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龙江河(转自华声晨报网)

awbyili 收藏 0 4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习近平告诉我们:“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宁可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明确把生态环境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也多次强调:“坚持生态环境底线,划定生态保护红线”,“保护好青山绿水是最值得肯定的政绩”,“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为契机,抓好环境污染整治,加大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力度”。然而在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政府如此重视环境保护的当下,在发生过“镉污染”事件的龙江河却依旧被一些涉“重(金属)”污染企业包围,一些本该关闭的工厂却明目张胆地“开工”了。我们不禁要问:河池怎么了?

●关停企业仍大肆生产 ●合法侨企却莫名被“腰斩”

哭泣的龙江河

◆核心提示◆

2012年1月,河池市龙江河一场突如其来的镉污染事件,打破了这座被视为有色金属的“明珠”之城的宁静。当地政府高度重视,事件妥善处理。责令各监管部门对154家涉重企业进行了仔细核查,并关闭了96家不符合现行产业政策的企业。然而,在此次的涉“重(金属)”企业排查工作中,其中两家由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符合产业政策的合法企业刚在试生产或矿口基建时莫名被列入关闭名单惨遭取缔。企业被迫停顿,几百名工人被遣散,建厂投资的上亿资金打水漂。而个别不符合现行产业的“同行”却可以延续保留,并继续生产。

记者调查:关停企业再次污染龙江河?

新村选矿厂尾矿库坍塌冲垮民房

6月28日,记者再次来到河池市金城江区新村。这个小小的村子里竞驻扎了3家涉重企业,一家选洗矿厂,两家冶炼厂。由于涉及环境污染,这几家企业同时被当地政府列入关闭名单。“河池新村选矿厂”是一家日处理300吨的选矿厂,该企业是一家无配套矿山的选矿厂,常年靠在外地收购矿产品进行洗选加工,于2012年3月20日被河池市人民政府列入第二批关闭企业对象。

中午11时许,此时的新村天空依然乌云密布阴雨连绵。“河池新村选矿厂”位于村头的小河旁,其露天尾矿库与小河仅5米之隔,储存尾矿废渣的平面高于小河水位约1米,两者之间只有一条20公分高的排污沟隔离。如果遇大雨,尾矿废水会像洪水汹涌般冲进小河里,造成严重污染。

“昨晚刚加工完原材料,现在停了正在打包。”刚下班正准备吃午饭的一名厂内工人与记者闲聊说,工厂老板给工人每月仅1800元的固定工资,没有其它福利,连基本的社保都没有帮买。生产车间条件很差,每天都面对着筛选车床的机器声,耳朵都聋了,很多工人做几个月都不愿意做走了。自己50多岁了,家庭经济困难才撑着干的。

对于这家选洗矿厂在去年3月份被当地政府列入关闭名单停止生产的消息,很多当地村民早有耳闻,但每天都能目睹该厂一直加工从未停产的行为感到疑惑——该厂是否真的被关闭了?

据村民莫某讲述:关停后仍一直生产至今,甚至在去年7月份还发生了尾矿库坍塌冲垮周边村民房子的事件。事件发生的原因是当时该厂的一个生产用水水池突然倒塌,水池的水一下子冲进旁边的露天尾矿库形成强大的冲击力将周边一些居民房子和农田冲垮,有的房子倒塌,幸好那天傍晚大人、小孩都在屋外乘凉和玩耍,才避免了人员伤亡的严重事故。这场事故发生后,厂方赔偿了10多万补偿费和重建费,但该厂依然没有被停止生产。

“露天存放的尾矿废渣直接冲进旁边的小河,这些含有大量的铅、锌废水严重污染了整条小河的水质。这条小河的河水直接流入龙江河上游的,龙江河是金城江居民用水的水源,一旦再发生龙江河污染事件后果不堪设想。”村民李某说,发生如此严重的污染事件,当地的环保部门和安监部门仅是走过场,没有立即阻止其非法生产行为,也没有下达任何处罚批文。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该厂竟然还驻扎着一名金城江区环保局的环保责任监管人员,天天来厂“视察监督”,但为何这家选矿厂仍继续生产?李某说:“事故发生当日,那名环保监管人员也在现场帮厂方和村民调解。”

据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冶炼厂老板称,该厂连环评手续都没有,也没有获得相关部门颁发的安全生产许可证。自从该厂于2013年3月被列入关停名单以来,不知通过什么方式和理由得到了当地政府连续三次同意恢复生产进行洗选加工至今。

