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一个动作或正打开中越战争之门(转帖)


越南一个动作或正打开中越战争之门(转帖)


越南一个动作或正打开中越战争之门(转帖)


我们之前曾分析,中越是否会发生战争不取决于中方,而是取决于越南方面。

因为中国既没有推翻越共的意图,也没有侵略越南的想法,中国只是想保护自己南海的合法权益。而且,中国早已说得很清楚,即“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既定政策,即只要承认主权,搁置争议,我们可以左下来谈共同开发的事。共同开发,经济利益是少不了的。但是,如果贪心不足蛇吞象,中国维护自己国家的核心利益也会毫不手软,特别是现在中国正在构建“一路一带”国家战略的情况下,谁阻碍中国正当国家战略的实现,侵害中国的核心利益,必然遭到迎头痛击。

就当前形势,我们之前在占豪微信(微信号:zhanhao668)分析中作过详细分析,即要规避中越可能爆发的战争,越南内部北方派能否抑制南方派,从而构建与中国的合作体系是关键。事实上,中国对越南现政府已经失去耐心和信任,对阮晋勇政府基本上已经不进行太深入的沟通。早前不久,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河内,就是直接和越共总数据阮富仲谈的,中国外交部的通稿上对和越南总理阮晋勇的会面一笔带过。中国方面派特使与越共沟通,就是将其党政分开,敦促越共党内管控自己的政府行为。换句话说,就是要北方派遏制以阮晋勇为首的南方派。杨洁篪访问越南,在说法上已经明显苦口婆心。对中国来说,一旦对一个国家到了苦口婆心的地步,那么一旦对方继续过头,下边就是更加强硬的手段了。

最新的迹象表明,越共北方派不但没有遏制住阮晋勇为首的南方派,两者还大有合流对外之势。

据越南《年轻人》网站2日报道,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1日在河内与选民会面,发出“很多人问我如果发生战争怎么办。我们应该为所有的可能做好准”的言论。同日,越南政府办公厅主任阮文年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越南总理阮晋勇已向相关部门、机构和地方政府发出指示,要求做好因与中国关系紧张而带来的“恶劣经济状况”。越南政府还呼吁全民9000万人都吃荔枝来刺激经济(中越交恶导致越南荔枝出口遇阻)。此前,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和总理阮晋勇还曾提及动用司法手段解决与中国的南海争端。阮富仲还称,南海问题关系越南的稳定和发展、国家独立和主权,关系与中国的友谊,“中国是个巨大的邻居,不管我们喜欢与否,我们不得不比邻而居。我们无权选择。”日本共同社2日称,阮富仲对选民阐述了越南对南海的领土主权、指责中国通过战争“夺取”南海诸岛,他还强调要将中国广大人民和“奉行扩张主义”的中国领导层区别对待。

上述消息是第一次看到越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总理三者同声连气且共同发声,虽然不能通过这一次来确认越共已达成内部一致协力对付中国,但至少说明已经有这方面迹象。如果再有两次类似的信息,那么即可确认越共将彻底针对中国,而且极有可能在南海冒险。一旦如此,中越之间的战争之门就被越共给开启了。如果中越一旦发生战争,那么游戏规则就并非越南人所想仅限于海上冲突了。中国已经三十多年没有打仗了,中国一旦出手一定是要立威,一定是一战在一个方向定乾坤。所以,如果战争之门打开,越南的灭顶之灾将由其自己铸就。

阮富仲在指责中国时把中国领导层说成是“风行扩张主义”,同时还暗示中国高层在维护南海利益时缺乏民意支持。阮富仲的想法不但是错误的,还是颠倒的。在过去很多年,中国大众民意实际上是对政府在南海不够硬不满意的。如今中国在南海强硬,不但有巨大的民意支持,而且民意还认为做得远远不够。在民间,有大量呼声要求教训越南,而且得到了大量的民意基础。在中国民间普遍对越南的印象不好,原因在于越南政府的出尔反尔缺乏信誉。在越南抗击美国入侵时,中国为越南提供了大量支持,在中国和美国达成默契后北越有机会统一了南越,但越共不但不知感恩,还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侵害中国战略利益,挑战中国底线,并最终和中国爆发了一场战争。所以,在中越之间一旦爆发战争,民意支持率一定很高。而从现在情况看,越共很不理性。

