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我军十年中抓出的大老虎

没穿过军装的士兵 收藏 2 3019
导读:[/face] [face=仿宋][size=18][color=#ff0000] [face=仿宋][size=18][color=#ff0000] [face=仿宋][size=18][color=#ff00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细数我军十年中抓出的大老虎

不应存在“碰不得”的人

军队反腐是难啃而必啃的硬骨头。从规律看,应突出“抓三头”。

一是抓领头。治军先治官,反腐必抓头。将帅行为是无声的命令。在上行下效的军事集团中,反腐倡廉、扶正祛邪,必须从上严起,从上查起,从上做起,不设禁区。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反腐败不应该存在“碰不得”的人,没有不能触碰的领域。此话值得我们借鉴。人民军队威信不是保“虎”袒腐能保出来的,而应在打“虎”除害的斗争中树立起来。

二是抓重头。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军队腐败与地方腐败脉络特征相通,突出问题是权钱交易,集中表现在军队吏治和军产运营两个领域。吏治腐败是最大腐败,从基层士兵入党、考学、奖励、提改士官,部队考核评先,干部调整调动、调职调级、评任职称,到领导岗位选配任用、提职晋衔,靠钱物买路搭梯、拉关系走门道现象让官兵深恶痛绝。而在军地交往密切、潜规则盛行的社会,军有土地与地方合作开发、军需物资采购、营房工程建设等领域,为军地腐败分子勾结敛财也提供了可乘机会。谷案正显现了这种靠军产敛财、靠钱财买官、靠官位谋私的恶性腐败循环生长链。军队反腐须重拳打击、坚决摧平这些权钱交易的腐败高发地。

三是抓源头。腐败行为的根源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思想作风不正。特别是领导队伍中一些人党性不纯、投机钻营,用形式主义对付党对军队的要求,说一套做一套,阳奉阴违搞两面派,这是腐败势头长期难以扭转的根本原因。必须以强有力的党性教育和思想整风改造,坚决予以克服。“提高军事经济效益、促进军队反腐倡廉建设。”

纯洁,成了军队建设的新关键词。 军队要稳中求进,“法治才是军队建设的正轨。”

2012年4月6日,中央军委成立全军审计领导小组。这标志着,审计作为预防性举措,正在深度影响中国依法治军。 中国政法大学军事法专家丛文胜注意到,根据2007年1月颁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审计条例》,军队审计部门设在中央军委的领导之下,日常工作则由总后勤部领导。此次在军委层面设立专门的全军审计工作领导小组,虽然人马班底不动,但无疑意味着军队审计监督工作“将更上一层楼”。 对于成立由中央军委领导的审计小组,中央军委委员、全军审计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表示,“提高军事经济效益、促进军队反腐倡廉建设。”依据审计小组的工作部署,工程建设、房地产管理、大宗物资采购、医疗合作被列为监督的重点领域,而作战部队主官、专项建设负责人、机关部(局处)长等则是重点监督对象。 纯洁,成了军队建设的新关键词 全军审计小组的成立仿佛是一系列事态的结果。 2012年两会期间,军委主席胡锦涛在解放军代表团会议上,提到了要加强军队反腐倡廉建设,保持军队党组织和干部队伍的纯洁性。

稍晚一些,《解放军报》报道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3月16日在全军学雷锋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在公布的2000字新闻稿中四次提及“纯洁”。 “纯洁”,再次成了军队建设的关键词。(徐才厚大虾,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有没有虚呢?)

而同样在两会上,数位“红色后代”都提到了反腐。

“老百姓很怀念毛主席时候干部的廉政和社会风气。”2012年3月3日,毛泽东惟一的孙子、全国政协委员毛新宇少将首度在两会上拿出反腐提案。

“我即使丢官也要与腐败斗争到底。”刘少奇之子、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也誓言要坚决铲除军队中的腐败行为。

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近10年来至少有9名少将以上军官被惩处,其中两人被判死刑。

国内党建门户网站“七一网”2012年1月下旬转载了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的一则消息。今年春节前,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对六百多名总后勤部高级军官发表了反腐讲话。

刘源发出警告,“腐败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无论一个人的职位有多高,后台有多硬,我都不会善罢甘休。” 刘源此番讲话被视为有明显针对性。

“社会的各个系统都出现了腐败现象,军队自然也在所难免。”先后在军队纪委、中纪委工作的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向南方周末记者坦言,腐败是一个系统性问题。

从2月10日开始,总后勤部机关展开了“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学习教育活动。据《解放军报》透露,总后勤部部长廖锡龙要求总后干部“堂堂正正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刘源政委则亲自给干部上党课,主题是《自觉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永葆共产党人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反腐,不再遮遮掩掩 迄今为止,因腐败问题落马的军官中,职位最高的是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 王守业1943年出生在河南叶县一个贫寒的农家。21岁那年,王守业以河南省高考总分第六名考入天津大学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毕业后入伍。2001年,王守业升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后升至海军副司令员。直至2005年落马。

