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熊计划:1938年日本间谍密谋暗杀斯大林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8 8883
导读:如同一艘在波峰浪谷间恣意穿行的舰船,总会遭遇急流险滩,斯大林,这位以铁腕手段闻名的苏联领导人,注定会吸引无数仇敌与对立者的愤恨目光。当障碍出现,每个前进者都要想方设法去剔除。上个世纪,四处挥舞东洋刀的日本人很自然地将斯大林视为对手。但这个铁腕人物显然不那么好对付,不择手段、求胜心切的日本人遂采取了一种最阴险、最有效的剔除方法——暗杀。   拆除一处喷泉?埋下一桩隐患   索契可能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城市,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历来被称为俄罗斯的夏日之都,在俄罗斯还处于苏联时期,这里就已是当时国

猎熊计划:1938年日本间谍密谋暗杀斯大林


如同一艘在波峰浪谷间恣意穿行的舰船,总会遭遇急流险滩,斯大林,这位以铁腕手段闻名的苏联领导人,注定会吸引无数仇敌与对立者的愤恨目光。当障碍出现,每个前进者都要想方设法去剔除。上个世纪,四处挥舞东洋刀的日本人很自然地将斯大林视为对手。但这个铁腕人物显然不那么好对付,不择手段、求胜心切的日本人遂采取了一种最阴险、最有效的剔除方法——暗杀。

拆除一处喷泉?埋下一桩隐患

索契可能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城市,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历来被称为俄罗斯的夏日之都,在俄罗斯还处于苏联时期,这里就已是当时国内最大的疗养地。索契市郊还有处马采斯塔,马采斯塔的温泉因对人体具有奇特疗效,在很早以前就已声名远扬。

1924年1月,列宁逝世后,苏联召开过一次秘密会议,在会上作了一份《关于保护党的高层领导人健康的报告》。会议结束后不久,苏联高层领导即指定在索契成立一家疗养区管理局,负责国家领导人专用别墅的修建和管理事务。索契市郊的马采斯塔山谷被划定在疗养区内,设计师梅尔扎诺夫被派去精心改造山谷附近一处古老的富豪庄园,因为这里已被指定改为“绿色丛林”,即斯大林的专用别墅。

斯大林患有比较严重的风湿病,每年都需要精心治疗,苏联高层领导利用马采斯塔的温泉之利,又建起一座温泉疗养中心。这座疗养中心离斯大林别墅“绿色丛林”仅四公里,穿过一条秘密公路即可到达。出于安全考虑,马采斯塔温泉疗养中心常年关闭,大门上贴有封条,严禁外人入内,只在国家领导需要时才会临时启用。

梅尔扎诺夫作好设计方案后,由时任苏联黑海地区内务人民委员会首长格利希·萨莫伊洛维·柳什科夫上校负责监督修建。根据设计方案,这项工程的主体是要在半山坡上修建一座大型石头城堡。施工期间,警卫人员密切监视着石匠和木匠的一举一动,对所有地下管线都进行了认真检查,甚至仔细察看围墙的结实度。可即使这样,柳什科夫上校也不能完全放心,因为他很明白,工程完成得好坏会直接决定自己后半生的仕途,如果活儿干得漂亮,他很可能会升职、会被调往莫斯科。为了尽力保障改造项目顺利进行,柳什科夫工作得非常卖力,经常爬进下水管道查看,甚至还多次勒令返工。

然而,任他万分小心,百密还是难免一疏。就在斯大林即将入住“绿色丛林”的前两天,卫队长弗拉希克将军来此验收,刚刚走进这座独具新意、绿树掩映的城堡大门时,弗拉希克将军就当场呆住了——一处巨大的中央喷泉正水花激荡,劲流四射!

“你们都是傻瓜吗?”弗拉希克将军冲着梅尔扎诺夫和柳什科夫嗷嗷大叫起来:“主人根本就不能容忍哗哗哗的水响,赶快拆了重做!这事不能算完,要派人下来重点调查!”可怜两位辛苦多日,正等着邀功请赏的家伙被吓得面色灰白,冷汗直冒,只得唯唯诺诺遵照行事。

一夜之间,精心设计的中央喷泉就被拆了个干干净净!为了弥补过失,第二天此地临时建起一座大型花坛。斯大林当时完全不知道这段小插曲,但弗拉希克将军的怒骂已把柳什科夫吓了个够呛,因为那时正值前苏联搞大清洗运动达至顶峰的1937年,人人自危,朝不保夕,毫无安全可言,柳什科夫的这一过失哪容忽视?当时即被作为“政治污点”记入了档案。