不符合政策的企业却未被关停

在采访调查了解过程中,有的选洗矿厂同样不符合现行产业政策,却没有被列入关停取缔名单。这些选矿厂同样出现环境污染或者尾矿库存在隐患等问题。

除了“河池新村选矿厂”被关停后仍能继续非法生产外,“河池市泰昌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五圩选矿厂”也是一家日处理100多吨的选矿厂,按照现行产业政策的准入门槛,这家选矿厂理应被列入关停名单,但在当地政府下达的3批关停名单里却没有出现该厂的名字。据一名曾经在该厂工作的知情人称,这家选矿厂至今没有环评手续,尾矿库也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现储存的尾矿库已经排满,为了存放更多的尾矿砂,该厂用砖砌成了高约3米的砖墙进行围堵,防止这几万吨的尾矿砂泄露。这种不规范的尾矿库却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生产车间处在尾矿库下方,万一发生坍塌事故,车间工人怎么逃生?由于尾矿库已排满,现生产时产生的污水直排到公路坎上,污水直流河沟。

据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板称:在2009年,有个姓卢的环江老板,曾经承包了泰昌矿业的“五圩选矿厂”进行原材料加工选洗,当时正处在雨季,生产加工时,大雨将尾矿库的废水直接冲进水沟流入刁江造成水质污染,“毒”死了很多鱼,后来花了几十万搞关系才将这起事件捂住。

据了解,除“五圩选矿厂”外,金城江区“保平锌多金属选矿厂”也同样存在污染刁江的隐患。该厂建设于1996年,是一家日处理量为100吨的选矿厂,生产工艺和生产技术落后,生产设备高能耗、低产能,属于淘汰落后的选矿厂,却被额外“保护”保留下来不予关闭。

保平里面的选洗矿厂尾矿库已经累积筑高攀升约10多米,而且排放废水废渣满后,厂方为了节省资金,都把现成的尾矿砂装进塑料袋再用来垒高1.5米围坝,进行废水废渣储存。事实上这个尾矿库已经从建厂使用至今,尾矿砂已经排满了整个山窝,使用塑料袋装尾矿砂用于筑坝,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尾矿库下面也是农田和小溪,小溪的水直接排入刁河。如果尾矿库发生坍塌,污水直接被流到刁河造成污染。”附近居住的村民刘某说,“他曾经都在这个厂里打过工,选矿厂每日选洗才120吨左右,根本没有达到产能要求。”

恒丰选矿厂致周边稻田失收

在河池市金城江区五圩镇板銮村的“恒丰选矿厂”于2008年建成,是一个新建选矿厂,现满负荷生产为日处理量为600吨左右,不符合当时的铅锌行业准入条件(2007年颁布的铅锌准入条件:2007年后新建选矿厂日处理量需在1000吨以上)。其生产时,严重污染了周边环境,直至现在板銮村的村民都极力向镇政府和有关部门反映污染问题,但一直以来都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这些洗矿药水严重影响农田灌溉用水,甲结(地名)稻田15亩多,由于土地受污染变质,种下的水稻枯萎绝收。当时要求厂方妥善处理,却得到的是每亩每年200元,算起来每个月两斤猪肉都买不到。”村民韦某气愤地说。

在一份村民们的联名投诉材料反映:自2010年8月初,选矿厂老板在未经与那肯队村民协商同意的情况下,非法强占约60亩村集体用地,用于扩建选矿厂和冶炼厂。并把未经处理的选矿污水、选矿药水直接排入牛尾坡(地名)水沟,致使污水严重污染下游水源,很多农用地基本无收。

除了污染周边环境,投诉材料还称企业老板于2010年在板銮村非法盗采国家矿产资源,破坏面积约200多亩,被毁树林约10多亩。并将盗采的矿产品运到“恒丰选洗矿厂进行加工冶炼。从2010年至今,在长达数年的非法盗采中都没有任何监管部门干涉和查处。

“该厂的尾矿库的高度已经累积高达10米了,存在很严重的坍塌问题。下面都是农田,如果一坍塌后果很严重。”村民韦某说,存在如此污染严重和安全隐患问题的选洗矿厂却没有被列入关停名单。

当地一名知情者透露称:在金城江辖区,除了这个“恒丰选洗矿厂”的产能不符合现行的产业政策和尾矿坝存在安全隐患外,在保平村的“保平锌多金属选矿厂”也同样存在这些问题。

侨商投诉: 关闭引争议 合法投资遭打压?

