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蹉跎岁月之“回忆我养过的一只小狗儿------小黑儿”

帝国之君 收藏 3 2104
导读:蹉跎岁月之“回忆我养过的一只小狗儿------小黑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蹉跎岁月之“回忆我养过的一只小狗儿——小黑儿”

今天,考完试了还是喝了点,30多点的年龄吃不了那么多的食物了,把剩下的一点喂了房东的两只小狗了。坐在电脑前、听着歌,此时,我又回忆起我那年养的小狗儿——小黑儿。

记得那年是我上高二,春节开学时间不久的一天傍晚我放学回家。说爷爷给我家买了一只小狗儿由我去爷爷家抱回来。我来到爷爷家看到屋里一个纸箱子里有一个黑黑的小狗儿,眼睛也是黑黑的,和爷爷说了会话,我抱着它就往我家走了,因为是春节刚过天还很冷、我穿着羽绒服,两只胳膊叠起来以便于更大的面积抱着小狗儿,想让它能更暖和一点,一路上我低着头看着它,而它黑黑的眼睛也一直望着我。

记不得一开始是怎样的照料它了。不久它有了名字——小黑儿。小黑儿是一只小母狗儿。到了收小麦的时候,记得:那天从中午在自家田地里临时修的场地用脱粒机脱小麦,因为它还很小怕它跑丢了,就用绳子拴着,绑在一个小楔子上,傍晚终于脱完小麦了,大家回家,我留在场地看守小麦,当然还有小黑儿陪着我,收小麦的季节天气很热 ,我喝了水,还把水倒在手里让小狗儿喝,它伸出舌头添水喝,它也很渴了,我似乎也感受到了它的口渴和忍耐。无聊之中,我得给自己找点玩儿的,想到了和小黑儿玩,我牵着它在空地里跑、它也非常的起劲儿,这是我第一次跟它玩耍……去地里干活,怕它跑丢就拴着绳子,很快我知道了狗是跑不丢的,于是就把它的绳子解开了,我到河里游泳,就抱着小黑儿,拖着它的肚子在水里,第一次它也有点吃力的使劲游,渐渐我松开手让它自己游, 围着我的腰游,还一只爪子挠到了我的腰,第二次它自己就会游了,后来知道了狗天生就会游泳,但是,我想,第一次游泳我教它和自己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学会是不一样的。从此,我骑车去地里,它就跟着跑,时不时的到不远处的小沟儿和别人的田地跑一趟,我走远了它就跑出来跟上我或者我喊它,它就跑过来追上我跑到前面。

小黑儿渐渐长大,毛越发黑的发亮,而且尾巴是卷着的,爷爷说卷尾巴的狗好斗。家里买了小鸡仔,被它吃了好几只,爸爸打了它一顿,它还是吃,我把被它咬死的小鸡仔放在它面前,用一段绳子抽它, 我也心疼不忍在打它,可是还是打得它嗷嗷直叫,一边问它还吃小鸡仔吧?终于我不忍心了,看着它的眼睛我心理也心疼,看着它的“知错”的眼神,我停手了,从此它不再吃了。天气热,它自己刨洞,多半个身子躲到洞里。后来,就不再拴着它了。暑假,我去地里干活儿,我骑车它跑着跟着我,半路上几次跑着去玩儿,又追上我跟着跑,我骑车过桥、它从河里游过去,上岸后跑到我跟前故意抖抖毛儿把水都甩在我身上。大家在地里干农活儿,有时候觉得好长时间不见小黑儿,我就喊它两声,它就从某个地方呼呼的跑过来。中午或傍晚收工它就跟大家一起回家。

吃饭的时候,小黑儿就蹲在饭桌旁边,老实的待着,给它啥就吃啥,我总是把自己的好吃的食物最少留一口给它吃。每天早晨我醒来,躺在炕上还未动弹就喊两声“小黑儿”它就呼呼跑进屋,两只前爪巴在炕沿, 我伸出手摸摸它的脖子,再伸出手它舔舔, 我说“玩去吧”它就呼呼的跑出屋。那时候还没有自来水,需要到大口井跳水,每当我拿起扁担和井绳,不管它自己在玩啥就跟着我去挑水,我一般要挑三趟才能挑满缸, 最后一趟要拿回井绳,不拿井绳就是还要回来再挑,它就自己玩儿,看到我拿井绳就跟着我回家,有时候看不到它, 我就喊两声“小黑儿”不一会就见它呼呼的从某个方向跑过来,跟着我一起回家。每当傍晚父亲干完活儿回家,当父亲还在走在小巷里的时候,就见小黑儿跑出去,不一会,它就跟在父亲身后进家门 了。

我们都是和小黑儿说人话,它也只听我家人和爷爷的话,无论别人怎么逗它,它都不理睬,有一次在巷子里两只比它大的狗合起来都斗不过它。同样,除了爷爷和我家人,只要有人进我家大门它都叫唤,连我小叔来我家它也是每次都叫。有一回小叔家的小妹妹刚不到6、7岁来我家,小黑儿跃起来就甜小妹妹的脸,倒是没吓着小妹妹。还有一次,小黑儿在前面的院子跳上鸡窝再跳上院墙然后跳到大门洞上,那天是赶集的日子,路人都看到我家的狗上大门洞了。暑假的一天晚上我躺下还没睡着,小黑儿叫了,我说道“别叫了” 片刻后它还是叫,我又说了一遍,片刻后它还是叫,我便起来,拿了手电筒和一个木棍出屋,看到南墙边有一只刺猬,小黑儿看到我来了叫的更凶了,我把刺猬弄到铁锹上丢到水泡子边上,一路上小黑儿威风凛凛。后来,小黑儿从满街跑到全村跑,不过到了中午和傍晚它总是自觉的回家,不用去找它。秋天的一回我放学走到前街, 看到两个老爷们儿坐在墙根儿用坷垃投一只小狗,小狗被打中了,我回头仔细看——竟然是小黑儿,我停住车站着叫它,它听了两声认出我来了,就跑到我身边来。那时候我还很老实,没有说那两个男人什么,就等于默认了眼看着他们欺负我家的狗,那次我没能保护小黑儿。如果是现在,我定不饶那两个男人,动起手来我会打得他俩满地找牙,(如果把我的火激大了,保不齐把他们打残废了)记得那一天是立冬节气,天已经冷了,中午我骑车去地里,小黑儿还是从河里游过去。中午的时候它也和小猫一起晒太阳,小猫总是安静的趴着,而它总是逗小猫儿,小猫左右躲闪终于“忍无可忍”一爪子挠到小黑儿的嘴巴上,我过去摸摸它的嘴巴,说到:“还和小猫儿闹吧?”

15年过去了,我实在记不清楚了,应该是,第二年的春天:周五傍晚我放学回到家,听到母亲说小黑儿死了。我霎时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走到它僵直的躯体旁边蹲下来抚摸着它,看着它半张着的嘴巴,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小黑儿也许是大脑炎发作也许是其它病吧。听母亲说,那天小黑儿像疯了一样嗷嗷的叫着,从隔壁大妈家的前窗户爬进去,又从后窗户跳出去,最后就死在后院里……我不能看到和感受到小黑儿在得病以后突然的发作和痛苦,或许它在生命边缘的短暂时刻是那么的渴望继续活下来,可是没有人能救它或者根本救不了它。都说人有轮回,希望小黑儿的灵魂能够知道我写这篇文章是为了纪念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