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高级文官,古代高级武官的贪腐比例似乎更高,受到查处者比丞相级别贪官多出不少。从《册府元龟》“将帅部”所记来看,五代之前被查处的军中将领多达74名。

“大老虎”董卓贪了黄金万两

汉武帝刘彻当皇帝时任用的第二位丞相李蔡是西汉名将李广的堂兄弟,战功显赫,政绩斐然,“人所惮为,公勇为之;人所竞驰,公绝不窥。”是韩愈给李蔡的高度评价。当时刘彻赐给他墓地20亩,可他倒卖地皮,多贪占了三顷,卖了40余万钱,被揭发后畏罪自杀。李蔡也是中国帝制时代第一位因贪腐被查处的丞相。

东汉时期落马的高官董卓,原本屯兵凉州,于汉灵帝末年的十常侍之乱时受大将军何进之召率军进京,旋即掌控朝中大权。其为人残忍嗜杀,贪得无厌,野心巨大并有情妇无数。此人还妄图夺下刘氏江山,为此在长安城东扎寨居住,修筑城堡。里面所储存的粮草够堡内人30年食用,时人称之为“万岁坞”。董卓被情敌吕布斩杀后,守尸吏把点燃的捻子插入董卓的肚脐眼中,点起天灯。因为董卓肥胖脂厚,“光明达曙,如是积日”。人们从董卓的“万岁坞”内抄出宝物无数,《后汉书》上称,“坞中珍藏有金二三万斤,银八九万斤,锦绮缋谷纨素奇玩,积如丘山”。

唐太宗“羞辱法”反腐

北魏时期的高官刘洁落马时,查得“财盈巨万”,如此巨贪把太武帝拓跋焘气得咬牙切齿。《北史。刘洁传》载,拓跋焘即位后,称赞刘洁有国家柱石的作用,便委以重任,升他做尚书令,后改为钜鹿公。拓跋焘御驾带兵西征,刘洁为先锋。刘洁听信算卦之人的话,认为日子不吉利,击鼓退军,致使敌军将领得以逃脱,拓跋焘“心稍不平”。

刘洁在枢密院时间长了就恃宠自专,拓跋焘十分反感。商议讨伐蠕蠕的时候,刘洁上书说不如采用推广农业,囤积粮食,等待敌人来的策略,群臣都附和他的建议。太武帝却听从了崔浩的建议。出兵时,诸将约定在鹿浑谷会兵,而刘洁怀恨在心,私自矫诏更期,各将领不能如期到来。部队行进到沙漠,军粮用尽,士兵饿死无数。拓跋焘出征时候,刘洁私下对他的亲信说:“如果部队出征没有功劳,皇帝回不来,那么我就应当自立为乐平王。”刘洁出阴招恫吓军队,劝拓跋焘轻装还朝,拓跋焘没有听从。刘洁以军行无功,上奏归罪于崔浩。然而他篡改诏书的事情最终被举报,拓跋焘听取北魏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报告,并亲自赶到五原,将刘洁抓捕,移送天朝大牢。

唐朝贞观元年,开国功臣、“玄武门兵变”中的得力干将长孙顺德,发现他的奴仆联合偷盗宫中财宝,依法应将这几个奴仆斩首示众,但是长孙顺德收受了这些人给他的贿赂——几匹丝绢和一些金银,他便将这件事压下来,放过这几个人。这件丑闻终于暴露出来,朝廷上下都知道了。李世民当着百官之面,赐长孙顺德绢数十匹,《旧唐书·长孙顺德传》记载,李世民这样做就是通过“以愧其心”,达到反腐目的。

明朝军官江彬专权

明朝武宗时期,普通军官江彬以游击队的身份镇压刘六、刘七起义,因多次残杀农民军而立下战功。起义被镇压后,江彬带兵路过京师,通过贿赂武宗的宠臣钱宁,得到武宗召见。江彬狡诈机警,善于献媚,一见面就得到武宗欣赏,被武宗提升为左都督,赐姓朱,留在身边。江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千方百计讨好武宗,多次诱使武宗只知道在外面寻欢作乐,对朝政一概不理,当年,江彬被封为平虏伯。

正德十四年,武宗北巡数千里回到北京,还不满足,又借宁王朱宸濠叛乱想要南巡亲征。大臣百余人跪求劝阻。江彬故意激怒武宗,致使百余人全部下狱。八月,武宗与江彬等率兵从北京出发。途中,获悉朱宸濠被王守仁擒获,但武宗为了畅游江南,竟压着捷报,秘而不宣。直到次年闰八月,在南京举行“受俘仪式”后,才不得已北还。回师途中,武宗打鱼取乐,落水染病,回京后病情恶化,年仅31岁就一命呜呼。

武宗一死,江彬没了靠山。皇太后张氏、内阁首辅杨廷和乘江彬入宫觐见太后之机,立即对江彬实施抓捕,随后从其家中抄出黄金70柜,白银2200柜,其他珍宝无数,世宗即位后,江彬即被处以磔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