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给中国送上了一个大枕头

龙要腾飞 收藏 6 617
导读:[face=SimSun][size=16]  最近日本在解禁集体自卫权上走得很急,很多国人感到很焦虑,笔者则不免有点窃喜,相信窃喜的不仅仅只是山人,当然还包括了某些局内人。看看中国外交部这两天的表态就知道了。正如钓鱼岛一样,中国不怕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就怕日本不将钓鱼岛国有化;同样,中国不担心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就怕日本不解禁集体自卫权。笔者窃喜的是安倍正在按照某方或者某两方设计的剧本甚至台词卖力的表演呢。   为何窃喜呢?假如你正想要睡觉时,有人就给你送个枕头;如果你正想上房掀瓦捡漏的

最近日本在解禁集体自卫权上走得很急,很多国人感到很焦虑,笔者则不免有点窃喜,相信窃喜的不仅仅只是山人,当然还包括了某些局内人。看看中国外交部这两天的表态就知道了。正如钓鱼岛一样,中国不怕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就怕日本不将钓鱼岛国有化;同样,中国不担心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就怕日本不解禁集体自卫权。笔者窃喜的是安倍正在按照某方或者某两方设计的剧本甚至台词卖力的表演呢。

为何窃喜呢?假如你正想要睡觉时,有人就给你送个枕头;如果你正想上房掀瓦捡漏的时候,有人给你搬来并架起了梯子,你说你高不高兴呢?

不知道有人是否还记得2012年9月9日那天在俄罗斯的海参威这个城市发生的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这件有趣的事情决定了钓鱼岛今天的现状(由此前的日本单方管控到今天的中日交叉管控)。

笔者至今记忆犹新,那一天,出席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的中国领导人在走廊上逮住了当时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这条泥鳅(野田佳彦自称“泥鳅”),利用这个极为难得的国际场合狠狠地警告了这条泥鳅不要在钓鱼岛问题上造次(详细内容参见当天新华社通稿)。当时新华社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对野田佳彦的“训话”播发了内容详尽的通稿,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通稿发出不久(大概一个半小时)新华社却撤稿换成了一则内容非常简单的快讯。但是全球各大媒体网站却已经将新华社的“训话”通稿进行了大量转载。试想一下,一个经济总量在全球排老三的国家领导人在国际场合被老二“训话”,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回国后还能做些什么呢?显然只能做两件事情:要么立即辞职,要么就加速推进“钓鱼岛国有化”。事实上,那个根本就不想辞职的野田佳彦唯一能做的就是回国后立即着手“钓鱼岛国有化”。

果不其然,野田佳彦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与"钓鱼岛”的所谓“所有者”栗原家族签订”购岛协议“(9月11日11点),将”钓鱼岛国有化“这步棋给走实了,以自己的“强硬姿态”来保住自己的首相位置不失。

而野田佳彦将“钓鱼岛国有化“这步棋给走实恰恰是中方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如果日本政府在“钓鱼岛国有化”问题上总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话,中国的公务船又如何能顺利进入钓鱼岛海域巡逻呢?

在野田佳彦这条泥鳅被生拉硬拽出来饱尝被“炙烤”的滋味后,日本政坛又掀起了一股“换相”的把戏。安倍晋三东山再起、卷土重来之时,当然会“志满意得”地去完成其第一任期间“未竟的事业”了。安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历史问题开道来挑衅中国。显然,安倍晋三并没有吸取小泉执政时期拿“历史问题”说事的教训。安倍拿历史问题说事,结果却激怒了韩国整个国家,使得新上台的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处理对日关系时不得不顾及民众情感而与日本保持距离以至于日韩关系渐行渐远。这样,对一直致力于打造东北亚“美日韩”三角同盟关系的美国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损失了。为此,今年四月奥巴马访韩时不得不拿“慰安妇”问题说事,目的就是为了提醒安倍管住自己的嘴巴不要给美国的东北亚战略增添麻烦,试图弥合韩日关系。但是由于日本在“河野谈话”、“村山谈话”问题上态度反复,致使整个韩国社会对日本的“诚意”更加怀疑,奥巴马在欧洲访问时将安倍与朴槿惠生拉硬拽在一起的”三人会“的表演功效被安倍彻底归零。安倍的行为至少在客观上暂时帮助中国延缓了美国倾力打造“东北亚三角军事同盟”的进程(当然,朝鲜半岛今后的局势还会不断出现反复的,所以只能说“暂时”)。这也是为什么习近平主席访韩前在韩国主要媒体发表《风好正扬帆》的署名文章的缘故,意在劝慰韩国整个社会不要犹豫不决,要利用和抓住东北亚难得的和平机会乘势发展壮大自己。

