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两只大脚 收藏 0 415

文章来源:骑行之家

原文地址:http://www.qixing365.com/thread-32517-1-1.html


    近期整理照片,又与以前队友联系上了,我忽然忆起很多,想起当年的川藏志只写到一半没了下文,感觉总不够完美。今天就续上这一篇,为创梦队的川藏之旅画上一个句号。


    当时我为什么会选择走川藏呢?别人可能会想,走川藏不容易,又危险,我可能要下很大的决心吧?!其实不然,往往一个人生的重大决定就是因为对一件不经意的事情的触动,我也不例外。10年5月,我偶尔翻到一本姚敏所著的《不负如来不负卿》,知道了仓央嘉措的存在,我就很想去他出生的狮子泉,他长大的长青格尔寺,去他夜游的拉萨街巷去看一看,感受一下。 这也许是我爱好历史的原因吧,比如我会走昭君出塞之路感悟她的心情,我会去楼兰古迹去探寻往昔的繁华,我会去走长沙到昆明去体会西南联大师生徒步迁校的路途等等。其实,我走川藏,就是因为仓央嘉措这个历史人物的存在。

    我苦苦寻觅队伍不到的情况下,在7月12出发前一周意外地联系上一支队伍,一周不到就准备好所有的东西出发了。

    穿过二郎山(海拔2197M)隧道之后,我们翻过折多山(海拔4298M)、剪子弯山(海拔4659M)、卡子拉山(海拔4718M)、海子山(海拔4685M),进入三江并流(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横断山脉区域,几乎是一天翻一座山,分别是宗巴拉山(海拔4170M)、拉乌山(海拔4338M)、觉巴山(海拔3930M),在东达山(海拔5008M)遭遇了暴雪,过业拉山(海拔4618M)之后,我们才终于摆脱了环境最恶劣的这一地区,但是随后我遇到了山体滑坡,所幸没有伤亡,翻过安久拉山(海拔4325M)去然乌的途中,我的队友扎西严重摔伤,下颚的伤口很深,但是然乌是个小镇,只有个兵站,卫生室条件有限。这是我们队伍川藏线上遇到的最大危机。我连夜将扎西送到八宿县城,进行了治疗。第二天,我们队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队员陪着扎西坐车往前走,我带着其他队员继续骑行。进入了雅鲁藏布江大环境中,素有西藏江南美誉的波密,波密后,由于山地滑坡冲断了桥和路,我们只有扛着车走几公里的山路,才经过这一段。不幸也发生在这一天,友队一名队员在途中失踪,至今未有消息。随后,我们翻过了最后两座山,分别是色季拉山(海拔4720M)和米拉山(海拔5013M),就到达了拉萨。值得一提的是,到达拉萨前一天,从工布江达到墨竹工卡(松赞干布的故乡)200Km的路,还有一座高5013米的米拉山,队员和我一天就搞定了。

    这是我在到达拉萨时在校内网上发的状态,可见当时我之气势:

“我们全队7人骑车已经到达圣地拉萨,耗时25天(2010.7.12-8.5),全程近2300公里。包括14座大山,其中海拔过4000米的10座,超5000米的2座。日行程最大的骑行是200公里,翻越海拔5012米的米拉山。我率领我的队伍,走过泊油路,爬过山路,陷过泥坑,淌过水路,冒雨逆风,挨过冰雹顶过大雪,还遭过牛蝇的骚扰,被藏民司机袭击,碰见过山体滑坡大桥垮塌等等。但是我们却能领略横断山脉的凶险,三江并流的凄凉,波密风光的旖旎,尼洋河水的秀美,米堆冰川的壮观等等。最终,我们队在付出了一人受伤的代价完成了全程,拥有一段终生难忘的经历。 ”

    去到了拉萨,并没有让我欣喜若狂,反而像只泄了气的皮球,腹中空瘪,因为终点到了,就没有继续前行的理由了。坐在圣湖纳木错畔,静静地,我思考着:这一路让我得到了什么?毛姆说过,“我旅行是因为喜欢到处走动,我享受旅行给我的自由感觉,我很高兴摆脱羁绊、责任和义务,我喜爱未知事物;我结识一些奇人,他们给我片刻欢愉,有时也给我写作主题;我时常腻烦自己,以为借助旅行可以丰富个性,让我略有改观。我旅行一趟,回来的时候不会依然故我。”喜欢自由是我的天性,所以我想要寻找释放自己的机会,我喜欢新鲜的事物。我喜欢听故事,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路上,除了队友之外,我遇见过很多人,如巴登大师、“睡觉哥”、江山大哥、田园、布珠民居主人等等。 虽然屁股磨出血泡、两腿酸痛无力、又位于高海拔地区,缺氧导致身体乏力,但是我的心中有一个目标——向前走,一直让我斗志昂扬,百折不挠。有目标的旅程让你不会偏离航向;有方向的人生让你不会偏离目的地。错过了狮子泉,错过了长青格尔寺,但是我没有错过我自己,一路上我一直在于自己交流,也让我的心变得更加从容,从容地面对生活,知道原来世界在你的心中,丢不了的。


    三年了,川藏志在此结束了,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开始。


    在波密至通麦途中失踪的内江弟弟今年应该22岁了,希望在路上能够遇见他!


    新的一年,祝愿我的队友和所有朋友都是一个新世界的开始。加油吧,奋青们(奋斗的青年)!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213527nl6g793tlkz43334.jpg(350.75 KB, 下载次数: 0)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213522xiqppid6r3pigmp0.jpg(311.63 KB, 下载次数: 0)



忆创梦队318骑行之旅(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