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谈理论创新谈新文明文化史观

zghnlb 收藏 1 50
导读:[b] ——流波在草根网批机会主义者热衷“理论创新”言论集绵[/b] 流波 昆仑 最近,秋实客兜售他的“新社会主义理论”非常活跃,所以我把八年前的“就秋实客们如何认识马列毛问题谈点看法”一文重新在草根网发表,引起议论。该文的结尾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些方针、政策已经过了近三十年的社会实践与检验,一些理论也好、思想也罢,只有放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大前提大背景下,只有 站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和人类解放斗争史的高度,这一宏大的实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刻意“理论创新”是机会主义者的私欲膨胀

——流波在草根网批机会主义者热衷“理论创新”言论集绵

——新文明文化史观是中华复兴和人类健康发展的时代呼唤

流波 昆仑

最近,秋实客兜售他的“新社会主义理论”非常活跃,所以我把八年前的“就秋实客们如何认识马列毛问题谈点看法”一文重新在草根网发表,引起议论。该文的结尾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些方针、政策已经过了近三十年的社会实践与检验,一些理论也好、思想也罢,只有放在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世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的大前提大背景下,只有 站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和人类解放斗争史的高度,这一宏大的实践就必将带来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极大丰富与发展,反之,就可能是对马列主义毛泽东 思想的背悖,这就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共产党人的真课题!”于是网友网上种兰说:八年前提出的真课题,好!真课题需要解题,如今有解有答案吗?于是有了流波以下留言集合。

一、机会主义者刻意造势“理论”是私欲加歪论但时代呼唤中华复兴的大理论的到来

强权或政治可以造势“理论”,但不能形成真正的理论,这就是今天的许多这个论那个论,但那是真的理论吗?

那么网上种兰特约评论员问八年前我提出这样的真课题,现在有解有答了么?问题是有了“解”能“答”吗?

也就是说,也许有了“解”——理论——但对社会来说也不一定就能起到解决现实的“答”——社会觉悟后用理论来解决现实问题是个过程——可能实施也可能实施一些或压根就实施不了——这就是社会课题。

今天解决中国困境形成两种主要思维:一种是回到毛泽东思想的社会主义道路去的,这个是相当部分左派的愿望;一个就是西化右派的完全走向西方制度的私有化道路,这两种不可调和,于是自然也就产生了走中间道路的思维和想法,一些左派中也出现了这个现象,这个秋实客就是后来在这个方面比较“执着”的。

记得秋(石客)在2002年左右吧(记不太清了)来找我,说了因看到我的不少文章,深表认同;但当时他主要说是要谈文革的,但过了一两年后,秋的一些实质的想法有所披露,还把他写的一些新的想法打成册给过我,所以我开始了注意,因为在此之前我对德强在这方面的模棱两可的新认识进行过善意的劝解的。

历史上的机会主义者是没有固定的立场的,他们是把自己的利益和时代或明或暗的梆在一起,这就解释了历史上党内有的人物虽然跟着毛主席干革命,一阵子资本家剥削有功,一阵子又刮起共产风,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的。

就拿国民党的发展来说也是,孙中山的国民党是进步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毛主席、周总理等都是国民党的大官——毛泽东还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代理宣传部长;但一个保安——蒋介石这样的机会主义者上台——前面对毛泽东客气得很——寻求支持嘛——而孙一死立马国民党右派的本性暴露出来——清共了。

中国革命其实就是毛主席不断与这些机会主义者的斗争——讲党的十次路线斗争——建国前有六次:陈独秀右倾妥协,王明是典型的有莫斯科势力只想直接来夺权的机会主义,李立三、瞿秋白是左倾冒险,罗章龙是个书生意气,张国焘又是典型的军阀机会主义直接另立中央直裸裸夺权么,这六次给党、红军造成重大损失的相比是陈、王、张。

建国后主要是围绕毛主席培养刘邓一线从而有高岗、饶漱石、彭德怀等有所不服形成的权力之争,前面说了,刘邓本身就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小个子在主席后还反过来损主席哩——机会主义者是没有信仰只有权欲私利的。

其实,理论都不是唯“理论而理论”出来的,利用权利政治造出的“理论”可能煊嚣一时终成流水;另一种热衷搞“理论”是钻营投机者。

还有就是造理论的目的是什么?理论要不要树?如果是自私的为已的,越造越让人烦(反);但一些有理有据的确实也需要有心人总结形成理论并树起来。今天就呼唤中华复兴的大理论的到来。

