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0年经营南海:夺回美济礁 位置重要紧​扼​菲​咽喉

中国在美济礁建军事基地:位置重要紧扼菲咽喉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中国许多民众一直认为,以往北京在南海主权维护上缺少作为。实际上,北京在南海战略博弈上,犹如

“ 鸭子划水”,水面上似乎纹丝不动,水面下却做足功夫。至少就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主权争端而言,北京占尽军事层面的上风,马尼拉在战略规划上技不如人,落尽下风。

其一是黄岩岛。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前,中国人在岛上陆续修建设施,马尼拉提出抗议后,中国外交部解释说该岛不属海军统辖,仅是渔政管理而已,建筑只是为渔民避风提供方便。之后,中国暂停建筑施工。外交上低姿态的同时,中国在军事上寸步不让,坚决不准菲方上岛拆除建筑。

外交风波过去后,岛上建筑施工加紧进行。马尼拉再抗议,北京再次低姿态缓和矛盾。总之,中国只做不说。马尼拉屡次抗议后,岛上建筑已有自卫能力了,该岛及其周边泄湖也已置于中国控制下。时至今日,这个既成事实已无法改变。马尼拉再要掀起外交风波,已时过境迁了。

其二是南沙群岛美济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上世纪90年代前期,中国先后在美济礁4个方向修建了13座第二代高脚屋(美济礁在涨潮时被海水淹没),具备基本防守能力。 1995年,菲律宾对中国军舰抵达美济礁并建造军事设施强烈抗议。中国外交部解释说,中国在美济礁上的建筑是“为了保护在南沙海域作业的渔民生命安全,是一种生产设施”,并强调“中方从没在美济礁上建任何军事基地”。

同年5月,菲律宾军方计划用舰船把记者团载到美济礁“实地采访”。当菲船企图由主航道驶近美济礁时,中国渔政船34号横堵主航道上,宁可将船沉没,也要将对方拦截在美济礁8海里之外。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再次低姿态化解矛盾。

自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初,在中国护卫舰保护下,中国在美济礁共修建了四座三层楼钢筋混凝土建筑物。久而久之,中国就在事实上控制了美济礁,并使之成为中国在南海的一个永久性坚强前哨。美济礁的战略意义远大于黄岩岛。南沙群岛二百多个岛礁中,大岛如太平岛(0.5平方公里)、中业岛(0.4平方公里),或无环礁,或泻湖太小,或出口小、通道浅。美济礁周边泻湖面积大、水位深,西南通道既宽又深,巨舰可以进出。美济礁北望中业岛,西南虎视越南占据诸岛,在工程设施完成后,可以为至少五个已被中国控制下的岛礁提供后勤支持和实力支撑,其意义不可小看。

据此,可见中国外交采取低姿态,让对方有台阶可下,军方则十分强硬,让对方有所顾忌。在北京软硬兼施之下,马尼拉只能白抹眼泪。 

解放军前上将张黎曾强调称:“美济礁特别适合用来建造机场及港口,一旦这些设施落成,中国便可以利用它们控制整个南洋群岛。”这暗指新建成的机场将扩展人民解放军歼 10及歼-11战机的航程。 

到2006年的时候,美国卫星显示解放军在一个未知名的小岛上建立了一个拥有圆屋顶的新塔,可能是建立一座雷达设施。事后分析得知,该小岛名为美济礁。在2007年,简氏信息集团获得的卫星图片显示美济礁上的军事设施已经扩展到美济礁的南端,解放军在那里建立了规模更大的新混凝土建筑物。这一卫星图片还显示出,一些测量船与其他船舶为中国在美济礁的建设行动提供了支持。 

费舍尔称,配备有推力矢量发动机的歼-10战机能够实现短距离起降,而解放军最终可能会研制出一种短距离垂直起落战机,这会显着降低战机对简易机场的要求。只要在美济礁建设一条2000米的跑道,那么中型运输机或大型海上巡航机就能够在这里着陆。 

