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港督彭定康再次议论香港政治,攻击一国两制白皮书(转自凤凰网)

香港最后一任英国殖民地总督彭定康再次就香港问题“出言不逊”。

他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竟声称“中国政府发布的一国两制白皮书试图削弱香港的司法独立”。《金融时报》的标题直接是“彭定康就香港问题攻击中国”(Patten attacks China over Hong Kong)。

彭定康在《金融时报》7月4日刊登的专访中指责:“在(香港)的法治精神下,法官是独立的,他们在考虑正当法律程序与法律议题时,是否接到了指示或屈从于某些政治考量,完全不应该让人存疑。”

事实上,《人民日报》曾在7月2日头版刊登评论员文章,专门就这一问题做出了回应。

《人民日报》坦承,白皮书发表后,有人认为法官和司法人员列入“治港者”将损害“司法独立”。

文章辩护说,众所周知,司法权是非常重要的公权力,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组成部分。中央通过基本法授权香港行使的高度自治权包括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基本法第四章规定了香港的政治体制,其中第四节具体规定了司法机构。既然“治权”包括司法权,掌握司法权的法官和司法人员怎么能不属于“治港者”呢?至于说司法独立则是指法官在审理具体案件时依照法律的规定,独立地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立法等其他机构的干扰,基本法对此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保障,包括特区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员履行职责的行为不受法律追究等。将法官和司法人员列为“治港者”,不仅丝毫不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而且更能增强法官和司法人员依照基本法履行职责的责任感。

《人民日报》同样提及,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要法官爱国会影响香港司法独立。

同样,《人民日报》认为这是不成立的。文章写道,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法官都必须对国家效忠,并负有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重要职责,香港特别行政区也不能例外。尽管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可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聘用,但他们在就职时也必须依法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他们在审理案件时,也有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繁荣稳定的义务。这与司法独立并不矛盾。

彭定康还对香港的一些外资企业做出了指责。全球四大会计师行(普华古柏、毕马威、安永以及德勤)上个月在香港报章刊登联合声明,反对“占领中环”。

彭定康声称,对于香港商界未能更强烈地反对白皮书感到惊讶。

他说:“一些专业机构采取的公开态度令人感到意外……我只能猜测它们在做出表态时,没有获得全球总部的同意。我相信它们的总部负责人也会感到惊讶,甚至有些尴尬。”

彭定康还试图将英国牵扯进来,他说:“《中英联合声明》是中国和英国就保证香港在法治下保持自由和多元50年不变的一项国际协议。倘若香港人认为联合声明中的条款正受到质疑或被削弱,他们完全有正当理由向两个签约国表达关切。”

在被《金融时报》问到英国首相卡梅伦是否应该批评白皮书时,彭定康表示不清楚卡梅伦在中国总理李克强上月访英时和他谈了什么,但认为香港如果有人要到伦敦申诉,“必定会在国会内外受到热烈的欢迎”。

据《金融时报》报道,英国外交部拒绝评论彭定康在专访中所发表的言论以及有关香港司法独立的问题,只重申英国政府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将通过普选产生表示欢迎。

事实上,在李克强访问英国时中英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就已经写明,双方认为,按照“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维护和促进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繁荣与稳定符合双方利益。

中国外交部则多次表示,香港政制发展是中国的内政,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外国以任何方式干涉。希望有关国家停止对香港内部事务说三道四。

《人民日报》也在评论文章中强调,“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这一基本方针政策“始终没有改变,也绝不会作出改变”。

评论也指出,有些人认为白皮书偏离了基本方针政策,也有人担心中央是否会收窄香港的高度自治权,“这都是毫无根据的”。

1992年7月,彭定康正式出任第28任香港总督。作为英国最后一任香港总督,彭定康来到香港的时候,基本法已经于1990年4月颁布了。他上任后第一个施政报告就是推行政制改革,脱离基本法的方向,首先将行政局和立法局彻底分开,不允许议员互相重叠,紧接着,将原来的9个功能组别选举改为直选,以至于被时任国务院港澳台办主任鲁平痛斥为“千古罪人”。

今年3月,彭定康曾以牛津大学校监身份访问香港5天。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行程中彭定康多次接受媒体采访,声称“香港情况颇佳但并非完美,过去数年民主发展甚至受到压迫”、“英国人离开香港前可以为政改做得更多”、“香港早应有全面的民主”。他还表示,“如果香港人开始感到‘一国两制’正被蚕食,那将是危险的信号。”

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当时曾就他的言论作出批驳。发言人称,香港回归17年来,广大市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是港英时期所无法想象的。彭定康的言论罔顾事实,颠倒黑白,他在香港政制发展的重要时期讲这些话,用意何在,值得警惕。发言人重申,坚决反对外国政府和人士插手和介入香港内部事务,奉劝有关人士切实注意自身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