说完了安倍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翻案历史“之后,再来说说安倍做的第二件事情——”解禁集体自卫权“。

显然,安倍认为自己生处美国日渐衰退而中国却尚未强大到足以颠覆美国主导的西太平洋安全架构的时代,确实是一个让日本恢复“正常国家”的千载难逢的机会,而“解禁集体自卫权”无疑成了日本摆脱“历史羁绊与困境”谋求正常国家的一个“符号”与“标志”。

笔者认为,安倍政府拿“解禁集体自卫权”说事与野田佳彦政府拿“钓鱼岛国有化”说事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野田政府与安倍政府做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而兔子希望看到的恰恰是日本政府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精神与切实的行动,因为只要日本政府“提了那一壶”,那么兔子接下来就必然声色俱厉的拿“这一壶”说事,直说到日本政府再也无法将已经提在手里的“那一壶”放下(因为一旦放下就意味着日本的妥协,同时也就意味着开始提了这个“壶子”接着又放下这个壶子的人的政治生命的结束),并最终迫使提壶的人将壶盖揭开而烫伤自己。野田佳彦就是一个典型,现在的安倍只不过是在步野田的后尘而已。

如果日本不放弃和平宪法与“专守防卫”的国防政策的话,那么任何一个国家要对这样一个宣称要“放弃战争权”的国家发动一场战争的话,是非常容易失去“国际道义”,也是有损于自己的国际形象的。尽管“国际道义”与“国际形象”对那些奉行“丛林法则”的霸权主义国家在其“权势熏天”的时期没有太大的“约束力”,但是在其衰退的时候其价值与意义就会显现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个政治哲理毕竟还是普遍适用于人类社会的,一个人、一个国家在其最强盛的时候自然可以做些“指鹿为马”的事情,但是一旦衰退的时候就会陷入“树倒猴狲散”、“墙倒众人推”的处境的。“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国无远虑,必遭大难”。作为一个代表国家与民族长远利益的政治人物,不应该仅仅考虑个人的得与失、荣与辱,而应该从长远的角度与视野考虑整个国家与民族的长远利益,这样的政治家才能名垂青史受人敬仰而不至于遭到后人的唾骂。

现在日本不但放弃“专守防卫”国防政策,而且将集体自卫权的解释范围覆盖到“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遭到攻击”,日本想以“解禁集体自卫权”来刺激中国的目的不但不能达到,反而可能因“解禁集体自卫权”而抬升了日本未来卷入战争的风险。

当然,安倍的算盘不可谓打得不精,目的一:拉美国与中国“火拼”。安倍自以为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后就可以给美国、菲律宾等国“壮胆”,让中美两个大国“互殴”或者让菲律宾不断骚扰中国,然后自己坐收渔利。但笔者相信所有的政治家不会拿国家命运去给安倍做赌注的,除非这个国家的政治家得了“脑膜炎”。目的二:在目的一不能实现的情况下,日本乘机可以成为“正常国家”。目的三:利用“集体自卫权”拉拢西太平洋组建新的军事集团替代美国把守第一岛链,在美国退出西太平后能成为国际社会的“一级”。

为什么说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是给中国送上一个大枕头呢?中国有关人士早就在各种场合通过各种途径讲出了“中国不打第一枪,但是也绝不会让挑衅者有打第二枪的机会”。“中国不打第一枪”是展示的是中国的“战略定力”,而“绝不会让挑衅者有打第二枪的机会”展示的是中国的“战略决心”。“中国不打第一枪”当然会让国际社会里那些迫切希望看到中国“打第一枪”的人非常失望,“中国绝不会让挑衅者打第二枪”当然也会让那些希望向中国开第一枪的人感到“胆寒”。如果日本以为“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后就会有人(比如美国、菲律宾、甚至越南)开始有胆量向中国打出第一枪,结果恐怕会令日本非常失望;如果真的有人以为喝了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这壶“壮胆酒”以后就会不计后果的为日本向中国打响第一枪的话,那么,日本的“解禁集体自卫权”恐怕真的就会成了送给中国的一个枕头;如果日本以为解禁了集体自卫权就自己有胆量向中国开第一枪来美国来为日本陪葬的话,那么日本还真给中国送了一副“上房掀瓦”的梯子了。

《孙子兵法》说得好“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不知道安倍读过没?

安倍想把别人推上战车的如意算盘终会失算——因为谁也不会给日本陪葬,最后坐上战车的恐怕只能是日本自己。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