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伪装部队:战场魔术师《我的部队我的团》

兵不厌诈。伪装部队总是和战争并存。它就像魔术师一样,把真实和虚假一起展现给敌人,让对手无法分辨。中国伪装部队的“魔术”技巧,随着高新技术的进步,也越来越高。

一天前还是空旷的原野,一夜间变成了田园村庄,并隐藏着一个师的兵力……沼泽地下面隐藏着指挥部

说起伪装部队,很多人觉得很遥远,可是只要你留心,说不定就有机会发现生活中有这样的情景。

北京远郊,景色迷人的群山被绿色覆盖,一座灌木不多的山坡格外醒目,这里耸立着一枚直刺蓝天的战略导弹。中国伪装部队:战场魔术师《我的部队我的团》

中国伪装部队:战场魔术师《我的部队我的团》

中国伪装部队:战场魔术师《我的部队我的团》

一辆外国使馆的轿车途经这里,猛然停车。外交官迅速下车,如获至宝,长焦镜头连续“咔嚓”。这一举动,被山坡上的官兵发现,外交官急忙登车逃离。官兵们一阵捧腹大笑。原来,这是我军伪装部队制造的一枚假导弹。

相对于伪装部队的演习来说,做个假导弹,只是“小菜一碟”。在华北某地,伪装部队正在进行一场高科技条件下的伪装演习。

身着迷彩服的官兵们在空旷的原野上,将一种神奇的材料放入模具,眨眼间一个火炮轮子制造出来了,又不到1分钟,一个炮管形成了。几小时后,一个假炮兵群出现在荒野中。

另一队官兵在给坦克、装甲车涂抹一种迷彩色,换了装的坦克、装甲车,和绿色的原野融为一体。

指挥所被伪装网覆盖后,改变了指挥所及其阴影的形状,以对付敌人的地面和空中光学侦察。假飞机、假导弹在同步制造。烟幕伪装更是壮观。发烟器散发出滚滚白烟,将火炮阵地全部罩在烟云之中。一辆辆电子干扰车开始工作,电子防雷达伪装大显身手。一个昼夜,人工遮障区、假目标区、特种目标区和烟幕区设置完毕。

一天前还是空旷的原野,一夜间变成了田园村庄,草垛子、民房、牲口棚、坟地等各种伪装物,应有尽有。而且,在这个山村里竟然还隐藏着一个师的兵力。

第二天下午,晴空万里,侦察机在750米的高空来回环绕,对试验区进行空中全色黑白照相、多光谱扫描照相和红外扫描照相,通过各种照片分析,我军的伪装手段和伪装器材,已向高科技迈进了一大步。

一位中将在参谋人员陪同下,走进一片沼泽地,寻找他指挥的演习部队。伪装网、涂料、草木把人员、兵器与沼泽地融为一体。中将看不出破绽,便走进沼泽地乱闯,到了鼻子底下,才发现了一个师指挥所。将军见到部下的第一句话就是:“伪装兵了不起”!

世界战争风云,让中国军队认识了伪装部队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原苏军的《部队伪装》一书,是我军最早使用的伪装教材。伪装部队横空出世不断壮大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根据朝鲜战场的经验,为了有效对付未来战争中的空中打击力量,总参谋部决定成立伪装部队。

1957年5月27日,由原军委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上将、政治委员黄志勇中将签发命令,成立了中国第一支独立伪装营,隶属于原军委工程兵。原苏军的《部队伪装》一书,是我军最早使用的伪装教材。但后因种种原因,我军伪装部队的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20世纪70年代的世界战争风云,使中国重新认识了伪装部队在现代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

1973年10月6日,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战后,中国军事代表团在出访埃及时了解到,战争初期,埃军成功地进行了战场伪装,在苏伊士运河西岸修筑了许多真假难分的野战工事,隐蔽了2000辆坦克、导弹阵地和大量军械给养,轻而易举地蒙骗了以色列军队。

战争爆发后,埃及一举突破了以军经营多年的马列夫防线,并充分发挥遮蔽烟幕的伪装作用,在1周内击毁以军坦克、装甲车560多辆。

在此前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军也利用战场伪装,出奇制胜,使埃军措手不及,一败涂地。