毛主席说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想这是个普通道理;但如果真理被谬误时,就应当理直气壮,这个时候谦虚其实就是不敢担当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所以我说,流波的文章理论是中华复兴和人类正义的呼唤和思考,流波的文章是不过时的,永远闪耀着思考的光芒——岂能是这些私利机会者所能比拟?那么你流波究竟找到了解答么?请听下回分解。

二、机会主义者给中华民族和革命带来极大灾难和损失

在讲真课题理论前再讲讲机会主义给国家民族带来的灾难,再讲讲这个蒋介石吧。

机会主义者大多是自私为已的野心者,如果是为国家民族那叫理想;正因为是自私为已的,又对事物没有深度的认识,再加上崇洋媚外——因为对事物对自己民族文化等没深度认识也正是容易崇洋媚外的因缘——这样的结合体机会主义者对国家民族的灾难是要命的——蒋介石就是近代的最为典型者。

蒋介石和毛泽比就如是流氓和才俊,但蒋是个高级流氓——留学学武日本造成蒋一辈子恐惧日本,是孙中山的保镖——黄埔军校成就了他掌握军队——这一切为他上台奠基。

而当蒋上台后开始反共露出庐山真面目时,共产国际却绥靖于蒋迅速摧生蒋实质上台——而从“南京事件”到“济南惨案”完全显示了蒋对外奴颜婢膝的本质,加速了倭本全面侵华的步伐。

今天一些人特别是台湾搞出的蒋日记说事——就是讲这些日记内容全部是真的——那也是蒋之弱智自私思维的记录和发泄——能拿来做为历史、事物评判的标准吗?特别是他对毛泽东等对手的内心描述基本不就是狗眼看人低么——今天为蒋翻案张目其实又是类似于蒋之弱智思维的延续。

总之正是蒋这样的自私、崇洋弱智思维的机会主义者把握了当时国家的命运——造成了中华民族最大的灾难;而共产党内部的机会主义自私者当时对毛主席共产党的破坏——共产党红军最后只好长征——长征路上要不是有个毛主席出来挽救——共产党是石达开第二无疑——这个蒋机会还真差点成了;并且就是过了雪山草地——军阀机会主义者张国焘差点最后葬送红军——粉碎张的另立中央后还是把两万多红军引上河西走廓——所谓的“西路军”几乎全军覆没。

所以讲毛泽东——敌人是打不败的——但内部的机会主义者却防不甚防——直到今天真正能抹黑毛主席的还是内部的这些机会主义者么——所以今天蒋介石又成了抗日英雄了。

三、中国还能回到马列毛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去吗

◆两个经典社会主义实体——朝鲜和古巴屹立不倒。前面已经说了,今天是左右两大思维再加上中间思维,然后持这些中间思维的自认为是理论创新,这个秋实客还非常“执着”。

显然,持左的就是坚持马列毛主义,持右的就是崇洋西化,走中间的其实质也是右——但还披着左的旗,还没有披右旗行左的现实。

所以一些右倾西化者经常洋洋得意说你们看到有资本主义国家被“东化”成了社会主义国家的么?其实说这种话叫着好了伤疤忘了痛——上个世纪社会主义风起云涌的现实了——当然今天这么说左派也不好回答。

这就叫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想当初东风压倒西风,全世界左翼社会主义风起云涌;不料社会主义国家的修正主义——其实就是崇西恶性机会主义者上台——借领袖逝去夺权后投降帝国主义,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整个社会主义大厦山崩地裂。

到如今就余下两个经典社会主义实体——朝鲜和古巴。假设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朝鲜面对凶恶的美国为首的西方恶势力,门口两条极端邪恶的狗——韩国和日本,还有两个变色了的大哥中俄,朝鲜利用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性与之周旋——避免了南斯拉夫因变修亡国——伊拉克、阿富汗等被西方摧残分裂的恶果——还有古巴一直在邪恶美国旁边屹立不倒——这突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

但现实是残酷的,中国今天的意识形态基本被西方演变,如果拿美国中情局西化分化中国的“十条诫论”衡量——则被西化的程度已经到了有过之无不及的地步。

左翼认为只有回到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中国才有前途;而右派西化派则要从根本上推翻真正的共产党的领导甚至于要完全改变消除共产党名号的政权,这两种情况——后者比前者可能更容易发生。

东欧国家、前苏联完成了消除了共产党名号的政权,而亚洲的国家除了朝鲜外还存在一些继承原来政权保持共产党名号但制度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中完全改变了的政权。

