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大妈为了争地盘展开精彩激烈的斗舞!

贵金属 收藏 5 17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人告诉张素娥,最近广场不干净。

旁人或许听不明白,张素娥却是懂了,她太懂了,跳了十年,从《小三》跳到《小苹果》,风云变幻,也许是风浪见得太多,逐渐坦然,她像一头老鲸那样,能够平静的迎接风暴,她想起曾经一位老大姐握着她的手说,出来跳,迟早要还的。

老大姐说,我们出来跳广场舞的,要讲信用,说跳一辈子,就跳一辈子。

老大姐跳到寿终,真的一辈子,张素娥觉得这是大成。

她这辈子从粮食局退休以后,就明白自己的人生从未真正的活过,就像惠特曼的诗歌说的:

I wanted to live deep

and suck out all the marrow of life,

and not when I had come to die,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直到开始跳舞。

这是张素娥生命的所有,没有人,放眼整个东城区,没有人能够挑战张素娥的权威,她几乎就是执掌东方的老龙王,她寻常是不去西北南三个方向跳舞的,那里有白虎李秀丽,玄武马玉兰,以及朱雀张翠萍。

舞林如武林,有人的地方,就有广场,有广场,就有规矩,张素娥不是那种喜欢打破规矩的人,青龙张素娥,她已经成功了,她很安详,很享受。

张素娥在晚饭后换上轻松的衣裤,推开门,老伴儿问她,会不会有事儿,好好说话,别动手。

张素娥笑了笑,不会,我是龙王啊。

她走进楼道,涌进一片黑暗之中,像一条蛟龙,沉进了黑暗的冰海。

广场上灯火辉煌,跳舞的妇女们逐渐涌入,像逐光的鱼群,她们填满了广场,这些是来自胜利小区的大妈们,和蔼可亲,活力四射。

可是今天有所不同,今天不干净。

广场上已经有了另一批大妈,她们手中执着粉色的塑料扇子,或坐或站,眼神肃杀,都明白,太明白了,行内叫占场,这是两个势力的斗争,这些年岁不再的老姑娘,从1960年以后就熟稔了斗的技巧,而主义不同的两股势力,决然,必然无法想存,必须斗,必须恶斗,才能信服。

张素娥说,你们谁领头,我是张素娥,想和她聊聊。

先来的大妈们左右分开,像摩西分红海,从人流的深处,走出一位黑发大妈,敦实,微胖,但是神色不改,有大气,所谓大气,就是说她一定跳过许多年,见识过不少广场。

黑发大妈说:“我叫陈小菊,跳了五年,是个新人,但是我们想在这儿跳。”

胜利小区的大妈群中,有人噗嗤笑出了声儿,太嫩,五年对于广场舞来说,只能是入门,除非你天资聪颖,是广场舞的奇才,这个世上能成为奇才的人不多,张素娥可能算一个,只有那些熟知广场史的人才会无比惊叹,因为张素娥是第一个将《最炫民族风》带进广场的女人,意义不亚于为人类取来火种的普罗米修斯。

“从此广场一片光明。”——广场舞行为规范第十七条。

张素娥叉着腰,她说:“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胜利广场,你知道它的别名吗。”

陈小菊微微一笑,我明白,它又叫龙穴。

敢于在青龙张素娥的广场上跳舞的人,我们理应敬她一杯。

张素娥说,老规矩,天地人神鬼都在见证,咱们比舞吧。

陈小菊点头,自觉让出一片场地。

张素娥打了个响指,她说,老妹,你可见过龙的伟力?

《老婆最大》

不愧是龙穴里的舞者,胜利大妈们迈出步伐,轻巧有力,她们的阵型像铁壁也像游龙,在歌声里徜徉悠远,

老婆最大呀老公最二

你要答应我不许找小三儿

年轻的情儿呀老来的伴儿

我想要为你生个小孩儿

歌词简单,舞步却不简单,有亘古的回音,她们踏着脚下青砖,发出龙吼一样的声音,太整齐,太霸道,广场上大部分人都感到一种来自帝王的压力,那一刻,十五公里以外的城管办公室里,王队长喝了一口茶,猛睁开眼。

“龙抬头!”

龙王张素娥的舞蹈,可怕,只能用这两个字。

陈小菊的眼神有些异样。

一曲舞罢,张素娥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青龙张素娥,最讲道理。

陈小菊面无表情,她说:“素娥姐,领教了。”

《最炫民族风》

张素娥没有想到陈小菊跳了自己的成名曲,与张素娥的刚烈相比,陈小菊她们的舞步,更加阴柔,她们就像是古老的阿芙洛黛缇,在橄榄枝的水池边翩翩起舞。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陈小菊与她的姐妹们,像一群工笔画仕女,走进了胜利广场,如水垂光,所有的中老年男子都痴了,这里面儿年纪最大的老王,放下棋子,他说,你们可能没有看过,民国的衡阳战场,那些劳军的姑娘。

那时候我们都疯啦,跟现在一样。

“下什么棋,看舞!

陈小菊她们跳完,全场屏息,张素娥感觉到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将她逐渐推出广场。

张素娥知道自己败了,败在自己最得意的曲子上。

她问陈小菊,你什么来头。

“十五年前你还在太阳花小区住着,跟一个叫陈秀兰的老姐跳舞,你还记得么。”

“我记得。”

“你夺了她的位子,带走了大部分姐们儿,你记得么。”

“广场是只有强者,你应该明白。”

“陈秀兰回去就抑郁了,你一定不知道。”

张素娥想说什么,陈小菊没有给他机会,她说我用了五年的时间,去世界各地学习,俄罗斯的红场,法国的卢浮宫,北京的天安X,我哪一个没有去过,我与俄罗斯的普尔尼科娃领导的红军舞团激战了三个昼夜,与法国的红磨坊舞团斗至最后一人,与北京的皇城舞蹈团难分难解,我为的是什么。

“就是为了向你复仇。”

张素娥倒吸一口凉气,她觉得被人揪住了龙角。

“你是谁。”

“陈秀兰,是我的母亲。”

陈小菊说完,转身带着自己的大妈们离开了,她来了,只为了赢,她不屑于这小小的广场。

陈小菊击败了青龙张素娥,从此东城区新的王者诞生了,跳舞的大妈们都知道,那个人被称为:“屠龙的小菊”

可谁也不曾再见过她,人们说,她替母亲报了仇,她的舞力已经到达巅峰。

有人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

迎战百老汇舞团。

“有人的地方,就有广场,风生风灭,乃青春永驻之所。”——广场舞行为规范第一条。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