虽然美济礁周围水域似乎足以让解放军的轻型巡洋舰与扫雷艇等小型战机驻泊,但为了建造能够使大型舰艇驻泊的码头,解放军还需要继续挖深。解放军可能在美济礁建设的新建筑物包括码头或跑道,还包括能够发射包括现代地对空导弹、巡航导弹或新型远程反舰弹道导弹在内的一系列导弹的基础设施。 

此外,一旦在该地建设军事基地,对于可能出手援助菲律宾的美国军队,人民解放军便能够很容易地迅速展开攻击,或者轻易地利用小型布雷舰及快速攻击艇截断菲律宾的海上贸易航线。

美济礁夺回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5年1月底一艘被我海军释放的菲渔船船长向菲政府报告:他和他的船在美济礁被中国军队拘留了一个星期,而且,中国正在美济礁修建建筑物,中菲争端 由此开始。2月2日,菲律宾军方即派一艘巡逻舰和一架侦察机到美济礁证实这位渔船船长的报告,结果发现礁上有中国的建筑物。

2月8日,菲律宾总统拉莫斯就此事发表讲话,声称菲律宾政府已通过了一份措词强硬的“备忘录”,对中国军舰出现在美济礁提出抗议。他指控中国军舰“侵入” 菲律宾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沙海域,并在菲律宾“所属”的美济礁建造军事设施。谴责中国的行动是“违反国际法和1992年马尼拉东盟会议有关南中国海宣言的精 神与要旨”。菲国防部出示一些中国军舰在美济礁附近的照片,其中包括一艘玉勘级两栖登陆舰和一艘大志级潜艇支援船。

菲国防部出示一些中国军舰在美济礁附近的照片,其中包括一艘玉勘级两栖登陆舰和一艘大志级潜艇支援船。另外,菲还出示一些照片显示,中国在美济礁上建造了4个建筑群,每个建筑群都有钢管支撑(按我们现在的叫法就是第二代高脚屋),因为美济礁会在长潮时被海水淹没。当时,我国先后在美济礁4个方向共修建了13座2代高脚屋,这种高脚屋已经具备基本防守能力。

对于菲律宾政府的这些指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陈健解释说,中国在美济礁上的建筑,是"为了保护在南沙海域作业的渔民的生命安全,是一种生产设施","中国方面从无拘留,也无逮捕任何菲律宾船只,也没有在美济礁上建立任何军事基地"。然而,菲律宾方面无视这些解释,随即做出军事反应,把所有的战斗机调到南沙群岛,在卡拉延增加驻军。并于三月底出动海军,把中国在五方礁,仙娥礁,信义礁,半月礁和仁爱礁等南沙岛礁上设立的测量标志炸毁。甚至派出海军巡逻艇,在空军飞机的支援下,突然袭击了停靠在半月礁附近的4艘中国渔船,拘留了船上62名渔民,指控他们"非法进入菲律宾专属经济区捕鱼","非法破坏海洋自然环境"(注:盛力军:《中菲南沙之争的危险发展》,载《明报》月刊,1995年5月号。)。5月13日,菲律宾军方蓄意将争议升级,组织了38名本国与外国记者,分别用船只和直升飞机载运到美济礁进行所谓的"采访",企图使美济礁事件引起国际上的关注。然而,当载有这些记者的船只驶近美济礁,企图强行进入美济礁时,正在这里执法的中国南海区渔政渔港监督管理局"中国渔政34号"船接到上级命令,要将对方拦截在美济礁8海里之外,万一不行,将不惜一切代价将34号船打横、沉没于美济礁主航道中,誓死不让敌舰进入美济礁。此时,35号船全体船员只有一个念头:"人在、船在、礁在、国旗在"。他们与对方配有两架武装直升机的登陆舰和配有7门大炮的护卫舰周旋了8个多小时。

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平息,但是中菲双方的角力并没有停止,一些外国研究机构也加强了对南海信息的收集和分析。

