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狐狼001 收藏 5 3688

作为二战经典照片之一的《星条旗插上硫磺岛》早已经通过各种媒体为大家所熟知,曾被美国摄影机构评价为“那一刻,照相机记录了一个国家的灵魂!”这张在摄影史上堪称“不朽之作”的照片不仅让他的作者罗森塔尔获得了1946年的普利策奖,而且为他赢得了一生的荣耀。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星条旗插上硫磺岛》的作者罗森塔尔

但这张照片却并非最早的硫磺岛插旗照片。下面我就通过谷歌强大的内容与图片搜索为你一一找出当年这幅照片出炉的经过。这些强大的功能是百度永远无法实现的,因为百度能提供的搜索仅仅只对中文内容相对有些许优势。

硫磺岛是东京以南1200公里外的一座小岛,东西宽8公里,南北长14公里。岛上有3个机场,雷达担负着东京的警戒任务,2.1万名士兵驻守,是日军的战略要地。1945年2月,“二战”进入最后阶段,苏联红军占领华沙后向柏林挺进,美军主力实施“越岛进攻”计划,逼近日本本土。

1945年2月23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5师第28团哈罗德·希勒中尉率领一支44人的小分队,一路血战,上午10时30分,终于冲上了硫磺岛制高点―――折钵山山顶,他们随即升起了一面美国国旗。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摄影师路易斯.洛维利所拍摄的最早的插旗瞬间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这张照片是由摄影师路易斯.洛维利所拍摄的换旗瞬间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摄影师路易斯.洛维利所拍摄

要说《星条旗插上硫磺岛》真正的摆拍,那是在硫磺岛战役结束后的1949年拍摄的电影《硫磺岛浴血战》中的剧照。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美国另一名摄影师爱德华.克拉克所拍摄

这张照片的出炉全过程爱德华.克拉克做了全程记录,我们可以在照片中看到工作人员对演员所摆姿势等进行指导。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我们接下来再来看看在美日硫磺岛战役中存活的日本少年兵揭露美军是如何造假的:

根据中国时报引述《周刊文春》报导,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在美日硫磺岛战役中存活的日本少年兵揭露,美军在岛上插星条旗的那张相片,其实是美军「造假」的瞬间战胜镜头,当时日军并未完全被歼灭,日军后来曾二度夺回山头,换上日本国旗(日章旗),第二次日章旗上的红日还是用鲜血染成的。

由柯林伊斯威特执导,以美、日两种不同角度描写「硫磺岛战役」的「硫磺岛的英雄们」与「来自硫磺岛的信」二部影片接连在日本上映,也勾起许多日本人复杂的思绪与回响。

硫磺岛是位于东京南方约一千二百公里处的太平洋上,一座面积约二十一平方公里的火山岛,一九四五年的美日太平洋战争时,美军采用「跳岛战术」,跳过台湾,选择硫磺岛作为进攻日本本土的基地。

美军以优势军力原计划五天轻取硫磺岛,却遭遇两万一千多日军死守到底,经过卅六天激战才攻占硫磺岛,美军的死伤甚至在日军之上。美军当时在摺金本山顶插上象徵胜利的星条旗,这一幕还被拍照存证留传至今。

此役中少数存活的日本少年海军通讯兵秋草鹤次,在文春出版的「十七岁的硫磺岛」一书中自述,当年他在炮战中受重伤而被留在壕沟内,最后成为美军的俘虏,侥幸存活下来。

秋草回忆说,当年岛上经历三天的激烈空袭和舰炮射击后,美军开始登陆作战,岛上最高的要塞摺金本山便是美军最先锁定的目标,秋草则驻守距摺金本山约三点五公里处的玉名山。

二月廿三日上午十点过后,他亲眼目睹摺金本山顶插上美国星条旗,海岸的美方军舰大声鸣放汽笛,还有美军的欢呼声,他心想摺金本山陷落了。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居然星条旗不见了又换成日章旗,让他不禁热泪盈眶,之后又被美军换成星条旗,隔天廿五日上午居然又是一面日章旗,不同的是这次的旗比较小,旗上的红日已变成茶色,可能是战士们临时用血染成的,但是后来就没再看到日章旗飘扬了。

