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的环保传奇

qtzyy2210 收藏 0 0
导读:文章来源: 原文地址: 自行车的环保传奇 ◎文/约翰.雷恩◎译/杨永钰 有一天,骑士拯救了地球...... 我爱骑自行车,那是因为它对我的荷包、我的健康,或甚至是我的双腿有益。但是自行车之所以成为永续发展的珍宝,是因为它对这个世界的「不为」。一个自行车骑士的呼吸,不会为世界制造酸雨,或是以一氧化碳废气和微粒杀人于无形,也不能改变全球气候。自行车骑士吸收碳水化合物做燃料,不需要化石燃料及进口石油。自行车不会造成交通堵塞,也不需为了铺设大量道路,牺牲农地、国库收入,以及可供栖息的美好环境.....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2808-1-1.html


自行车的环保传奇 ◎文/约翰.雷恩◎译/杨永钰 有一天,骑士拯救了地球...... 我爱骑自行车,那是因为它对我的荷包、我的健康,或甚至是我的双腿有益。但是自行车之所以成为永续发展的珍宝,是因为它对这个世界的「不为」。一个自行车骑士的呼吸,不会为世界制造酸雨,或是以一氧化碳废气和微粒杀人于无形,也不能改变全球气候。自行车骑士吸收碳水化合物做燃料,不需要化石燃料及进口石油。自行车不会造成交通堵塞,也不需为了铺设大量道路,牺牲农地、国库收入,以及可供栖息的美好环境...... 汽车是奇妙的发明,带给二十世纪人类空前未有的灵活机动性。然而汽车数量的激增,大大损害了其它的活动工具,并且赔上了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全世界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人口,能够买得起一部汽车(约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负担得起一部自行车)。再加上修筑必须的公路与停车场,又会使国库耗竭、政府破产,更可能威胁世界的粮食供应。举例来说,中国大陆若是想要让每个市民,享有与今天美国人一样多的道路设施,就须让出全美百分之四十的耕地用来铺路。  公共巴士、火车,以及数人共乘一车,虽然比单人驾驶制造更少的污染,也减低交通流量,但是却缺乏隐私性,也无法提供服务到门口的便捷。  当然,自行车不是为每一个人设计的交通工具,也并非每一趟行程都得用它。汽车完成的许多工作,不是自行车可以轻易办到的,例如载重物上坡,保护乘客不受自然气候的侵扰,以及快速的行驶距离等。但是我们可以发现,所有汽车的行程中,有一大部分可以被自行车取代。美国人日常往返的旅程中,几乎半数的旅程距离不到三哩;另外有超过四分之一的行程是在一哩以内。汽车最经常的用途,不外乎便利我们小小的日常生活领域,也就是杂务范围,包括我们的住家、商店、办公室,以及学校等。这些地点可以轻易骑自行车,或甚至可以步行到达,即使在根本没有考虑自行车或人行设计的马路上,也是如此。  短距离的汽车旅程,自行车(或甚至是走路)是最好的取代对象。以哩来计,汽车也是制造污染的最大来源。冷却的引擎比起烧热的引擎,若以典型的市区车速行驶,将产生四倍的一氧化碳,以及两倍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而且在旅程结束之时,形成烟雾(是致癌物质)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会继续挥发到空气中,一直到引擎冷却为止,不管汽车是行驶了五分钟或五个小时。  所幸,对于经常累积自行车哩程的骑士来说,他们(以及行人)遭受到空气污染的实际伤害,要较汽车乘客来得少。汽车的废气容易在路途中,形成一股看不见的气流,而污染最集中之处,就是在这股气流的中间。  汽车根本无法对这种毒害物质提供任何防护,所以,汽车乘客首当其冲,承受全部的废气排放。至于公共巴士的乘客,因为座位较地面高,吸进的废气也比汽车乘客少,当然吸进最少废气的,正是自行车骑士。  