另外,越南和美国的交往在不断加强,越南人民军副总参谋长武文俊中将7月1日下午在河内会见了赴越出席越美陆军第三次磋商会议的美国太平洋陆军副司令加里哈拉少将。越南人民军副总参谋长武文俊中将感谢美国对越南在反对中国非法架设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的斗争中所给予的支持,并希望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继续发出声音,反对中国的不法行为。武文俊中将建议,双方陆军今后应制定长期合作计划,集中于切实且具有可行性的内容,同时表示希望美国向越南分享在建设具有作战能力,以应对自然灾害和疫病的陆军单等方面的经验。

越南与美国、日本的眉来眼去,以及越共试图将国内矛盾向外转嫁的投机心理,很可能最终挑起向中国的冒险。如此一来,中越之间的战争之门很有可能正在被越共领导人亲手打开。战友可继续关注越共领导人的表态,如果代表北方的阮富仲和张晋创再发针对中国的强硬、好战言论,则意味着越南未来向中国冒险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中越之间的战争之门将会因此敞开。就现阶段来说,南海的局势比东海更容易激化,原因是东海现在真正掌舵的还是美国,而美国暂时还不会真正挑起中日之间的战争;南海则不同,南海占据中国岛屿国家太多,中国在南海正需立威,而越南又是“长有反骨”,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

明朝为何承认越南独立:七万大军全军覆没

核心提示:失去主将的剩余明军只好在崔聚的带领下且战且退,被黎利的安南兵团团围困于昌江,七万大军全军覆没,越南落入了黎利之手。

文章来自:快乐老人报 作者:佚名 原标题:越南从明朝独立出去的扼腕内幕

1427年,由于征讨越南“黎利作乱”的战争失利,明宣宗朱瞻基决定派征虏副将军柳升再征越南,由兵部尚书李庆参赞军务。

当时的越南还是明朝的一个省。明成祖朱棣平越南后,由于委派的地方官员横征暴敛激起越南民变,引致黎利起兵造反。黎利起兵后,势力发展飞快。1426年明宣宗刚即位时,就曾派成山侯王通率领十万大军前去征剿,结果大败后一直龟缩于交州城内(今越南河内附近),越南局势终成明朝大患。

这一次,明宣宗派遣的柳升算是当时的名将,早年随朱棣北征时立有赫赫战功,渐渐居功自傲,常在李庆等人面前自翊“降虏天将”。

这次南征的队伍可谓来头不小。除以柳升、副总兵梁铭、参赞李庆、参将崔聚为首的七万主力外,还有以云南黔国公沐晟为首的五万大军作为犄角后备。只要大军齐心策略得当,胜利本当不在话下的,然而,没等南征大军抵达越南,军中就已经开始出现内部分裂。

原来,柳升在南征之前早已踌躇满志,打算在剿灭黎利后自立为王当一回地方诸侯。李庆、梁铭反复劝诫不成,只好暗地里打算联络黔国公沐晟夺其兵权,以确保南征顺利进行。然而,李庆派人送往云南的信被柳升的心腹截了下来。

柳升于是与参将崔聚商量对策。崔聚说:“南方之地历来瘟疫频发,我们不妨想个办法让他们生病致死,这样对朝廷也好交待!”

也不知崔聚用了什么法子,大军抵达越南后,梁铭、李庆二人竟相继病重,军政只能听凭柳崔二人自作自为。

在初抵越南时,柳升打了一系列胜仗,李庆提醒这可能是黎利的诱敌深入之计,柳升不听,数天后率大军继续冒敌深入,行至支棱(今越南谅山)一片沼泽地时遭敌突袭,明军最后丢下无数尸体逃回大营,而柳升本人也在泥沼里中镖而死。

残兵回到大营时,副总兵梁铭正好病亡,李庆听闻消息后当即吐血数升,不一日后也抱憾而亡。

失去主将的剩余明军只好在崔聚的带领下且战且退,被黎利的安南兵团团围困于昌江,七万大军全军覆没,越南落入了黎利之手。

龟缩于交州城内的成山侯王通见自己已孤立无援,只好联络黎利求和,当时的明朝也真的派不出多少兵马了,正是在这样的内外交困情况下,明宣宗最后决定罢兵,之后正式册封黎利为安南国王,越南终于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摘编自《探索与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