1998年10月,菲律宾重新把美济礁事件挑起。他们拍了一组中国船在原建筑旁卸货的空中侦察照片,指责中国在美济礁扩大"军事建筑"。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亚历山大·埃格里(AlexanderAguirre)将军说,这些建筑"可以被用作渔民避难所之外的目的"。菲律宾国防部长奥兰多·默卡多(OrlandoMercado)亦说:"我对他们在美济礁建造的东西感到怀疑"。为了扩大事态,他们不惜故伎重演,于11月29日派出海军把在仙娥礁附近捕鱼的20名中国渔民拘捕,投入巴拉望岛普林塞萨港的一个牢狱里。他们原以为藉此可挑起东盟其他国家对中国的不满,但这些国家当时正处于经济危机,无暇顾及此事,东盟秘书长罗多尔福·塞弗里诺(RodolfoSeverino)说:"我们有更大的问题需要解决,特别是经济问题"。于是,菲律宾只好求救于一位影响较小的美国低级官员--共和党国会议员达纳·罗拉巴彻(DanaRohrabacher)。这位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资深会员于12月10日乘菲律宾空军C-130运输机飞过美济礁上空。他煽动说:"当我们飞过上空时,看到中国人正在拼命地建筑这些防御工事。我们看到焊光闪烁,看到恐惧与不祥之兆。中国人把战舰派到离其海域数百海里,为的是夺取一个邻国的领土。"他指责克林顿政府企图淡化美济礁事件,以阻止国会对其中国政策的批评。他发誓支持菲律宾总统埃斯特拉达要求美国在装备上支援菲律宾海军。在这位美国议员的鼓气下,菲律宾政府似乎更忘乎所以,扬言要把美济礁问题提交国际仲裁。

但是,中国方面坚持说,在美济礁建造的是渔民避风场所,在工作开始之前就已事先通知过菲律宾驻北京大使,菲律宾所提供的空中照片与事实不符。双方举行了多轮谈判,中方代表坚决表示,争议只能通过双边谈判,反对多边谈判与国际化,也不同意菲律宾提出在4年内拆除美济礁上所有建筑的要求。 从1998年下半年到1999年初的几个月里我国工人在海军护卫舰的保护下,在美济礁修建了4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3层建筑,使该岛礁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永久前哨。菲总统埃斯特拉达曾命令菲海军前往封锁们美济礁的进出口。但菲外长很快为埃斯特拉达改口,对外"阐明"了总统的"意图",他告知媒体说,总统埃斯特拉达的原意时让菲海军加强对美济礁的监视。事实上,埃斯特拉达是想用武力封锁美济礁的,但遭到菲海军方面的劝阻,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是敌不过2艘在附近游弋的中国海军"江湖"级护卫舰。

美济礁终于回到人民的怀抱!

中国渔政勇抢美济礁:竟用啤酒瓶还击菲律宾军机

没有太多寒暄,张延喜的目光缓缓扫过另外两人的脸,一字一顿地宣布:今天谈话的内容不能记录,不能传达,南海区局范围内,仅限刘局长一个人知道。。。。。。。。

“揍它!”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霎时间,饭碗、水杯、瓶瓶罐罐,雨点似地向空中飞去。默坐一旁的彭良胜猛然起身,把手中的啤酒瓶一抡,倒泻的啤酒在空中划出弧线,随即一闪,瓶子在飞机尾翼上猝然炸开,迸射出金黄色的泡沫,在阳光下是那么耀眼。

近年来,风云变幻的南海形势,牵动着无数国人的心。在我国政府维护海洋权益的行动中,时而闪现出一支特殊队伍的身影,那就是农业部下属的南海渔政局。

这部由青年作家伊始、姚中才与南海区渔政局团委书记陈贞国合作完成的报告文学,全景式地再现了南海渔政在过去十几年间由弱到强的发展历程,讲述了他们在祖国版图最南端同外国舰机及不法分子斗智斗勇,扞卫“蓝色国土”的真实故事

异乎寻常的北京来电

南海区渔政局局长刘国钧接到一个异乎寻常的北京来电。电话是农业部渔业局局长卓友瞻亲自拨来的,对方的语气十分郑重:直接进京来找张副部长,有重要谈话。什么事情如此神秘兮兮?刘国钧试探着想套个谱,对方却截然答道:绝密!只许你一人来。

