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类电影主打潮流以英、美、俄罗斯(苏联)为主,在影视银幕上德国产的电影是非常的少,偶尔才能看上一两部,偶然的机会在搜索电影的时候,找到了一部2008年德国出产的军事喜剧电影,从观众给出的低评评分来看,似乎属于不入流的电影,由于捣蛋本身就是一名海军潜艇迷,出于对电影标题“U900”兴趣,所以抱着试看的心态看了前10分钟,觉得剧情还是很吸引人,后面还是耐着性子把全剧看完了,看完全剧认为这部集军事、喜剧、商业因素为一体的《猎杀潜航:U900》拍摄得非常的棒,是值得一看的电影,看了这部能博得一笑的电影,大家会发现原来现代的“电炸薯条”、“汉堡包”包括美国的快餐品牌“麦当劳”由来的是这么的有来历。

《猎杀潜航:U900》的故事内容是发生在二战结束前期一个名叫德国埃森边疆区的地方(埃森边疆区杜撰地名,实际上德国埃森就是德国鲁尔区的一个城市),有一名叫阿泽.施罗德的德国青年十分的向往美国的生活,为此他偷偷的收留了一名叫萨缪尔的犹太人年轻人,阿泽和萨缪尔他们两人的理想就是,期待盟军解放德国,然后利用他们研究发明的电热炸土豆机迎接美国(盟军)的到来(或者去到美国生活)。

其实可以说阿泽发明电炸土豆机去做美国人的生意是相当的有生意的头脑,但是在纳粹德国的高压统治下,阿泽只能偷偷的从黑市上买材料来做实验。一天(按照电影字幕的时间是4月29日),阿泽为德国陆军的施特拉塞尔上将采购的物品在送货上门的时候与施特拉塞尔上将的夫人发生了不可告人的艳遇,然而此时的斯特拉塞尔上将正在秘密的会见到访的一些德国高级将领,密谋着要把搜罗到的“耶稣圣杯”用盟军意想不到的海运方式运送回德国的瓦尔内明德港然后转交小胡子元首,斯特拉塞尔告诉在场的德国将军,他决定用一艘德国潜艇悄悄的从法国土伦港口潜航过英国海军封锁的直布罗陀海峡,然后沿着法国海岸一路北上到达德国。

面对斯特拉塞尔上将的计划,在场的德国将军提出了如何穿越被英国人封锁的直布罗陀海峡的疑问,斯特拉塞尔说出了由著名的潜艇指挥官勒贝格上尉带领潜艇水下潜航通过“波塞冬”海沟,至于波塞冬海沟的坐标只有勒贝格上尉知道,届时斯特拉塞尔将随船一同运送圣杯回国述职。

送走了到访的德国高级将领,斯特拉塞尔上将和副官伯劳克中尉突然听到楼上传来激情昂扬的欢叫声,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上将和副官两人气势冲冲的前去抓奸,面对门外激烈的撞击房门的声音,赤裸身体的阿泽见势不妙选择了跳窗而逃(从此阿泽开始了一段具有传奇色彩的逃亡生活)。

从二楼跳窗的阿泽.施罗德面对上将的开枪射击和德国士兵的搜捕不得不四处躲逃,慌乱中阿泽无意间躲进了斯特拉塞尔上将的书房里,偷听到了勒贝格上尉与斯特拉塞尔上将的所谈论的计划,于是在阿泽心中一个大胆的逃跑的计划在心中成型了,就是假扮成运送圣杯的德军人员混上潜艇离开德国。

面对即将展开的大抓捕,已经给将军带上“绿帽子”的阿泽.施罗德在逃离斯特拉塞尔将军的别墅时候,还顺手牵羊的拿走了两套德军的制服(一套将军制服一套尉官制服),逃离到住所的阿泽和萨缪尔穿上德军的制服后逃离了德国,但是他们两个想到逃离必须要找到前往法国土伦放入交通工具才行,阿泽自己的三轮摩托车留在了将军的家里,好在他们一身的德军的制服还是征用到了一辆为纳粹地方高官运送蛋糕的车辆,要求汽车将斯特拉塞尔将军送到法国土伦。

