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魂不释 收藏 17 22109
导读:“七七”卢沟桥事变,是日本侵略者自从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侵略中国的又一关键步骤。 古老的卢沟桥座落在丰台北面永定河上,平保公路由此通过。桥北数百米有一座铁路桥,连结平汉铁路。宛平城建筑在永定河东岸卢沟桥头。明朝末年为拱卫北京,乃于畿辅咽喉卢沟建此屯兵城,名日“拱极”。北洋政府倒台后,宛平县署迁入城内,改名宛平城。29军为扼守这个军事要地,以37师110旅219团第三营驻守,这是一个加强营,有1400多官兵,营长金振中。团长吉星文事变前在南京受训未归,团部设在桥西的长辛店,由团副苏桂清主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七”卢沟桥事变,是日本侵略者自从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侵略中国的又一关键步骤。

古老的卢沟桥座落在丰台北面永定河上,平保公路由此通过。桥北数百米有一座铁路桥,连结平汉铁路。宛平城建筑在永定河东岸卢沟桥头。明朝末年为拱卫北京,乃于畿辅咽喉卢沟建此屯兵城,名日“拱极”。北洋政府倒台后,宛平县署迁入城内,改名宛平城。29军为扼守这个军事要地,以37师110旅219团第三营驻守,这是一个加强营,有1400多官兵,营长金振中。团长吉星文事变前在南京受训未归,团部设在桥西的长辛店,由团副苏桂清主持。旅长何基沣,师长冯治安均为坚决抗日的爱国将领。

日军为了夺取宛平城已经作了长期准备。驻丰台日军不断在丰台至卢沟桥地区演习,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准备。至5、6月间,日军每隔三五天即演习一次,不分昼夜,荷枪实弹。日军第一联队所写《卢沟桥附近战斗详报》供认:“我们行动必须经常保持如疾风迅雷之神速”。“对于薄暮、黎明及夜间之训练务求精进,每一官兵都要作到熟记驻屯地附近地形,并熟练夜间行动;同时对于支那军首脑的住宅和兵营、城门等处,也都策定奇袭计划”,“对各目标一一勘查”。从6月起,驻丰台日军三个中队在宛平城北,平汉铁路北侧至永定河堤一带,日夜不停地演习攻城战术,时时枪炮齐鸣,践踏良田。还要求测量、圈占大井村民田,企图修建机场、兵营,切断宛平与北平的交通。

7月6日,驻丰台日军要求穿过宛平城去长辛店演习,遭中国守军拒绝。7月7日又荷枪实弹到卢沟桥地区演习,气氛紧张,异于往常。旅长何基沣急电师长冯治安从保定返平,商议了应变措施。

当晚10时许,日军演习完毕,在城北整队似乎要回营。此时城东方突然鸣枪数响,日军立刻对宛平城取包围攻击之势,日军无端向宛平守军提出,日军丢失一名士兵,听到城内枪响,疑在城内,要求入城搜查。营长金振中拒绝了日方无理要求,并指挥所部严密戒备,当即报告了上级。日军鸣枪示威,两军对峙。夜12时许,日本使馆武官松井两次打电话给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秦德纯,坚持要求日军入城搜查,秦德纯拒绝之。稍后,松井电话称,丢失士兵已经归队,但为查明原因,日军一定要入城,如不允许,将以武装保护进城。此时日军已向宛平城外大量增援,作好总攻准备,战火一触即发。为防止事态扩大,秦德纯与松井商定双方派代表连夜赴宛平城调查。

冀察当局派河北省第四区行政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冀察政委会外交委员会专员林耕字,冀察绥靖公署交通处副处长周永业为代表;日方以冀察绥署顾问樱井,辅佐官寺平,秘书斋藤为代表。8日4时许双方代表到宛平城县署大厅谈判。日方提出惩凶,向日方道歉,中国军撤退,日军入城等无理要求,王冷斋严辞拒绝。谈判刚刚开始,东门外便枪声大作,日军攻城。为保证代表安全,金振中提议将谈判地点改在县署附近的民房。当代表们刚离开大厅,首发炮弹便命中大厅,顿时双方激战至7时50分不止。金振中把樱井等带上城墙,让他们向日军喊话停止攻城,但无效,谈判无法进行。师长冯治安通过何基沣下达命令:“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三营官兵不畏牺牲,英勇还击,多次打退日军进攻。城外铁路桥,城北龙王庙被日军抢占,对宛平城造成威胁。日军见守军顽强抵抗,同意停火谈判,但因日方蛮横无理,谈判破裂,11时敌人再度攻城,宛平谈判结束。

8日午后,29军组织有力反攻:从长辛店以北,八宝山以南夹击宛平城外日军,重创敌人。入夜组织大刀队,奇袭铁路桥及龙王庙之敌。在夜幕掩护下,中国健儿悄悄摸进敌阵,只见寒光闪闪,日寇身首分家,惊恐万状的敌人仓皇逃命,29军夺回了铁路桥与龙王庙。

