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当宽容关怀被迫迁台志愿军战俘

邯郸老记 收藏 24 362

应当宽容关怀被迫迁台志愿军战俘 余国振


张志军主任访问台湾受到热烈欢迎,令人鼓舞热烈祝贺!张主任深入基层,与台湾百姓联欢促膝,体察民情民意,看望老人院老兵,反响热烈赞誉有加。于是郁积心中多年想法一吐为快,谨请网友评议。

抗美援朝志愿军有21000人被俘,7000人回国,14000人押往台湾。60余年过去,在世者也耄耋残喘来日无多。实事求是评论是非,受挫被俘上峰有责,不该推诿淡忘;另从人道主义同胞亲情考虑,也应宽容关怀,使其晚年心境稍慰,生活得以改善;尤其可以促使家属后代拥护两岸和平统一,实乃大德善事也。

一、1949年底笔者兄姐四人在成都参军,三人入朝。51年5月16日打响五次战役第二阶段,21日晨师部到加平以北,拐进东侧山沟明月里(村)宿营,没有枪炮敌机声。当时路西63军已撤,我师不知仍在江南作战。22日夜在开阔江面涉水,天明去前线演出,我和两女同志到铁路隧道护理伤员。24日掩埋因无药品而逝去者,接到命令归队,提前返回明月里。实是当天美军攻占侧后城皇堂,形成半包围。参谋长主张撤退,师长说没命令不能撤。午夜军长令撤,数千人涉水,敌炮轰击伤亡甚多。25日侦查机盘旋,敌炮轰沟里,部队在江边阻击,师长令文职人员先走。我等数百人雨夜爬山,27日晨到马坪里,那儿是军后勤部。26日哥哥与大家搬运粮食,敌坦克合围被俘。179师打开缺口,恰逢我们通过。当晚众多部队和伤员冲破炮火封锁,28日晨到金化,见军参谋长邓仕俊在路边焦急询问……

起初军长电令沿公路突围,538团一营立刻行动。后来又令翻山越岭向北,陷入重围反复攻山伤亡惨重,无奈分散夺路,师长率少数人冲出。全师一万一,含隧道医务人员七千人被俘。仅剩538团和警卫军部540团各一个营,加上分散突出者两千多人,其余捐躯失踪,乃我军历史上重大损失。

二、96年退休到各地与战友欢聚,收集多种书籍,知道有关详情。第一二次战役,出其不意迂回穿插,打得敌人落花流水,解放平壤挽救金日成政权。敌具有海空优势,我后勤供应极差,部队冻饿减员甚多。彭老总打算休整,北京和金日成力主乘胜追击,乃在韩国展开第三、四次战役,敌炮火强大,我伤亡甚多,只好放弃汉城退回三八线。51年春我三兵团入朝,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九个军加人民军共几十万人,想在东线歼敌几个师。敌已知我每人只带15斤炒面,起初主动后撤,5月21日开始反攻。中线63军先撤,我军也欲后退,但兵团电令阻击,掩护运送伤员。兵团远在后方却先转移,电台被炸联系不上,军长如热锅蚂蚁,24日午夜毅然令撤,为时太晚!但如继续坚守,全师将被围歼于江南,损失更大;倘若提前两天撤到江北,守住加平、春川山口公路,历史将会改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是也!

之后63军在西线铁源奋战半月,挡住敌军;但是东线退到金化上甘岭附近。战后休整,兵团不许强调指挥错误,只能检查右倾动摇,指战员敢怒不敢言。多亏彭总承担责任,毛主席也说打得急了些大了些,师长才免于军法,兵团只好做了检查。补充新兵重上前线,慰问演出与33师表姐相逢,鼓掌庆贺。1953年东线和中线金城反击战,我师担任主攻,胜利辉煌迫敌停战。

三、国防大学《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简编》以及王树增《朝鲜战争》等书,

仍然说师长右倾动摇,说起义的95军素质太差,对此很不服气。郑师长经过长征,哪能贪生怕死?错在没命令不撤,缺乏“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机智。政委吴成德山中打游击一年多,下山找粮被俘。在集中营与敌斗争宁死不屈,停战遣返。据丁先文同志回忆,一些极度饥饿又身负重伤的战士,在岩洞高喊“祖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毅然拉响手雷血肉横飞,感天动地可歌可泣。

