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几首“步岳词”——“77事变”77周年纪念(旧文)

狐狼001 收藏 0 146
导读:标题中的“步岳词”,是我杜撰的简称,指的是步岳飞《满江红》韵所填的词。   近日,日本蓄意挑起钓鱼岛争端,激起了国家民族的义愤,同时也触发了笔者一点悠远的思绪。我们这个古老民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曾经有过雄汉盛唐、雄视千古的辉煌,也曾有过弱宋腐明、寇深祸亟的危局。然而,即使在历史的危局之中,由于我们民族内在的威武不屈的奋斗精神,万众一心的团结意志,博大精深的文明底蕴,总能跨越羁绊,共克时艰,摆脱危局。在漫长岁月中涌现出的无数民族志士,如同银河中的熠熠星


标题中的“步岳词”,是我杜撰的简称,指的是步岳飞《满江红》韵所填的词。

读几首“步岳词”——“77事变”77周年纪念(旧文)


读几首“步岳词”——“77事变”77周年纪念(旧文)


读几首“步岳词”——“77事变”77周年纪念(旧文)


读几首“步岳词”——“77事变”77周年纪念(旧文)


近日,日本蓄意挑起钓鱼岛争端,激起了国家民族的义愤,同时也触发了笔者一点悠远的思绪。我们这个古老民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曾经有过雄汉盛唐、雄视千古的辉煌,也曾有过弱宋腐明、寇深祸亟的危局。然而,即使在历史的危局之中,由于我们民族内在的威武不屈的奋斗精神,万众一心的团结意志,博大精深的文明底蕴,总能跨越羁绊,共克时艰,摆脱危局。在漫长岁月中涌现出的无数民族志士,如同银河中的熠熠星光,始终闪耀着民族精神的光芒。为抵抗侵略,保卫国家而彪炳青史的岳飞,就是一位后人景仰的民族英雄。岳飞其人不仅是国家栋梁、社稷股肱,而且书法、诗词也相当了得。书法如草书诸葛亮的《出师表》,诗词最为著名的就是虽有版权之争、但已基本定论的这首《满江红》了。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也许为岳飞的民族精神所感动,也许为岳飞的家国情怀所驱策,也许为岳飞的英雄风采所激励,在这首《满江红》之后,后世名人竟有多篇步韵之作,其中就有明末抗清名将张煌言的《怀岳忠武》。

屈指兴亡,恨南北、黄图消歇。便几个、孤忠大义,冰清玉烈。赵信城边羌笛雨,李陵台上胡笳月。惨模糊、吹出玉关情,声凄切。

汉宫露,梁园雪。双龙逝,一鸿灭。剩逋臣怒击,唾壶皆缺。豪杰气吞白凤髓,高怀眦饮黄羊血。试排云、待把捧日心,诉金阙。

张煌言(1620-1664),浙江鄞县人,字玄著,号苍水,汉族,南明将领,诗人,民族英雄。在19年抗击清兵的生涯中,他转战千里,出生入死,战功显赫。被俘后,不为利诱,誓不投降,并写下了慷慨激昂的《入武林》和浩气长存的《放歌》以明志。赴刑之际,他大义凛然,举目望吴山,慨然叹息:“大好江山,可惜沦于腥膻!”1664年(康熙三年)10月25日,被清军杀害于杭州弼教坊。也许“满江红”这一词牌特别适合表达悲壮激昂的英雄情怀。张煌言这首《怀岳忠武》,虽曰怀古,实为抒怀。无论从一生事业,还是爱国情怀,张煌言如同明末的岳飞。这首《满江红》,立意遣词,字里行间,展现了与岳飞同样的亡国之痛与复国之志,唯一不同的是岳鹏举死于内贼之狱,张煌言丧于外寇之手。

岳飞与之浴血苦战的金兵,张煌言因之血染沙场的清军,当时都是汉族政权北方的游牧或渔猎民族(女真族及其后裔满族)。前几年,对岳飞作为民族英雄的争议焦点,即在于这个古老民族已经融合为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如果说就岳飞是否民族英雄而争议,属于夏虫语冰、时空错位,那么,后来的扫除倭患与抵抗日寇的斗争,则已成为共御外侮的共识了。明代已降,远隔海隅的外寇,对我们这个老大落后的中华帝国,不断滋生觊觎之心。1936年,郁达夫先生写下一首《满江红》——“闽于山戚继光祠题壁用岳武穆韵”。

三百年来,我华夏,威风久歇。有几个,如公成就,丰功伟烈。拔剑光寒倭寇胆,拨云手指天心月。到于今,遗饼纪征东,民怀切。

会稽耻,终当雪。楚三户,教秦灭。愿英灵永保,金瓯无缺。台畔班师酣醉石,亭边思子悲啼血。向长空洒泪酬千杯,蓬莱阙。

戚继光(1528-1588),字元敬,号南塘,山东蓬莱人,明代杰出的军事家,民族英雄。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戚继光率军转战于倭患猖獗的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大小百余战,所向无敌,给倭寇以毁灭性打击,荼毒东南沿海百姓数百年的倭患从此平定。就连当时妒功忌贤的兵部侍郎、浙江总督胡宗宪也称“自有倭以来,未有若迩来数捷之痛快人心者”,夸赞戚继光“勇冠三军,身经百战,累解桃诸之厄,屡扶海门之危”。同僚们称赞戚继光“岂直当今之虎臣,实为振古之名将”。词作者郁达夫,系中国现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抗战爆发后,流亡南洋,战争结束束,于苏门答腊被日本宪兵杀害。作者填写此词已是“九一八事变”五年之后,“七七事变”的前一年,词作不仅寄托了对家国危亡之忧虑,而且表达了对抗倭前驱之追思。由倭寇扰边到日寇侵华,先生此词岂止在谈史!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正如毛泽东所指出,这是一场全民族抵御日本侵略的“持久战”。在民族危亡之秋,不仅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深入敌后展开抗日游击战争,在国民党军队中也涌现了一大批有着中华民族血性的抗日军人。邵力子先生就写过一首《满江红》,以“挽张自忠将军”。

澒洞烽烟,听鼙鼓,声声未歇。惆怅忆,将军百战,死绥壮烈。叱咤恍闻戈指日,光明共见心如月。叹中原、父老望旌旗,同悲切。

寇患亟,仇待雪。殁犹视,恨未灭!问谁能忍、金瓯残缺。黄土萋萋宿草泪,沙场汩汩军人血。是丈夫,皆应继风徽,收京阙!

张自忠,1891年8月11日生,字荩忱,山东临清人。1933年参加长城抗战,任前线总指挥。1938年3月参加台儿庄战役。1940年5月16日在湖北省宜城亲率部队浴血苦战,重创日军,身中数弹,为防落入敌手,他举枪自戕,壮烈殉国,终年49岁。他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惟一以中将军衔(死后追授上将)为国捐躯的指挥官,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法西斯阵营战死沙场的最高将领。周恩来为其纪念碑题写挽词称,“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我国抗战军人之魂!”朱德、彭德怀挽其“一战捷临沂,再战捷随枣,伟哉将军,精神不死”。

四首《满江红》,曲牌同,用韵同,气概同,情怀同。前两首都是壮士抒怀、英雄发愤之作,可谓词如其人、人文一体。后两首均为对英雄的激情赞赏,对烈士的悲壮抚哭。而无论是岳飞的原作,还是后者的步韵,无不充满着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前赴后继的牺牲精神,无不体现了中华民族百折不挠、发愤图强的千古悲风。而这三首步韵之作,都以一贯之地体现了岳飞词作中深沉悲壮的爱国主义情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