一路风尘仆仆的阿泽一行人从德国赶往法国土伦的途中一路上都相当的顺利,但是即将接近到法国土伦军港的时候,面对司机的询问,阿泽在回答的时候显然是答非所问,女司机显然有调头回德国的念头,就在万不得已的时候萨缪尔不得不开口承认他们是被德军通缉的犯人,恳求女司机能把他们送到土伦港的潜水艇上去。

女司机(玛丽亚)听到他们的际遇显然是非常的同情,但是令玛丽亚气愤的是阿泽和萨缪尔毁掉了她好不容易在面包房得到的工作(工作才第二天),由于送阿泽到土伦,此时玛丽亚要运送的一尊蛋糕人像早化成了一滩蛋糕奶油,此时回去铁定是被炒鱿鱼了,联想到今后的命运玛丽亚只好“送佛送到西”,协助阿泽登上港口的潜艇。

来到土伦港口,阿泽他们找到了等待起航前往瓦尔内明德的德军潜水艇,登上潜水艇阿泽谎报自己就是德军要等的勒贝格上尉和回国述职的斯特拉塞尔上将和他的副官三人,由于萨缪尔的德国将军制服和玛丽亚身着德军尉官制服显然骗过了潜艇上的德国军人,阿泽顺利的接管了潜艇的指挥权,并宣布潜艇起航离港。阿泽.施罗德为何要匆匆忙忙的发布离港起航的命令?因为他已经看到了尾随驱车而来的斯特拉塞尔上将和他的副官伯贝克上尉。

从德国兴匆匆赶来的上将眼睁睁的看着潜艇驶离了港口,从望远镜中此时站在潜艇指挥塔上的就是给自己(斯特拉塞尔)戴绿帽子的施罗德。气急败坏的将军命令副官立马找一条船追上潜艇,逮捕施罗德。但是副官告知,已经没有属于德国的船只了,最多只能征用到渔船。由于将军副官征用到了一条小渔船,于是片中就出现了一场渔船千里追击潜艇的好戏(渔船追击潜艇可笑吧,这就是本剧的大笑点之一)。

剧情话题暂时停顿一下,用一个小的篇幅介绍一下德国的这艘U900潜艇,这款潜艇属于ⅦC型,ⅦC型潜艇是二战德国潜艇的主力型号,活跃在各个交战的水域。ⅦC艇从1940年下水的首型艇U—69到战争结束总计生产了568艘,其中1944到1945年间,ⅦC潜艇大多安装了通气管。ⅦC乘员 定员在44-52人之间,艇长 67.1 米,排水量769吨(水下871吨),水面最高航速 17.7 节(水下最高航速 7.6 节)水上航程 8500 海里/10节航速(水下最高航速 7.6 节)设计下潜深度 220 米,鱼雷管5具(首4 尾1),鱼雷备弹14枚。甲板武器为1门105毫米火炮和1门20毫米口径高射机炮。

回到剧情,斯特拉塞尔将军征用到渔船以后马上展开了追击潜艇的行动,首先他命令副官发送密电码到潜艇上的收发报员,命令潜艇上的德军马上逮捕潜艇上假冒的德国军人,但是却被潜艇内的萨缪尔给机智的破坏掉了,斯特拉萨尔的首轮逮捕行动宣告失败。

但是由于阿泽一伙人诡异的言行还是引起了U900艇凡斯代腾艇长的警觉,凡斯代腾觉得假冒的勒贝格上尉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上过潜艇的海军盲,在一次海面航行中,由于阿泽不慎拉了紧急下潜的潜艇控制手柄,致使正在潜艇瞭望塔上指挥的艇长凡斯代腾差点就淹没在茫茫的大洋上,幸好在水面上的水兵的军事素养非常的好,临危而不乱,发现状况不对以后,快速而稳定的钻进潜艇内关好水密门,而最后进入潜艇的艇长也是身手非常的敏捷,凡斯代腾在脱险后则是在艇内暴跳如雷的要追究肇事者的责任,而阿泽则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这是检验紧急下潜放入演习,你可以再把潜艇上浮到海面上去”把责任化解掉了。