埃、以两国伪装部队在中东战争中的作用,以及世界各国军队大力发展伪装部队的信息,通过各种渠道,汇集到毛泽东那里。

1975年,毛泽东开始关注伪装部队建设。他让当时的叶剑英、邓小平等领导同志研究这一问题。很快,叶剑英向毛泽东写了加强伪装部队建设的报告。毛泽东批示:“很好。”从此,我军伪装部队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20世纪90年代,我军从总部到集团军,都已建有不同数量的伪装部队。军事院校设立了伪装专业,用以培养伪装人才。工程研究所有了专家学者,从事伪装研究。我军自编的《伪装教材》也已问世,国防大学还出版了《高技术与军事伪装》一书,向全军普及伪装知识。

海湾战争后,我军对战场伪装更加重视。

1992年,中国军队首次向全军官兵下发迷彩服。几十年来,我军清一色的坦克、火炮、飞机和军车等武器装备,也陆续涂上迷彩色。战场“魔术师”在中国军队登上了“大雅之堂”。对铁路桥的引桥、车站等目标,实施了变形和迷彩伪装,并用器材模仿了真桥部分被炸毁的残迹。伪装手段日新月异

我军建军初期,头插枝叶就足以瞒过敌人的视线;树旗扬尘就可以冒充兵员众多或佯为攻防;在铁桶中燃爆鞭炮就可以模仿枪战声,但随着高科技侦察技术的产生,以往的伪装手段行不通了。

现代侦察手段已经发展为光学侦察、红外侦察、激光侦察和卫星侦察。

侦察卫星在距地球l000公里的高度,对地面目标的分辨率可达0.15米至0.3米,不仅能够识别舰船、车辆、人员等目标,还能透过云雾和夜色,探测到隐蔽在植被深处、甚至覆盖厚度数十米的目标。

伊拉克战争后,各国军事家得出一个结论:“在高科技战争中,侦察已无孔不入,目标只要被发现,就意味着被摧毁”。因此,现代军事科学家在努力寻求“兵皆草木”,达到在战场上保存自己的目的。

侦察手段的发展,促进了伪装手段的进步。伪装已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在战场上广泛应用。现代伪装技术可分为:植物伪装、迷彩伪装、假目标伪装、烟幕伪装、灯火伪装、音响伪装和电子伪装等。隐形技术已在伪装中显露头角,隐形飞机、隐形机场、隐形导弹、隐形舰艇、隐形坦克先后问世。

这些目前世界上先进的伪装手段,我军都已陆续采用。水中、滩头、山地、田野,春夏秋冬,不管地形多么复杂,气候怎样多变,我军伪装部队都能出奇制胜。中国伪装部队的“魔术师”们,有信心在未来战争中,使出让对手望尘莫及的伪装绝技。最初的较量从对付国民党开始

没有仗打,伪装部队的任务,就是隐藏我军的重要目标。这样的较量,从对付国民党就开始了。

20世纪60年代初,蒋介石叫嚣要反攻大陆,国民党飞机频繁地对我东南沿海进行挑衅、侦察。为了确保浙江省某铁路大桥的安全,伪装部队对大桥进行了乔装打扮。

“魔术师”们在铁路桥周围,用先进的仪器设置了反雷达侦察干扰区。同时,采用诸葛亮“草船借箭”的手法,用数百个稻草帘悬挂在大桥面向敌方的一侧,以降低桥的雷达波反射强度。

与此同时,在真桥1.5公里处设置了假桥。后经我军空军侦察机,从不同方位和高度进行雷达及光学照相侦察,完全取得了隐真示假的效果。国民党飞机虽多次干扰、破坏,但真桥却纹丝未动。除了对付国民党,还有在我军某导弹基地上空来回环绕的美军侦察卫星。1977年9月,华盛顿五角大楼的放映室里,坐满了军方要人,他们饶有兴趣地观看了侦察卫星拍摄的中国军事情报的成套照片。中国某导弹阵地一目了然,连导弹发射阵地站岗的士兵,都清晰可见。

于是,伪装部队又与美军卫星玩起了“捉迷藏”。官兵们对原来的导弹阵地和迁移后的导弹阵地,实施了反光学侦察伪装。

这下美军卫星傻了眼,像没头的苍蝇撞来撞去,怎么也找不到目标,导弹阵地在卫星照片上消失了。后来,美国情报部门推理分折,导弹阵地转移了,下落不明。正是在多次交锋后,我军伪装部队的伪装技术日趋成熟。目前世界上先进的伪装手段,我军都陆续采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