所以中国的前途是在走向两种格局中徘徊着,回到经典社会主义已经很难,走向完全的西化如印度也是有极大的反对力量,但有一点,中华必须复兴——时代呼唤新的理论的出现。

◆中华近代落伍、灾难的原因。中华近代灾难一百多年,缘于内讧,先是李自成农民起义推翻了明朝封建王朝,而后降将吴山桂与明原东北地方势力合伙又攻打起义的农民大顺政权——于此让边境少民满族轻松入主中原建立中华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

如果说近代前的中华遵循着自身的发展规律,从中上古引领人类再到两千多年封建帝国远远领先其它文明,却因为最后边患森林族小满入主中原——此时整个地球发生了变化——再不是中央之国文明独大——中华人种在牛高马大时衍生的白民因文艺复兴后在中华文明科技基础上产生了工业革命。

正当中国的大清皇帝们还沉浸在“天朝”、世界“中央之国”的历史陶醉之中时,西欧通过“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宗教改革”、“农民起义”等一系列的变革,彻底砸碎了近千年来农奴式的封建割据统治和近乎窒息的宗教桎梏,向着近代文明的曙光迅跑。经过二百来年的殖民扩张和掠夺,非洲成了贩卖与屠戮黑人的屠宰场;美洲文明的创造者(实际上也是中华先民的支系)被屠至殆尽;印度与东南亚被掠夺得千疮百孔;最后,中央之国也成为了“东亚病夫”。这样,西方成了人类文明的“主宰”,西方人成了“上帝的骄子”,全球的“西化”之风从此地弥漫开来。(流波《谈谈对中华文明和再认识》)

我们应当好好分析中国近代为什么落伍的原因,落伍后在一个相当的时期里又为什么没有赶上直至成为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等等。这还得要从当时的大环境大历史背景说起。国际上,一是欧洲在沉寂了近千年后所暴发出的无穷能量,这股能量带着人性的野蛮与扩张,就象一条饿极了的猛兽冲出了牢笼,它虎视眈眈,用古希腊罗马精神武装头脑,以中华科技文明为先导,带着吞食全球的欲望,追踪着阿拉伯人的退迹,拉起海盗式的风帆,开始了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掠夺与殖民:非洲成了贩运黑人的奴隶场,广大黑人被当做畜牲般捕捉枪杀;美洲的原有居民(实为中华先民的支系)印弟安人被驱逐屠戳,惨绝人寰;印度、东南亚诸国已被搜括的遍体粼伤。(同上)

二是西欧借鉴东方文明特别是中华“四大发明”彻底改变了西方的社会结构,生产力获得了空前的发展,工业革命使欧洲向着人类近代文明迅跑,这为欧洲能最后掠击自人类文明以来一直执文明牛耳于前的中华大国奠定了经济的军事的基础。三是美国独立后的迅速崛起,俄罗斯由蒙古金帐汉国下的莫斯科公国成倍的扩张开来,日本因“明治维新”的成功而由被殖民者激速发展成张狂的国家,这几个掠夺成性的帝国的形成,从国际背景说来,中华大国的厄运是在劫难逃了。(同上)

其一,正当欧洲资本主义滚滚向前之时,中国的明末农民大起义诱发了满清入关,这种农民起义与民族战争不似欧洲近代的农民起义旨在彻底摧毁西欧旧的农奴式的封建割据和黑暗的宗教窒息社会,而在于推翻一个旧的封建政权后又建立一个几乎相似的封建政权,而且这个政权的建立是由一个文化相对落后的少数民族来完成,其艰巨性、危害性和破坏性更大是显而易见的。清军对当时世界上最美丽繁华的苏州城的毁坏性攻击就是其典型一例。(同上)

其二,由于满族在各方面相对的落后,入主中原后对汉文化的崇拜,势必进一步掩盖中华大国相对后发起来的欧洲发展有所停滞的内质,使中国进一步沉浸在“世界中央”之国的自豪之中。康熙大帝比俄国的“秦始皇”彼得大帝大约4岁,而彼得能化妆到西欧考查并高价买回工程师,但要求康熙有同样的举止却不现实。(同上)

其三,满清遗老是近代改革图强的伴脚石。浸润着中华文化同样被殖民奴役着的日本通过“明治维新”走上了殖民扩张之路,并最终成为伤害中华民族最为惨烈的国家之一。而中国的“戊戌变法”却以失败而告终,最主要原因是满清政府的大部分人尤其是遗老们认为这种变革首先就是针对满清而来,就当然要以全力进行阻挠与破坏。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是李自成个人的悲剧造成了中华民族近代的整体悲剧。(同上)

分析了近代灾难的原因,中华复兴就是要走出近代灾难阴影,恢复中华在人类历史的应有地位——世界第一——决不让近代灾难在中华重演。

◆中国不回归社会主义就没有了前途吗?如果中国回不到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道路里去,中国的前途会怎样?

