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部分侵华日军厌战情绪强烈

神狙sniper 收藏 0 78
导读:“这些档案用真实的历史文件来揭露日本侵华罪行,它们是‘第一手资料中的第一手资料’。”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蒋立峰说,吉林省档案馆此次公布的侵华日军档案最新研究成果,可以让大家更直观、更深入地了解当年日本对中国东北的统治、日本军人的心理活动、思想状态等。   这些档案对于日本右翼否认侵华历史的奇谈怪论,是一个有力的驳斥,对于日本普通民众也有教育作用。今后,档案研究工作将持续下去,使它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更充分地体现出来,另外,将来还要把这些档案翻译成外语,在国际上产生更大的影响。

档案:部分侵华日军厌战情绪强烈

这是1939年《通信检阅月报(五月)》的扫描件。记载了“开拓团”少年来到牡丹江后工作非常辛苦,如果偷跑还会被射杀。

档案:部分侵华日军厌战情绪强烈

1940年《通信检阅月报(五月)》的扫描件。其中记载了一名日本军人非常厌倦军队生活,想让母亲以“母亲病危,马上回来”为由发电报,设法让他回家。

“这些档案用真实的历史文件来揭露日本侵华罪行,它们是‘第一手资料中的第一手资料’。”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蒋立峰说,吉林省档案馆此次公布的侵华日军档案最新研究成果,可以让大家更直观、更深入地了解当年日本对中国东北的统治、日本军人的心理活动、思想状态等。

这些档案对于日本右翼否认侵华历史的奇谈怪论,是一个有力的驳斥,对于日本普通民众也有教育作用。今后,档案研究工作将持续下去,使它的现实意义和学术价值更充分地体现出来,另外,将来还要把这些档案翻译成外语,在国际上产生更大的影响。

证明日军进行化学战、细菌战

日本在侵华过程中,为了达到以最少的代价毁灭中国的目的,公然违背国际公约,组建秘密部队,研制使用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并用于实战,犯下了反人类的滔天罪行。

“虽然日军内部严格控制有关信息外泄,但邮政检阅月报档案中还是露出了蛛丝马迹,成为日军进行化学战、细菌战的铁证。”蒋立峰指着展板上的档案说,档案中记载了哈尔滨石井部队正崎为志写给千叶县石原市太郎的信件摘抄,记录了1939年6月石井部队作为特殊秘密部队到前线作战的史实,这封信泄露了日军在诺门罕战争期间使用细菌战的情况。

“这些都是当年驻东北日军进行细菌战、化学战的有力证明。”蒋立峰说,虽然军事史上也有记载,但这些档案又一次证明了这件事情。希望日本百姓通过这些档案了解历史,这对于纠正他们的历史观是有好处的。

揭露侵华日军的暴行

“日本侵华期间,到处烧杀淫掠,犯下累累罪行。日军为防止暴行事实扩散,进行刻意掩盖。”省档案馆副馆长穆占一说,无论报刊、信件还是出版物,均在邮政检查范围中。有一句话叫“欲盖弥彰”,日军的暴行在未来得及销毁的邮政检阅档案中得到了充分暴露。

支那驻屯宪兵队1938年1月《军事邮政检阅周报》记载了永田部队村中荣发给室兰市艾德莫小学校的信件摘抄,记录了1937年12月寄信人实施的两次杀人暴行。细节描写令人恐怖:“我用刺刀刺入这个人肚子,拔出来又刺了一下。由于穿着衣服,鲜血闷声冒了出来,这个中国人就哼了一声,趴着倒下了。之后我又刺穿了他的胸口,并把尸体踢入了河中。”寄信人竟感到“心情真好”。

暴露利用白俄侵略远东的密谋

“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日本趁沙皇统治垮台之机,积极扩张势力,并阴谋策划扩大苏联国内阶级矛盾,统治和利用十月革命后逃往中国东北境内的白俄罗斯人,实现他们称霸远东及至东亚大陆的野心。”穆占一说,邮政检阅月报档案以无可辩驳的铁证,记录了白俄罗斯人在日伪统治下困苦的生活实态,也印证了日军利用白俄罗斯人牵制苏联的种种做法。

1940年1月,在哈尔滨的法国领事发给法国政府等的信件中,就谈及日本要培养白俄罗斯儿童,目的是将来侵略沿海州。1940年5月,美国的普特南希写给哈尔滨的雷默夫的信件中,记录了远东地区的白俄罗斯人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压迫,日本策划排挤白俄人等内容。

本报记者 刘中全

日本移民“梦幻破灭”

吉林省档案馆近日向外界公布了一批侵华日军档案最新研究成果。研究发现,“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实行欺骗性移民政策,把向中国东北移民作为侵略中国的重要措施。

档案显示,日本移民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欺骗利诱之下,承受着移民侵略带来的极大痛苦,成为日本移民侵略政策的受害者和牺牲品。

1939年的《通信检阅月报(五月)》中记载了来到中国东北的日本人军次发给广岛市的井本里子的一封信,其中写道:“移民团到达目的地几天后知道了一切,感觉梦幻破灭了。”

档案中记载,日本青年在加入移民队伍后,生活困苦,如果偷跑还会被射杀。1939年《通信检阅月报(五月)》中记载了牡丹江市的村田八郎发给京都府的大江康夫的信件摘抄:“由于工作非常辛苦,偷偷逃跑的人会被用枪射杀,实在觉得非常不合情理。”

另一份1940年《通信检阅月报(五月)》的档案中记载了北安省的出川久二发给吉林市的小池敏郎的信件摘抄。出川久二记录了自己从“满洲开拓青少年义勇军”脱身后自由愉悦的心情:“将那种像野狗一样活着的生活彻底抛弃掉。” 据新华社

部分日军想“自杀”

吉林省档案馆公布的侵华日军档案最新研究成果显示,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部分日本军人厌战怕死情绪强烈,迫切“想回家”,甚至“想自杀”。

1943年《通信检阅月报(二月)》中记载了日本军人立岩幸子十分厌倦军队生活,如果有机会想结束29岁的生命。他在信中写道:“我已经十分厌倦这种乏味的军队生活了,常常会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又如在《通信检阅月报(七月)》(1939年)的档案中,提到“不想上前线了”、“戴着防毒面具非常痛苦,不如死了痛快。军队简直就是地狱”、“一想到要在军队度过一生就感觉非常遗憾”等内容,记录了日军士兵强烈的厌战心理。

在另一份1940年的《通信检阅月报(六月)》中,身在天津市的吉田在信件中提及军队生活很枯燥,十分讨厌军队生活。“每天都要从事枯燥的军务,加入军队是很无趣的,在进行教育的时候要穿着高筒靴,而且还会被扇耳朵,我现在正在值班,实在是很无聊,军队里没有自由,所以现在是无望了,我十分讨厌军队生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