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三類人害怕一國兩制

民主是个什么东西 收藏 0 2629
导读:中國國務院在2014年6月10日發布《「一國兩制」白皮書》,撰寫歷時一年,同時有7國文字版本,公告全世界,作為「一國兩制」30年模索實踐的階段性總结。《白皮書》重申香港管治的權力來自中央,沒有「剩餘權力」這回事(《基本法》第12條及158條都清楚闡明);「兩制」從屬「一國」,特首「必須愛國」,特首與立法會普選制須依《基本法》,要「符合國家安全及利益」。這對中央來說是一貫的,從官方、半官方都是老生常談的觀點,以《白皮書》作定調能減少爭拗以凝聚共識。特別重點是: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防範

中國國務院在2014年6月10日發布《「一國兩制」白皮書》,撰寫歷時一年,同時有7國文字版本,公告全世界,作為「一國兩制」30年模索實踐的階段性總结。《白皮書》重申香港管治的權力來自中央,沒有「剩餘權力」這回事(《基本法》第12條及158條都清楚闡明);「兩制」從屬「一國」,特首「必須愛國」,特首與立法會普選制須依《基本法》,要「符合國家安全及利益」。這對中央來說是一貫的,從官方、半官方都是老生常談的觀點,以《白皮書》作定調能減少爭拗以凝聚共識。特別重點是: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防範和遏制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

有三類「代理人」最害個中央把「一國兩制」說得明白,把他們的「話語權」擠掉。

第一類「代理人」以陳方安生為代表。2001年香港「老二」陳方安生被迫辭去政務司司長一職,標誌前朝遺臣的建制内「代理人」的奪權努力以失敗告終。陳老太於是集合前朝遺臣组於2013年4月成立了「香港2020」,推動「政制民主改革」。她於今年7月2日於外國記者俱樂部午餐會上,刻意曲解《基本法》附件一第7條,向外國傳媒發表「特首選舉制度」由港人自決,尋求「國際支援」。她的論點就是「兩制大於一國」!在這前提下,若港人共識要求獨立,中央及全國人大只能作「橡皮圖章」同意。這是戴卓爾夫人當年「主權換治權」的最新表述!

第二類「代理人」以公民党為代表的一批律師。梁家傑「中國殖民地論」更是竭力鼓吹「港獨」。他們善鑽法律空隙,用打官司形式去擴充其法律「話語權」,例如2009年港珠澳大橋環評司法覆核,公民党當幕後導演,叫活躍党員朱綺華婆婆申領綜援打官司,朱婆婆事後爆出真相,使公民党醜態百出!此外,導至雙非内地孕婦來港產子的「莊豐源案」、2013年「外傭居港權案」等,公民党大狀皆在背後「發功」,不断值著《基本法》灰色地帶挑起中港矛盾,同時全力反對人力釋法,以增其對《基本法》的「話語權」。

第三類「代理人」披上香港大學「法律學者」學術外衣,最為隐閉。鍾庭耀在1991年6月開始以香港大學牌頭經營「民意研究計劃」,多年來通過不公開原始數據的「特首民調」,壓低特首民意支持度。例如,2014年3月11日,公佈特首梁振英的評分為47.5分不合格,隨後被迫首次公佈原始統計數據:約1,000名受訪者中,61.8%評級為「合格」的50分或以上,38.2%評級為「不合格」的50分以下。從這例子可知,「民意研究計劃」的正確名稱應是「民意塑造計劃」。今次6.22「公民投票」,更高度配合「佔中三子」,把「學術研究」與「佔中公民提名」混合起來,誤導香港市民!

「一國兩制」是沒有先例的創新實踐,這三類外國勢力「代理人」多年來藉著「一國兩制」的糢糊空間,刻意不斷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基本法》作片面理解、曲解,大恣醜化,集非成是,使香港出現越演越烈的經濟、社會、政制發展的矛盾!國務院推出《「一國兩制」白皮書》是適度有為的戰略主動,取回「話語權」,為下一回合的大國博奕作熱身!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