毛主席总结近代这段历史说:“帝国主义的侵略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很奇怪,为什么先生老是侵略学生呢?中国人向西方学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经验和共产党的二十八年经验给我们的,深知欲达到胜利和巩固胜利,必须一边倒。积四十年和二十八年的经验,中国人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

但今天,事实求是的说,谁能担保中国会重新回到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去呢?!

这几年,总有朋友不断的忧虑着,问我给分析分析。我就说,中华民族创造文明以来一直引领人类上万年直到近代,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潮产生也就一百多年,而中华近代落后也是一百多年,毛泽东横空出世挽中华于不倒——中华终于摆脱近代灾难走向中华重新崛起复兴。

也就是说,共产主义就一百多年,而中华引领人类文明上万年直到近代,难道没有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中华就不发展壮大了吗?所以中华的重新崛起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指引下可以复兴,在没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条件下也必然能走向复兴,这是逻辑问题。

四、天下大同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的创建

那么,这个中华复兴和人类重新走向健康发展的理论——真课题找到了吗?我说找到了——这就是中华文明复兴的天下大同新文明文化史观!

更为难能可贵和不巧合的是,科学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终极理念来源原来还是来自中华古老文明的天下大同思想、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之终极源头原来还是来自于中华文明之易经、道德经等。

经过二十多年来的思考,对中华并人类近代至当今现实的反复思辨,走出近代以来国际上“西方中心论”和国内几千年沉积而来的“黄河中心论”的樊篱,结合中华并人类考古和众多人文综合总结出“新文明文化史观”。

天下大同“新文明文化史观”是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结合中华并人类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再进行综合研究得出:“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直到近代”、“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引领人类上万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中华文明突显人类真善美、是人类社会美好和谐的圭臬”等重大新史观的概括。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横空出世,是近代以来人类文明文化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是对近代以来由“西方中心论”主导下形成的中外主流意识形态下的文明文化历史观的彻底拨乱反正,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来陷入内忧外患困境、民族意识步入“崇洋媚外”、“弱智糊涂”窘境重新走向文化复兴的标志,是人类重新走向天下大同、走向和谐文明、重建中华大九洲康庄大道的隆隆礼炮……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这一史观的主要代表人物有: 梁启超(已故)、 李约瑟(英国,已故)、李学勤、罗伯特·坦普尔(英国)、宫玉海、林河(已故)、王大友、董立章 (已故)、史式、流波等,其中中青年学者流波(刘博)是这一观点、理论的集成创建者和最给力者。《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是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最强奠基作。

二十世纪初,爱国学者梁启超已经深刻认识到中华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中的应有地位被严重“矮化”,开始为中华文明鸣不平,但当时应者寥寥。英国人李约琴博士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用详细材料论证人类近代以前的四千年中国的科技发明一直遥遥领先,近代西方文明的突飞猛进正是在中国古代文明基础上的飞跃。随着中国远古遗址的不断发现,中国极少数真知灼见者开始对“西方中心论”下的人类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经过几十年反复的结合考古的综合研究、考证发现,原来中华文明并不是传统史学观认为的五千年而是上万年,全世界上中古史具有共同的特点和共同的来源,这个源头不是苏美尔人创造的文明或古埃及文明或古西亚文明等,而是中华文明,中华文明才是人类文明的不二源头。其中李约琴的《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国科技史探索》是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杰出代表作;罗伯特·坦普尔(Robert Temple)在李约瑟研究中国科学文明的基础上总结出中国古代一百条重要的发明,在1986年出版《中国:发明和发现的国度》,概述“中国的100个世界第一”,认为“现代世界以之为基础的发明和发现,可能多半来自中国”;鉴于疑古派对中华古史的否认,给中华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造成极端混乱,李学勤于1995年提出“走出疑古时代”和“重写中国学术史”的倡议,试图扭转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疑古派所代表的中国古史研究中怀疑古文献真实性的大趋势,引起广泛反响。宫玉海先生从破译《山海经》入手,阐述了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一些本末关系和来龙去脉;林河先生从巫傩史、民族语言的角度阐述中华文明上万年,是源头;王大友先生从解析图腾入手,系统阐述了中华先祖拓荒美洲的历史;董立章、史式等史学者也提出了中华文明一万年的观点等。

