人的阴谋得逞了,如愿以偿地地引导日本将祸水引向了中国。

二是地下党所为,据说日本在天津的特务机关长茂川秀一向和北平地下党交往密切,他曾经向日本方面供述他参与了地下党混在中日两国军队之间,开枪造成混乱,试图挑起中日战争。茂川还承认,中日双方于7月11日达成停战协定后,他又多次唆使部下趁夜在中日两军之间鸣放鞭炮,企图激化冲突,扩大战火。延安在卢沟桥事变几小时后,就发布了《告全国人民书》,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三是日军所为,这个版本也出自上一版本的茂川秀。他在1946年以战犯身份接受审判时的情形:法官问:“七.七”事变是谁挑起来的?茂川答:是日本军国主义。法官问:“七.七”事变近因是为什么?茂川答:(日军)北平驻军外出演习时被打击了。有这个事情。法官问:这责任应当谁负?茂川答:在日本军负。法官问:第一枪是谁先放的?茂川答:是日军放的。

四是国军所为,据一些当时在宛平城用棉被堵窗户的人回忆:当时混战,很可能是国民党士兵由于痛恨日本人,在双方发生摩擦后,先开了第一枪。

当时在延安的革命者正是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让蒋介石的国民党军队不再围剿延安革命根据地,而是将主力军队转向全面抗日,革命者从而迅速建立革命根据地,最终用武力战胜国民党军队建立了一个新中国,并且完全改写了中国历史。纪念“七七事变”,对今天的执政党来说,当然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至于77年前的今天,究竟谁开了第一枪,对执政党来说,实际上并不重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