艇长在出事故以后,凡斯代腾一直是在找机会揭穿阿泽假艇长的面目,艇长力主返回土伦港弄清事实真相,但是遭到了阿泽一伙的反对,明面上无法返回土伦港,于是艇长就暗中在潜艇的轮机舱进行破坏,敲坏一根机器的轴承,迫使柴油发动机停止了运转,这时候潜艇瞭望哨报告一艘渔船正在接近,此时,斯特拉塞尔将军的渔船已经看见并接近了因为故障停留在海面上的潜水艇,就在这时候,阿泽想到了自己携带的电热发棒里有一根轴承正适合代替损坏的潜艇轴承,就是在长度上需要截锯掉一部分才可以安装得上,好在潜艇的轮机长是个优秀的机械师,小老头用最短的时间锯掉了轴承多余的部分,备件一安装上去,潜艇立即又运转起来,而正在潜艇外部瞭望塔上的阿泽,命令全速航行,面对正款款而来渔船上的斯特拉塞尔上将,阿泽则欢快的挥手道别,再次扬长而去。

潜艇航行到了直布罗陀海峡,面对该地区是英国军舰的封锁禁区,U900此时采取的是潜航的航行状态,在水下潜望镜深度阿泽观看了壮观的非洲和欧洲的分界线沿岸的秀丽风光,突然阿泽观测到了迎面驶来的英国军舰,随即发布战斗警报让潜艇迅速下潜到安全深度,但是正在缓慢下潜到安全深度的时候,英国军舰投下深水炸弹对德国潜艇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为了摆脱头上麻烦的英国军舰,潜艇上的德军艇长要求阿泽立即提供“波塞冬海沟”的准确的地理坐标,但是阿泽出示的坐标被确认为是一个位于德国瓦尔内明德的旅馆的电话号码,由于出示的号码并不能证明有用,阿泽的潜艇艇长的身份这时普遍的遭到质疑。

这时要命的是潜艇下潜的深度不够,航行的时候卡在了海底山脉八字形的夹缝之间动弹不得,关键时候还是阿泽想到了利用摇摆的原理,在潜艇的两头各部署了20人分别在艇内跳跃产生的震动形成摆动使潜艇脱离了被夹在海底等死不利因素,潜艇下潜到理论上的230米深度以后加速潜航离开了,原来所谓的坐标就是只要按照海图潜航到230米以后就可以安全出入“波塞冬海沟”。

到达安全区域以后,潜艇官兵在水面上举行了劫后逢生的庆祝酒会,并赤裸的跳进海中以示庆贺,面对潜艇德军士兵要求全艇官兵从艇长到士兵一律要脱光跳进大海洗澡庆祝的要求,阿泽则另辟蹊跷的在潜艇上跳起了脱衣舞(阿泽此举是为了掩护玛丽亚女人的身份),阿泽的脱衣舞迅速的得到了官兵们的热情欢呼,但是由于阿泽的得意忘形,被细心的德国潜艇士兵发现了这位假勒贝格上尉的是个脚趾头是完整的(而真的勒贝格上尉在一次爆炸中缺少了一个脚趾头)。

遭打逮捕的阿泽.施罗德被关了起来,而此时一路从土伦追赶了几百海里的斯特拉塞尔上将终于在直布罗陀海峡外登上了U—900潜水艇,并接管了潜艇的指挥权,斯特拉塞尔上将将行动的绝密电报交于潜艇艇长的时候,潜艇艇长立即发布改变航向朝着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进发的命令,听到艇长更变航线的命令吃了一惊,询问到不是去瓦尔内明德吗?确认了绝密电报上的内容以后,斯特拉塞尔说了句“德国士兵服从每一个命令”的话,于是U900在直布罗陀左转了弯,但是就在航行途中,被关押在潜艇内的阿泽、萨缪尔和玛丽亚在盘算着如何在航向上动手脚,擅长物理学的犹太人萨缪尔则建议在罗盘上放一块磁铁,此时达成共识的阿泽等人在潜艇罗盘上底座放了一块磁铁,而潜艇航向正在悄然的改变着。

发现罗盘变化的副艇长询问操舵手(舵信技师)怎么改变了了航向,命令马上恢复到原有航线上,但是就是因为小小的磁铁引起的磁性偏差,修正过来的航线已经由原来的45度折角航行变成了直线航行横渡大西洋直接到达了美国纽约的近海海岸线上(熟知地理的一定知道直布罗陀相对的直线就是美国的西海岸)。