流波(刘博)从理论上系统地创建了完整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流波对近代以来在“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人类文明文化史观进行最彻底的质疑和颠覆,结合人类学、民族学、语言文字学、史学、社会学等等多学科和考古、神话、传说、宗教、民俗、天文、地理、历法、数理、气象、海洋等等诸领域从根本上、理论上全面系统地论证了“人类起源在中华”、“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黄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中华文明不是传统史观所说的五千年而是上万年”、“人类文明最早在长江流域发祥、发展并拓荒到全世界”、“以四大文明古国为代表的上中古人类文明都为中华民族所创造”、“古汉语是人类早期共同语言--其母语就是长江流域最早水稻农(糯)耕民族--糯民的语言--糯语”等等一系列惊人的、合乎逻辑的历史真本观点,从而从根本上、理论上全面系统地提出了破除“西方中心论”、还原中华并人类历史本来面目的新文明文化史观,是二十一世纪来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最主要创建者、集大成者和最给力者。

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对传统的文明观、历史观、文化观、宗教观等进行甄别、扬弃,全面、系统阐述了新文明文化史观;作品资料繁富、引征广博、视野开阔、论述全面、汪洋恣肆、浑成一体,堪称目前这一领域集大成之作。此外,林河的《中国巫傩史》、宫玉海的《〈山海经〉与华夏文明》和《〈山海经〉与世界文化之谜》、王大友和宋宝忠的《中华先祖拓荒美洲》、董立章的《三皇五帝史断代》等等是为代表作。

新文明文化史观越来越为新的考古发现所印证、为真才实学的文明文化史学者所认知、千百万智慧正义学者会不断加入进来,新文明文化史观必将战胜“西方中心论”谬误下的传统史观,还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史真谛。

五、新文明文化史观主要代表人物介绍

梁启超:新文明文化史观代表人物。梁启超于1900年的《二十世纪太平洋歌》中提出了四大文明古国的概念,并认为四大文明古国中国应排第一的观点。

1873年2月23日生于广东新会,汉族,字卓如,号任公,饮冰室主人、饮冰子、哀时客、中国之新民、自由斋主人等。 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启蒙思想家、资产阶级宣传家、教育家、史学家和文学家,戊戌变法领袖之一。梁启超一生勤奋,各种著述达一千四百万字 ,曾倡导文体改良的“诗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其著作合编为《饮冰室合集》。1929年1月19日病逝。

李约瑟:李约瑟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中国助手王铃博士、鲁桂珍博士、沈诗章的协助下,开始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在当时“西方中心论”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李约琴开始形成“一个宝贵的信念”——“中国文明在科学技术史中曾起过从来没被认识到的巨大作用”,从此一生奉献给中国文明文化的研究,用详细的材料论证人类近代以前的四千年,中国的科技发明一直远远领先,中华文明一直是人类文明的主体,近代西方文明的突飞猛进正是在中国古代文明基础上的飞跃。因此,李约琴是当之无愧的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杰出人物,其著作《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国科技史探索》是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杰出代表作。

(Dr.Joseph Needham,1900-1995),英国人,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名誉所长。 为中国培养了一批优秀科技史学家, 1994年被选为中科院首批外籍院士。

罗伯特·坦普尔: 罗伯特·坦普尔(Robert Temple) ,科技史学者 ,在李约瑟研究中国科学文明的基础上总结出中国古代一百条重要的发明,在1986年出版《中国:发明和发现的国度》一书,总结了“中国的100个世界第一”,概述了中国人的发明和发现,说明了中国人是“现代世界”共同的技术创造者。书的前言《西方欠中国的债》写道:“历史上一个不为人知的最大的秘密,就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现代世界,乃是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结合的产物,现代世界以之为基础的发明和发现,可能多半来自中国。但是这个事实却不为世人所知,对此,中国人和西方人同样地无知。从十七世纪西方传教士来华之后,中国人被西方的技术所震惊,犯了对自己成就的健忘症。”鉴于此,理所当然成为新文明文化史观的杰出人物。代表作:《中国:发明与发现的国度——中国科学技术史精华》(陈养正等译,21世纪出版社,1995年第1版。)、《神谕——东西方〈易〉卜术揭秘》,(徐俊培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8年8月第1版。)

英国人,被聃为美国肯塔基路易斯维尔大学人文学、科学史和科学哲学客座教授和我国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教授,英国皇家天文学会会员,拥有梵语和东方学的学位。