秋草回忆说,在壕沟内目睹到每一幕简直可以是人间炼狱,许多日军引爆手榴弹自尽,美军发现有日军躲藏时,便向洞内投掷瓦斯弹、倒石油点火、灌海水,受重伤的人必须忍痛不发一声,壕沟内屍体堆积如山,四肢五脏破裂飞散,脚踩在地上就彷佛踩到腐烂的南瓜和甘薯一样。

总攻击结束后,壕沟内没有食物也没有水,秋草最后没有自尽也没有投降而是失神,醒来时已躺在俘虏收容所的床上了。

三月廿五日被认为是硫磺岛攻陷之日,而秋草被美军发现已是五月下旬的事了,此战役中存活的日本兵仅一千零廿三人。

硫磺岛目前有日本自卫队驻防,是不对外公开的神秘之地,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在与防卫厅等单位协调之下,将于十三日组团实地参访。

看到这里,我不知道网友们心里作何感想?在这里我想对“左派不左”网友说一句:无耻,也是有底线的。你内心如何的顶礼膜拜“伟大的霉里贱”,那是你的事。可出来妖言惑众,就是你的无耻了。

苏军红旗插上纳粹国会大厦照片为“假照”?

美军硫磺岛造假图片,感动的左派不左鼻涕眼泪一大把!

叶夫根尼·哈尔杰伊拍摄的苏联士兵将红旗插上德国帝国议会大厦的照片

美联社柏林6月16日电 这是关于二战的一个标志性画面:柏林已经陷落,苏联士兵正在将红旗插上德国帝国议会大厦的屋顶。

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这张照片并未真正捕捉到那个历史性时刻。这幅照片是叶夫根尼·哈尔杰伊于1945年5月2日,也就是苏联占领德国议会大厦第3天布置拍摄的。

这张照片是主题为“叶夫根尼·哈尔杰伊:决定性时刻”的展览的核心作品,展览组织者称,这是这位摄影家二战期间的作品首次举行全面回顾展。

展览在柏林格罗皮乌斯博物馆举行,展现了先是作为一名战地记者、后来又供职于《真理报》的哈尔杰伊通过作品在多大程度上模糊了摄影新闻、艺术和宣传之间的界线。

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德国议会大厦的图片是象征胜利的重要标志,等同于美联社摄影记者乔·罗森塔尔拍摄的美国国旗在日本硫黄岛上升起对美国人所具有的意义。

但是议会大厦的那张照片却有严重的操作痕迹:背景的黑烟是后来在底片上制做的,为的是让人感觉战争仍在继续。

在另外一个版本上,士兵两只手腕上都戴着手表,照片发表时,手表被巧妙地去掉,以免让人感觉是抢来的。

展览的主办人之一恩斯特·福兰德说,议会大厦的照片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宣传”,特别是考虑到它是按照斯大林的指示制做的。他说:“斯大林非常想让帝国议会大厦和苏联红旗一同出现。”

哈尔杰伊几乎一辈子都在默默无闻地辛勤工作,不为人知,退休后住在莫斯科的一处小公寓里,依靠不高的养老金生活,直到1997年去世。

这次回顾展展出的200多张照片都是摄影作品收藏家福兰德和海因茨·克里默提供的。他们一直努力让哈尔杰伊的作品与更广大的观众见面。

克里默说:“德国每本教科书中都收录了哈尔杰伊的照片。他的照片很有名,但是拍照的人却不为人知。”哈尔杰伊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艺术家,只出售过少量的作品。

哈尔杰伊1917年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12岁时拥有了自制的第一部相机。1936年,他开始为苏联的塔斯社拍摄照片,在二战期间和之后拍摄了最令人难忘的一批作品,其中引人注目的是盟军领导人1945年参加波茨坦会议的照片和纽伦堡审判纳粹战犯的照片。

二战结束后,由于斯大林发起的反犹太人运动,哈尔杰伊很难找到全职工作。斯大林1953年去世后,哈尔杰伊才被一些苏联报纸聘用。

福兰德和克里默1991年在莫斯科与哈尔杰伊相遇,从此开始收集他的作品。他们目前是俄罗斯境外收集哈尔杰伊作品数量最大的人。

1994年,他们在柏林首次举办了哈尔杰伊作品展,并出版了一本书,其中收录了哈尔杰伊拍摄的一些照片。★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