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包装出来的战神

要想贬损秦国,把白起包装成战神是有好处的。你看看,这样一个为秦国开疆扩土战功显赫的将军,最后竟被赐死,秦多无道?具有现代文明思想的人,复又看到白起杀人如麻,秦便真的无道了。

其实,仔细阅读《史记》我们便会发现,白起是司马迁包装出来的战神,其显赫的战功有的是张冠李戴,有的是无中生有,还有的是白起自己造假谎报战功。

司马迁在《白起王翦列传》中,用苏代之口言道:“武安君所为秦战胜攻取者七十余城,南定鄢、郢、汉中,北禽赵括之军,虽周、召、吕望之功不益于此矣。”这就使得一些读者不假思索地接受了司马迁的这个结论,再佐之以列传中夸张的战绩,战神便被塑造了起来。

然而,如果我们运用程步读史原则,不是轻信作者给出的结论,而是自己去研究材料,然后得出结论,便会发现,所谓“虽周、召、吕望之功不益于此矣”太过夸张。而“为秦战胜攻取者七十余城,南定鄢、郢、汉中”也并非全都属实。

汉中是白起打下来的吗?不是。秦惠王后元十三年,秦将魏章就打下了汉中,并已置汉中郡,那时候白起恐怕还穿开裆裤。“十三年,庶长章击楚于丹阳,虏其将屈丐,斩首八万;又攻楚汉中,取地六百里,置汉中郡。” 秦昭王十三年,又任命“任鄙为汉中守”,这一年白起刚刚出道。

另外“南定鄢、郢”也容易给读者以误导,加上白起也会造势,一把火烧了夷陵,叫读者误以为白起攻占了楚国的都城。其实白起攻占郢时,楚国早已迁都至 200公里以外的鄀城,鄢、郢不过就是两座寻常的城池而已。

仔细阅读司马迁记载下来的材料,认真对比《本纪》和《列传》的异同,才能看到较为真实的白起。

《秦本纪》“十三年……左更白起攻新城。”这是白起首次亮相,却没有获得战果,应该是白起打了败仗。这与《白起王翦列传》吻合:“昭王十三年,而白起为左庶长,将而击韩之新城。”

可是第二年白起就惊天动地起来:“十四年,左更白起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虏公孙喜,拔五城。”可是,这却很可能是白起已经开始谎报战功了。因为韩魏世家记载,两国联军总兵力24万,难道白起将敌人一个不剩全部阵斩了?更令人生疑的是,既然将敌军全部消灭,为什么没有占领争夺的要津伊阙?史料记载,后来诸侯联军又毫无阻拦地出伊阙攻秦。

同年,《列传》却含糊其辞地记载道,白起“涉河取韩安邑以东,到干河。”攻占五座城池都要载明,为何这么一大片地方却含糊其辞?而且这么大的战果《本纪》却没有记载,不奇怪吗?

我们知道,列传多有拔高传主的做法。程步博文多有例举。比如《魏公子列传》中说,因为魏无忌贤明,诸侯十余年不敢攻魏。而实际情况是,所谓十余年,有史明载的就有12个年头,诸侯不断攻魏拔城夺地。由此可见,列传中的文字,应该与其他史料核证过才能采信。

接着往下看,《本纪》“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取垣”,这又变成了寻常人的战绩了。可是在《列传》中他却又神奇起来:“明年,白起为大良造。攻魏,拔之,取城小大六十一。”取了魏国哪儿的六十一城池?为什么含糊其辞?长平之战才十七座城池,魏国一共有多少城池?仅攻占一座垣城,《本纪》都不肯遗漏地记载下来,61座城池这么大的战果《本纪》为何只字未载,不奇怪吗?按照司马迁佐苏代之口言,白起一生才攻占七十余座城池,难道刚出道两年就已经功德圆满啦?

这之后有十年没白起什么事,直到“二十七年……白起攻赵,取代光狼城。”又是寻常人的样子,只攻下一座城池。

“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邓,赦罪人迁之。二十九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郢为南郡。”《列传》记载:“后七年,白起攻楚,拔鄢、邓五城。其明年,攻楚,拔郢,烧夷陵,遂东至竟陵。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秦以郢为南郡。白起迁为武安君。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两者比较,《列传》有与《本纪》吻合的,也有容易产生误解的,更有张冠李戴的。

《列传》说“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便是张冠李戴。《本纪》记载:“三十年,蜀守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巫郡是蜀守打下来的。而黔中郡则既有蜀守的功劳,也还有司马错的战功:“又使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列传》都张冠李戴到了白起头上。

“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秦以郢为南郡”,则容易使人产生误解,好像楚王是被白起从郢赶出来的,整个南郡是白起打下来的。其实白起攻郢时,楚国早已迁都走了,此时都城在郢北200里的鄀城。白起攻占的郢,就是一座寻常的大城邑。此时秦设立的南郡,也只有后来南郡的一半大小。白起只攻到竟陵,也就是今天的湖北潜江西北,而秦南郡东界至今天湖北武汉东40公里。从竟陵向东还有近200公里。

再往下看,“三十一年,白起伐魏,取两城。”白起又恢复了寻常人样子,打一仗只取两城。

《本纪》记载,“三十三年,客卿胡阳攻魏卷、蔡阳、长社,取之。击芒卯华阳,破之,斩首十五万。魏入南阳以和。”《列传》却把这功劳戴到白起头上:“白起攻魏,拔华阳,走芒卯,而虏三晋将,斩首十三万。”

此后七年没白起事,到了“四十三年,武安君白起攻韩,拔九城,斩首五万。”这又是寻常人的样子了。

四十四年,“攻韩南阳,取之。”《本纪》没说是谁。《列传》说是白起,“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阳太行道,绝之。”《史记·集解》说此南阳指的是修武城。也是寻常人而已,只攻占一座城池。

再有就是四十七年的长平之战,白起说他一举坑杀赵军降卒40万。关于这盖世奇功,程步已有博文《长平之战白起谎报战功》。

至此我们可以总结一下得出结论了。以《秦本纪》为依据,白起一生获得的战功如下:

十四年击败赵魏联军,俘获敌主将公孙喜,取5城;十五年攻魏取垣1城;二十九年攻楚拔鄢、邓等5城,又攻占郢并向东推进60公里至竟陵;三十一年攻魏取2城;四十三年攻韩,拔9城;再就是四十七年在长平击溃赵军,乱箭射杀其主帅赵括。

这样的战绩,秦国有诸多将军可以功在其上,哪里来的战神?可是白起却爵之武安侯,后因长平之战谎报战功,致使秦昭王错误的判断形势,不顾秦军疲劳王孙子楚还为质邯郸,发兵攻邯郸想要灭赵,因而导致秦军大败副帅郑安平率两万秦军投敌,上党河东悉数丢失。犯下如此造假欺君之罪,判其赐死,难道不是罪有应得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