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向香港法官施压

ZB吃草的老虎 收藏 0 1950
导读: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攻擊「一國兩制」白皮書將法官視為「治港者」,指「在(香港的)法治制度下,法官是獨立的,不應被質疑受到指示或因某些政治考量而被逼放棄對程序公義和何謂合法的看法。」彭定康的批評當然不是出於無知,而是故意誤導港人及國際社會。白皮書將法官視為「治港者」,要求法官愛國愛港以及「肩負正確理解及貫徹執行基本法」,不但是維護香港和國家利益安全的必要之舉,也是世界各國共有的要求,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政府包括英國會說法官效忠國家就會損害司法獨立。彭定康反對法官愛國,實際是要法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攻擊「一國兩制」白皮書將法官視為「治港者」,指「在(香港的)法治制度下,法官是獨立的,不應被質疑受到指示或因某些政治考量而被逼放棄對程序公義和何謂合法的看法。」彭定康的批評當然不是出於無知,而是故意誤導港人及國際社會。白皮書將法官視為「治港者」,要求法官愛國愛港以及「肩負正確理解及貫徹執行基本法」,不但是維護香港和國家利益安全的必要之舉,也是世界各國共有的要求,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政府包括英國會說法官效忠國家就會損害司法獨立。彭定康反對法官愛國,實際是要法官在判案時不必理會基本法,不用考慮國家安全和核心利益。 白皮書重申香港的獨立司法權,彭定康卻施壓要法官不用愛國,不必理會基本法,現在究竟誰在向香港法官施壓?彭定康居心何在?當年,正是彭定康搞出違反聯合聲明的「三違反」方案,破壞平穩過渡。 彭定康才是最沒有資格談論聯合聲明的人。彭定康在歐洲政壇早已聲名狼藉,古稀之年還為外國勢力干預香港政改大放厥辭,不過是自暴其醜。

要法官不愛國不執行基本法別有用心

在政治學上,政府的概念可以分為廣義和狹義兩種。狹義的政府指的是行政機構;廣義的政府則包括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本港的司法系統屬於特區管治架構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行使基本法賦予的公權力。基本法第四章規定本港的「政治體制」,當中分為六節:分別為行政長官、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區域組織、 公務人員。將司法機關載列其中,說明基本法將各級的法院和法官都視為「政治體制」的一部分,法官自然屬於「治港者」一員,有關規定與本港獨立的司法權並無矛盾之處。而且,白皮書對獨立司法權亦已作出明確表述,強調在嚴格按照基本法規定的基礎上,香港依法實行高度自治,充分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香港各級法院是特區的司法機關,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當中並沒有任何削弱香港獨立司法權之意,所謂將法官列為「治港者」就會損害香港司法獨立的立論,完全是邏輯不清,惡意歪曲。

至於要求法官愛國愛港以及「肩負正確理解及貫徹執行基本法」,這不但是法律上的要求,更加是現實上的需要。基本法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要求「特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主席及立法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議員、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的首席法官,都必須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擔任。」這裡已經清楚說明法官必須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這種效忠不只是口頭上的宣誓,更要體現在判案之上,在涉及香港和國家利益的案件上,判決時理應顧及國家的核心利益和安全,必須貫徹落實基本法精神,否則就有失職之嫌,當中的思路和邏輯是明確的也是一以貫之的。

然而,彭定康卻指法官如果愛國愛港,在判案時顧及國家的利益和基本法,就會令他們不能中立判案,就會損害到司法獨立,這種說法顯然是別有用心。就以彭定康的老家英國為例,英國的樞密院顧問官通稱大法官(Lord Chancellor)上任時必須宣誓:「謹向全能的上帝發誓,身當女王陛下真心忠誠的僕人,在陛下的樞密院中效力......盡全力忠於陛下、擁戴陛下,在他國君主要員教士政權或首領之前,協助和維護上天賦予陛下、國會立法申明王位應有的全部裁決權、尊嚴和權威,或其他。」當中明確要求法官當女王真心 忠誠的僕人、盡全力效忠擁戴。英國將大法官視作女王的僕人,一切以女王的利益為出發點,如果按照彭定康的邏輯,英國的司法獨立早已蕩然無存,為什麼彭定康的憂心不為其祖國而發呢?既然彭定康是來自一個將法官當作女王僕人的國家,他又有什麼資格批評香港法官必須愛國愛港呢?

企圖將港司法變成抗衡中央平台

當然,彭定康並非真傻而是扮懵。他怎可能不知道所有法官必須為其國家的利益服務,怎可能不知道法官必須按照憲制性法律辦事,判決不能違反憲制性法律?他針對白皮書的種種批評,說穿了,不過是向香港法官施壓,向他們傳達一個歪理:就是法官絕對不能愛國愛港,不能貫徹基本法的精神判案、不能維護國家的安全和利益,否則就是損害了香港的獨立司法權,這是顛倒是非,更是別有用心,要將香港司法系統變成與中央抗衡的平台,鼓動法官在判案時不必理會基本法,因為這是獨立司法權的體現;更將人大釋法視作「洪水猛獸」。其目的不過是將司法系統變成基本法的法外之地。彭定康攻擊白皮書損害香港的獨立司法權,但其實向法官施壓的正正是彭定康及反對派之流。

彭定康還鼓動港人「認為聯合聲明所保障的條款被削弱,可以向中英兩國表達關注」云云。然而,在香港回歸的過渡期,正是他搞出違反聯合聲明的「三違反」方案,破壞了立法局的「直通車」。 彭定康才是最沒有資格談論聯合聲明的人。

彭定康在歐洲政壇早已聲名狼藉,在政壇失勢後轉任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信託基金主席,又屢被揭發醜聞,在已故主持人薩維爾鬧得沸沸揚揚的性侵事件中,彭定康被指阻礙調查進展,有違職業操守,最終狼狽下台,賦閒家中。彭定康的仕途生涯漸趨暗淡孤寂,而且年齡也不饒人,但他老人家卻不甘寂寞,隨外國勢力近期 大力插手本港政改,彭定康也走出來渾水摸魚,為主子效犬馬之勞。但其說法信口雌黃,顛倒黑白,反而自暴其醜。莊子有句名言:「富則多事,壽則多辱」,正道出了彭定康的晚年處境。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