被俘同志成立地下党团支部,升国旗唱国歌,画漫画写诗歌,反刺字要回国,团结广大难友与敌坚决斗争。四川大学生林学甫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被挖出心脏示众,大义凛然气壮山河。如今在成都川大校园矗立其塑像,令后世敬仰。报务员张文荣乃95军起义战士,被俘派到东京受特务训练,欲空投后方搜集情报。跳伞前投出手榴弹炸毁敌机十几名美军,受到北京军区嘉奖。文化教员张泽石懂英语,巧妙与敌周旋保护大家。党支部成员钟俊华在回忆录中多次提到四哥余国范与敌人斗争事迹,十分感谢。总之我师指战员绝大多数是好样的,李大安之类叛徒是少数。归咎于右倾动摇素质太差,似有为上峰开脱之嫌也。

四、一二三次战役乘胜南进不会被俘;四次战役极为惨烈,早期入朝经验丰富且战且退,有的负伤掉队被俘。1951年秋胜利阻击,以后改为阵地战,因此两万一千人多是五次战役后撤途中受挫被俘,我师为最。当初一味宣传美帝是纸老虎,初战取胜忘乎所以,企图把敌人赶下海。武器落后通讯不畅,断粮挨饿指挥失误,促使纸老虎变成吃人真老虎。古诗“一将功成万骨枯”令人悚然;轻敌麻痹而败北,更使生灵涂炭横尸遍野。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是传统美德;有了成绩归上司,出了问题惩下属,乃官场腐败。经过殊死斗争返回祖国,本应热烈欢迎,哪知道厄运接踵而来。说被俘就是投敌叛变,为何不自杀与敌同归于尽?于是自查互批上纲上线,纷纷开除军籍党籍,痛哭流涕复员转业。文革中更是遭遇大难,多有离婚自杀者(见1979年大鹰《志愿军战俘纪事》,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粉碎四人帮后,中央专门下达文件,情况大有好转。四哥在中学参演《日出》《雷雨》等,是60军文工团活跃演员,在集中营写诗朗诵祭奠烈士,多次遭到特务殴打。复员报考戏剧学院落选,可能受被俘影响。性格外向好提意见,“除四害”打麻雀意外早逝令人痛心,等到文革也够呛。

五、开放初期某杂志刊登通讯:某战俘退伍与商贩女儿结婚,经营有方略有积蓄。思念老母,乘机飞往泰国。偷越国境被抓没收钱物,逃进老挝密林,靠瓜果充饥,凭星月北进,历尽艰辛褴褛如丐到云南,群众资助回到故乡。早以为失踪阵亡,老母恍惚良久,抱头嚎啕大哭,村民无不为之动容……

1982年某日中国青年报第三版消息,两位台商到故乡山西洪洞投资,希望会见180师故友。师宣传干事张成垣等人骑破车到宾馆等候,县委领导酒足饭饱出来,指着西服革履的台商说:你们当初还不如去台湾哩!此语引起批评丧失立场,但因极左路线让人寒心,有的私下表示赞同……

1996年夏赴太原看望分队长狄某,在中山宾馆门口书店浏览,一西装青年走出轿车也来找书。说是潞州矿务局主任来省开会,想查爷爷王体先下落。分队长乃老战士,忙说那是538团政委,五次战役突围时牺牲。让他去干休所找最先突围的团参谋长胡景义,青年鞠躬感谢驱车前往。团政委是中校,牺牲四十多年家属竟然不知,政治运动不断没人管了呀!

六、改革开放沧海桑田,国强民富全球刮目。韩国总统主动送回数百遗骨,体现人道致力友好。书上说志愿军牺牲16万多,都是忠勇青年为国捐躯,后世永志浩气长存!逝者长已矣,生者当何如?一万四千人并非主动投敌,台湾特务恫吓殴打刺字挖心,屠杀数百人,绝大多数是被迫押往的呀!

60多年没有再提此事,是否通情达理?淡化遗忘,避免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否违背以人为本和党的实事求是方针?为此建议军委或台办适时表态:欢迎回来定居,生活抚恤治疗疾病,安排子女就业等。如能承认被俘与指挥失误有关,绝非自我抹黑,反而提高威望,高风亮节更能团结家属国人,致力两岸和平统一,加速实现中国梦也!

2014年7月3日夜 退休教师前180师文工队员余国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