斯大林入住“绿色丛林”后,很喜欢这座新别墅,便建议设计师梅尔扎诺夫去莫斯科近郊的孔策沃建造同样一座别墅,而柳什科夫则被派往远东担任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远东地区部长。柳什科夫担心档案中的“政治污点”会变成一颗不定时炸弹,摸不准哪天自己就被莫名清洗了,于是在远东工作期间,他无时无刻不在设法接触日本间谍。

1938年7月29日,苏日之间爆发了张鼓峰事件。也就在这一年,柳什科夫终于费尽心机,携带着绝密情报逃到了伪满洲国,这是一封关于远东地区集结几十万红军与数百架军机的绝密情报,他拍着胸脯说,待日本在中日战争中过度消耗实力后,苏联肯定会发起猛烈进攻。

在张鼓峰事件中吃了不少亏的日军一直想找个出气口,但日方将领也知道,此种境况下若想从外部痛击对手恐怕是难以达成,最好的办法是在苏联内部制造阴谋,引起国内局势大乱,削弱对外战斗力——于是,他们根据柳什科夫掌握的情况,将暗杀目标锁定了斯大林,“猎熊计划”应运而生!

这项暗杀计划由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的对苏谋略专家斯波行雄中佐、日本驻德国武官冈边熊四郎少将、关东军司令部情报课的宇多川达也中佐共同制定。起先,三大阴谋家本想将暗杀地点定在“绿色丛林”别墅,但后来柳什科夫提出了不同意见:“绿色丛林”防范森严,一支暗杀小队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将地点改在四公里外的马采斯塔温泉疗养中心,就会容易许多。

柳什科夫还谈到一些很重要的细节——斯大林的父亲于1890年1月25日去世,安葬在格鲁吉亚的哥里,斯大林每隔三年会回哥里去扫墓、祭奠父亲。明年正好又是第三年,按照老规矩,扫墓归来的斯大林总会去索契小住几天,他在当地的活动之一,便是每天下午从2点到5点,到马采斯塔温泉去洗澡。柳什科夫曾去过马采斯塔温泉,知道斯大林专用浴室在启用时,门前会有两名贴身保卫,而允许进入浴室的只有浴室服务员和按摩师,此外,在大厅和通道上也会站有两名武装警卫,严禁他人通行。柳什科夫曾经几次出入过马采斯塔温泉,在里面发现一个很大的漏洞:温泉使用过的水一般是通过下水道流进外河,到了晚上,温泉用水量减少,下水道的水也会变浅,成年人完全可以爬过去。顺行而下,会看到下水道上部一角有处半米见方的铁栅栏,这就是厨房的污水口,而厨房与专用浴室的锅炉房不过是咫尺相间?

阴谋家们大喜过望,当即将计划进行了修改,于是,一套严谨、完备的暗杀计划出笼了:组建七人暗杀小队,头天晚上,全体队员进入下水道,直达铁栅栏,先上一人再用绳索拉上其他六人,由厨房转入锅炉房作好隐蔽。早上锅炉工一上班就将其干掉,只要热气热水照常供应,旁人不会进来打扰。下午2点斯大林进浴室后,先按兵不动,待到3点整,第一小组里的两名队员换上锅炉工衣服,迅速接近通道上的两名警卫,一击毙命,另外五名队员则直奔专用浴室,第二小组里的三名队员对付门口两名贴身保卫,随后由第三小组里的两名队员负责入室枪杀斯大林!被子弹堵截的“猎熊者”

“猎熊计划”一经制定,很快便提上日程。宇多川达也中佐全权负责此次行动,他命令手下长谷部太郎少佐从哈尔滨带着七名俄国人组成的暗杀小队抵达关东军司令部,关东军司令部就设在当年伪满洲国的新京,即现在的长春。柳什科夫也在这支暗杀小队中,队伍中还有位阿列克谢·瓦尔斯基,同他一样也是位“高层叛逃者”,其他五位均来自白俄在哈尔滨的“俄国爱国主义者同盟”。

为了调动暗杀小队的积极性,更为了全力保障这次行动万无一失,宇多川达也中佐对七名队员承诺:若暗杀行动成功,每人将得到一幢别墅和100万美元!此外,他还在新京设计了一套模拟环境,带领队员反复训练。在训练过程中,为了求得争分夺秒之效果,柳什科夫甚至将厨房、锅炉房、通道、浴室门口之间的距离准确标出,再由宇多川达也手执秒表精确计算,逐个排演练习,直至七名队员都掌握得纯熟无比,方才罢手。

时间已到1938年年底,该是暗杀小队行动的时刻了。

三位阴谋家本想安排他们伪装入境,但冈边熊四郎担心柳什科夫出逃后,风声未过,怕是苏联境内早在张网待捕,伪装前行可能在入境审查时就会被查出,这样做无异于自投罗网,于是他们改变主意,打算秘密潜入。

