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台政治谈判时机未到的判读,跟台湾和大陆公众聊天儿,公众思想动态

dwpwpd 收藏 0 295

201473pm.1727------7月5日pm.1743

《陆台政治谈判时机未到的判读------跟台湾和大陆的社会公众聊天儿------社会公众思想动态》

一,现实。大陆老要和台湾的现国民党当局开展政治谈判,而台湾当局的回话是,现在的环境未成,时机未到。

台湾当局,国民党的执政当局,到底,要的是一个怎样的机会、时机、环境、态势、局面的呢?

我们大陆一般公众揣摩,恐怕,国民党的执政当局,台湾的执政当局,要是一下子就说,他们要在,他们要也在,大陆这边,也有着,也具备着,这样一种,大陆公众也同样可以认可的,同现大陆的共产党的执政党的地位相当的,一个被认可、被承认的,与大陆的现执政党共产党,在大陆的党团生态上,具有同样的平等的地位,在大陆的法政、宪政的,大政方针之下,具有与现大陆执政党的共产党,一样具有同样平等的,政治党团的资格、性格的态势、前景、现实局面。具体地说,就是平等地,参与社会政治意见,平等地、合理合法地,动用政治手段,运用社会政治资源。……如果,就这么直地接说出来,让人一下子就转这么个急弯儿,确实有些突然兀然。

不过,真的,两岸要往一块儿去,那真得要,先得想的,要一处,说的,要一起。所以,政治谈判也好,什么也好,起码大陆台湾,在社会政治的方方面面的讯息,首先,要在两岸社会之间,磨合通畅,尽管这个框架中的,社会间人们的意见会有各模各样,各形各色,各个不同,可是,社会整体感觉,仍然、俨然是浑团一体的。

这么想起来,我们大陆的事,先要把自己整好,整立正的事,该有多么地多,该有多么地难。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心中扩公,天地通”。“非常之事,殆于因常。”


二,认知。人类社会对于工业(资本)的态度认知,在近代可以引为借鉴。

文革的启动,是在马克思的“继续革命”的理论指导下,为着不使中国大陆“和平演变”,为了全世界人民不吃二遍苦,不受二遍罪,为使中国大陆“千秋万代永不变色”,所以,应该说,应该这么判断说,文革没有错呀!文革何错之有呀?!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是什么时候,又是,最先,由谁们,开始说,文革是错误的呢?把在马克思“继续革命”的理论指导下,所进行的“理想社会主义、理想共产主义”,说成是错误的,这恐怕最多的一半儿,跟我们中国大陆自己,自己的社会主流架构的思想和意识有着绝大的关系。因为,这么一来,那文革中,费劲扒拉,流血流汗,声嘶力竭,拼命搏杀的,灵魂深处闹革命,意识形态攀极峰,那不是都白搭了么?!那不是都成了苦涩的自我嘲弄,痛苦的自我虐待,追着去天堂的梦影,跌陷进彻骨的寒洞了的么?!“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可是从我们自己团队里的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贫穷就是身负罪恶”,这些可都是从那些比我们富裕的国家社会的人群的眼睛里,言谈举止里,读懂的,看明白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还没等我们自己的基因,变成吃草的动物类型,我们就都捱(ai,一声)熬不住,终于转向掉头,不再和自己较劲了。那么,一贯有着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的,总是英明正确的领导我们的领导人,怎么会,怎么能,犯这次,犯这样的错误的呢?怎么偏偏是这次,犯这样的错误的呢?这里起码有两点要提到,a,文革的错误,是历史的延续和发展而来的,并不能简单地说成,独立、孤立、单独的,一个,一次。b,社会的工业建设,工业资本运行,这对于有着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的领导人来说,也是从未经过的。特别是,工业资本运行有着一定的经济规律,如果没有充分认识,如果没有足够意识和思想准备,犯错误,出岔子,那是必然的,那是难摆脱,难避免的。这就是,所谓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没有认识工业资本这个新问题,就想当然地,用老革命的老经验来对待。这就是,从文革前,上溯到新中国的建国起,我们沥沥拉拉,断断续续,我们一直以来,我们一贯以来,好几十年,我们自己们所掰扯,所折腾的,却都是这些个问题。这不是还不算是主观主义和经验主义的么?!再拉上马克思“继续革命”的理论做指导,也不顶事。为什么?马克思他自己亲身干过,建立一个无产阶级(集权、极权)的政权、政府,然后,再亲自领导社会经济建设的么?没有。没有实践的理论,是谁看出来的,是谁找出来的呢?这种没有实践的理论,不可靠。不通过试点性的,试验性的社会实践,就全国性的,全社会性的,大面积,大规模地搞运动,搞遍撒,这是对国家,对社会不负责的。万一错了,是会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大麻烦,大灾难的。这也就是,我们一方面把毛泽东的成绩,看成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成绩,把毛泽东的错失,也看做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错失。可是,我们还是免不了,要在自己们的心里边,对于自己们的宿命,老是有着那么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耿耿然,难释怀的情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