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广东最大艾滋病犯监区 共有200多犯人其中累犯超7成

从2006年国家《艾滋病防治条例》颁布实施起,广东省监狱系统决定对艾滋病服刑人员采取集中关押的改造模式,部分监狱持续承接来自全省各地的艾滋病服刑人员,其中LC监狱收押了全省一半以上的艾滋病犯。

近日,记者前往LC监狱艾滋病犯专管监区,与其他服刑人员相比,这些艾滋病服刑人员承受着更大的精神和疾病的双重折磨。干警尝试通过人性化的管教方式帮助他们回到正轨,却发现他们出狱后的人生路并不好走。

文、图/记者杨洋 通讯员蔡永全、杜思贤

概况

LC监狱收押了全省一半以上的艾滋病犯,共有200多人,其中七成多是累犯。

住宿

专管监区没有明显的标识,艾滋病犯享受病犯待遇,不用睡上下铺,生活空间比较宽敞。

管教

每个服刑人员都有一个专管警察,如果服刑人员心情郁闷,警察需要主动找服刑人员聊天。

探监

一年中,LC监狱专管监区200多名服刑人员中,有家属来监狱会见的不超过10人次。

冲突

身体是袭警利器

碎玻璃沾血刺干警

LC监狱艾滋病犯专管监区目前关押了200多名服刑人员。专管监区并没有明显的特征标识,艾滋病犯享受病犯待遇,不用睡上下铺,生活空间宽敞许多。

“艾滋病犯与普通服刑人员太不同了,他们自暴自弃、自伤自残、拒绝服药、家人不理、社会不解。”监区长夏XX说,“因此仇视家庭和社会,不服管教,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威胁、辱骂、恐吓干警。”

尽管办公室常备防暴服、催泪弹,但干警们选择穿普通工作服,因为“穿上防暴服,服刑人员会觉得你歧视他,更不会听从你的管教”。

因此,危险无处不在。一名罪犯因为违纪没有顺利减刑,绝望之余,打烂窗户,拿起碎玻璃就往身上割,沾上自己的血后,意图割伤干警;另一名罪犯擅离学习课堂,与干警发生言语冲突,转身回到监舍拿来牙刷,在课室的地面上将牙刷柄磨成尖锐的凶器,扬言杀死干警。

干警也曾遭遇险情,两位干警的伤口先后接触到艾滋病犯的血液。紧急预案立即启动,干警迅速服用药物,在3个月内每天早中晚服药观察,每一天都无比煎熬,好在他们都没有感染。采访中一位干警说,自己总是做噩梦,梦见跟服刑人员搏斗,梦见感染了艾滋病。一旁的干警一听,纷纷表示梦见过类似的场景。

管理

这个警察还不错,跟我们一起吃牢饭

转变需要很长时间,管理普通犯人的做法在专管监区根本不够用。在这里,想与艾滋病犯和睦相处,干警走出99步,也许才能让罪犯主动走完最后一步。

罪犯徐某是一名大学生,协助干警对新服刑人员进行帮教。徐某告诉记者:“虽然社会上对艾滋病的普及教育做得很多,但大多数人对这个病并不真正了解。所以许多新服刑人员一进监狱,就觉得没几天可活了。这种时候任何管教和劝导都没有用,我能做的就是告诉他们可以治疗,他们一旦知道这一点,重拾希望的前提就有了。”

专管监区对服刑人员的管理提出了“严、仁、爱、惠”,要求对艾滋病犯从严管理,但干警也必须坚信:艾滋病犯的人格不能受到侮辱,艾滋病犯的生命同样值得珍惜。

事实证明,艾滋病服刑人员们“吃软不吃硬”,监区长夏XX得到服刑人员们的信任,源于一个生活细节—每天的吃饭时间,夏XX都和服刑人员们在一起,在他们吃饭前,他先尝尝饭菜,有时候还会要求饭堂改善伙食,安排营养全面的伙食。这个简单的举动,很快引来服刑人员们之间的讨论:“这个警察还不错喔,跟我们一起吃牢饭。”

记者在服刑人员的监舍中看到,门口的墙上挂着一面“心情晴雨表”,每个服刑人员每天都可以用不同表情的磁铁表达自己的心情,分别是“开心”、“平静”和“郁闷”。每个服刑人员都有一个专管警察,如果服刑人员心情郁闷,警察需要主动找服刑人员聊天。最近,由于减刑和假释的政策收紧,许多服刑人员都受到了影响,选择“郁闷”这个板着脸的小人的服刑人员还不少,干警的工作也忙碌许多。

除了日常的关心,干警还要时不时出差,主要工作有两个,一个是为符合条件的服刑人员争取保外就医,普通服刑人员的家属对此普遍求之不得,但有些艾滋病犯的家人往往避之不及,干警只能到服刑人员的老家去劝说做工作。另外,服刑人员出狱后,干警也会视情况送服刑人员回家,争取让他们得到家人的接纳。

困境

出狱后四处碰壁,狱中7成多是累犯

专管监区的艾滋病服刑人员中,重刑犯并不多,病情严重的也不多,他们大多能在青壮年阶段出狱。

为了让艾滋病犯重新踏入社会,狱方为服刑人员提供了劳动机会,做一些简单的来料加工的工作,获得一定的报酬。有的服刑人员把报酬攒起来寄给家里,减轻亲人的负担,从中也获得了成就感;还有的服刑人员将钱捐给福利机构,希望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

在劳动中,服刑人员逐渐建立起对未来生活的信心,数着刑期盼着出狱后能够好好生活。但无法回避的是,他们出狱后往往要面对家庭和社会异样的眼光。

许多艾滋病犯自入狱起,家人就称已“当作没有这个人”。LC监狱的门口,每天都有服刑人员家属前来探望,但艾滋病犯专管监区一年到头都是冷冷清清,这里的200多名服刑人员,全年家属来监狱会见的不超过10人次。

专管监区开通了亲情电话,服刑人员给家里打电话,有些家属一听是他们就直接挂了电话,几乎每次通话都很匆忙。

专管监区有不少二进宫、三进宫的艾滋病犯。据LC监狱统计,其中超过7成都是累犯。由于无法被社会接纳,他们走投无路再犯案。

犯人彭某出狱后第2天给专管警察打电话,讲述出狱经历。原来当他联系好家人,满怀期待回到家乡时,看到一大家子人都站在村口迎接,连年迈的奶奶也被人扶了出来。但当他走到亲人面前时,奶奶一边哭一边塞给3000元,说这是家里人凑的:“村子里知道你是艾滋病人,都接受不了,这些钱你拿着,不要再回来了。”

这让监区长夏XX很是心痛,他说:“我们常常觉得很凄清,就是努力了这么久,把服刑人员从一个罪人变成好人,提高了他们的谋生能力,帮他们树立了重返社会的信心,却还是担心,他们出去之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