李学勤:新文明文化史观代表人物。鉴于疑古派对中华古史的否认,给中华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造成极端混乱,1995年李学勤提出“走出疑古时代”和“重写中国学术史”的倡议,试图扭转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疑古派所代表的中国古史研究中怀疑古文献真实性的大趋势,引起广泛反响。《走出疑古时代》是其反击疑古派的代表作。在当时和目前学术界要么唯西方马首是瞻要么对古史研究画地为牢的大环境下勇敢地反击疑古造成的学术停滞不前或甚至倒退的灾难,李学勤功不可没,极端难能可贵。

李学勤,1933年生于北京,读书于清华大学哲学系。青铜器专家,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文化、古文字学和文献学。1954年到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清华大学教授,清华大学国际汉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兼西北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教授,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等。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

宫玉海:新文明文化史观代表人物。 从1987年起研究《山海经》,引进比较语言学、语言民族学等新兴学科,运用综合比较多研究方法,取得重大突破,1995年1月出版《山海经与世界文化之谜》一书(吉林大学出版社),提出《山海经》不是神话书,而是一部信史,一部上古世界地理志和百科全书,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研究价值;现代人类源于中国,如印第安人是从中国大陆迁徙去的,中华文化乃世界文明的源头和中心,任何“多元论”都是不能成立的;“伊甸园”就在中国云南,距今万年前,先民们进入这里生活,并从这里走向世界,中华文化实乃万年历史,五千年的说法是不正确的等一系列新观点,向旧史学提出挑战,为改写世界史开辟前景。

1929年2月生,吉林人,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人文、社会科学教授。1947年考入长白师范学院国文系,1950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历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办公厅干事、秘书,二○一厂学习室副主任、教导主任,以及《长春》文学月刊社等新闻、广播、杂志编辑。现任中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中国诗经学会理事,中国山海经学会筹备会会长等社团职务。

林河:新文明文化史观的代表人物。是“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源头”课题的最早探索者之一,从巫傩史的角度论证人类文明发端于中华,提出了长江流域的稻作“糯民”、“粳民”正是人类最早的文明发祥者的重要观点。 临终前还在构思《文明进化论》一书框架,想从进化论的角度阐述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成为遗愿。

林河,本名李鸣高,侗族,湖南通道人。1957年毕业于鲁迅文学院,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实践报》记者、《建设报》编辑部负责人、《群众报》文化组长、《湘江文学》月刊编辑 、《楚风》民间文学社副主编、主编等;曾任湖南省第七届人大常委会委员、湖南省文联研究员,湖南省文史馆馆员、吉林长春大学兼职教授、云南楚雄师院荣誉教授等,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特殊津贴。林河主要专著有:《九歌与沅湘民俗》、《古傩寻踪》、《中国巫傩史》、《文艺湘军百家·林河卷》等。二O一O年十月四日,林老怀抱遗愿驾鹤西天,享年84岁。

史式: 新文明文化史观代表人物。对“中华文明只有五千年”提出质疑,起草《重写中华古史建议书》,得到海内外100多位历史学者签名赞同。

字执中,1922年8月生,安徽省全椒县人,幼年失学,自学成才。他的文章,数十年以来,已经成为一种“三合一”的格式:一曰历史论文的内容,言必有据,无征不信,绝不“戏说”或“漫谈”;二曰历史散文的形式,为方便表达内容,形式不拘一格,娓娓道来,引人入胜;三曰历史杂文的语言,“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尖锐泼辣与妙趣横生兼而有之。现为中华民族史研究会会长、中国太平天国史研究会顾问、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顾问、四川省文史研究馆馆员、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主编《中华民族史研究》多辑、《太平天国大词典》等书,主要著作有《太平天国词语汇释》、《太平天国史实考》、《台湾先住民史》、《汉语成语研究》、《我是宋朝人》等书。2004年由重庆出版社推出《史式谈史》丛书,凝聚了史式数十年心血。

王大友: 新文明文化史观的代表人物。《中华先祖拓荒美洲》、《三皇五帝时代》、《上古中华文明》、《殷地安之迷》等著作无不闪烁着中华文明上万年的历史火花。 1944年生,河北人,又名韶华子,综合型学者,集美术家、图腾文化学者、文化人类学者、历史学家等于一身。

董立章:新文明文化史观代表人物。1999年由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三皇五帝断代》一书饱含对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论述,“萌芽”出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源头的“意念”。留下百万字遗稿《三皇五帝史》,是新文明文化史观的重大损失。

华南师范大学文史学院教授,因病误治于2009年5月14日去世,终年62岁。

流波:新文明文化史观的代表人物。新文明文化史观和理论的创建者,《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全面、系统阐述了新文明文化史观。