时值1994年8月初,南方翻滚的热浪加上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刘国钧忐忑不安。他1991年从部队转业到广东省水产厅当副厅长,1993年4月调任南海区渔政局局长、党组书记。

如果说渔政部门是与水相伴而生的话,刘国钧涉足的这片水域,可不是波平浪静的一片湖,而是辽阔与深邃得难以丈量的南海,波谲云诡变幻无常的南海。

这趟进京,自然也离不开南海这个大背景。

秘密任务目标很明确

农业部副部长办公室,宽敞而简朴。长脸剑眉的张延喜副部长与风尘仆仆的刘国钧握手后,转身轻轻把门带上了。两人一同在沙发上落座,卓友瞻也陪同在旁。

没有太多寒暄,张延喜的目光缓缓扫过另外两人的脸,一字一顿地宣布:今天谈话的内容不能记录,不能传达,南海区局范围内,仅限刘局长一个人知道。

凝重的气氛仿佛有点让人喘不过气。刘国钧不由得挺直了腰板。

稍一停顿,张延喜便直奔主题:为突出我国在南沙的实际存在,上级已作出决定,在南沙美济礁建设渔船避风设施。要求南海区渔政局与有关部门的船舶一起组成编队,共赴南沙。这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南海区局必须无条件执行。

直接点刘国钧的将,领导显然对他十分了解,未做冗长的动员,直截了当地交代了任务和要求。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刘国钧内心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但从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海洋权益受到周边国家的严重侵犯,岛礁被侵占,海域被分割,资源被掠夺……这些都成为刘国钧心中的痛。

还是卓友瞻打破了短暂的沉默:“在美济礁建设渔船避风设施,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它的战略意义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这也是我们渔政人立功报国的难逢机遇。”

作为一名在部队里摸爬滚打30多年的转业干部,刘国钧闻听此言,胸中涌起一股剑鸣匣中的跃然冲动。不过,他开口时的语气却很平静:“在南沙美济礁执行建设和守卫任务,我渔政人员是有把握的。”

听起来轻描淡写,但他很清楚,此去深入的是一个神秘莫测的战场,且不说可能遭遇的暴风巨浪甚至兵厄战灾,就是眼下的困难也有一大箩—— 任务已经下达,但经费呢?没说。红头文件呢?也没有。一艘渔政船动一动,就是几十上百万的费用,以后如何维持这支队伍的开销?因为要保密,不下文件、不让记录,会议精神该如何传达?又该如何协调全局各部门的工作?

再者,船员们大多没去过南沙,安全如何保障?要知道,他手下这些渔政人员一直以来都是在近海执行任务,一下子派他们到远海,会不会军心不稳,甚至闹出岔子来?南沙远离大陆,大家对那里的情况一无所知,去了以后干什么,要待多久?全没交代清楚。

然而,讨价还价不是刘国钧的风格。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有困难,自己扛着。

“大家都是海上打滚的,指挥联络、人员配备、航海经验等方面的问题应该不大。”他仍然轻描淡写,眼神中却多了一分坚定。“我会尽最大努力,保证完成任务。”

张延喜点点头,向刘国钧伸出手:“师出南沙,就等你们的捷报。”

走向远海,担当起扞卫国家主权,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神圣使命,中国渔政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从这天开始,南海上多了一个灯塔般的“实际存在”,一个五星红旗在海天间飘扬的“实际存在”,一个12级台风也刮不走的“实际存在”。它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美济礁成了不夜城

1994年12月29日凌晨,中国渔政编队抵达南沙美济礁。

美济礁属于环礁,中间有个巨大的泻湖,平均水深26米,可供较大的舰船进出。这里距菲律宾130海里,距中方驻守的赤瓜礁74海里,是南沙群岛西北部天然的避风良港,战略意义极为重要。