据2006年6月29日新华社的报道,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道德败坏”、 “涉嫌严重违法乱纪”,已经被中央军委免除其海军副司令员职务。当天,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发布公告,终止了王守业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这距王守业被“双规”大约半年时间。 第二天,《中国日报》对于新华社通稿中的“道德败坏”进行了注解。文章说,根据军方提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文件,一名未婚年轻女子向高层告发王守业的违法乱纪问题,并承认与他有“长期的不正常关系”。 最终,王守业因贪污、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一同涉案的还有4名少将和7名大校。 “后勤基建这一块都是管钱管物的,往往会受到物质和金钱的诱惑。”军事法学专家钱寿根说。 以往,中国一直在密切监督军队内部的经济活动,但对军内腐败案大多内部消化,鲜有对外公布,更不会轻易提及“腐败”二字,大多用“思想问题”、“作风问题”之类的模糊说法代替。 王守业案是一个分水岭。自王守业案开始,军队反腐不再遮遮掩掩,“腐败”也不再是军内的敏感词。

2011年11月,军队反腐倡廉建设理论研究中心在国防大学成立。《解放军报》报道说,该中心具备教学、科研、咨询、服务“四位一体”功能,将在总政治部的指导下,进行反腐倡廉建设的基本理论和重大问题研究。 “地方有什么问题,军队也会受到影响而染上不良习气,要根治就要从法制开始。”钱寿根教授认为,只有通过法治,形成内在约束力,才能使部队走上廉政建设的正轨。 惩防结合的战争 王守业案之后,思想政治教育不再是廉政建设舞台上唯一的曲目。通俗地说,钱只有在不断的暗箱中流转,才会有被贪官吞噬的机会。反腐,最重要的就是让权力的运作见到阳光。

2007年春,胡锦涛签署命令,要求军队后勤体系实行更加广泛的市场经济原则,进一步社会化,凡不涉及军事机密、秘密军事工程的非敏感项目都要向社会招标。这些主要集中在营房建设、运输、电力和通讯领域。这被认为是继江泽民1990年代关闭部分军办商业项目的深化。当时,腐败苗头初现,中国军方就迅疾严厉整顿军人经商问题。 那也是市场经济在中国初现魅力和诱惑力的时代。中国军队的腐败问题就在那时萌动。

1990年12月,江泽民主席对军队建设提出了“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的二十字方针,特别强调最根本的是要把思想政治工作做好,其中就不乏针对腐败。

2006年2月,《军队预防职务犯罪工作若干规定》出台,这意味着军队预防职务犯罪走上法制化轨道,从“德治”走向“法治”,不再单纯地依靠党风廉政思想政治教育。 2007年9月,《军事检察机关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试行)》下发。规定要求,在讯问犯罪嫌疑人时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军事检察机关执法活动走向科技规范化的道路。 在技术层面,“程序正义”、“技术保障”也逐渐成为军队纪检监察部门的行为关键词。当前,军事法学界也在谨慎地探讨军事行政复议、军事行政诉讼制度,以及对军队建设稳定的影响。 所有行动中,最具标志意义的则是,2007年3月1日,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审计条例》实施。“军队各单位主官和承担军事斗争准备专项任务领导干部,是审计的重点对象,其中军、师、团级单位主官的比例要占据30%以上。”审计对象范围下探至团级军官,最初审计范围仅限于大军区级高官任职和离任前。 “现在团级以上领导干部必须要经过经济责任审计这一关。在实践中,审计工作通常与纪检、保卫部门联合行动,一旦发现迅疾立案处理。”中国政法大学军事法研究中心教授丛文胜说。 “中国军队反腐败主要采取三种方式,运动反腐、制度反腐和权力反腐。”李永忠介绍说,当前,中国军队的反腐正处于惩防结合的制度反腐阶段。建国后初期,军队内部也出现过几次运动式的反腐败斗争,但来得快去得也快。 军队要纯洁,也要稳中求进。稳定,对于这个特殊的群体具有无法言喻的价值。“法治才是军队建设的正轨。”军事法学专家钱寿根教授说。

解放军必须反腐败 不必担心军队会乱起来

习近平主席(3月)15日主持召开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面对复杂严峻的周边形势和暗流涌动的信息颠覆,中国军队启动了又一次现代化改革。这既是实现“能打仗、打胜仗”强军目标的迫切需求,也是解决军队现代化现实问题的重要契机。