秘密潜入的途径有两条,一条是水路,一条是陆路:进入索契最近的外国是土耳其,如果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包租一条小船,可以在夜里偷偷登陆索契海岸,可这样做会有很大风险——七名队员将暴露给包租船船主,而且还很可能会被苏土两国来回游荡的巡逻艇发现;相比之下,陆路反倒安全一些,那奇伟险峻的高加索山脉横亘在苏土之间,只在黑海沿岸附近有些平地,而苏军仅对这平地部分严加警戒,那些险峻山区也许在他们看来就是道天然屏障吧,总是稀见哨所,防守疏松。“猎熊计划”的行进路线将辗转绕道,从这里突破,直入苏境!

蓄谋已久的暗杀小队终于出发了!在长谷部太郎的带领下,七名队员简单易装后,携带着当时伪满洲国外交部办理的意大利护照和入境签证,在12月乘坐“亚洲丸”号离开了大连港。次年1月14日,他们顺利抵达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早已等候在此的是日本驻意大利陆军助理武官大野华少佐,他带来了九张土耳其入境签证,其中八张是给长谷部太郎与暗杀小队队员准备的,另一张则是给了转道去往德国的竹中广一少佐。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1月19日,日本陆军驻土耳其武官有仓道雄少佐又在伊斯坦布尔接待了这支神秘队伍。九人接着从伊斯坦布尔出发,乘船到阿尔哈比港,再转乘汽车一路颠簸到山区小镇博尔加。眼前是条乔鲁河,沿着乔鲁河河岸一直向前走,就能到达格鲁吉亚的巴统,而距巴统三百公里处就是他们的目的地——索契。

乔鲁河似乎在故意跟他们为难,湍急的水流奔腾不息,河床上遍布巨石,左右上方全是险峻陡峭的山崖,一班人行进得十分困难。好在艰难走了五公里之后,沿河山路渐渐变得平坦起来,行进速度也加快了不少。八九个小时过去,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巴统。

还有三百公里!暗杀小队找了几家小旅馆,分做两帮,一帮日本人,一帮俄国人,后者装做是亚美尼亚人,平安度过了一夜。第二日,长谷部太郎、竹中广一与他们分手道别,七名队员随后踏上了最后一段危险的旅程。

仿佛是守株待兔,即使暗杀小队队员行动再过隐蔽、腿脚再过敏捷,也躲不过有备而来的呼啸子弹!按照“猎熊计划”的预先设想,这处入境地点根本未设哨所,平时更是鲜有哨兵巡逻,可为什么,七人的脚刚刚踏进半步,那一连串密如雨点的哒哒射击声就随即响起?

行动败露!暗杀小队登时被打得四散奔逃,三名队员转瞬倒下!沮丧万分的柳什科夫带领其他三人一边拼死还击,一边狼狈逃窜??精心策划的“猎熊计划”还未进入实质性阶段就这样半路夭折了。

1939年1月29日,英国《新闻记事报》刊出了这样一则消息:

据塔斯社报道格鲁吉亚共和国边防部队宣布,25日击毙了三名从土耳其偷越国境的人。他们是受法西斯分子支持的托洛茨基分子,从他们的尸体上发现了手枪和手榴弹,而且还有详细地图。他们的目的,是要暗杀住在索契的斯大林总书记,但是边防部队事先获悉了这个计划,而且击毙了犯人。外交人民委员会委员长李维诺夫向土耳其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说,土耳其正在成为反苏的基地。

苏联人是如何知道内幕的呢?据苏联英雄尤里·科列斯尼科夫后来透露,苏军的一个隐在日军深处的间谍小组其实早已截获了“猎熊计划”,也许所知信息不够详尽,但已让苏军有足够的时间将其化为齑粉。这个间谍小组就是由大名鼎鼎的间谍巨星佐尔格率领的“拉姆泽依”,小组成员包括许多高级间谍,如与得宫树、尾崎秀实、布朗科·伍盖利奇、贝恩哈德等。艺术家与得宫树交游广泛,与水兵、工程师、女裁缝都比较熟识,甚至在军界、新闻界也声名远扬。与得宫树利用这些有利的关系网络,从日本外相的私人秘书那里探得了“猎熊计划”,佐尔格领导的“拉姆泽依”情报组立即将这一绝密情报发回莫斯科,所以苏方会在暗杀小组的必经之地设下埋伏,让“猎熊者”未及伸手便被打回了头,那位目标人物斯大林这才得以逃过日本人的一次暗杀。(原标题:猎熊计划:1938年日本间谍密谋暗杀斯大林)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