流波,实名刘博,湖南新化人,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 成长于火红岁月;改革开放时代左翼 、民族、爱国启蒙思想家和理论家,红色网站的创始人之一。做为著名的左翼网络舆情研究者和政论家,其形势政论往往高屋建瓴、纵横捭阖、激扬文字、正气回肠,在点评时势、褒贬时弊当中洋溢着绵绵中华大气和浓浓爱国情怀,总能引起读者的极大共鸣,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

曾援藏八年,将青春热血抛洒高原;高教八载,寓中华文明文化于学校教育而为荣为乐;后从事地方人大工作,为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添砖加瓦。

苏秉琦:新文明文化史观人物。苏秉琦教授把中国古史的框架、脉络高度概括为“超百万年的文化根糸,上万年的文明启步,五千年的文明古国,两千年的中华一统实体”(《迎接中国考古学的新世纪——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苏秉琦教授访谈录》载《东南文化》1991年第一期。),在当时已极具开拓性。其认识虽然局限于传统,但已伸入到中华文明文化的上万年实质。

苏秉琦(1909.10.4-1997.6.30)河北高阳人,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从事考古学事业63年,是中国考古学开创者之一,新中国考古学奠基人之一,是中国考古类型学的奠基人,为考古学体系的建设做出了全局性的指导,为中国考古学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吴新智:吴新智在1984年与两位外国人类学家联名提出现代人起源的多地区进化说,对“人类起源非洲论”形成一定冲击;但目前他的研究终究没能步入到人类起源于中华长江流域这一实质根本,也没能对“人类起源于非洲”谬论从理论上做出证揭,但至少在目前中国主体历史考古界关于人类起源上有了一点异样的声音,也算是主流的一点难能可贵。

吴新智,男,安徽合肥人,中国科学院院士,古人类学家。1928年6月2日生,汉族。

加文·孟席斯:《1421:中国发现世界》(1421: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2002年11月在英国出版,2003年1月又推出了美国版,书名改为《1421:中国发现美洲》(1421: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America),两书正文内容相同,但美国版增加了20页“后记”。孟席斯的著作提出了郑和船队于1421-1423年实现环球航行到达美洲、澳洲及南极的惊人观点。《1434:一支庞大的中国舰队抵达意大利并点燃文艺复兴之火》,论述西方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应该归功于中国人。书中声称,这支中国舰队曾携带了一批中国科技典籍到意大利,而文艺复兴中的巨匠达·芬奇的许多设计发明实际上是借鉴了这批科技典籍中记载的古代机器的设计,而非原创。

加文·孟席斯 (Gavin Menzies),英国皇家海军潜艇编队指挥官,退休后专事航海史研究。于1937年首次来到中国,并在中国度过了生命中最初的两年。在上个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近二十年来,他研究郑和船队的航海过程中访问了120个国家,参观了900多个博物馆和图书馆,并造访了中世纪后期每个重要海港。在当前“西方中心论”还无处不在的社会环境下,孟席斯说:“欧洲人发现世界(其他地方)的说法是白日梦,是胡说八道。”面对所谓的“学术主流”对他观点的质疑责难,孟席斯反击说:“当前历史教材中的理论才是彻头彻尾的垃圾,对这些垃圾执迷不悟的家伙并不是我这个幻想家,而是那些所谓的历史学家。” ,希望这句话能震醒中国的所谓主流历史文化界保守成规、无所成就却反而以所谓的“学术严谨”打压真知灼见的研究习性和局面。鉴于此,孟席斯成为新文明文化史观的人物当之无愧。

六、对《源》一书做点介绍

◆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文明史当国家使命现实却相反。正本清源中华文明文化的重任应当是国家力量——然与没文明文化的韩国要以国家力量搅乱文明史目的是抢夺中华文明相反的是中国这几十年来却是继续在“西方中心论”和“黄河中心论”中固步自封,画地为牢,相反一些学术自私者借所谓的学术严谨打击文明文化向真本的突破,因此要国家层面编写这方面的教科书几乎是零期望——这就是今天的现实。

今天是多为崇洋媚外没“文化”尤其是没“中华文化”的文人掌控这些文化历史领域,政治立场还真的不好说,所以在教材中“去民族化、去革命化、殖民化”越来越明显。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今天的大多数读书就是为“钱途”,人文科学要取得成果是要寂寞又难发财的,而一些妄图分裂国家、不希望中华复兴者却乘机进入了央视、社科院等文化历史重要领域,中国现在的一些东西真的很悬!