以渔政31号为指挥船,编队依次驶入泻湖。随着水深越来越浅,海水由墨绿变为碧蓝,又逐渐化为浅绿,煞是美丽。船队抛锚时,只见礁外巨浪翻滚,泻湖内却是微波荡漾,1000吨级的渔政船纹丝不动。船员们齐声欢呼,觉得像住进了“海上旅馆”。

高度保密的建礁工程,主要是在礁盘四周架设高脚屋。只不过,渔家的高脚屋多为竹木结构,而美济礁的则是水泥和铁制构件组装而成。很快,昔日渺无人烟的礁盘响起了隆隆的爆破声,随着一条百余米长的水道伸进工程图纸上的1号点,大规模施工展开了。白天,泻湖里机声轰鸣;夜间,十几艘船的灯光在海水反射下齐放异彩,美济礁成了一座不夜城。

渔政31号船主要负责警戒工作,船员24小时轮流值班了望,雷达连续开机观察。施工的最初十几天里,并未发现异常情况,惟一的意外是在暴风雨中援救了几位科考人员

遭遇伪装侦察船

1995年1月17日上午,突然有一艘小渔船向礁盘驶来。由于目标很小,速度又快,当我方发现时,它已经驶进了泻湖。没办法,只能将该船拖到渔政31号的船尾检查。

这是一艘菲律宾渔船,载有12人。它的出现引起了众人的警惕——船上的人有些确实像是渔民,另外一些却长得白白胖胖,手掌上也没有老茧。这会不会是菲律宾的伪装侦察船呢?可查来查去实在找不到任何可靠的证据,最后只能任由他们离开。

回忆到这里,时任编队指挥员的陈为春突然激愤起来。“不久,我们就得到消息,说菲律宾政府在电视上大造舆论,说他们的渔民在美济礁被中国军队扣留,中国军方正在当地修建工事。他们还公布了一张渔政31号船尾部的照片,应该就是那艘渔船拍下来的。”

NHK新闻:中国海军军舰射击菲律宾渔船(环球网视频截图)

“我们犯了错,当时应该把他们扣留久些,检查再仔细些。”陈为春使劲搓着手说。

历史上,菲律宾是南海周边国家中,最早向我提出领土要求者。2月2日,该国果然派出一艘巡逻舰和一架侦察机,首次对美济礁进行公开侦察。同时开动宣传机器,对中方的“侵略行为”口诛笔伐,令美济礁的形势骤然紧张起来。

外媒热炒菲军机遇袭

这天中午,从东南方隐约传来一阵引擎声。几分钟后,一架小型飞机飞临礁盘上空,绕着渔政31号船缓缓盘旋,尾翼上“CSZ11”的标识清晰可辨。这是一架菲律宾空军的“野马”式侦察机,驾驶员飞得很低,似乎在故意挑逗正在渔政船后甲板上吃饭的人们。甲板上摆了几桌饭菜。五人一围,一碟南瓜,一听罐头,一盘咸鱼,据说这还是“干部标准”。

同桌的都看飞机去了,水手彭良胜却蹲着生闷气。到南沙50多天了,蔬菜储备早已耗尽,这些天总是吃罐头,一闻那味道就恶心。刚才还在船边下了鱼钩,打算弄几条小鱼当下酒菜,现在让飞机这么一搅,鱼都跑光了。真是欺人太甚!

终于,当飞机再次折回来,下降到30米高度准备拍照时,怒火中烧的船员们按捺不住了。

美济礁建设初期的高脚屋

“揍它!”不知是谁大吼了一声。霎时间,饭碗、水杯、瓶瓶罐罐,雨点似地向空中飞去。默坐一旁的彭良胜猛然起身,把手中的啤酒瓶一抡,倒泻的啤酒在空中划出弧线,随即一闪,瓶子在飞机尾翼上猝然炸开,迸射出金黄色的泡沫,在阳光下是那么耀眼。

望着一溜烟逃走的“野马”,众人兴奋不已。都说,这么破旧的飞机也敢跑来耍威风,下次它再敢嚣张,一定要用啤酒瓶砸下来。

尽管没砸下来,可砸中了仍然是条新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