已经来到美国近海的德国潜艇却浑然不知,当外出透风的上将副官在望远镜发现美国的鱼雷轰炸机的时候,立马报告了艇内的斯特拉塞尔上将以及艇内的所有德国军人,德国将军断言布宜诺斯艾利斯根本不可能有美国军机存在,而被关禁闭的阿泽则告诉德军他们在罗盘上动了手脚,而他们现在的位置就是在美国的海岸线附近。

当德军凡斯代腾中尉艇长发现罗盘问题要马上修正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航线并宣布下潜的时候,阿泽告知来不及时间了,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生死攸关的时候面对全艇人员以及自身的切身利益,斯特拉塞尔上将与凡斯代腾中尉否定了阿泽的决议,说不要相信阿泽的话,指责阿泽在过直布罗陀海峡的时候差点害潜艇沉没,凡斯代腾中尉要求潜艇艇员立即执行命令,但是其他德国士兵显然没有遵守命令,反而对阿泽的建议感到可行,他们也认为只有投降才是出路(不排除德军士兵对战争已经感到厌倦,也许只有投降才幸免被击沉的命运)。

面对多架呼啸而来的美国鱼雷轰炸机,潜艇内部正在上演着着一场争夺潜艇控制权的军事哗变,纳粹死忠分子凡斯代腾中尉和斯特拉塞尔上将要求德军士兵立即潜入水下,但是紧要关头阿泽在当初盗取勒贝格上尉画的地形草图上发现了这张草图原件原来是一张斯特拉塞尔上将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购买的房产证明书。

阿泽及时的揭穿了斯特拉塞尔上将邪恶的用心,并将证据公布于潜艇里的德军,此时潜艇的德军士兵才恍然大悟从直布罗陀变更了与回德国背道而驰的路线,其实是这名陆军将领的私自串改的计划,很显然斯特拉塞尔背叛了德国。面对计划败露斯特拉塞尔立即拔枪要枪杀坏事的阿泽,但是被萨缪尔给打昏了,同样想反抗的凡斯代腾也被玛丽亚给打晕了。

此时在美国的土地上也正因为这艘潜艇的到来在美军的防卫指挥部正上演这一场精彩的讲解辩论话题,负责为美军将领讲解的是美国CIA的特工希利,原来美军指挥部收到潜艇德军发来的密语电报,条文说“潜艇上有你们想要的东西,施罗德国王为你们带来了电热杯子” ,希利特工就这句话的内容用数学解算的方式解算出圣杯就在潜艇上,希望军方不要击沉德国人的潜艇,就在离攻击只剩下不到一分钟万分关键的时候,美国将军看了一眼挂在墙头上的“耶稣圣像”,下达了放弃攻击,让潜艇进港的命令。

对于此时正在静静等待命运的德国水兵来说,一分钟的时间转瞬而逝,呼啸而来的美国飞机从德国潜艇上穿越而过,并没有投下炸弹,得到生路的德军全体官兵向阿泽致以崇高的军礼以示感谢,此时这个假冒的潜艇艇长俨然得到了正式的认可,面对潜艇官兵的军礼,阿泽用初上潜艇说的“你们都准备好了吗”问到德军的士兵,而得到还是德军士兵铿锵有力“一切准备就绪”的答复。

电影的最后部分最具戏剧性的是,纳粹中坚分子凡斯代腾中尉去墩美国的监狱了 ,在班房门口还大义凛然的说“我们失败了,但精神用不屈服”,但是一进到班房看到三名壮实的美国囚犯时, 凡斯代腾中尉的呜咽畏怯的表情顿时浮现,而另一个班房里斯特拉塞尔上将和副官伯劳克中尉正在研究带进来的圣杯的时候,伯劳克中尉发现圣杯底座居然还有题字,于是念了出来,而斯特拉塞尔将军听了以后咆哮的念着施罗德的名字。

而来到美国的阿泽、萨缪尔、玛丽亚三人做起了生意,起名为“施罗德汉堡大王”,直到有一天,阿泽.施罗德碰到了“辛迪.麦当劳”(后面的故事其实不用说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以下为电影截图(按照故事发展顺序):

《猎杀潜航:U—900》影视评论 [中華鐵血軍團]


《猎杀潜航:U—900》影视评论 [中華鐵血軍團]


《猎杀潜航:U—900》影视评论 [中華鐵血軍團]


《猎杀潜航:U—900》影视评论 [中華鐵血軍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