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腥草的味道,果然很霸道!

面条冬冬 收藏 88 252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是个小阴天,小阴天适合钓鱼。和李生飚去钓鱼,接连换了三个钓场,总算找到个能钓鱼的地方。 几乎就在转瞬之间,两条大鱼成功断线而去后,鱼漂再没了动静。

池塘边的村子里,有个熟人。熟人家里有个小院,院里有几畦菜地,种着许多蔬菜。记得菜地里有一种叫鱼腥草的菜,本地很少见,见了也不认识,本地人也基本上不吃,好象也不知怎么弄了吃。那熟人,是从外地弄了些种子种在菜地里,据说他自己弄了吃过。

因为4BOSS可能要从深圳飞回湖北,便谢绝了熟人留饭的邀请和鱼腥草的诱惑,动身前,让熟人从菜地里扯了许多鱼腥草扔在了后尾箱里。 春艳会把这草弄了来吃。好象,春艳是见了神马就要吃神马,逮着神马第一个念头就有扔锅里的想法。好象,春艳经常唠叨的一句话就是:冬哥,我们把那山上的羊弄回家煮了吃掉吧。

其实,我和春艳去钓鱼的时候吧,真担心鱼塘边走过一个胖丫头之类的人物,没准春艳就会说:冬哥,我们把那肥婆弄回家煮了吃掉吧。 好在,钓鱼的时候吧,从来没有肥婆打塘边扭着腰走过,也许,有肥婆走过,只是我们都专注在钓鱼,没有注意到罢了。

鱼腥草被细细洗过,脱净泥土的根茎居然显出莲藕一样的细嫩和白净。春艳说,鱼腥草在四川又叫折耳根,好象还有个叫猪鼻孔的俗名儿。据说,这鱼腥草的叶也能吃,只是过了季节,叶儿已经老了,不堪入口,倒是这白嫩的根还能凉拌了佐酒。

鱼腥草的根,被折成一支支火柴梗般长短,盛在碟中,洒上白的盐、红的椒和些许香醋,在一众人等的期待的目光中被端上桌来。拈一枝入口,居然爽脆得有些不真实,还没细细感觉这恍惚的爽脆,尼玛滴,好怪的味道!就象没剖干净又没煮透的臭鱼,味道果然霸道!

鱼腥草的味道,果然很霸道!

鱼腥草的味道,果然很霸道!

鱼腥草的味道,果然很霸道!

鱼腥草的味道,果然很霸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的最爱啊,可惜您这也太老了。凉拌菜关键是调料,您调料不行啊。

折耳根炒腊肉才是一绝

8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