据了解,这些选冼矿厂都存在污染周边环境,有的被列入关停对象依然继续非法生产;有的不符合现行产业政策却能保留。然而,符合现行产业政策又是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合法企业却在试生产期或矿口基建期时被列入关闭名单,责令停业生产至今。

祖籍广西的美国华人翁明(化名),于2008年在广西河池市政府招商引资的牵引下,到当地投资。但在企业仍处在试生产阶段时,却莫名被当地政府列入了关停名单。在四处求助无门的情况下,作为该企业的股东之一的翁明最后找到报社,希望报社为侨企维权。

2014年4月13日,距离河池市镉污染事件已经过去了2年多。此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对全市所有涉重的企业经行了大排查,先后关停了96家。在此次严格的“大清洗”行动中,翁明投资的企业也被责令关闭。但让其困惑的是:自己入股投资的是板宁矿山,生产规模为5万吨/年,所有手续完善,符合现行产业政策,却被莫名关停。

翁明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2006年12月5日,以有偿受让方式,取得了“广西河池市拔贡镇板宁铅锌多金属矿普查”权;

2007年10月,向广西国土资源厅提交了勘查成果并通过评审;

2008年7月1日,委托河池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编制了《环境影响报告书》也获得评审通过;

2008年8月,依法向广西国土资源厅提出采矿申请。同月,国土部门依法审核并同意公司采矿申请,核发采矿许可证;

2008年12月4日,获得河池市金城江区发展和改革局准予建设投资项目登记备案;

2009年2月,经河池市国土资源局批准,临时使用集体荒地作为项目临时用地。一个月后,项目开工建设,目前项目已经完成设计总投入的97%,目前缴纳矿权使用费、矿产资源补偿费、环保设施建设等多项,总共投入人民币6422万。

距离企业被关停(2012年4月)已经两年多过去了,依然没有收到任何当地政府的允许开工批文。“项目刚启动,就被责令关停了两年多。投资进去的资金成了打水漂。”另一家企业卢总说,除了“河池鑫福矿业开发有限公司”,“河池市丹池矿冶有限公司”也被责令关停,企业经营范围主要是回收硫铁矿和生产硫酸。项目总投入7000万,属于河池市招商引资的项目,所有手续完善,立项通过了河池市发改委的审批,还获得了广西区发改委下放的节能减排鼓励资金。在环保手续方面,也通过了广西区环保厅的评审,并于2010年6月获得硫铁矿回收制酸工程投入试生产的批文。但在试生产过程中,却因龙江河污染事件,被责令关停至今。企业所有的设备已经开始腐锈,如果再不能生产,所有的机器都无法继续再使用。

对于卢总的现况来说,只能一个字形容“惨”。投入的不是小数目,企业总投资上亿元人民币。

村民举报:现况混乱 被关停的仍在生产

关停的企业名单里引发了众多争议,符合产业政策的被关闭,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却能保留,筛选关闭企业名单是否公正遭到了质疑,许多被关停企业的老板言论指责这次关停名单可能存在很多水分,甚至可能有个别领导利用职权打击合法企业,搞“垄断行业”、“吞并资源”、“行贿保厂”等腐败现象。

广西河池市南丹县,这是记者接到村民们投诉较多的地方。投诉的内容是:当地3家被河池市政府列入关停名单的选洗矿厂仍在继续生产。

4月15日下午5时,天色已是黄昏,南丹县芒场矿区企业内部已经亮起了生产照明灯,厂内的选洗机器震响整个山谷。在这里,两家被河池市政府列入关停取缔名单的选洗矿厂依然热火朝天的生产,一家是“金锌选洗矿厂”,另一家是“恒泰选洗矿厂”。投诉问题较多的“金锌选洗矿厂”,其位置位于马鞍山选洗矿厂的尾矿库上面。厂址、办公楼、职工住宿楼依山而建,旁边就是陡峭的山坡。

据当地的村民透露,由于该厂位于坡度陡峭的地方,曾经发生过泥石流坍塌事件,由于当时停工,并没有人员伤亡。但坍塌事件发生后,该厂也没有迁建到其他地方,仍然在此址继续生产。

“无法想象,建厂在如此陡峭的山坡,生产过程中如果下大雨发生泥石流,一下冲下来,整个厂都被埋了,这么严重的安全隐患,当地监管部门为何任由其继续生产呢?”一名姓杨的知情人说,该厂已经被河池市政府列入关停取缔名单了,都已经被有关部门下达断电批文,为何还有电供应其生产呢?