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标志。因此,要放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大局中统一考虑。笔者认为,可以概括为“三大差距”和“三个避免”:对于现状,需要认识到能打仗和打胜仗能力之间的巨大差距,中央“打老虎”和军队“无苍蝇”之间的巨大差距,中央指示精神和军队领导言行之间的巨大差距;对于改革,希望避免成为利益集团自我设计的分蛋糕,避免成为不与官兵热盼结合的走过场,避免不聚焦未来作战的拼积木。这些问题,关注点聚焦在军队腐败和组织形态落后两个方面。

军队腐败问题已是国内外关注的焦点。因此,国家领导人“打铁还要自身硬”的决心,自然不可能忽视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安全这个最“硬”的部位。而要真正“自身硬起来”,就需要把军队反腐纳入中央反腐的大局中来,建立与中纪委的直通车。在此过程中,要认识到军心聚合民心,军心就是民心,有广大官兵对改革的热切期盼,有广大官兵对习主席大政方针的坚决拥护,大可不必有个别人担心的“军队乱起来”的顾虑。事实上,恰好与这种担忧相反,剔除“腐肉”才能强军。

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问题是改革的重点。仅仅切除“腐肉”显然不够,只有肌体健康运转起来,才能真正强大。战争年代,我们直面日寇,大家同仇敌忾,军队领导干部的一声“跟我上”,在很大程度上,凝聚了军心。部队领导言行和党的最高决策保持高度一致。网络时代,发展起来的中国注定更加复杂,大数据和云环境中军队的决策面临重大考验,领导干部也更多使用“给我上”代替“跟我上”,到底怎么上,反正他不上,到底怎么做,反正有人做,到底怎样,反正没输赢。面对这种严峻局面,军队的确存在“不能打仗、打不胜仗”的问题,这需要军队的组织形态、决策方式和思维模式都与时俱进,因势而谋,顺势而为,进行现代化改革。

在改革过程中,该改的就要抓紧改、大胆改、坚决改。该反复论证和科学评估的就要紧密联系群众,力求行之有效。尤其对于一些谁都看得见的现象,比如一个单位,领导岗位老乡一窝;一个领导,退出岗位力量不减;一支队伍,群众路线教育成为教育群众路线等一系列反应强烈的问题,都要与军队组织形态改革结合起来,通过机制体制优化,坚决消除腐败滋生的土壤,凝聚广大官兵的士气,锻造雄壮威武之师,有力保障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早日实现。 自习近平主席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以来,军队反腐力度明显加大,赢得全国人民高度评价和信赖期盼。但最近出现一种声音,认为这样反腐会把军队搞乱,甚至出现“军队精神文明建设可以走在前面,军队反腐不能走在前面”的悖论。

“兵者,国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将”。一支腐败之军是没有战斗力,打不赢战争的。甲午海战,装备不差日军的北洋舰队在战场上惨遭覆灭,其命运实际早由战前的昏腐注定。难道这样的历史耻剧,要在人民军队身上重演吗?加强反腐倡廉,解放军理所当然应走在前。敢不敢坚决反腐,能不能以“零容忍”态度防止腐败,正是这支军队有没有灵魂、是不是人民子弟兵、能不能为国家和人民而战的试金石。如若军队反腐不敢走在前面,精神文明建设走在前面岂不成空话?

军队反腐走在前面,也是世情国情党情军情的客观要求。改革开放以来,执政党和国家权力机关成员经受着利欲横流、诱惑充溢的国际国内环境挑战和考验。军队不是真空和孤岛,社会上贪腐沦落之风如瘟疫般侵蚀、渗透和染指于军队,而军队管理机制的高度集中和封闭性,又增加了军队内部监督的难度。

前些年军队和地方一样,虽然年年喊反腐,但上上下下隐蔽存在着权钱交易、行贿受赂、拉帮结派、蝇营狗苟、违法乱纪等现象,大有前“腐”后继之势。从王守业到谷俊山案及其背后所涉肮脏丑陋,让世人惊骇,说明军队腐败现象已达前所未有的危重程度。应当承认,过去一个时期素有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之优良传统、为全国人民学习榜样的解放军,竟然出现腐败越反越重的状况,实属不该,有负党期民望,广大官兵是孰不可忍,党和国家也绝不能容忍。其实,古今中外的一切强军劲旅,尽管所处制度体制和建设发展水平不同,都难以根绝腐败,但其首领统帅无不视腐败为军队战斗力的第一杀手,必将反腐列为从严治军之要,严加查惩决不姑息。况且我军是肩负历史重任的人民军队,强国必先强军,强军必先反腐。在反腐问题上,对军队严是爱、松是害,如果借口军队特殊而网开一面,只能姑奸养患、自毁长城。人民军队,决无任何理由成为腐败的藏身地。

ps:本文由本人搜集整编而成,如侵犯了您的权益,在此鞠躬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