◆《源》一书名称的由来 。《源》一书在出版之前已经以《皇皇中华》的书名在网上发表过一些摘录,一些命题曾引起较大的轰动。那么?为什么在出版时要将书名《皇皇中华》改为《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呢?流波说他直到现在还是倾向于书名为《皇皇中华》的好,是最能表达本书内容和宗旨的;但在出版的过程中,有关编辑建议并坚持用现在出版的这个书名,认为现在的书名比较“中性”一点,为了让书稿顺利出版,作者只好做出 “妥协”。

源书扉页:

谨以此书献给近两万年前开始把中华巫糯(傩)文明播撒全球的先祖!

献给近万年前把糯(农)耕文明播撒全球的先祖!

献给中华民族和人类共同的列祖列宗有巢氏、燧人氏、盘古氏、女娲氏、伏羲氏、神糯(农)氏、炎帝、黄帝、蚩尤、夸父、共工……

书评语:

中华民族的历史逻辑

人类文明的正本清源

史学研究的严谨之作

神秘文化的破解密钥

大众朋友的精神食粮

爱国主义的精品收藏

导言章节:

破除迷信 追求真理 澄清历史 还原中华

第一章 人类起源在哪里?让中华大地回应

第二章 人类文明发祥在何方?让长江作证

第三章 从世界创世神话的对比来探索人类文明的源头

第四章 中华并世界文化流源史总论

第五章 中华及世界族群渊源谈

第六章 上古中华总览世界地理概要

第七章 长江文明VS黄河文明

第八章 荆楚文明的古老因子和域外联通

第九章 中华海洋文明——傲冠全球至近代

第十章 中华先祖开拓美洲

第十一章 长江流域古老文明的遗存:梅山文化

第十二章 《山海经》——改写人类历史的地理经象奇书

第十三章 《易经》——中华并人类文明文化的早期结晶

第十四章 《圣经》的中华溯源

第十五章 历史铸就的人类最先进的语言文字——汉语汉字

第十六章 回溯历史 展望未来

相信,每一个标题都将吸引你的眼球,每一个章节都将使你怦然心动。

精彩的章句:

“大量的史料表明,中华先祖从距今2万年左右就开始了全球性开拓,到距今15000-8000年间的中华伏羲、神农后时代中华文明和人种已几乎遍及全球,是中华全球大统的大九洲时代。”(第二章)

“中国民彦‘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这是千万年来中华民族世代相传的活生生的历史而不是神话,只是2000多年前的大学者们如孔丘、司马迁等将我们祖先的中上古史视为‘乱语怪力’而删整,于是这些历史就只能存在于在他们看来是野史怪力的《山海经》、楚辞等书中和流落民间成为了神话。”(第三章)

“改变印度糯民文明进程的所谓雅利安人就是从四川雅砻江流域走出的古糯民与西北、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上的原始白民混血后又于3500年前后向南进入印度半岛,从而彻底改变了身毒(粳糯)——印度半岛原始居民的历史。雅利安人、纯白民再向西演变成阿拉伯人,再向西成为欧罗巴人。”(第五章)

“把中华文明比做不老的万年松,则长江是根茎,黄河是枝叶。把人类文明比做长河,则中华文明是绵延不绝的主河道,是人类文明的源头活水;四大文明的另三大是由中华文明之河向地球分岔出的支流滋润大地,才有了人类多姿多彩却是同根同源的缤纷绚丽。”(第七章)

精彩的章句将带你步入“从未有过”的历史境界。

◆《源》是人类文明文化的圣经。其实,《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就是比这样的教科书更当量的书——可是用什么力量来宣传呢——西方已经感觉到了这书的巨大力量——故把“奥茨冰人”重新进行欧化;韩国人说看到流波的《源》就是再抢文明也是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了!

当然还是有不少觉悟感受到了《源》的力量,说这本书才是中华和人类文明文化的圣经,香港同胞说海外华侨应当人手一本,台湾同胞说中国人应当人人都读,这都是前几年对源书的评价。

记得当时《源》书的名称为《皇皇中华》,但出版社硬生生要改名,说这个名太张扬了,并且在北京奥运会前不能出版——所以为2008年11月出版。

我为这书,完全放弃了稿费报酬,只希望出版社向全世界发行——当时香港、台湾都在卖此书,不少华侨在世界各地卖到了此书的,所以美国、英国等西方学者恐慌——只有中国的学术界装聋作哑!

续: 2014年7月5日编辑

返回昆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