附近的“恒泰选洗矿厂”也因产能不符合现行产业政策要求,同样被列入政府关停的名单中,却能继续生产。

为何会出现这些乱象?难道被关闭的企业这么肆无惮忌的生产,监管部门没有发现?就在记者前往南丹县工信局了解该企业关停状况时,该局办公室的一韦姓负责人不但不提供该厂审批资质,甚至借需要“县宣传部出证明后才能接受采访”的借口拒绝媒体采访。

在采访调查过程中,除了“金锌选洗矿厂”、“恒泰选洗矿厂”外,还有南丹县大厂镇的“金通选洗矿厂”同样违法继续生产。

疑问重重:推行“双重标准”?

疑问一: 同样硫酸厂产能高的被关停, 低的却没被列入名单

“河池市丹池矿冶有限公司”位于河池市金城江区河池镇红沙村拉关队。其建厂用地作为河池市硫铁矿制酸综合利用工程项目建设用地,由河池市人民政府采用招标拍卖挂牌方式出让取得的工业用地。该项目是已经过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厅等有关部门的审批,并取得了试生产资质。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河池市南丹县大厂镇“南丹县吉朗矿冶有限责任公司”也是硫铁矿制酸流程,与“河池市丹池矿冶有限公司”生产经营范围相同。据了解,这家企业是在2001年前就已经建厂开工了,当时仅有一条生产线,年产硫酸2万吨,锌焙砂1万吨,后来经过扩产改建以后增加了一倍,年产硫酸4万吨,锌焙砂2万吨。

这家“南丹县吉朗矿冶有限责任公司”的产能只有“河池市丹池矿冶有限公司”的1/4。通过核查关停名单,这家“南丹县吉朗矿冶有限责任公司”并没有被列入关停名单,依然继续保留。

“我们都无法知道关停名单是怎么制定的?为何我们产能和投资规模大被关停,小的反而给予保留?”韦总愤然,“都是同行,我们很清楚,其生产规模远远低于我们。我们是每年12万吨,他们的才4万吨。”

为何产能高的却被关停,产能低下的却可以保留?是在排查核实过程中出现了疏忽还是其他原因?

疑问二:同样矿口 大的被关,小的保留?

“河池市鑫福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鑫福矿业)板宁矿口位于河池市金城江区拔贡镇北香村板宁屯,其年产生产规模为5万吨/年,现有职工80人。该企业主要从事锡、铅、锌矿地下开采和勘探。符合现行产业政策,项目属允许类建设项目,且符合《河池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第三章“提升壮大工业经济”中的规划,该企业采矿许可证、营业执照和主要负责人安全资格证、各特殊工种操作证等证照齐全,临时土地使用、环境保护方案都经过了广西自治区各监管部门的批复。“鑫福矿业”现持有两个矿权。探矿权4.68平方公里;采矿权0.6379平方公里,服务年限16年,现分别为3个生产工区同时生产。按照现在的现行产业政策要求,“鑫福矿业”自备有配套的选厂。但在2012年3月20日河池市镉污染事件后,在整治活动中被列入第二批关停名单至今已经2年多。

“我们极力配合当地政府针对涉重企业的整治行动,属于符合现行产业政策的合法企业,列入关停取缔名单的结果让我们心寒。”翁明很纠结,企业被关停至今,国土部门仍旧授予开采权、探矿权许可证。但因当地政府关停,河池市公安局已经停发了相关爆破产品,现公司的坑探工作无法进行,只能停工等待。给公司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

据了解,距“鑫福矿业”板宁矿口不到500米另一家矿口——“河池市北香矿业有限公司”的隆友锌多金属矿口采矿面积仅有0.2平方公里,只有一个生产工区,生产规模由以前的每年的1万吨申报提升为每年的3万吨。然而,这个矿山并没有被列入关停名单。而在板宁矿口的产能比隆友锌多金属矿口多一倍的情况下反遭关停。

部门说法:建议保留“鑫福”、“丹池”

对于“河池市鑫福矿业开发有限公司”、“河池市丹池矿冶有限公司”被列入关停名单,河池市金城江区政府也认为不妥。河池市金城江区人民政府于2012年4月17日,向河池市人民政府上报了“关于保留‘河池市鑫福矿业开发有限公司’板宁矿口、‘河池市丹池矿冶有限公司’的请示”。阐述了企业保留原因,反映了企业符合现行产业政策要求,所有证照齐全,并属于招商引资项目。

上报后仅过了11天,即4月28日,“河池市鑫福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的保留上报材料转交到了李克纯副市长手上,李副市长作出了有关保留批示。其要求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安全生产监管局在一周内提出书面意见报市政府再次审核。

2012年5月4日至19日,河池市国土资源局和河池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提交了书面处置意见,共同建议予以保留,不纳入关闭企业。

事态发展如何,本报将继续追踪报道。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