在问卷调查中,许多自行车骑士不断指出,交通安全的考虑是唯一阻挠他们每天以自行车代步的主因。一九九六年,全美有四万二千人死于汽机车所造成的车祸,其中有五千四百一十二人是行人,七百六十一人是自行车骑士。这些受害的车骑士,百分之九十六没有戴安全帽。在街道铺设自行车专用道,以及开辟离开马路的车道,会让骑自行车变得安全很多。普遍使用安全帽,可防止半数以上的车致命事故。  虽然骑自行车上路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但是它对健康的益处,远远胜过危险。以运动健身来说,骑自行车对人体的冲击力既轻、又有氧,而且设备简易、代价不高,简直没有其它运动可与之比拟。换句话,除了因为车祸导致的危险外,骑自行车其实是各种运动中安全性较高的一种:骑一小时自行车,比打一小时的棒球或篮球,受伤的机率小更多。  政府的政策,不论是地方区域的规划法案、联邦的高速公路补助,以及税法等,无一不支持汽车驾驶,远胜过其它运输形式:修改这些法则,可以有效扭转这种情势。  ***的车拥有率与美国不相上下,那是因为在***汽车燃料费较高,且停车管制严格,结果***有六分之一的上班族,每天骑自行车往返。便利自行车的各项政策,从稳定交通流量,到设立市中心徒步区等,将欧洲五个国家骑乘自行车完成市内旅程的比率,至少提高百分之十。丹麦各大城市的交通,有五分之一的行程是由自行车完成,而荷兰城市的车骑乘率更高,提供城市三分之一的行程需求。  大部分的北美青少年在满十六岁拿到驾驶执照的那年成年;相对于此,荷兰孩童却在四岁左右学会骑自行车,开始自由驰骋于小市镇内。北美危机四伏的街道,不但剥夺孩童探索周遭环境的自由,而且还贬抑父母的角色,使他们成为摩登社会里的怪兽,半身是人,另外半身则驾驶着迷你箱型车。  孩童、老人、残障人士及许多负担不起驾车的人,就经常受困于交通运输系统。若是给他们机会,非驾车族中有令人吃惊的比例会成为自行车族;欧洲许多人口密集、便利自行车的小城市里,甚至有许多年长的市民骑乘自行车,维持旺盛的活力,并延续积极自主、不用依赖别人的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大城市,百分之二十年过六十的老人,以自行车作为主要交通工具。  纳税人和预算审核者,更应该全力拥戴骑乘自行车。自行车骑士的骑车环境,可以轻易得到改善,而且代价不高,通常不过是一桶油漆,划出一条自行车专用道,或是削减多余的汽车道。其它的改善措施,例如修筑分隔的车专用道,或是装设自行车停放架等,则要稍稍花些代价,但比起便利汽车的同类型投资,仍然便宜很多,这是因为自行车的行驶和停放,占用的空间极小。支付一部汽车走上一哩,比起自行车走一哩的费用,花费高达二十倍。  促使更多人步行或骑自行车的关键性措施,在于抵制都市漫无计划的郊区扩张,及鼓励更稠密、更适合居住的都市环境。  近年来,北美倡导自行车最重要的里程碑,莫过于一九九一年美国国会通过的ISTEA法案了,在这个法案下,联邦交通基金的百分之一,需要用来支助改善行人和自行车环境,包括每一州里,设立专司行人和自行车事务的协调单位,以及在全美各州资助修建自行车道,架设自行车停放架及其它设施。荷兰将道路预算的百分之十,用来支持自行车周边措施。而今天北美大部分的城市和郊区街道,对任何不开车的人,却仍然很不友善。最后别忘了,我们的工业社会需要将废气排放减低百分之九十,才能解决全球暖化问题。为了防止许多物种及生态系统的灭绝,栖息地再也不能忍受人类道路、郊区兴建及其它人类设施的覆盖和切割。一队持续加长的车队,分布在一张不断向外扩张的道路版图上,不管它们的排气管多么清洁,无论如何都无法兼容于这些目标的,唯有自行车,才能带领我们迈向这个目标。  或许英国的作家韦尔斯(H.G.Wells)在半个世纪前,已经为我们下了最好的结论:「任何时候当我看到成人骑着自行车,我对人类的未来便不致伤心、绝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