日寇制造第二个柳条沟事件的计划失败了,又玩弄假谈判真大战的把戏。一面在北平与冀察当局谈判,声言就地和平解决争端,一面又迅速调集大军,部署平津间的全面大战。9日至11日双方曾三次达成停战协议,日方三次违约。11日,松井与秦德纯达成三项停战协定,冀察当局作了重大妥协,但事态却继续恶化。日军用大炮、战车反复冲击,铁路桥、龙王庙几得几失。219团伤亡很大,营长金振中,团长吉星文均先后负伤,但仍然坚守阵地。同时北平城内也紧急动员起来,准备迎击敌人的进攻。

日军的野蛮行径,激起中国人民的愤怒。7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日寇进攻卢沟桥通电》,紧急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号召“全国上下应该立刻放弃任何与日寇和平苟安的希望与估计”,而要“武装保卫平津,武装保卫华北”,“国共两党亲密合作抵抗日寇的新进攻”。15日中共中央代表周恩来等应国民政府之邀上庐山参加暑期谈话会,向蒋介石面交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当天,中共中央向全国各地党组织发出《关于组织抗日统一战线扩大救亡运动给各地党部的指示》,要求全党为实现7月8日宣言而不懈努力,共产党员应当成为团结抗战的模范,表达了中国共产党为抗战到底而与全国一切爱国力量生死与共的决心。

卢沟桥抗战给全国人民以极大鼓舞。北平群众立即行动起来,中共地下党组织广泛发动、组织各界抗敌后援会,迅速形成支援29军抗战的热潮,长辛店、宛平地区的工人、农民,冒着敌人的炮火硝烟,为部队送饭、送弹药、救护伤员、修工事,农民把新摘下来的西瓜送到阵地上劳军。全国各地的声援电,慰问品,慰问信纷纷送到北平。萨空了从上海致电慰问,并汇来慰问款。来自广州、上海、天津、北平等地慰问代表团,带着丰富多采的慰问品到战地慰问抗敌官兵。各报社记者云集卢沟桥,以炽热的爱国之心进行火线采访,冒着敌人呼啸的枪弹,在前沿摄影,记录下日军的残暴与29军官兵的英雄事迹。通过报章,把日寇侵略的真相与中国军民的斗争精神,迅速传遍全国及世界。何基沣旅长热情地接待了各地的代表,并以全国父老的殷切希望教育官兵。卢沟桥抗战牵动着每个炎黄子孙的心。

国民政府对事变作出了积极反应。8日至10日,蒋介石速电29军军长宋哲元,令固守宛平城,全体动员,以备事态扩大;速到保定指挥,限期完成国防线工事。同时派兵增援石家庄、保定。9日,外交部向日本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又派员与日本驻华使馆进行多次交涉,要求日军停止违法背信行动,不要扩大事态。

原定由国民政府召开的暑期谈话会如期举行。全国各党派、各界知名人士158人参加了15日至20日的第一期谈话会。席间,张志让、王云五、王亚明、江问渔、杜重远、朱经农、吴贻芳、蒋梦麟、曾琦、张君劢等20多人自由发言,共同表示,在民族危难之际,民族生存之重要高于一切,全国应服从政府一致抗日;但要求政府对抗战要切实准备,公布宪法,实行宪政,给人民以言论自由,废除特种刑法,迅速改变新闻检查制度等等。这种为救亡图存而呈现的政治协商气氛,令人鼓舞。

17日蒋介石在谈话会的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对卢沟桥事件发表讲话,申明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表示决不允许把北平变成第二个沈阳。如果争端不能和平解决,便“只有牺牲与抵抗”。战端一开,“那就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抗战守土之责任”。“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蒋介石的讲话受到全国人民的欢迎。

日军以和谈掩护增兵,卢沟桥地区一直处于战争状态。宋哲元等29军部分上层将领对和平解决事变仍抱幻想。11日宋哲元到天津,与新任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及其代表作了多次会晤与谈判,达成妥协协定。19日宋哲元回北平,误认为从此可以息事宁人,命令拆除城内防御工事,打开城门,按协定要求37师他调。北平军民对此很不理解,议论纷纷。

日本内阁于7月11日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了陆军占领华北、平津地区及改革经济、财政的通盘计划。下午,近卫匆忙觐见天皇,请求批准。近卫刚把这份批件带回,日本各报纸便迫不及待地刊登号外,以惊人的标题报道:“日本决定出兵华北!”“四个师团将立即开拔”。日本陆军激起了战争狂热,海军也剑拔弩张,军阀、财阀紧密携手,全力倾注于对华战争。16日,入关日军已达5个师团10万人以上,飞机百架。17日陆军参谋本部制定了《关于华北用兵时的对华战争指导纲要》,规定战争初期“以惩罚并击溃29军”,完全占领华北为目的。再与中央军作战,“通过全面战争求得对华问题的彻底解决”。要求日军速战速决,“防止蒋政权西遁,迫其投降”。扩大战争的方法,则由日本“天津驻军在当地递交最后通牒,开始作战行动”。

19日23时,29军代表与日本华北驻屯军参谋长签订了停战协定六条“誓文”。20日,日军撕毁协定,炮击宛平城、卢沟桥,进犯大红门,北平市人心恐慌。132师赶到南苑及北平城内增防,人心稍定。25日,日军突然袭击廊坊,飞机狂炸,38师守军被迫撤退。26日香月清司向宋哲元下最后通牒,要求驻守卢沟桥及北平各地的29军必须于28日完全撤退,否则日军将自由行动。实际上日军已切断了平津交通,从廊坊进攻团河、黄村、通县、南苑,又挑起广安门事件。天上飞机,地面坦克,掩护狂暴的日兵冲杀。日寇按预定计划发动了全面战争。

宋哲元接到通牒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抵抗。28日反攻丰台,组织南苑保卫战,反击日军对广安门的进攻,痛歼五里店日军,均取得了胜利。通县伪军张砚田、张庆余部举义反正,消灭了通县日伪军。但已作好大战准备的日军,依仗优势装备,象野兽般地猛扑丰台、南苑。丰台失陷,南苑危殆。29军把军部移到城内,佟麟阁、赵登禹二将军指挥南苑保卫战。1000多名暑期军训团的男女学生,与29军并肩战斗。经过顽强抵抗,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在日军大炮、飞机的轰击下伤亡极大,只得且战且退。佟、赵二将军身负重伤,仍指挥作战,先后壮烈殉国,成为中日开战以来最先牺牲的两位国民党高级将领,受到中国人民世世代代的尊敬与怀念。

29日宋哲元按蒋介石的命令指挥所部撤往保定,留下张自忠带少数人在北平维持冀察政权。29军驻天津部队在重创日军后也南撤。27日中国政府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两旬以来我方已尽和平最大之努力,嗣后一切事态之责任,自应完全由日方负之”。

日军铁蹄踏进北平城后立即扶植傀儡,把张自忠等抛到一边。此时张已完全看清了日寇的狰狞面目,迅速设计逃脱,奔赴抗战杀敌的战场。

平津陷落了,但是中国人民从此在国共合作的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旗帜下,进行了8年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反侵略战争的彻底胜利。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回复:(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说实在的,当时这张图给我震撼可以用无比震撼来形容,这个小战士的微笑与大姆指,明确的告诉我们中国不会亡,我们最终会胜利,希望更多的人来收藏这张相,来记住这个年少的前辈。

2楼 wwd7788
永记历史 不忘国耻
我认为应该是国耻勿忘,血债血偿!

7楼 zhang123456
回复:(转帖)七七祭:不可忘记的历史


说实在的,当时这张图给我震撼可以用无比震撼来形容,这个小战士的微笑与大姆指,明确的告诉我们中国不会亡,我们最终会胜利,希望更多的人来收藏这张相,来记住这个年少的前辈。

“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蒋介石

上面有说到张自忠将军,其历史事实如下:



长城战役后,第29军返回山西,后将察哈尔省的抗日同盟军缴械,全军移驻察哈尔省,张自忠仍任第29军第38师师长,驻宣化。

1934年张自忠率第29军营长以上军官至庐山参加庐山军官训练团,张自忠以第一名结训。

1935年6月,由于何梅协定的关系,国民政府中央军退出河北省,于是日军默许下,第29军进驻平津。12月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由宋哲元任委员长,张自忠任委员,兼察哈尔省省主席与第38师师长。


1936年6月改任天津市长,第38师亦移防天津。1937年3月,日军突邀宋哲元访日。

依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部辅佐官寺平忠辅的内部报告所示,是为“如何使宋哲元逃不出我们的掌握,乃是北平特务机关应尽全力的任务。”为减轻日方压力,宋哲元遂命张自忠率团访日。从4月23日至5月29日,张自忠访问了东京、大阪、神户、奈良、名古屋等地,但日方则宣传为“代表团在日期间受到各方面热烈的招待,满载而归,每个人都满脸喜气,亲日气氛的造成已收到相当效果。”虽然张自忠发表声明称仅考察日本工业,但国内舆论并不相信,自始张自忠被视为亲日派,甚至是汉奸。


鼓角争鸣声已远,炮火硝烟云散尽。

张将军用死证明他绝不是卖国贼,更不是汉奸。

2楼 wwd7788
永记历史 不忘国耻
3楼 魂不释
我认为应该是国耻勿忘,血债血偿!
支持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